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憲益:5歲喪父,64歲喪子,84歲送走妻子后,他說自己活夠了

草莓醬 2022/11/24 檢舉 我要評論

在中華文學殿堂里,曾留下無數動人心魄的瑰寶,從先秦文學到《詩經》、《楚辭》,再到《水滸傳》、《紅樓夢》……

而將這些巨著傳播到海外,引起外國人朋友共鳴的,離不開我國一大批才華橫溢的翻譯家,這其中就包括泰斗級大師楊憲益。

而他的事業之所以能如此輝煌,離不開其發妻戴乃迭。

這位出生于英國才貌雙全的女士,不僅遠渡重洋與楊憲益締結良緣,還與他風雨同行,成為他事業上絕佳的搭檔。

然而,上天雖然賜予了楊憲益一位比翼雙飛的配偶,卻也賦予了他跌宕坎坷的一生。從兒時父親過世,到痛失愛子,再到送走結發妻子,每一段經歷都讓他痛徹心扉。

當楊憲益在耄耋之年時,他竟然放下了一生鐘愛的翻譯事業,每日沉浸在對亡妻的思念之中,直至生命走向最后一刻。

那麼,這位一代才子有過怎樣傳奇的經歷呢?就讓我們一起來走進翻譯巨匠楊憲益那些塵封的往事之中。

世家公子,才華卓越

楊憲益出生在民國豪門之家。

他的父親楊毓璋曾就讀于東京早稻田大學,歸國后曾擔任中華銀行行長,后來不僅成為金融界的大亨,還與袁世凱成了好友。

楊毓璋在青年時期曾經是個風流公子,抽雪茄、喝洋酒、玩飛鏢……樣樣在行,還曾與日本藝伎相戀。他后來娶了三房妻妾,雖與正室感情甚好,但是兩人一直沒有兒子。

直到1915年,楊毓璋在外談生意時,聽聞他的小妾誕下一子,喜出望外給兒子取名憲益,并對他格外地寵愛。

含著金湯匙出生的楊憲益自從出生起,在家享受著獨寵,在外也被父親的親友們格外關照。甚至袁世凱還把清朝時一件宮廷內的黃馬褂作為禮物送給他。

然而,就在楊憲益5歲那一年,他的父親卻因病去世了。

家里沒有了主事的人,叔父們還投機倒把做生意,家產很快就被敗光,再加上貨幣貶值,楊憲益一家昔日的風光蕩然無存。

盡管如此,父親在時積攢下的豐厚的家底,還是足以供楊憲益去讀書奔赴一個好的前程。于是他踏上了前往英國牛津讀書的旅程。

在入學考試時,楊憲益僅僅學習了5個月的希臘文和拉丁文就順利通過。

也許在那時,他過人的語言天賦就已經開始展露,然而考試官卻堅持認為他是通過非正常途徑通過的,要求他推遲入學一年。

在這一年的時間里,楊憲益游歷了整個歐洲,酒吧、賭場、夜總會、沙漠……異鄉五彩繽紛的世界讓他大開眼界。

偶遇佳人,墜入愛河

有些緣分是命中注定,楊憲益與英國姑娘戴乃迭就是這樣。

在楊憲益游歷埃及時,向導曾經給他算過一卦,告訴他有一位來自大西洋的女孩將在不久后與其相遇。

果不其然,在楊憲益來到劍橋之后,他遇到了戴乃迭。

要說起戴乃迭,她與中華有著非同尋常的淵源。因為她出生在中華的北京,長長的胡同里留下了她童年的無盡的記憶和歡樂。

因此,戴乃迭對于東方的文明以及中華人,有著與生俱來的親切感。只可惜在她七歲那年被母親帶回英國,但是在她內心深處有著對故土深深的眷戀。

