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盾婚內愛上「女學生」,妻子向婆婆哭訴,老人妙計教兒媳「拆散野鴛鴦」

草莓醬 2022/12/26 檢舉 我要評論

1928年7月初,一個叫方保宗的男人和一個叫徐舫的女子,登上了去日本的游輪。輪船到達日本神戶,日本憲兵例行檢查。

兩人站得很近,行李也挨著,日本兵就誤以為他們是夫妻,指著女人問男人:「她是你夫人嗎?」男子隨口用英語回答說:「是的,她是我親愛的妻子。」女子聽了會心一笑,沒有申辯。

那個名叫方保宗的男人有一個家喻戶曉的名字「茅盾」,方保宗只是他掩護身份的化名。而那個叫徐舫的女子,則是22歲的秦德君。茅盾與秦德君結伴去日本留學的這一年,他32歲,早已娶妻生子。

茅盾的發妻叫孔德沚,這個名字,還是新婚之夜茅盾給她取的。

茅盾原名沈德鴻,他才5歲的時候,就由祖父沈恩培做主,與孔家的三小姐訂了「娃娃親」,女方比他小一歲。

母親陳愛珠讀過書、有思想,對這樁親事不太滿意。她不止一次對丈夫說:「孩子還這麼小,誰知道將來如何?」

但是拗不過丈夫和公公,這樁親事就此定了下來。

定親之后,沈家多次讓媒人到孔家去傳話,讓孔家女兒「不要纏足」「要讀書識字」。但是孔家守舊不聽沈家的話,認為「女子無才便是德」,不讓女兒讀書識字,而且還纏足了半年。

1916年年底,20歲的茅盾從上海的商務印書館回家過春節。當時,他的父親已經亡故,家中事務都是母親做主。

母親鄭重地問他:「你有女朋友麼?」茅盾說沒有,母親就說:「女家又來催了,我打算明年春節前后給你辦喜事。」

從前,母親覺得茅盾出了學校,不過是當個中小學老師,有一個不識字的老婆倒也沒什麼。但如今他進了商務印館,不過半年就受到重視,今后事業一帆風順,還要做許多事,有一個不識字的老婆就不相稱了。

因此,母親征求他的意見說:「你如果一定不要,我只好托媒人去退親,不過對方未必允許,說不定要打官司,那我就為難了。」

母親體諒兒子、為兒子前途著想,又為要退親就可能打官司而感到擔憂。這種兩難的處境,讓她不知如何是好。這件事關鍵在于茅盾的態度,她是一定會按照兒子的意見辦的。

茅盾本可以選擇退親,在上海自由戀愛。然而出于對母親的孝順,他不想讓吃苦多年的母親為難,于是決定屈服于命運,娶孔家的女兒為妻。

1918年春節,茅盾和孔德沚結婚。

新婚頭一天,他就一種上當受騙的感覺。孔家姑娘不是天足,也沒讀過書,「只認得孔字,還有一到十的數目字」。盡管如此,茅盾還是耐著性子完成了婚禮儀式,還給妻子取名「孔德沚」。

新娘子回門那天,孔德沚哭著對娘家人控訴說:「我在沈家像個鄉下人,你們耽誤了我的一生一世!」得知此事,陳愛珠安慰兒媳道:「我雖然沒有讀過多少書,教你還不費力。」孔德沚這才破涕為笑。

半個月后,茅盾回上海工作,妻子則跟著母親讀書識字。兩個月后,母親寫信告訴茅盾說:「德沚到石門灣鎮上小學去了。」孔德沚學習十分刻苦,到了暑假,她已經能看懂淺顯的文字,學會寫信了。

孔德沚很爭氣,到1921年初春跟婆婆一起移家上海后,她又進入愛國女校文科讀書,此時她「已有高小畢業的程度」。

結婚三年,茅盾與孔德沚是包辦婚姻,雖然沒有愛情,但畢竟是青春年少的夫妻,夜夜睡在一起。這年冬天,孔德沚生下女兒亞男,兩年后又生下兒子阿桑,此后他們夫妻就再也沒有生育過。

