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慧珠:民國最耀眼女伶,梅蘭芳女弟子,2次婚姻,2次感到絕望

珮珊 2023/01/01 檢舉 我要評論

1946年《精華》(第2卷 革新第1期)刊登了一篇文章,標題就已經頗讓人遐想,言辭更是刻薄。

坤伶言慧珠是一位「寶貨」,成為梨園行又名的尤物,她的桃色新聞,多得熱昏。一度與周逆佛海「接觸」,後來與嚴化,效卓文君。勝利后,傳來了一個關于她的離世消息,上海人聽了這新聞都覺得怪新鮮的。

戲迷們憑空多了談笑的資料。當時記得言慧珠在「人言可畏」之下的「絕望」。據說一次不成再來二次。在現在看起來,今自盡不成,加之各報過分煊染,所以許多人都說:言慧珠來做廣告這倒是登龍捷徑!

單看這文字,恰如今天上網,也不知道是娛樂圈太混亂,還是現實太可怕。

《精華》是一家存活了一兩年的上海娛樂期刊,它對言慧珠的評價,讀者不必當真。不過它確實指向了言慧珠形象的另一面,有點像美國電影中出現的致命女性,充滿誘惑而又無限危險。

所以美麗總暗含著危險,美就是原罪。

01

梨園世家掌中之珠

1919年言慧珠出生于梨園世家。說梨園世家,其實從來處講,不算特別妥當,言家的祖上其實是武勛之家。

言慧珠的父親言菊朋,蒙古族正藍旗人,祖上世世代代是清廷武官。言菊朋自幼被家里送進陸軍學堂學習,指望沿襲舊路。不曾想言菊朋酷愛唱戲。他苦心學習,四處取經,外加自己確實有這方面的天賦,從票友成為職業演員,是京劇「言派」的創始人。正是因為他,言家才轉而成為梨園世家。

言慧珠的母親高逸安也是一位傳奇女性。因為和丈夫相處不睦,民國十八年(1929)她帶著10歲的二女兒言慧珠和三女兒言慧蘭離開北京到上海謀生,成為專演中老年婦女的早期電影明星。這位娜拉不僅自己出走,還攜帶兩個女兒成功謀生,其勇氣和才能可以想見。

出生在這樣的家庭,言慧珠血液里流淌著父母的藝術天賦,也受到足夠的藝術熏陶,更重要是的是她熱愛唱戲。

不過言菊朋并不贊同女兒學戲,女孩子唱戲謀生更是艱難。他希望女兒讀書成才,結果女兒和當年的父親一樣,進的是學堂,愛的是唱戲。 這大概就是永恒的父與子的矛盾吧。

言慧珠考進春明女中,一邊讀書,一邊學戲,一邊捧角兒。娛樂小報上言二小姐如癡如狂捧男角兒的花邊新聞連篇累牘。

身為梨園中人,言菊朋和身邊的朋友能看出來,言慧珠唱戲那是祖師爺賞飯吃「是塊戲料」。她身上那股子不碰南墻不回頭的韌勁更是不容忽視。

做父母的最終還是拗不過孩子。言菊朋同意女兒專業學戲。那一年,言慧珠17歲。

既然要學戲,找對方向是關鍵。言慧珠最早學戲的是程派,言菊朋告訴女兒:「妳這樣子學程派,一輩子也學不好,程老闆根據自身嗓音條件,設計出如訴如泣、細線似流的程腔,妳嗓音條件好、單純地模仿,憋著嗓子唱,怎麼會有程派唱腔的神韻?」

言慧珠的嗓音寬亮甜潤,適合梅派。

1937年到1938年間,言慧珠拜師與梅蘭芳合作了二十多年的琴師徐蘭沅,得到梅蘭芳在化妝、音樂、台風、扮相方面的真髓。她跟朱桂芳學梅蘭芳的舞蹈身段,又跟著「九陣風」(閻嵐秋)學武旦和刀馬旦。

