朱自清妻子,結婚13年生下6子,患絕癥不舍醫治,去世后3年丈夫續弦

草莓醬 2022/12/16 檢舉 我要評論

1929年,肺ㄞˊ晚期的武仲謙躺在病床上,面對神情焦急的丈夫努力擠出了一絲微笑,干枯瘦弱的手掌仔細地在他的臉上摩挲著。

「還不知道能不能再見。」

聽著妻子氣息微弱的聲音,朱自清強忍的淚珠終于不自覺地滑落下來,一滴一滴浸濕了潔白的被褥。

而病房中發昏的幽黃燈光照映在臉上,讓愛妻原本就病態的面頰顯得更加突兀。

朱自清一把抓住妻子的手,緊緊握住,仿佛這樣就能將她永遠地留在身邊。可惜天不隨人愿,僅僅一個月之后,武仲謙就因病情惡化與世長辭。

妻子離世時,朱自清身在千里之外的北京,得知消息后痛不欲生,甚至發誓這輩子不再虛銜。

正是因為朱自清的這個舉動,讓當時的人們津津樂道,認為這就是對待愛情忠貞不渝的典范。

可誰都沒有想到,僅僅三年之后,朱自清就與陳竹隱結婚,并且婚后生下兩子一女。

那麼,朱、武二人的愛情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在武仲謙病逝三年之后,朱自清為何又要與陳竹隱結婚呢?

這背后的故事,還要從1916年那張北大的錄取通知書開始說起。

金榜題名時、洞房花燭夜。

朱自清剛出生時,父親朱鴻鈞就給他定了一門娃娃親。

可惜的是,未過門的妻子體弱多病,兩人還沒見面便陰陽兩隔。

無奈之下,朱自清的婚事便只能暫且擱置。

直到有一年,父親朱鴻鈞染上重病,請來揚州名醫武威三醫治,朱自清這才徹底陷入愛河。

武威三膝下有一個獨生女、名叫武仲謙,長得亭亭玉立、氣質不凡,因為家中世代行醫,所以武威三出診時,總是喜歡帶著女兒當作助手。耳濡目染之下,武仲謙對于醫術也頗有些心得。

看著面前這個年紀與自己相仿,而且一顰一笑如同花朵一樣的女孩子,朱自清徹底淪陷了。整整一天,他的目光都沒有從武仲謙的身上移開。

做父親的哪能不知道兒子的心思,等到武威三開完藥方之后,朱鴻鈞就開始閑談起來,聊得不外乎家庭、子女的情況。

促膝長談過后,朱鴻鈞發現兩家門當戶對,便表露了自己的想法:「不如咱們結個親家?」

此言一出,也得到了武威三的贊成,于是兩個孩子的婚事便敲定了下來。

1916年,朱自清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最高學府北京大學。

作為出自書香門第的學子,父親又是清政府的官員,屬于士大夫階層,朱自清憑借著家庭的優勢、和自身的努力,考中北大也算是情理之中。

也正是在那年的冬天,朱自清放假回家之后,父親嚴肅地對他說道:「你也長大了,不如早些和武家姑娘完婚吧。」

對于完婚這件事,朱自清的心中還是有些抗拒的。畢竟自己和武仲謙才14歲,雖然在老一輩人眼中,14歲成家一點也不早,但在接受了進步思想熏陶的朱自清眼中,這個年紀未免有些不合時宜。

奈何朱自清還是逃不過父母之命,最終和武仲謙結為合法夫妻。

金榜題名、洞房花燭,本是人生的兩大喜事,可對于武仲謙而言,卻是自己人生悲劇的開始。

因為朱自清假期結束之后,就要趕回學校繼續上學,武仲謙就只能留在揚州伺候公公婆婆。

而朱鴻鈞是個守舊死板的人,一生都恪守著三綱五常,對于剛過門的兒媳婦管束十分嚴苛,平日里更是沒有半點笑臉。

突如其來的環境變化讓武仲謙不適應,每天只能獨守空房、掩門哭泣。

朱自清畢業后,夫妻二人依舊聚少離多。

1920年,朱自清終于畢業,并且回到揚州、在第八中學擔任教學主任。

熬了4年的時間,武仲謙終于盼到了丈夫歸來的那一刻,想必她的內心是激動的。

只要是周末、或者空閑的時間,朱自清就會從學校趕回家中與武仲謙作伴,夫妻二人的關系因距離的縮短而重新升溫。

可這樣溫馨的日子并沒有長久,朱鴻鈞因被革職而家道中落,導致朱自清為了生計問題而四處奔波。

為了獲取更高的薪酬,朱自清辭去了揚州八中教學主任的職務,轉而在溫州十中和寧波四中同時任教,這也讓他無暇顧及妻子。

此時,武仲謙已經生下了三個孩子,每天的家務、照顧子女忙得她暈頭轉向。

有苦說不出的滋味讓她倍感煎熬。

但武仲謙對于個人情緒隱藏得非常好,在與丈夫的日常信件往來中,她常常報喜不報憂,所忍受的委屈只字不提。

1924年,南京國民政府在蔣介石的領導下發動了「四一二」政變,揚州也深受波及,大街小巷上處處都是便衣搜捕共產黨員,只要是形跡可疑的人員都會被逮捕關押。

如此兵荒馬亂的情況下,武仲謙只好盡可能地把自己和孩子們關在家中。

多年的辛苦操勞,讓武仲謙的身體不堪重負。

1928年,武仲謙剛剛為朱自清生下第六個孩子,便開始高燒不退。

起初,懂一些醫術的她以為是普通的痢疾,便只是簡單抓了些草藥煎服,可一個月后病情卻沒有好轉。

為了不讓丈夫分心,武仲謙并沒有告知。

直到半年之后,朱自清回到家中,發覺妻子的氣色不好、身體十分虛弱,這才起了疑心,帶她到醫院做檢查。

檢查結果出來的時候,猶如五雷轟頂。

武仲謙得了肺病,肺葉明顯出現了個大窟窿,而醫生對此也是束手無策,只能通過保守的治療方法延續她的生命。

可是治病需要花錢,武仲謙不舍得,便帶著孩子準備回老家靜養。而朱自清因為工作的原因,并不能陪同。

臨高別之前,夫妻二人相擁而泣,因為彼此之間都能預感到,這或許是最后一次見面。

果不其然,武仲謙回家僅一個月之后,就因為病情惡化而撒手人寰。

對于亡妻,朱自清是十分眷戀的,甚至在她的墓前立誓,這輩子永不再娶。

短短三年之后,朱自清就違背誓言,攜新歡的手步入了婚姻殿堂。

1930年秋天,朱自清與清華大學外文系教授葉公超在西單大陸春飯店共進晚餐。

期間,昆曲大師浦西園帶著愛徒陳竹隱恰巧也在大堂內。

浦西園與葉公超是老相識,自然少不了寒暄幾句,而陳竹隱也被有著俊朗外表的朱自清吸引,便開始主動示好。

兩人相互熟悉、互生情愫,交往了大概兩年的時間,便于1932年8月在上海舉行了隆重的婚禮。

或許是出于對武仲謙的愧疚,朱自清與陳竹隱結婚后,親手寫了一篇抒情散文《給亡婦》,以此表達內心中的思念之情。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