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金名媛」徐賢樂晚年:覬覦蔣夢麟財產,失婚官司得70萬分手費

草莓醬 2022/11/28 檢舉 我要評論

徐賢樂

1961年的7月18日這天,75歲高齡的蔣夢麟迎來了他的第三次婚姻,而結婚對象,是比他小了二十多歲的民國名媛徐賢樂。

婚禮當日,白發蒼蒼的蔣夢麟穿著一身挺拔講究的西裝,打著黑領結,梳了個油頭,顯得精神煥發。

徐賢樂則是身著定制婚紗,落落大方,又帶著幾分嬌媚,兩人在婚禮上甜蜜對視,宣讀結婚誓言,親吻彼此。

看上去兩人即將攜手譜寫一曲浪漫動人的黃昏戀歌,讓人感概一句「最美不過夕陽紅」。

但令人沒想到的是,這段婚姻最終只持續了兩年,而失婚大戲卻足足拉鋸了一年。

徐賢樂與蔣夢麟婚禮

結婚時多麼甜蜜,失婚時就顯得多麼狼狽,這兩人先是通過媒體,控訴對方,后直接法庭相見,水火不容。

最后,身心俱疲的蔣夢麟不愿意與徐賢樂繼續糾纏,他同意支付徐賢樂高達50萬分手費。

這段婚姻讓蔣夢麟元氣大傷,不僅失去了大部分身家,更是在公眾媒體上顏面盡失。

但徐賢樂卻通過這段婚姻攬獲大量財產,從名媛晉升為富婆,活得逍遙自在,如沐春風。

蔣夢麟青年

曾有人斷言,「婚姻是女人的第二次投胎。」這種視婚姻為改變命運手段的價值觀,一定程度上塑造了部分女性的拜金思想。

畢竟第一次投胎不能選擇,第二次投胎肯定想「投」入富貴人家。

徐賢樂的婚姻觀便是基于絕對利己主義之上的,如果說婚姻是一門生意,那徐賢樂絕對是賺得盆滿缽滿的那一方。

其實徐賢樂原本不缺錢,她1908年出身于無錫的名門望族,其曾祖父是晚清著名化學家,實業家,造船工程師。

徐賢樂

其父親曾在民國初年任北洋政府陸軍部技師,徐賢樂是家中最小的孩子,父母將其視作掌上明珠,哥哥姐姐也很寵愛她。

她有優渥的家境,姣好的外表,更有良好的學識和教養,在上海光華大學讀書時,追求她的男生宛如過江之鯉,源源不斷。

不過徐賢樂看男生不看他的學識、外表或是性格,她唯一重視的就是男生的家境。

徐賢樂出生于富貴家庭,卻反倒對金錢有了這樣一種極致的迷戀,其中原因或許是受時代氛圍的影響,和周圍人的感染。

徐賢樂成長的時代,是民營資本剛剛發展的時代,新富階級開始崛起,而徐賢樂家庭屬于舊式官員家庭,社會地位高。

但由于不怎麼涉足商業經營,而主要專研科研技術,所以徐賢樂家中的財力和她貴族學校的不少新富同學比起來,還是遜色不少。

平常在校園中,同學們互相交流,也免不了討論討論家中的企業,暗自比較一番。

徐賢樂心思敏感,又身處這樣一個環境下,她的內心必然也對金錢有了癡迷和崇拜。