1927年上半年,蔣介石發動反革命政變,大肆捕殺革命人士。迫于形勢,茅盾不得不隱居在家。蟄伏上海期間,茅盾與組織失去聯系,心緒也陷入苦悶。在好友陳望道的建議下,他決定東渡日本,換個環境。

熱心的陳望道還幫茅盾辦理出國事宜,兌換日元、訂購船票。茅盾去陳望道家里取船票,與昔日學生秦德君不期而遇。原來秦德君也打算去日本,陳望道請茅盾對她給予關照,茅盾欣然應允。

秦德君是那個時代的新女性,容貌端莊,身段苗條修長。早在1922年,她在上海平民女校讀書,茅盾是學校的老師。兩人有師生之誼,也算舊相識,這次相約共同赴日,正好彼此有個照應。

茅盾與秦德君到達東京后,他住在旅館里,秦德君住進了「東亞預備學校」女生集體宿舍。彼此離得很近,來往密切。在異國他鄉,他們的感情日益加深。這一年的冬天,倆人同居了。

茅盾與秦德君陷入熱戀,他親切地稱秦德君是他的「救星」,是挽救他的「北歐命運女神」。旅居日本期間,茅盾寫了不少散文、小說和文學評論寄回國內發表,換取稿費維持生活。

雖然有佳人相伴在側,但茅盾在事業上卻遭受重挫。因為「幻滅、動搖、追求」三部作品的發表,遭到國內左翼文壇的批判,茅盾決心寫一部有分量的小說來扭轉輿論,卻苦于找不到素材,無從下筆。

茅盾向秦德君傾訴,有關他家鄉的素材都被他寫光了。看到心愛之人如此煩惱,秦德君搜腸刮肚,給他講了好友胡蘭畦抗婚出逃,參加革命的故事。

茅盾聽后,茅塞頓開。他贊嘆說:「這都是些極好的小說材料!你呀,好比手里捧著一大把銅錢,只要用一根線穿起來,就是很好的文學作品。」

茅盾以胡蘭畦的故事作為素材,創作了長篇小說《虹》。1929年4月到8月,小說在《小說月報》上連載,轟動一時。在小說的創作過程中,秦德君出力不少,而且連小說的名字都是她取的。

這部小說的成功,是茅盾成為文學巨匠的新起點,也是他與秦德君由相知走向相戀的轉折,他甚至動了要娶她為妻的念頭。

本來《虹》還要寫下半部,但是1929年8月,秦德君因意外懷孕,茅盾便中止了小說的寫作。正所謂「天下沒有不透風的墻」,秦德君回上海打胎,她與茅盾同居的消息也傳到了孔德沚的耳朵里。

茅盾去日本后,孔德沚獨自一人挑起了養家的擔子,侍奉婆婆、教育子女。當她得知丈夫移情別戀的消息,委屈得大哭起來,直到婆婆來勸說:「我的兒子我知道,他會回心轉意的。」孔德沚聽了婆婆的話,將信將疑。

孔德沚自從嫁入沈家之后,賢惠孝順,吃苦耐勞,婆婆沈愛珠對她十分滿意。為了讓兒子回歸家庭,老人給兒媳出主意說:「媽給你撐腰,你去截斷他們的稿費。斷了經濟來源,他們就不能長久。」

茅盾在國內發表作品,稿費都是由好友葉圣陶和鄭振鐸轉寄。得到婆婆指示的孔德沚也有了底氣,她找到葉、鄭二人,提出將茅盾的稿費劃出一部分養家。她是茅盾名正言順的妻子,提這個要求合情合理。

事實證明,孔德沚的這步棋走對了。有了婆婆的暗中指點,這個忍辱負重的女子走出了維護自己婚姻的第一步。

茅盾與秦德君在日本所有的花銷,都是來自他的稿費。自從稿費被妻子以養家的名義截斷后,茅盾果然遇到了經濟上的困難,加上日本方面開始清洗革命人士,進退兩難的茅盾只得帶著秦德君回國。

1930年4月初,茅盾與秦德君被迫回到上海。兩人依然同居,先住旅館,后來暫住在好友楊賢江的家里。兩人的關系已經公開,茅盾還帶著秦德君去看望了魯迅,幫助她加入了「左翼作家聯盟」。

