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月笙聽到姚玉英的去世的消息,后悔得當場大哭,痛恨自己不懂得愛惜

珮珊 2022/08/30 檢舉 我要評論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珮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姚玉蘭和姚玉英

民國戲台有個名角兒叫梅蘭芳,台上亮相是美嬌娘,台下脫妝是俏兒郎。

當年梅郎風華絕代,愛聽戲的人看他在台上唱戲,不愛看戲的人也愛看他的戲。

但是,此戲非彼戲,不愛戲者,看的是他本人的「戲」。

一個男人的生活能有什麼戲呢?無非是和女人有關的,當然,如果這個女人也很有名,那這出戲,就大有來頭了。

梅蘭芳這出戲,是部風月戲,戲里的女主角叫孟小冬,演的是愛情,唱的是相思。

但這部戲的結局是令人失望的,曲終人散,人未團圓。

杜月笙和孟小冬

因為孟家女兒沒有和俊俏風流的梅郎白頭偕老,卻嫁給了一個叫杜月笙的男人。

孟小冬和梅蘭芳在一起,勉強算得上是一生一世一雙人,嫁給杜月笙,已經數不清是第幾房的妾了,她卻心甘情愿。

青幫老大和伶人的組合,這不是第一例,光是在杜月笙身上,就已經上演過好幾回了,孟小冬,已經是杜公館的最后一個女伶了。

在孟小冬之前,還有個唱京劇的,叫姚玉蘭,是杜月笙的四房,年輕時深受寵愛,容顏老去之后,依舊是杜月笙當之無愧的賢內助。

若論相貌,姚玉蘭在杜公館里排不上第一,但絲毫不影響杜月笙寵她,為此世人津津樂道,這個女子的熱度絲毫不遜于孟小冬。

姚玉蘭

其實,真正說起姚玉蘭進杜公館的故事,的確比孟小冬精彩多了。

因為在杜月笙和姚玉蘭的故事里,不只有兩個人,還有一個叫筱蘭英的半老徐娘,一個叫姚玉英的年輕姑娘。

姚玉蘭嫁給杜月笙的故事里,更多的事情是和妹妹姚玉英有關的。

可惜,姐妹兩個,一個享著榮華富貴,一個做了悲劇的主角,她們有著不同的性格,不同的命運。

三個女人一台戲,再加上一個男人,就是一台倫理戲。

這幾個人之間的關系究竟有多復雜呢?這場悲劇又是怎麼回事?故事還得從1927年的黃金大戲院里說起。

黃金榮

民國時期上海灘的人都知道,杜月笙和黃金榮向來交好,這兩人有個共同的愛好,愛看戲,更直白一點,就是愛聽美人唱戲。

一臉麻子的黃金榮曾經強娶露蘭春,鬧得滿城風雨,杜月笙雖不至于強取豪奪,但面對美人兒,也不會收斂自己炙熱的目光。

那一天,黃金榮請來了姚家的三位女伶前來唱戲,如此美事,自然少不得邀請好兄弟杜月笙。

美人好戲,這等好事誰會拒絕呢?杜月笙正在家中為妻子沈月英的事郁悶,正好出來散散心。

這一散心不得了,心就再也收不回來了。

杜月笙

姚家三女伶的名氣早已轟動了大上海,杜月笙先前只聞其名,未曾見過其人,這一見面,勝卻人間無數。

只見戲台上那三個女伶婀娜多姿,一個比一個俏麗,年齡稍大點的那位也是風韻猶存。

台下的杜月笙只覺眼前一亮,先前的陰霾煙消云散,見有如此尤物,他心里已打起了小算盤。

他打聽到,那個年齡大點兒的女伶叫筱蘭英,丈夫是著名的京戲丑角「七盞燈」,可惜英年早逝。

那兩個年輕的女孩子是她的兩個女兒,大女兒叫姚玉蘭,妹妹叫姚玉英。

兩個女兒的美貌不分上下,各有千秋,但性格迥然不同,姚玉蘭活潑開朗,有大女人作風,姚玉英個性內斂,小女兒情態。

姚玉蘭

杜月笙對大女兒姚玉蘭一見鐘情,富人捧戲子無非一個套路,拿錢捧,杜月笙也不例外,他出手闊綽,一擲千金。

筱蘭英早就告誡女兒,不給人做妾,可杜月笙的強烈攻勢搞得姚玉蘭早就心猿意馬了,嫁過去,是遲早的事。

但是人性貪婪,只娶一個遠遠滿足不了杜月笙,妹妹姚玉英這個出水芙蓉般的美人兒,他越看越喜歡,同樣想要擁有。

要娶女兒,還要娶兩個,最難過的就是岳母這一關了,這一關并不好攻破,因為筱蘭英可不是什麼省油的燈。

筱蘭英

她早年喪夫,年紀輕輕就守了寡,獨自拉扯兩個孩子長大,這樣看來,她是個偉大的母親。

何況,三個如花似玉的女人在台上唱戲,什麼場面沒見過,杜月笙的那點兒心思,她早已心知肚明。

身為戲子,雖然地位低,但她們都是干干凈凈的女孩子,豪門的渾水,還是不要去趟了。

一旦墮落為富人的玩物,便是萬劫不復之地,筱蘭英年紀大了,見過的人和事業多了,她深知這一點。

但命中注定的事情,無論怎麼也逃不掉,她無論如何都想不到,自己一個錯誤的決定,葬送了小女兒姚玉英的一生。

筱蘭英老生扮相

起初,筱蘭英處處躲避杜月笙的殷勤,也不給大女兒私會杜月笙的機會,以為這樣杜月笙就會放棄。

但杜月笙不是一般人,他能夠在大上海打拼到那樣的地位,毅力遠高于常人,在女人身上也是同樣的。

他想得到的,就一定要得到,不管用什麼手段。

大女兒姚玉蘭早已芳心暗許,只是妹妹姚玉英誓ㄙˇ不從,母親又管束嚴格,姚玉蘭也不好擅自從了杜月笙。

對于杜月笙來說,僅僅得到姚玉蘭一人都不行,他要的是姐妹兩人,缺一個都不行。

然而這世間哪有魚和熊掌兼得的美事。

左一杜月笙

杜月笙還記得那日戲台上演的是《盜仙草》,姚玉蘭扮白娘子,姚玉英扮小青。

好一對姐妹花,杜月笙看得如癡如醉,他再也按捺不住了,當即決定,拿下姐妹二人。

他請人送花籃,散場后還邀請她們去飯店一聚,但姚玉英都無動于衷。

除了強行手段,其他討女人歡心的方法他都試了,都打動不了姚玉英的芳心。

姚玉英年紀雖小,卻很有主見,給人做妾這種事情,她不做,更何況這個人是杜月笙,大上海有頭有臉的人物。

她沒那個命,也沒那個福,和相愛的人長相廝守,過著平平淡淡的日子,才是她的追求,所以無論杜月笙怎麼做,她都不為之所動。

杜月笙

面對這種情況,杜月笙顯得有些束手無策,但也不會輕言放棄,他去找了民國有名的公子哥盧筱嘉。

盧筱嘉這個花花公子,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他敢打黃金榮,鬧舞台,但是別人的事情,他不好出這種極端的主意。

