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女子董竹君起床,發現第一次月事來了,阿姨:快逃!否則接客

珮珊 2022/10/03 檢舉 我要評論

董竹君

她是洋車夫的女兒,當過青樓ㄐ丨ˋ女,也做過督軍夫人……時代和命運從未真正偏愛過她。

而她能做的便是與不公的命運抗爭,不斷打破困頓她的「樊籠」,沖破世俗的「枷鎖」。在黑暗中尋找出一條新的出路,一條屬于她董竹君的「光明之路」!

1900年,董竹君出生在上海洋涇浜的貧民窟。在她的童年記憶里,時刻伴隨著他們一家人的,便是貧窮。

「家里經常吃素食,即使是青菜、蘿卜,也只能買得起下市的便宜貨。」

董竹君的父親是拉洋車的,每天起早貪黑,賺取的薪水卻依舊少得可憐。

對于董家人而言,雖然不至于食不果腹,卻也只是勉強度日罷了。

董竹君

所以董竹君不想上學了,因為家里的條件根本負擔不起她高昂的學費。 即便她本人是熱愛讀書學習的。

「不可以,你要上學。對于我們這種老百姓來說,讀書是改變命運唯一的機會。」

母親愛憐地撫摸著她的小臉,心中既為女兒的懂事感到欣慰,又忍不住心疼她小小年紀就要經歷各種生活困苦。

于是,董竹君在父母的咬牙堅持下,讀了六年的書。她也從幼童長成了豆蔻少女。

本就眉清目秀的小姑娘,出落得越發漂亮。董竹君雖然年紀小,卻隱約可以看出是個「」美人胚子」,周圍的鄰居們都喜歡稱她一句「小西施」。

然而董竹君卻明白,生于亂世的窮苦人家,美貌非但不是福氣,甚至會是禍端。

她知道自己如果沒有能力保護自己的話,這幅好容貌只會為她招來無數覬覦。所以她只能將希望寄托于書本之上,希望通過讀書改變自己的命運。

董竹君和女兒們

然而她所有的美好希冀都在十三歲那年,隨著父親的一場病,徹底粉碎了!

家里本就不多的銀錢一下子便花光了,值錢的東西也都進了當鋪。可父親的病依舊沒有起色。

他們一家人老的老,小的小,母親更沒有什麼賺錢的途徑。無奈之下,他們只能找當地的黑商戶借了高利貸。

可父親的病依舊沒有好轉,連帶著家里也跟著欠下了一大筆債。別說給董父治病了,就連一家人吃飯都成了問題。

實在走投無路,便只有「賣人」一條路可以走了。

「娘對不住你啊,我苦命的女兒!」

董竹君被母親抱在懷里,她哭得撕心裂肺,淚水落在董竹君的臉上,灼熱而滾燙。

董竹君眼睛酸疼,卻強撐著不肯落下一滴眼淚來。因為她清楚,如果不是實在沒辦法,母親也不會同意將她押去「長三堂子」。

董竹君一家人

她知道,那里是ㄐ丨ˋ院。一旦進去,便再難出來。她的命運也將如同浮萍一般,跌落至污泥當中。

董竹君強忍著心酸和淚水,安慰痛哭的母親。

「就當是女兒的命吧!」

話雖如此,可她心底卻有一股強烈的不甘。難道這就是貧苦人的命嗎?她不想就這樣認命……

進了堂子之后,因為董竹君生的貌美,所以里面的鴇母很看重她。精心教養著她,就希望將來能靠她賺錢。

沒多久,董竹君便因為才貌出眾,成為了堂子里的「搖錢樹」。可無論鴇母如何威逼利誘,她始終堅持做賣藝不賣身的「清倌人」。

但董竹君心里也清楚,她是因為年紀小的緣故才能暫時保全清白。一旦等到她來月信之后,鴇母一定會逼著她接客的。

圖左為董竹君

她不甘心,不愿意。可在風月場所潔身自好,又談何容易?

好在,她還算幸運。在未被強迫接客之前,董竹君遇到了一名令她心儀的男子。

而董竹君的傳奇人生,也因為和他的相遇而正式拉開序幕。

那是1914年,最初的時候,董竹君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只知道他常和一群人來青樓談事情。