而她先天的性格又比較理智淡漠,對情感沒有很強的需求,同齡的少女在幻想美好愛情時,徐賢樂卻不以為然,在她心里,愛情是虛幻的,而金錢帶來的奢華體驗才是實際的。

徐賢樂大學畢業后,到了該成婚的年齡,到她家里提親的人數不勝數。她經常在桌上擺放著追求她的各個男性的資料。

她一一比對著這些男性的財力、能力,盤算著為自己找一個完美的丈夫。

徐賢樂

徐賢樂的眼光還是比較高,追求她的男生中還沒有一個她看得上的,那時她也和不同的男性約會、戀愛,不過對于婚姻非常慎重。

直到1937年,已經29歲的徐賢樂遇到了當時國民政府中將楊杰,楊杰也算是一表人才,主要是手握重兵,位高權重。

當時正處于戰爭時期,社會不穩定,人們的生活朝不保夕,而一個擁有權力的軍官足夠讓人仰視。

徐賢樂主動接近楊杰,同他交流,向他示好,而一向領兵打仗慣了的楊杰哪里抵得住這般溫柔攻勢,兩人很快走到一起。

不過正在兩人確定關系后不久,楊杰被調往蘇聯成為國民政府駐蘇聯大使,徐賢樂也不著急,她想著,能外派說明楊杰能力強,等到楊杰被調回國,估計能升更大的官。

1941年,楊杰被調回國,在重慶擔任文職,徐賢樂便抓住機會,立馬和楊杰結婚,舉辦了盛大的婚禮。

不過婚后令徐賢樂沒想到的是,楊杰的勢力早就不復從前,其實自他被調往蘇聯時起,他就被剝奪了實權,只有一個虛名。

回到重慶后,他在政府擔任的更只是閑職,而徐賢樂與其結婚后才得知了他的實際狀況,得知他權力早就不復從前,也沒積攢下多少錢財。

徐賢樂對楊杰由一開始的崇拜慢慢變成了輕蔑,她深感自己花了那麼多時間尋求的如意郎君竟然只是一個空殼子,非常不值得 。

于是她總是找機會同楊杰爭吵,更要求楊杰把所有財產都轉移到她名下,由她全權控制。

蔣夢麟

楊杰自然不愿意,徐賢樂也知道他不肯,她只是想找理由和他失婚罷了。

于是多次爭吵下,兩人的婚姻僅僅維持了七個月,之后兩人失婚,失婚時,徐賢樂還分走了他的一部分財產。

分手后徐賢樂發誓要擦亮眼睛找結婚對象,絕對要找到一個財力、權力都能滿足自己的期待的人。

徐賢樂失婚后混跡在各種社交場合,與社會各界名流推杯換盞、曲意逢迎,她舊式名媛的噱頭、不凡的出身,當然還有艷麗的容貌、身材依舊讓她吸引著各種男性的關注。

她不斷戀愛、換男友,當然她的日常開銷也總是由男友負擔,比如她的珠寶首飾、美衣華服,包括日常出入高級餐廳,高級酒店,總是有男性搶著買單。

直到1948年,她從大陸趕赴台灣生活,或許是身處異鄉感到了些許的孤獨,也或許是已經40歲了,對異性的吸引力隨著外表的衰老不可抗地下降。

她燃起了結婚嫁人的想法,當然她挑選結婚對象絕對不會含糊,她一雙犀利的雙眼掃視著她周圍的一個個男性,最后鎖定在前任北大校長蔣夢麟身上。

蔣夢麟的人生經歷也堪稱傳奇,他出生于晚清,是前清秀才出身,但是成長過程中一步步開始接受西式教育,后赴美留學讀到博士。