盧筱嘉表示,他也沒有辦法,但他給杜月笙指了一條路,去找李志清。

其實,想要得到姚家姐妹,杜月笙有的是辦法,只不過眼下他還不想用強硬手段,于是他找到李志清,請求她出面撮合。

李志清不是旁人,正是杜月笙的好朋友,黃金榮家的兒媳婦,她掌管著戲院,和伶人也一向交好,和姚家母女,自然也是很熟的。

姚玉蘭和孟小冬

這次,杜月笙總算是找對人了,李志清這個媒人當得雖然有些不道義,但杜月笙的目的達到了。

女人最了解女人,李志清上來就拿捏住了姚家母女的弱點。

好好的女孩子為什麼要唱戲?當然是因為窮,在台上吼著嗓子唱,無非是想過上好日子。

如果跟了杜月笙就有揮霍不盡的金錢,她們還會不愿意嗎?從人性的薄弱點入手,最容易擊破了。

于是李志清「媒人」計劃的第一步就是讓姚家母女真切感受到杜月笙的「財」氣。

李志清這個媒人倒是敬業得很,她當即選定日子,叫上姚家母女坐轎車一起出去。

轎車開往裴德路,在一棟豪華的洋樓前停下,車內的母女心里明白,這是赴了一場鴻門宴,只是眼下有些不知所措。

李志清讓她們走上前去,告訴她們:「這是杜先生為你們準備的房間,以后,你們不要去唱戲了,一切吃喝用度,全由杜先生包了。」

的實力世人早有耳聞,但親眼目睹之后還是大為驚嘆,同時被觸動的,還有筱蘭英和姚玉蘭的心。

李志清十分善于察言觀色,看著眼前的母女心動了,她就趁熱打鐵。

杜月笙

她對姚家姐妹說:「杜先生看上了你姐妹倆,想把你們同時娶過來,做并例第四房。怎麼樣?」

姚玉蘭基本已經不反對了,只身低頭不語,自己的終身大事,全憑母親定奪。

姚玉英就不一樣了,不給他人做妾,是玉英的原則,她決不同意,眼前的洋樓絲毫吸引不了她。

但姚玉英到底還是年紀小,遇事拿不定主意,決定權還是在母親筱蘭英的手里。

筱蘭英一開始是堅決不同意讓女兒給杜月笙做妾的,原因很簡單。

一來杜月笙的年紀大到都可以做她們的爸爸了,二來她不想和杜月笙這樣的人物有任何牽連。

可世間大多數人是經不起考驗的,筱蘭英作為母親的堅守,在杜月笙的猛烈攻勢下潰不成軍。

事到如今,她也確確實實動搖了,也許兩個女兒嫁給杜月笙,就不用天天在戲台上拋頭露面了。

杜月笙已經把事情做到這個份兒上了,執意不從倒顯得是她們不知好歹了,何況,這也不是她們能得罪的人物。

只是考慮到小女兒玉英的誓ㄙˇ不嫁,筱蘭英還遲遲不敢答應。

但李志清在做媒這方面可是個高手,她有的是辦法讓姚玉英順從。

姚玉蘭

一個二十歲的丫頭,她根本可不放在眼里,只要筱蘭英這里說好了,還管她姚玉英從不從。

于是她表面上只讓杜月笙迎娶姚玉蘭,至于姚玉英,自有下一步計劃,只不過這個計劃有點上不了台面,還得筱蘭英同意。

李志清和杜月笙的計劃完全是針對小女兒姚玉英的,筱蘭英聽了直覺荒唐。

可當明晃晃的黃金白銀放在筱蘭英面前時,她狠下心來,同意了他們的計劃。

筱蘭英這一點頭,成全了杜月笙,害慘了姚玉英。

前排(左)孟小冬;前排(右)姚玉蘭

杜月笙雖然有錢有地位,但他年齡太大,娶自己的女兒還是有些不合適,雖然已經點頭答應了,但筱蘭英覺得自己的態度還是要強硬一點。

