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子魯迅去世后,母親找次子周作人要「生活費」,周作人:我太「苦」了

珮珊 2022/10/21 檢舉 我要評論

民國文人中,不少才子都是早年喪父,由母親拉扯長大。在那個年代,女人獨自存活本就不容易,要拉扯孩子長大更是難上加難。

而魯迅的母親,魯瑞,獨自一人拉扯三個孩子。并且,三個孩子的成就都不小,周家三兄弟都是當時赫赫有名的人物,老太太自然是功不可沒。

可誰能想到,這樣一個任勞任怨的母親,晚年需要生活費卻遭到拒絕。

一、母親,是魯迅的母親

在《魯迅的故居》一書中,有一段介紹魯瑞的話:魯老太太是魯迅的母親,她的母親姓魯,住在會稽的安橋頭。

如果不看作者,旁人讀來這句話,只會當寫作人與魯瑞應沒有過多瓜葛,最多也就是相識而已。但事實上,作者周作人,是魯迅的親兄弟,是魯瑞的親生兒子。

兒子描述母親,用于如此客氣,字里行間仿佛一個陌生的第三人,甚至還直接寫魯瑞,是魯迅的母親,似是與自己毫無瓜葛。

如果說,在書中如此描寫是為了給讀者更好的客觀性體驗,那麼在交談中,周作人理當大方承認母親。

然而,在魯迅的追悼會上,周作人的稱呼也是讓人大吃一驚。

追悼會上,周作人做了兩件大事。其一,談及母親,都以「他的母親代替」,言下之意即是「魯迅的母親」,而非「家母」,其二,直接否定魯迅的文學成就,稱其不過是擅長整理。

從中我們可以讀出兩層含義,其一,周作人與母親關系不好,否則應當以母親相稱呼,其二,周作人與魯迅關系不好,否則不會在追悼會上否定魯迅的成就。

世人都說,ㄙˇ者為大,置身魯迅追悼會,周作人尚且能如此說,那麼背地里如何評價魯迅更是不為人知。

母親,是魯迅的母親,魯迅,是大家的魯迅,與他無關。

二、因為媳婦,母子隔閡

早年間,周作人與魯迅一起在日本留學時,兄弟兩人同吃同住,關系不錯。直到周作人娶了日本媳婦羽太信子,一大家子一起住進北京,關系便開始惡化。

人多是非多,三兄弟已經成家,一起住在北京四合院中,自然諸事都需要磨合。最先搬走的,是周建人一家,他們與周作人一家發生了糾葛,而癥結便在于太信子。

家庭和睦是老人的愿望,周建人搬走,身為母親的魯瑞雖然嘴上沒有多說,但心中肯定有隔閡。可為了大局,魯瑞還是盡量一碗水端平。

但是,等到魯迅再搬走的時候,魯瑞的面上再也無法保持平靜。

首先,北京四合院是魯迅買下的,目的就是為了一家人和氣生活,可如今因為羽太信子鬧矛盾,周建人搬走、魯迅也要搬走。

如果說,只有周建人搬走,兄弟過錯,周建人與周作人尚能五五開,但如今魯迅也要離開,周作人自然成了「惡人」。

其次,魯迅搬走后,諸多傳言流出,稱他搬走是因為調戲兄弟媳婦羽太信子。所謂家丑不可外揚,且不說調戲背后的真相,單就這傳言,定然只能是周作人與羽太信子散播。

最后,對于如此口無遮攔的妻子,周作人沒有半點表示,依舊寵著、慣著。

身為一家母親的魯瑞,自然忍不住了。

于是,魯迅搬走之后,母親魯瑞也跟著一起搬走了。

母親的舉動,沒有讓周作人自我反思,反而讓他心生怨恨:手心手背都是肉,為何母親要偏袒魯迅?

也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周作人對母親的稱呼開始改變,與魯迅的兄弟情也越來越淡薄。

三、奉養母親,天大的苦

兩兄弟與母親都搬走了,北京四合院自然成了周作人和他媳婦的天地。

身為長子,魯迅一直負擔魯瑞的開銷,從未讓兩個弟弟出過一分錢,而周作人也心安理得地接受了這種安排。

既然母親選擇跟隨魯迅,那麼此后生老病ㄙˇ便都由魯迅照料。

只是沒想到世事難料,魯迅先于魯瑞去世,一家重擔落在許廣平身上。母親魯瑞不愿意看著許廣平如此操勞,找上了周作人索要撫養費。

面對母親突如其來的「問候」,周作人有些措手不及,呼天搶地喊著:我苦栽,我苦栽。言下之意就是,他命太苦,如此貧窮還要贍養母親。

即便是不曾讀過書的農民、苦力,尚且懂得奉養母親、天經地義的道理,可飽讀詩書的文人周作人卻如此對待來要生活費的母親。

魯瑞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直接破口大罵,不管你如何苦,終究也要是要養我的!

許是時代所迫,許是周作人良心未泯,他最終還是贍養了母親、接濟了朱安,處理了魯迅留下的身后事。

只不過,諷刺的是,周作人晚年的收入,大都接著魯迅的名號。

以魯迅兄弟的身份,一字一句回憶魯迅的過去,得以賺取稿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