當她同樣進入劍橋大學的時候,身著一襲長袍的楊憲益引起了她的注意。盡管那時戴乃迭也是眾多貴族公子追逐的對象,但她的眼中唯有楊憲益。

楊憲益身上特有的儒雅溫潤讓戴乃迭癡迷不已,就像她曾經迷戀中華的字畫、中華的瓷器一樣。

但是縱身在熙熙攘攘的校園,戴乃迭并沒有引起楊憲益的注意。沉浸在暗戀之中的戴乃迭不愿輕易放棄,她又加入了楊憲益所在的社團,在這里他們終于相識了。

因為深受東方文化的影響,楊憲益對熱情奔放的外國女孩并沒有過多的好感,而戴乃迭盡管金發碧眼,卻含蓄而爛漫,完全符合楊憲益對另一半的期望。

再加上兩人在探討文學時總是有說不完的話題,兩顆心在不知不覺中越來越近。

在楊憲益的眼中,戴乃迭不僅落落大方,而且沒有別的女孩身上那種虛榮和世俗,簡直就像維納斯一般優雅迷人。

為了和心上人有更多的相處時間,楊憲益陪著戴乃迭一起上她選修的法國文學。

結果一次課上,楊憲益被老師點名翻譯一首法語詩歌,他趕緊推辭說沒準備好。沒想到幾周之后,楊憲益居然給戴乃迭寫了一首浪漫的法國詩歌。

更令人吃驚的是,楊憲益一口氣將《離騷》翻譯成英文,不僅令他的老師及同學刮目相看,而且被翻譯過的詩更是被學校的圖書館收藏。

面對如此聰慧又浪漫的男人,戴乃迭心醉了,她慶幸當初自己沒有看錯人。他們的感情也更加深厚了。

后來,在楊憲益的影響之下,戴乃迭改學中文專業,并成為牛津大學第一名拿到中文學位的學生。

戴乃迭后來為此還開玩笑地說:「我愛上的恐怕不是楊憲益,而是中華文化。」沒想到楊憲益更加幽默地說:「我就是中華文化。」

當他們愛的如膠似漆的時候,兩個人打算談婚論嫁,然而現實卻給了他們不小的打擊。

先是楊憲益給母親寫了一封信,告訴她自己遇到一位心儀的英國姑娘,并打算娶她為妻。然而信去了很久卻一直沒有回音。

原來,家里對楊憲益關愛有加,不希望他有任何的閃失,在女朋友方面更是對他嚴格設限,只希望將來給她找一位門當戶對的賢良淑女。

沒想到兒子居然要娶一個長著金發碧眼的外國女郎,當楊憲益的母親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當即就暈了過去,后來還大病一場。

戴乃迭這邊呢?情況也沒有好到哪里去。戴乃迭的母親的反應就更大了!雖然她在中華待過幾年,但是她完全接受不了兩國的文化差異。更不希望自己的女兒嫁給一名中華人。

她甚至惡狠狠地告訴自己的女兒說:「你一定會后悔的!你們的婚姻維持不了四年。如果你們將來有了孩子,他們也會自盡的。」

盡管戴乃迭面對母親的阻撓和惡毒的詛咒十分痛心,但令她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居然有一部分話真的應驗了!

相較于戴乃迭母親的堅決反對,她的父親態度算是溫和,但他同樣也認為擁有巨大文化差異的人在一起是不會長久的。

而此時熱戀中的倆人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分開的,當他們遇到阻力時,反而更加堅定了要選擇彼此的信念。