此時,秦德君又懷上了與茅盾的第二個孩子。茅盾此行回國,就是想與發妻孔德沚辦理失婚。但是孔德沚一哭二鬧,死活不同意失婚。

茅盾無奈之下,帶著秦德君去見了母親。他本以為秦德君既然懷了自己的骨肉,母親一定會慈悲心腸,同意他與妻子失婚。

但是他打錯了算盤,茅盾把秦德君帶回家后,母親不僅推脫不見,而且說了狠話:「我有生之年,你別想失婚。」

母親對茅盾苦口婆心地說:

「你自幼喪父,我含辛茹苦將你撫養成人,又教你禮儀詩書,處世之道,現在你卻拋妻棄子,要摧毀一個美好的家庭,于心何忍?況且糟糠之妻不下堂,你應回心轉意,歸家團圓,擔負起這個家庭的重擔,這才是正道。」

茅盾也知道愧對妻子兒女,滿面羞慚,唯唯諾諾地不敢說話。婆婆的支持就是孔德沚最大的底氣,她自然不會將丈夫拱手讓人。

如此一來,秦德君就陷入了非常尷尬的境地,她腹中的孩子成了大難題,如果孩子生下來,又沒有名義;不生吧,更失去了籌碼。

問題的關鍵,在于茅盾的態度。然而秦德君做了一件事,讓茅盾深感失望。秦德君造謠孔德沚在茅盾離開期間,與人有染。對于妻子的人品,茅盾自然心知肚明,更何況孔德沚一直與母親生活在一起。

經濟上陷入拮據,道德上處于下風,經過一番權衡之后,茅盾決心與秦德君分手。兩人到一家照相館合照一張6寸相片,各持一張作為暫時分離的紀念。茅盾承諾秦德君,四年之后再結百年之好,相約再寫《虹》的下半部。

然而事情的發展,并非秦德君預想的那樣。茅盾與發妻重歸于好,回歸家庭之后,婆婆告訴孔德沚:「接下來就看你的了。」孔德沚聽了婆婆的話,不僅對茅盾的過錯既往不咎,而且生活中對他體貼入微,盡到了妻子的義務。

感受到家庭溫暖的茅盾,從此與秦德君一刀兩斷。

分手之后,秦德君得知茅盾與妻子情好日密,傷心不已。有一天她回到昔日與茅盾同居的房間里,眼看四壁蕭條,人去樓空,倍感凄涼。當天晚上,她就吞下了兩瓶安眠藥自盡,幸虧被人發現才搶救回來。

茅盾得知她生命垂危,只是寫來一封信安慰,甚至連地址都沒有寫。

茅盾自從回歸家庭之后,一心撲在文學創作事業上。他與發妻孔德沚相濡以沫,互敬互愛,共同走過了余下的人生。

直到1970年1月,孔德沚重病不治,離開了人世。

妻子離世,茅盾十分悲痛,他在日記中寫道:「此時我不禁放聲痛哭,蓋想及她的一生,確是辛辛苦苦,節約勤勞……過后思量,我很對不起她。」由此可知,晚年的茅盾對妻子感情真摯。

1981年3月,一代文學巨匠茅盾也走完了自己的一生。晚年茅盾在寫作回憶錄《我走過的道路》中,不知出于什麼原因,他對在東京與秦德君的同居兩年的生活及共同創作《虹》一事只字未提。因此這一段塵封的往事,少有人知。

直到1985年4月,茅盾逝世四年之后,年近80的秦德君在香港《廣角鏡》月刊上發表了《我與茅盾的一段情》,揭開了她與茅盾不為人知的過往。即便過去了那麼多年,秦德君依然耿耿于懷,在文章中對茅盾頗多怨懟。

然而感情的事情,終究是如魚飲水,冷暖自知。茅盾固然是負了秦德君,可是如果他選擇了秦德君,又如何不是辜負了發妻孔德沚呢?錯位的感情,本不應該開始;一旦開始了,注定沒有兩全其美的結果。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