她說:「要娶姚玉蘭,有兩個條件必須要答應,如果不答應,女兒就不嫁。」

第一,要明媒正娶不做妾;第二,要與其他三房分開住。

對于杜月笙來說,這一點都不難,明媒正娶有什麼,他明媒正娶的是一個姚玉蘭,實際上得到的卻是兩個,他一點都不虧。

而且,他有的是錢,別說分一套房子了,就算母女三人一人分一套,他也拿得出。

杜月笙滿心歡喜地迎娶姚玉蘭,姚玉英雖不贊成這門婚事,但畢竟是姐姐的事情,她管不著。

當然,此時她還不知道,火馬上就要燒到自己身上了。

前排為姚玉蘭

姚玉蘭進了杜家大門,姚玉英自然和她們住在一起,杜月笙的計劃馬上就要得逞了。

自從姐姐嫁給杜月笙,姚玉英的生活就變得沒有了安全感,但至少還有姐姐和母親可以依靠。

可這個單純的女孩子完全沒想到,她的母親早已被收買了,那個晚上的蓮子羹不是母親的愛,是葬送了她一生「砒霜」。

晚上,筱蘭英讓玉英陪她一起睡,還端來了蓮子羹讓她喝,一個不諳世事的女孩子對母親能有什麼防備呢?

姚玉英不明就里,喝下了那碗羹,隨后發生的事情就不在自己的掌控之內了。

中間為杜月笙

她醒來才知道,自己這是被母親給賣了,一碗下了藥的羹,就輕而易舉把自己賣給了杜月笙,自己的堅守顯得那麼可笑。

被不愛的人奪去了貞潔,對于一個性格剛烈的女孩子來說,是最不能忍受的事。

給杜月笙做妾,還不如ㄙˇ了算了,姚玉英拿起剪刀就要自我了斷,被筱蘭英和姚玉蘭攔了下來。

她們以為等生米煮成熟飯之后,姚玉英自然就順從了,她們準備了一肚子的計劃,等姚玉英醒來之后實施。

但是看到姚玉英這個樣子,筱蘭英這才明白,她低估了小女兒的決心,她愧疚不已,此時什麼話都說不出口了,只想讓她活著。

杜月笙 孟小冬 姚玉蘭

但姚玉英早已沒有了求生的欲望,她ㄙˇ不做妾的誓言不是說著玩的。

當她對愛情的幻想破滅之后,至少還有親情,如今最親的人也背ㄆㄢˋ了她,她覺得活著已經失去了意義。

既然事情已經發展到了這種地步,那麼唯有一ㄙˇ,才能對得起自己的堅守。

眾人的阻攔讓她從剪刀下活了過來,但哀莫大于心ㄙˇ,心ㄙˇ了,身體早晚有一ㄙˇ。

時隔一個月,她再次選擇了ㄙˇ亡,這一次,沒人能夠攔得了她。

當杜月笙趕來時,她早已香消玉殞,杜月笙痛哭流涕,悔不當初。

杜月笙和孟小冬

這世間并不是所有人都視財如命,比錢,比命更重要的,是愛,是信念。

短短一個月,他對女人的看法發生了巨大改變,他低估了這個小女子的意志,低估了女人。

但他杜月笙不會為了一個年輕姑娘的ㄙˇ痛改前非,除了姚玉蘭,還有孟小冬,甚至岳母筱蘭英,他對女人的愛從不停留。

臨ㄙˇ前他還記得這個剛烈的姑娘,他說:「這一輩做的最錯的一件事情,就是不該對姚玉英這麼完美的女人下手。」

自己做錯事情造成了一個少女的ㄙˇ亡,他的確后悔了,但那又怎樣,人ㄙˇ不能復生,遲來的后悔與道歉算什麼?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