蔣夢麟畫像

回國后蔣夢麟先后擔任了國民政府第一任教育部長、行政院秘書長、北京大學校長。

也是北大歷史上任職最久的校長,為北大的繁榮壯大打下了堅實的基礎,也為了民國教育的初步發展奠定基石。

不過縱然蔣夢麟的事業一帆風順,但是婚姻和愛情卻是一波三折,他和結發妻子孫書玉是包辦婚姻。

孫書玉是一個樸實善良的農村姑娘,有著傳統女性的溫良敦厚、持家有道,她嫁給蔣夢麟后,為了他接連生下幾個子女,上孝公婆、下育子女。

不過縱使孫書玉是一個完美的妻子,但對于蔣夢麟來說,他與孫書玉的學識、眼界、個性都相差甚遠,沒有共同話題。

他對孫書玉有相敬如賓的默契,但是始終沒有如膠似漆的甜蜜。不過蔣夢麟考慮到父母和子女,也一直忍受著這一段沒有太多愛意的婚姻。

孫書玉

不過,對于自由愛情的渴望終究壓在蔣夢麟心里,不曾磨滅,而直到他遇見陶曾谷,他便再難以克制內心的愛欲。

陶曾谷是蔣夢麟的好友高仁山的妻子,后來高仁山不幸去世,陶曾谷傷心欲絕。

而蔣夢麟對于脆弱的陶曾谷,竭盡所能去開導她,幫助她走出喪夫的陰霾,開始新的人生。

報紙上刊登蔣夢麟與陶曾谷的婚禮

而在與陶曾谷相處過程中,蔣夢麟發現他們有諸多共同的興趣愛好,他們聊起文學和音樂,審美極其相合。

漸漸他們暗生情愫,可是蔣夢麟早已結婚,陶曾谷也不愿破壞別人的家庭,陶曾谷正欲轉身離開蔣夢麟。

最后是蔣夢麟不舍得陶曾谷,他決意與妻子失婚,舍棄家庭,也要與陶曾谷在一起。

其實他的這個決定不僅是為了陶曾谷,也是在給自己被包辦婚姻壓抑的內心一個宣泄的出口。

這段婚姻給蔣夢麟的聲譽帶來極大的負面影響,不少人批評他不僅拋妻棄子,還染指已故好友的妻子。

但是蔣夢麟毫不顧忌,他與陶曾谷舉行了婚禮,可以說少年時期包辦的婚姻帶給他的壓抑,最終都轉換為中年時期不顧一切、追求真愛的動力。

他和陶曾谷在一起時是這樣,和徐賢樂在一起時也是這樣。不過這一次,他不顧一切奔赴的婚姻沒有迎來一個好結局,相反是一地雞毛,異常狼狽。

他遇到徐賢樂時已經75歲了,妻子陶曾谷因病去世,他的心扉也因此緊閉。

但徐賢樂的到來,卻讓他緊閉的心扉慢慢打開,讓他枯老的愛欲重新煥發活力。

蔣夢麟與陶曾谷婚禮

徐賢樂這時雖不再年輕,不過多年嚴格的身材、容貌管理讓她保留了大半年輕時候的風韻,而且這份風韻經過時間的沉淀,如同一壇久藏的酒,越發醇厚。

如果說前妻陶曾谷如同清麗憂郁的百合,那麼徐賢樂更像濃郁熱烈的大麗花,在人群閃耀著奪目的光芒。

這樣的女子是蔣夢麟以前未曾接觸過的,她的熱情也讓已經垂垂老矣的蔣夢麟重新感受到活力。

徐賢樂只是在聚會上多看了蔣夢麟幾眼、主動請他跳了個舞,蔣夢麟幾乎淪陷在徐賢樂的溫柔鄉里了。

蔣夢麟(左)