在周圍一干來尋歡作樂的男人堆里,年輕俊郎且端方自持的男子,是那樣的另類。董竹君不可避免地被他所吸引。

接觸多了之后,董竹君終于知道了他的名字——夏之時。他當時27歲,是四川副都督兼蜀軍總司令,亦是顯赫的辛亥英雄。

董竹君

董竹君雖然淪落風塵,但也只是一個涉世未深,不曾經歷過情愛的少女。面對位高權重,才學兼備的英雄夏之時,她的心一下子便亂了。

董竹君想要見到他,和他說話。就算只是坐在一起,也能感到無比的雀躍和欣喜。

而夏之時出入青樓,也更多是為了掩人耳目。可在見到董竹君后,也忍不住注意到這個氣質脫俗的少女。

對上她既熱切又羞澀的眼神時,夏之時同樣生出了一份異樣的情愫來。在得知她的出身和遭遇之后,欣賞之余,更多了幾分憐惜。

夏之時開始給董竹君講外面的世界,講各種道理。

在他的描述之下,董竹君第一次知道了所謂的自由和民主。就好像在她心中撒下了一把自由的「火種」,終有一日,會點燃起一片自由的「火海」。

就連夏之時本人都不知道,他的言行會對眼前的少女產生了如此巨大的影響。

兩個人漸生情愫,互許終身。

夏之時

「你放心,我會為你贖身的。」夏之時握著情人的手,真誠地許下承諾。

董竹君感動不已,可之后卻又堅定地搖頭拒絕了。

「不,不用你幫我贖身,我自己會想辦法逃出去。」

「為什麼?」夏之時不解。

「因為我不想以后和你做了夫妻,一旦我們吵架,你不高興了。就會同我說上一句:你有什麼稀奇的呀!你是我拿錢買來的!」

她雖然語氣故作輕松,神色卻沒有絲毫開玩笑的意思。

夏之時忍不住愣住了,他雖然喜歡董竹君,卻更多是建立在憐惜和欣賞之上的。從來不知道這樣一個年幼無依的少女,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不顧夏之時的呆愣,董竹君繼續道:「而且若我與你在一起的話,需要提前約法三章。你同意了,我才跟你在一起。」

董竹君

夏之時不敢再輕視這位「小女朋友」,神色也跟著鄭重起來。

「第一,我堅決不做小老婆,你必須名正言順地娶我,讓我當你的妻子。第二,結婚后帶我去日本求學,我要見識外面的世界,學習新的知識。第三,我們要共同經營家庭,你主外,我主內,后宅的大小事務都要歸我管。」

董竹君說這些話時,心里不是不緊張的。可她雖然人輕言微,卻也想要找一個真心尊重愛護她的丈夫。

如果夏之時不能答應的話……董竹君心痛了一下,卻強硬著告訴自己,如果他不同意,那他們就只能就此結束了。

幸運的是,夏之時答應了。如果說之前他只是對她頗為喜愛,如今卻是真的愛上這個倔強而果敢的少女了。

聽到他說好的那一瞬間,董竹君仿佛聽到了花開的聲音。她埋首到他懷里,淚水低落,心中卻歡喜不已。

董竹君

董竹君知道,她的命運從這一刻開始改變了!

這之后,董竹君便計劃著為自己贖身的事情。在她籌謀的時候,初潮不期而至。

她又喜又怕,喜的是她長成一名「大姑娘」了。怕的是青樓里的規矩,一旦姑娘來月信,就要開始接客了。

和董竹君關系要好的一位阿姨,知道她和夏之時兩情相悅的事情。便直接勸她趕緊逃!

