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恩圖報,善莫大焉】徐悲鴻:一個人心里能記得別人多少恩情,命中就會有多大的福報

珮珊 2022/08/30 檢舉 我要評論

1915年,上海外灘。

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身著藍竹布長衫,對分的頭髮披拂在前額,在碼頭邊焦急地踱步。

最近接二連三的打擊,使他看起來瘦弱悒郁。

剛剛接到出版社編輯朋友的通知,自己沒有通過教科書插畫的工作。

這樣一來,他欠了四天房錢的旅館也不許他繼續住宿,馬上就要露宿街頭了。

他接著回想起,之前的一年里,父親、發妻、幼子接連離開人世。

他的情緒逐漸激動起來,緩慢地朝著江心走去。

「書呆子!你想干什麼?」

青年回頭一看,是他的編輯朋友,禁不住掉下淚來。

他們倆抱頭痛哭,招引好些人圍著看。

「我無顏回去見江東父老啊!」

「沒事的,有我在。

我找你好久了,回去吧。」

編輯朋友的人緣不錯,跟一個房間的同事商量,把房間暫時讓給了青年。

二人同吃同睡,有了朋友的陪伴,青年的情緒一天天平穩下來。

無盡痛苦之后,青年把自己的原名徐壽康改為徐悲鴻,浪漫地將自己比喻成一只悲哀的孤雁,決心要穿越茫茫長空。

徐悲鴻打心眼里感激朋友,從小的傳統教育教會了他「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

他堅定了自己的美術志向,期待著有朝一日能報答朋友。

常聽老人講:

「一個人心里能記得別人多少恩情,命中就會有多大的福報。」

現在的我們當然知道,徐悲鴻早已成為中華現代美術史上繞不開的存在。

卻少有人知,他作為美術大師的背后,還有一顆懂得感恩的美麗心靈。

01

投我以木桃,報之以瓊瑤

編輯朋友午飯帶徐悲鴻去單位食堂解決,早點和晚飯,每天給他一角錢。

日子雖然艱苦,兩人也挺了過來。

后來當徐悲鴻給一個宜興同鄉送畫時,結識了吳興書畫收藏家黃震之。

黃震之欣賞徐悲鴻的才華,相信假以時日悲鴻一定可以像鴻雁一樣翱翔長空。

黃震之在了解到徐悲鴻尚無工作室可以作畫后,當即把自己的一間棋牌室借給他棲身作畫。

這對徐悲鴻來說簡直就是雪中送炭,讓他感受到了刺骨寒冷中的溫暖。

巧的是,當徐悲鴻走投無路之時,向他伸手相助的兩位有情有義之人,前有商務印書館編輯黃警頑,后有吳興富商黃震之,都姓黃。

他銘刻在心,后來曾用名「黃扶」,以示他對兩個黃姓友人的感激。

這些日子里,徐悲鴻在大上海的馬路上游蕩。

他在絕望中掙扎,腦子里成天琢磨著百折不撓、狂放不羈的奔馬形象。

他把這匹馬畫在了宣紙上,直接投給了商務印書館對面的《真相畫報》社。

這真是一個有趣的挑戰,把一匹馬投給叫作「真相」的畫報,好像窮困潦倒的自己,真正面目其實是一匹不為人知的千里良駒。

《真相畫報》的主編審閱來稿時,看到徐悲鴻寄來的那匹馬,頓時眼前一亮,稱贊作者畫得比古代畫馬大師韓干還好,馬上準備出版。

徐悲鴻贏了,他賣出了人生中的第一匹馬。

似乎是天意,徐悲鴻準備考大學,正在為學費發愁。

誰知一匹馬使他時來運轉,他成為特約作者,稿酬可以支付學費。

徐悲鴻考上了震旦公學法文系,因為他看到法國油畫復制品之后,直接讀懂法國大師原作的渴望愈加強烈。

徐悲鴻憑借名校學子的身份和出眾的文化素養,在一次名流沙龍的聚會上,意外結識了大師康有為。

康有為一眼就為這個年輕人的畫中透露的極大潛質驚嘆,從而另眼相看。

而徐悲鴻也為康有為的學識所傾倒,專門行了拜師禮。

上海灘招徒稱師的人很多,徐悲鴻根本看不上,這是他第一次拜師。

其實,人生之路最要緊的,就是那麼幾步。

此時出現的康有為,成為徐悲鴻成長道路上的關鍵人物。

在康有為的指導提攜下,徐悲鴻聲名鵲起。

之前雪中送炭的「二黃」,并沒有在意他們曾經對徐悲鴻的幫助,可是徐悲鴻記得,專門為他們各畫了一幅肖像畫。

這些畫后來都價值不菲,也幫「二黃」安穩度過了意外的困難時光。

朋友對徐悲鴻投之以木桃,徐悲鴻對朋友報之以瓊瑤。

02

茍利國家生ㄙˇ以,豈因禍福避趨之

在康有為看來,眼下的中華畫是沒有前途的,似乎只是書齋玩味。

他認為,國畫要想有前途,必須融入到世界文化的潮流中,完成自身的豐富和改造。

康有為把這個改造國畫大任的希望,寄托在徐悲鴻身上,對他說:

「你一定要出國,去看看人家的繪畫!」

徐悲鴻揣著康有為給的推薦信和盤纏,登上了去日本的客輪。

在東洋,他流連于畫展書店,向當地藝術大師求學請教。

半年后,徐悲鴻學成歸來,又在康有為的引薦下,結識了北大校長蔡元培。

蔡元培邀請徐悲鴻來北大藝術系任教。

徐悲鴻在北大遇到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也受新思想影響,創作了許多關心勞苦大眾的風俗畫。

不久,徐悲鴻爭取到官費留學法國的名額。

臨行前,蔡元培說:

「你比我年輕,要到法國去!回來改革中華繪畫,為民族爭光。」

徐悲鴻背負著民族繪畫的希望和對民族的感恩,來到了藝術圣殿巴黎。

他的求學既是富有的,又是寒磣的。

富有的,是巴黎強烈的藝術氛圍;

寒磣的,是徐悲鴻的囊中羞澀。

徐悲鴻經常帶一個面包就在盧浮宮待一天。

所幸中華駐法大使館有時會接濟他。

也正是在這兒,年輕的徐悲鴻邂逅了年輕的周恩來。

兩人談藝術,談中華民族,成為知己。

徐悲鴻孜孜矻矻地學習了八年后,帶著精湛的繪畫技巧和廣博的藝術知識,毅然回到了祖國。

此時,他已經成為中華美術界的風云人物了。

但徐悲鴻沒有忘記,他能有今天,全靠前輩們的提攜和民族同胞的贊助。

徐悲鴻因此創作了大量反映民族精神的畫作,表達自己對民族的感恩。

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后,徐悲鴻心急如焚,把對日寇的滿腔怒火轉化成藝術創作熱情。

1939年初,徐悲鴻抵達新加坡,碼頭上擠滿了歡迎中華畫壇巨匠的新加坡名人與記者。

徐悲鴻下船后,向在場的記者宣布,他將在這里舉辦畫展,為抗日籌集善款:

「盡其所能,貢獻國家,盡國民一份子之義務。

我希望能憑借畫筆,為國家抗戰盡責任。」

徐悲鴻的義舉得到了各階層華人的認同,平均每二十個新加坡人里,就有一個參觀過他的畫展。

最后徐悲鴻籌集到一筆天文巨款,全部捐給祖國。

徐悲鴻卻不因此而沾沾自喜:

「出錢者,無論數量如何之大,必不能比得上為民族而犧牲性命者的貢獻。」

日寇鐵蹄肆虐中華大地,不少人選擇倒戈,但徐悲鴻對生養他的土地始終心懷感恩。

這當真不愧為藝術大師的風范。

03

是千里馬,也是伯樂

徐悲鴻在抗戰結束后,來到國立北平藝專當校長。

他說:

「我們如果希望中華藝術達到如唐代的昌盛,第一需要一批有大智慧而有志之士。」

徐悲鴻廣羅藝術人才,標準不拘一格,只要有真才實學,不論背景一律破格錄取。

后來的油畫家、雕塑家錢紹武,參加入學考試時,數理化都不及格,但是素描成績很是不錯。

徐悲鴻親自到考場來,一看他的畫,對主考老師說:

「我也沒學過數理化,小時候也沒上過正規學校。

這是個好苗子,錄取吧。」

徐悲鴻是千里馬,對自己當年的伯樂心懷感激。

因此他也愿意當別的千里馬的伯樂。

沒有他,就沒有后來的錢紹武。

遇到才華橫溢的學生,徐悲鴻從不吝嗇贊揚,對于王學仲也不例外。

王學仲有股拼命三郎的盡頭,書畫最得他喜愛。

王學仲家境貧寒,把生活標準降到最低,頭痛腦熱也不去醫院,最后熬成了肺病。

這在當時幾乎是不治之癥。

徐悲鴻說:

「你安心回家養病,回來還是學校的學生。」

王學仲在老家重病纏身,想起別的同學都在發奮學習,心中感傷不已。

此時,他收到了徐悲鴻寄來的一封信。

徐悲鴻似乎對王學仲的心態了如指掌,鼓勵他振奮精神,并對他寄予厚望。

王學仲倍感親切,精神大振,對恩師滿懷感激。

多年以后,已是中央美院教授的王學仲,仍然保留著徐悲鴻的親筆信。

徐悲鴻就是這樣,在許多人的人生十字路口,給了關鍵性的扶助。

而他自己,也像之前幫助過他的人一樣,把這種扶助看得很平常。

中央美術學院教授馮法祀贊揚說:

「徐先生非常能接近平民,一般的老百姓和窮人,因為他本身也是窮人出身,他小的時候放過牛,種過瓜。

有的人過后就忘本了,就看不起窮人了。

他不是這樣的,他始終跟窮人是一條心的。

為什麼我們那麼尊敬他,因為他有這樣一種質量,作為一個畫家有這種質量很不容易。」

寫在最后

徐悲鴻的一生是攀登藝術高峰的一生,也是心懷感恩的一生。

他感激每一位幫助過他的貴人,也樂意充當后輩的貴人。

更難得的是,徐悲鴻對養育他的民族土地,始終愛得深沉。

古語云:

「知恩圖報,善莫大焉。」

懂得感恩,便是一個成年人的頂級教養。

感恩父母給予我們生命,感恩朋友陪伴我們生活,感恩貴人幫助我們成長,感恩國家保護我們周全。

與君共勉!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