他主動約她吃飯,送她禮物,沒過多久,兩人確立了關系,不過兩人的戀情幾乎遭到了所有蔣夢麟的至交好友和親人的反對。

畢竟圈子就這麼大,徐賢樂拜金貪錢的名聲早就傳遍了文化圈,蔣夢麟的好友胡適就寫了一封長信一一列舉徐賢樂的不賢之處。

胡適

但是蔣夢麟依然不聽勸阻,執意與徐賢樂結婚,對于他來說,愛遠比錢來得重要,他相信徐賢樂肯定更愛他這個人。

不過在徐賢樂眼里,蔣夢麟最吸引他的只是財力和名望。

他們這段婚姻,一個是為了愛情,一個是為了錢財,可是愛情和錢財之間是不能等價交換的。

早在他們還沒有正式結婚之前,徐賢樂就向蔣夢麟開口要20萬,并且讓蔣夢麟給他買了不少昂貴的首飾、衣服,美名其曰這是對蔣夢麟的考驗,考驗他是否愛自己。

而蔣夢麟對徐賢樂極其大方,她的要求他一一滿足。

而他們倆人結婚后,徐賢樂又向蔣夢麟提出要掌管家里的經濟權,她詳細問著他的財產狀況,比如他存款多少,有幾處房產,買的什麼股票等等。

這種事無巨細的盤問引起了蔣夢麟的反感,畢竟之前在蔣夢麟眼里,徐賢樂是出身高貴、知書達理的舊式名媛,而她現在流露出的對財產的在意,讓蔣夢麟感到她的俗氣。

蔣夢麟在台灣

1962年的年底,蔣夢麟在台中考察,不小心摔傷了腿,一段時間不能直立行走,只能坐在輪椅上。

行動不便的蔣夢麟或許是感受到了老之將至,他明顯感到這一摔讓他身體不復從前。

這時候他迫切需要人陪伴在身旁,但是身為妻子的徐賢樂卻不肯多陪陪他,徐賢樂一如結婚前一樣,喜歡參加酒局宴會,大半夜才回到家中。

更讓蔣夢麟沒想到的是,他發現徐賢樂將戶口移出,并且把家中財產、股票轉移到自己名下。

他還偶然聽到徐賢樂同好友通話時說:「夢麟年歲大了,摔這一跤又重,估計時日無多。」

蔣夢麟恍然大悟,徐賢樂已經做好了給自己送走的準備,他找徐賢樂大吵一架,兩人隨后分居。

蔣夢麟和好友

蔣夢麟此時對徐賢樂的女神濾鏡已經破碎,他粗略計算了下,發現徐賢樂趁他生病,一共轉移走了53萬財產,這基本是他的全部積蓄。

為了要回財產,蔣夢麟請了律師,把徐賢樂告上了法庭,而徐賢樂也毫不示弱,她理直氣壯,直言這筆錢是對她的補償,是給她的分手費。

這兩人的失婚案吸引了大量輿論關注,面對媒體的采訪,曾經的甜蜜夫妻如今親口控訴著對方。

蔣夢麟直言徐賢樂婚后對自己疏于照顧,而且不讓自己悼念亡妻,也不允許女兒來家里探望,在自己摔斷腿住院期間,更是轉移走了大量財產。

而徐賢樂則控訴蔣夢麟聽信他女兒和好友的話,不斷排擠自己,他女兒和好友胡適一直在挑撥他們之間的婚姻。

胡適

兩人失婚鬧得沸沸揚揚,徐賢樂倒是無所謂,而蔣夢麟感到十分丟人,畢竟他在文化界也是個有頭有臉的人物。

蔣夢麟希望盡早結束這一場鬧劇,他向徐賢樂提議自己每月支付她三千元,條件是她把53萬財產還回來。

但徐賢樂絲毫不讓步,她似乎已經吃準了蔣夢麟,知道他臉面薄,怕事情鬧大了丟人,所以徐賢樂就找來更多的媒體,把這場失婚案鬧得人盡皆知。

最終蔣夢麟退步了,在失婚案鬧了一年后,他答應支付給徐賢樂50萬分手費,加上之前給的20萬,徐賢樂一共從蔣夢麟這里拿走70萬,幾乎是他一生積蓄了。

蔣夢麟出席活動

而這場失婚風波,不僅讓蔣夢麟人財兩空,還給他心里留下了陰影,他一直是個理想主義者,對事業、愛情,都是如此。

由于少年時期的包辦婚姻,讓他年輕時沒有體會到追逐真愛的自由,因此過了中年,對愛情的幻想和執念反倒越來越深。

當他最初遇到徐賢樂,以為可以開始一段浪漫的黃昏戀,卻沒想到徐賢樂外表光鮮,實際口蜜腹劍,如同一條神秘又危險的毒蛇。

他對徐賢樂付出的真感情沒有得到回饋,反倒換來了欺騙和索取。這讓他一度非常消沉、壓抑。

蔣夢麟與好友

失婚案過后沒多久,蔣夢麟就去世了,沒能完成他的巨著《新潮》,而徐賢樂則拿著幾十萬分手費,悠哉悠哉活到了98歲才離世。

在徐賢樂的世界里,感情遠遠沒有金錢來得實惠,感情只是她接近成功男性的手段,金錢才是她最終的目標。

蔣夢麟雕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