攜手歸國 永結同心

一轉眼,兩人到了畢業的候。因為雙雙成績優異,他們都受到了來自各界的垂青。

先是楊憲益獲得了來自哈佛大學拋來的橄欖枝。戴乃迭也獲得了英國高校的邀請。而還沒等兩人作出決定,他們的命運就被一封家書改變了。

這封家書是楊憲益的家里寄來的。信中告訴他此時家里人正飽受著國內戰亂之苦。家境因此也不再似從前,已經無法供給他繼續讀書。

此時,楊憲益本來可以去哈佛,但是一想到處在水深火熱中的家人和同胞,他放棄了。他打算回到祖國,投身到救亡圖存的事業中。

看到心愛的人如此心系故土,戴乃迭十分感動。她決定跟隨楊憲益一起回中華,她早已認定有楊憲益的地方才是自己的家。

戀愛中的女人,動機就是如此的單純,但是她為了愛情敢于拋棄自己曾經擁有的一切,這種勇氣也是十分令人贊嘆的。

回國之后,楊憲益、戴乃迭二人才知道,因為戰亂楊家已經從天津搬到了重慶。

如果說之前楊母對未來的兒媳婦有過什麼猜疑和不滿,當戴乃迭出現在她眼前的時候,卻有著說不出的滿意。

戴乃迭舉止端莊、知書達理,而且精通音樂、文學等等,楊母暗自慶幸兒子選得了一位好媳婦。

1941年,楊憲益和戴乃迭舉行了浪漫的婚禮。楊憲益的母親親手為兒媳縫制了龍鳳圖案的絲質旗袍。兩個人沉浸在甜蜜的新婚之中,他們的命運從此緊緊地連在了一起。

相濡以沫,同甘共苦

結婚以后,楊憲益收到了西南聯大的聘書,夫婦二人也輾轉于西南各個城市,生活異常辛苦和忙碌,但是二人內心中依然被火熱的愛情充盈著。

或許是因為水土不服,戴乃迭婚后在四川的第一年備受瘧疾、腹瀉等疾病的困擾,但她依然笑對生活。

不久之后,兩人的愛情結晶——兒子楊燁呱呱墜地了。夫婦二人渴望結束流動性的工作,為兒子尋找一個固定的居所。

天隨人愿,兩人得到了梁實秋的邀請到國立編譯館進行翻譯工作。他們承擔的任務是將中華文學書籍翻譯成外文,將中華文化傳播到全世界。

盡管任務艱巨,但是楊、戴夫婦二人的合作簡直就是絕配。

楊憲益將中文特別是生澀難懂的部分準確地進行翻譯,而戴乃迭在此基礎上憑借自己母語的基礎再進行潤色,使得文字韻味十足。

通過楊憲益口譯、戴乃迭用打字機飛快地打字然后進行審閱、潤色,一部部經典名著的翻譯本就此誕生。包括《紅樓夢》、《儒林外史》等的翻譯本在國內外獲得了很高的評價。

夫婦二人不僅為中華的文學翻譯推廣工作作出了卓越的貢獻。而且在國家需要之時,他們也盡可能獻上一份力量。

1950年朝鮮戰爭爆發,楊憲益有意為志愿軍捐獻一輛飛機。戴乃迭得知后二話不說,將結婚時母親還有婆婆贈給自己的首飾全部變賣,湊足了4萬多人民幣全部捐了出來。

遭遇折磨,痛失親人

此后二人遷居北京,翻譯事業更是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當楊憲益、戴乃迭兩人沉浸在無比的喜悅之中時,厄運卻在不知不覺中降臨。

先是因為兩人的留學、結交外國友人經歷使得兩人在動蕩的年月經歷了一場磨難。磨難之后他們的兒子楊燁因為父母的遭遇患上了精神分裂癥。

盡管被送往英國的姨媽家進行調養,但楊燁最終還是選擇了自盡。戴乃迭母親當初對兩人的詛咒居然應驗了,這讓她悲痛不已,因為巨大的打擊身體每況愈下。

戴乃迭這才明白了母親對她婚姻的擔心,因為異國婚姻使得孩子在兩國文化的夾縫中生存,最終演變成了一場無法挽回的悲劇。

為了排解內心中的痛苦,戴乃迭開始瘋狂地酗酒、抽煙,楊憲益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但是無論他用什麼辦法,都無法讓妻子好起來。

在難捱的日子里,戴乃迭變得沉默寡言,最后患上了老年癡呆癥。楊憲益像哄孩子那樣,照顧著妻子的飲食起居。

1999年,戴乃迭帶著一生的愛與痛永遠地閉上了眼睛。

失去了兒子和妻子,楊憲益仿佛失去了生命的支點,而且他也于鐘愛了一生的翻譯事業徹底訣別。

在楊憲益看來,在他翻譯的文本上必定要有戴乃迭的名字。

而妻子已故,他再也沒有了翻譯的動力。盡管有人高價聘請,但他始終沒有答應。「貓熊叢書」、《中華文學》等也因此而永久地停版停刊。

沒有了愛人在身邊,楊憲益經常一個人點著煙呆呆地在家坐上大半天,電視雖然開著但是從來沒看過。誰又能想到這位孤獨的老人,曾在年輕時創造過令人矚目的輝煌?

「青春作伴多成鬼,白首同歸我負卿。天若有情天亦老,從來銀漢隔雙星。」在楊憲益悼念亡妻的詩中,字字帶淚,可見他愛妻之情有多深。

2009年,楊憲益與世長辭。因為他與戴乃迭的珠聯璧合,造就了翻譯業界一段有口皆碑的佳話。他們長達六十年的跨國戀情更是感天動地成為愛情的典范。

時至今日,他們的愛戀依然散發著迷人的光輝,因為真正的愛情是能夠穿越時空的,猶如一朵芬芳而永不凋零的花朵。

而兩人作為中華文化的維護者和踐行者,讓世界真正地了解了中華,他們翻譯的巨著也流傳于全世界,在人類文明傳播史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