1939年,20歲的言慧珠在上海的黃金大戲院正式登台亮相,以客串姿態飾演《扈家莊》中的扈三娘,這是言慧珠第一次在舞台上,和上海觀眾見面。這次演出讓她一炮而紅。

言慧珠的美是一種西方式的美麗,個子高挑,腿長腰細。

她張揚的不僅是美貌還有個性。

無論是捧角兒還是學戲唱戲,她都追求極致。

她是一位青衣、花旦演員,但也能演出她父親的言派老生戲。另外,她還拍電影,參演過《三娘教子》、《影迷傳》和《紅樓二尤》等片。

1943年言慧珠正式拜梅蘭芳為師。

說起來,言慧珠的父親言菊朋與梅蘭芳算是朋友,可言父頗有名士風范,不曾開口。言慧珠拜師還是費了一番曲折。她先是結交了梅府上的紅人,後來更是得到梅蘭芳的女兒梅葆玥的喜歡。梅蘭芳被其天賦和勤奮打動,收其為徒,毫無保留地把自己的技藝傳授給她。言慧珠也全心全意地拼命學習。

1945年抗戰勝利,梅蘭芳復出,登台唱戲。不管演多少場,言慧珠是場場必到,風雨無阻。正如她在《學梅十年》的所說的那樣:「我簡直就像一個貪心的孩子一樣,恨不能自己所沒有的東西一下子拿過來」、「眼睛要像照相機、耳朵要像收音機,我是希望我當老師表演的復制品。」

「慧珠很忠實于梅派藝術,她有個習慣,每演梅派戲,都要聽蘭芳唱片20遍,就是她演得很熟得戲,也在聽唱片時,邊學邊練,一遍不少。」(《俞振飛談夫人言慧珠》).

如此拼命當然是有收獲的,梅蘭芳曾評價說:「慧珠學戲,至少有六成以上。」梅蘭芳弟子上百,可公認得梅門真傳,成為最優秀女弟子的,唯有言慧珠。

02

熱情恣意多艱情路

言慧珠對待愛情,恰如對待藝術,一樣是熱情而極致。

小報上說她的桃色新聞多得熱昏固然不足信,但言慧珠的愛情之路確實一言難盡。

這主要是因為言慧珠的愛情,總是極為張揚,轟轟烈烈,引發關注。另外一方面,言慧珠不是傳統的等待愛情降臨的女性,她會對意中人公開表白展開猛烈追求。

言慧珠的正式婚姻有三次。

第一次是和電影明星白云短暫的婚姻。那是1946年,白云很帥,不過性格弱點也很多。雙方在戀愛期彼此的性格矛盾已經凸顯。不過身為熱戀中的女性,總奢望對方結婚后就變好了。

結婚后當然沒有變好,所以婚姻只持續了52天。言慧珠後來回憶說「 白云娶她是看中她的財富」。

(白云)

第二次婚姻是1955年,那時候言慧珠有自己的劇團,演出收入非常豐厚。她的第二任丈夫薛浩偉比她小8歲,是劇團里一個唱老生的演員。他們既是姐弟戀,也是奉子成婚。不久,言慧珠生下了獨子言清卿。

不過生育后重返舞台的言慧珠處境是頗為尷尬的。那時候各個行業都是「公私合營」,各派名角紛紛投身于國營劇團。言慧珠起初對國營并不感興趣,然而,隨著熟悉的人紛紛進了國營劇團,她連唱戲的班子都搭不全了。

後來費了一番折騰,進了上海京劇院,不過劇院有三大花旦,她演出機會并不太多。

言慧珠的第三次婚姻便是在這階段醞釀的。

1957年,言慧珠調至上海戲曲學校擔任副校長,當時的校長是俞振飛。俞振飛是昆曲大師,博學多才,在「整風反右運動」中對言慧珠出手相助。言慧珠從此由京劇改唱昆曲。

1960年,言慧珠與薛浩偉失婚,嫁給了喪妻的俞振飛。那一年,俞振飛58歲,言慧珠41歲。

這段婚姻并不算幸福,夫妻倆性格差別很大,後來就分居了。

俞振飛曾說,「言慧珠嫁我,是為了要我陪她唱戲」。

公平說起來,言慧珠和俞振飛這段婚姻有情感上的互相欣賞,也有著現實的權衡考量。婚后他們共同攀登上了事業的又一巔峰。

可惜這樣的日子并沒有持續太久。

03

天女散花曲終落幕

言慧珠的離世似乎既出乎意料,又在意料之中。

早在1966年9月11日離世前,她有過兩次經歷絕望。

這對于張揚的大女主性格的言慧珠似乎不可想象,然而又不難想象。她身上那股子叛逆堅韌是用來做命運的主人。

活著就有轉機。

然而命運自有它的軌跡。

那條白綾原本是她表演《天女散花》時用的道具。

從來好物不堅牢,彩云易散琉璃脆。

至今,世間仍流傳著她的傳說。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