「你留在這,很快就要被安排接客了。還是快些逃出去吧!」

董竹君也知道刻不容緩,為了愛情,更為了追求自由。她決定「鋌而走險」。

那一晚,董竹君將門外的看守灌醉。將身上所有的首飾摘下來,一身素衣,從青樓逃了出去。

等到她來到夏之時面前的時候,夏之時只覺得「喜從天降」。

他看著狼狽卻又喜悅的心上人,毫不遲疑地將她抱在懷里:「你真的逃出來了!」

董竹君和夏之時

董竹君點頭,是的,她清清白白地逃了出來。

這次成功出逃,無異于董竹君的一次「新生」。

「一直被束縛在身心上的什麼東西,全部解除了,能向天空飛翔似得渾身輕松,樂開了花一樣,這是我第一次對自由的體會,永難忘懷。」

1914年春,董竹君跟著夏之時去了日本。在櫻花盛開的時節,她的人生進入了「新篇章」。

兩個人到日本之后,夏之時便遵守承諾,和董竹君在日本法租界的旅館里舉行了一場婚禮。

婚禮雖然簡單,卻格外用心。而婚后,夏之時依舊按照約定的那樣,安排董竹君去學校讀書。

董竹君對知識異常向往和渴望,白天在東京女子高等師范學習。晚上回了家,還要堅持自學。

她知道夏之時身邊的那些好友私心里是看不起她的,可她不在乎。青樓女子怎麼了?她并不比別人低賤。他們越是看不起,她就越要證明自己。

董竹君

在董竹君的努力之下,身邊那些人逐漸對她改觀。

1917年,董竹君從東京師范畢業后,打算繼續去法國留學深造。可夏之時不愿意與她兩地分居,希望她能一道回四川老家。

面對丈夫的執意挽留,夏之時只好暫時放棄夢想回國。誰知剛到夫家,迎接董竹君的就是婆婆的不滿和針對。

「一個賣唱的也只配當姨太太罷了。」

董竹君心里一涼,雖然猜到了婆婆可能不喜歡她。卻沒想到會是這樣強硬的態度。

她知道無論自己怎樣辯護,都比不上靠實力說話。

為此她忍下羞辱,越發勤奮。白天的時候,她繼續上課學習家政,晚上挑燈奮戰。

晚年時期的董竹君

為了讓婆婆信服她的治家能力,她親自操持家務。縫紉、燒菜、洗衣、算賬、招呼客人……事事親力親為。

夏家在董竹君的打理之下,變得井井有條。

幾個月下來,不僅夏家的下人仆從們敬畏聽從她。就連婆婆也對她刮目相看,分外滿意。

為了表示自己對董竹君這位兒媳的看重,夏家老太太還專門為她和兒子舉報了一場隆重的傳統婚禮。

有了婆婆的認可,董竹君在夏家徹底站穩了腳跟。

她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向每一個人證明:她董竹君不是靠色相上位的,她所得的一切都是靠自己努力得來的。

幾年的時間里,董竹君早已經不是當初那個畏縮懵懂的小姑娘了。她有了自己的三觀,格局也在不斷打開,更有了與之匹配的能力。

然而在伴侶之間,一個人不斷進步,另一個人裹足不前。久而久之,便會走向殊途,直至形同陌路。

董竹君和女兒

董竹君和夏之時就是這樣。昔日教導引領董竹君走向光明和自由的夏之時,最后卻不愿意繼續進步了。

夏之時因為各種政治原因,被革去了職務。人開始變得消極頹廢,成日沉迷于煙酒和賭ㄉㄨˇ,脾氣也變得越來越古怪。

夏之時雖然接受過新式教育,骨子里的大男子主義和傳統封建思想卻依舊牢固。從前一帆平順的時候不顯,如今事業受挫,便全面爆發出來了。

他看董竹君再沒有以前的欣賞,只覺得她拋頭露面,不安于室。說出來的話也越發刻薄。

因為女兒和別的男同學玩耍,他便咒罵:「都是你媽管教不好,不如我送你一把刀一條繩好了!」

圖右為董竹君

董竹君不堪他的羞辱,更心痛昔日的愛人變成如今這幅模樣。便毫不退讓地同他爭吵理論。

漸漸的,他們之間只剩下了無止境的吵鬧。

又一次爭吵,夏之時居然拿著菜刀追趕董竹君。等兩個人冷靜下來之后,這份感情也走到了盡頭。

面對董竹君的失婚要求,夏之時懊惱憤怒,更多的卻是嘲諷。他不信這個柔弱的女子離開了他,還能繼續存活下去。

「我們來個君子協定,暫不失婚,分居五年,你要是帶著女兒沒在上海餓ㄙˇ,我手掌給你煎來吃。」

他語氣里的輕蔑和諷刺,磨平了董竹君對他最后一份希冀。

董竹君二話不說,帶著四個女兒離開了夏家。

董竹君和女兒

就在所有人看好戲,期待見到董竹君潦倒結局的時候。她卻逆風翻盤,活出了不一樣的自己。

1930年,董竹君在上海創辦了群益沙管廠。可工廠沒多多久,便在戰火中「淪為廢墟」。

而董竹君的父母也在這幾年里相繼離世,各種打擊沒能擊垮董竹君,反而成為激勵她的助力。

她告訴自己一定要成功!

1934年,夏之時來上海赴五年之約。這時候的他沒了之前的強硬,卻依舊帶有幾分果不其然,你離開我就是不行的得意。

「如果不行,還是跟我回去吧。」

董竹君和家人

董竹君清楚,他們早已經回不去了。為了保留自己最后的尊嚴,她堅持辦理了失婚手續。

1935年,董竹君創辦「錦江小餐」川菜館。

1936年,錦江茶室正式開業。

1950年,董竹君干脆將兩家店合并為「錦江飯店」。

在她的悉心經營之下,飯店和茶館的名氣越來越大。上海大亨黃金榮、杜月笙,以及各路政府要員、外國大使都先后慕名而來……

董竹君的創業之路徹底打開,且一步步走向「巔峰」!她從一位青樓女子,民國棄婦,蛻變成了商業女精英。

至于夏之時……

董竹君將他們昔日的結婚照一直放在臥室床頭。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她便回獨自回憶這個曾經賜給她幸福和苦難的男人。

圖右為董竹君

她該是感謝他的,如果不是遇見他,她也不會有勇氣逃出青樓。在那個黑暗而寒冷的夜晚,她奔向了他,更奔向了屬于她的自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