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霞:16歲逃婚當明星,22歲為情所困,一生經歷被阮玲玉拍成電影

珮珊 2022/10/28 檢舉 我要評論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珮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艾霞照

如果,要為中華的女性,從「裹腳布」走向「獨立自主」劃出一條時間線,那麼這條線的起點,應該就是魯迅先生在《傷逝》中所描述的那個紛亂年代。

在那個時代,「德先生和賽先生」帶給中華的,不僅僅是兩個詞匯,還有更多精神上的沖擊和解放。

其中,不乏有許多女子,受到這兩位「先生」的鼓舞,便想要沖出封建家庭的牢籠,走向社會,成為那個時代的「新女性」。

然而,長久以來,封建社會為了掌控對女人更多的話語權,不僅創造了「三寸金蓮」這樣身體上的禁錮,還創造了「三從四德」,「以夫為綱」,「女子無才便是德」等精神上的禁錮。

這層層禁錮以及自身思想的局限,注定了那個時代的「新女性」們,未來將是一路坎途。

艾霞,便是這眾多「新女性」中的一位。

艾霞照

1912年11月,艾霞出生于福建廈門一家富裕的商賈之家,本名,嚴以南,因為家境殷實,她得以接受良好的教育。

年幼時的艾霞,非常喜歡讀書。在所有文學著作中,艾霞最喜歡讀的是《紅樓夢》,因為賈寶玉和林黛玉至ㄙˇ不渝的愛情,深深地吸引了她。

賈寶玉與林黛玉

生在閨閣,不諳世事,便認為愛情至上。若是普通窮苦人家的女孩,沒有讀過太多書,或許安于命運的安排,在家從父,出嫁從夫。

然而,斷文識字的艾霞,領略過書中美好,不安于現狀的種子,早就在心中生根發芽。

艾霞劇照

在那個豆蔻的年齡,艾霞一發不可收拾地愛上了自己的大表哥,嚴當晨。

他們一起在清晨的小路上追逐過,一起在夕陽的歸途上奔跑過,一起聽過風,一起看過雨,情到深處,艾霞情不自禁的將自己交給了大表哥。

她堅信愛情的力量,堅信她的大表哥一定會帶給她一世的幸福。

然而,他們的戀情最終被艾霞的父母發現了。母親情急之下大罵艾霞「丟盡了嚴家祖宗的臉。」

為了讓女兒盡快收心,艾霞的父母為她挑選了一門婚事,對方是富甲一方的商人林新國。

雖然,他早就已經有了小妾,但是這有什麼關系呢?那個年代的男人,哪個不是三妻四妾,只要能保艾霞一生衣食無憂就好。

然而,已經被新思想洗禮過的的艾霞,無論如何也接受不了這門婚事。

艾霞照

她謊騙母親,要去找那位新姑爺,培養培養感情。使得嚴母放她出門。沒想到,潑辣的艾霞,居然跑到林新國家,破口大罵「瘌蛤蟆想吃天鵝肉,我寧ㄙˇ不嫁。」

這一計,激怒了林新國,他不但沒有退卻,反而發出了「即日就娶」的庚帖。

艾霞既無奈又悲憤,只得轉而求助大表哥,她堅信她的大表哥一定會將她從這個封建的牢籠中解救出來,和她一起打破這吃人的禮教。

私奔,大概是所有反抗包辦婚姻的方式里,最直截了當的方式。

然而,讓艾霞意外的是,她的這位大表哥,卻在私奔的起點就放了她的鴿子。

這對于艾霞而言,無異于是一個沉重的打擊,她堅信的愛情最終拋棄了她。

艾霞照

正如魯迅在《傷逝》中所描述的那樣,戀愛自由,婚姻自主從來都不是一個單純的「你情我愿」的問題,社會環境沒有變,個性解放不過是一紙空談。

在那個時代,男人基本無法成為女人在感情上的保障。因為,在男權社會中,女人只不過是附屬品,大多男人,不會因為一個附屬品而丟掉錦繡的前程以及更多的選擇。

還好,愛情的失敗,不代表命運便只能如此,「新女性」們從此將希望轉移到自己身上,希望依靠自身的力量闖出一片天下。

沒有等到大表哥的艾霞,也選擇了這條道路,她只身來到上海。那年她只有16歲。

艾霞劇照

然而,供她謀生的職業選擇并不多,雖然當時社會上已經開始倡導「男女平等」。但是,從口號到實踐,需要漫長的時間過渡。

她能選擇的,不是女紡工,就是女保姆,或者是一些特殊的女招待,這些底層的工作對于從小「養尊處優」的艾霞而言,根本無法從事。

在上海流浪了十幾天的艾霞,到處碰壁,三餐不濟,就連睡覺的地方都沒有,她終于體會到了生存帶來的艱難。

正當艾霞走投無路的時候,一張廢棄報紙上的廣告吸引了她的目光,那是一則演藝培訓班的招生廣告。

還好,她那個封建家庭,從小給了她接受教育的機會,在眾多的應試者中,她脫穎而出,被選中進入南國社做了演員。

經過一段時間的培訓,艾霞參演了一些話劇,取得了不錯的反響。之后,經由翟秋白的介紹,艾霞在1932年終于進入了明星影片公司,開啟了她的演繹生涯。

同期進入明星影片公司的演員

她是《春蠶》當中,敢于沖到地主家,揚言要克ㄙˇ「蠶寶寶」的荷花。

她是《時代兒女》中愛慕虛榮,荒廢學業,最終淪為男人玩物的蔣文娟。

她也是《豐年》中,饒有風姿的毛頭女。

艾霞劇照

從1932年到1934年間,艾霞參演了多部影視劇。她雖然沒有傾國的姿色,但是卻善于抓住人物的個性,表演十分傳神。因此,贏得了觀眾的喜愛。

不僅如此,艾霞的文采也逐漸展現出來,她發表了很多文章,其中著名的有《好年頭》,《一雙黑大的眸子》。

她的文字細膩,深入人心,很多文人稱贊她的文章「文筆簡潔明快,豪爽嫵媚。」

一時之間,艾霞名聲大作。因為她在屏幕上大都穿著旗袍,身材婀娜,性感潑辣,所以得到了「性感小野貓」的稱號。

對于這樣的稱謂,艾霞十分無奈。她所展現出來的才華,并未得到中肯的評價和期待中的認可。

無論是文字還是表演,人們對她的評價都含有絲絲戲弄的成分。「嫵媚」,「性感」,這些輕佻的,帶有明顯性別色彩的評論,都表明了,她對這個社會而言,更像是一介供人消遣的「玩物」。

這是艾霞的悲哀,更是那個時代之下,所有走出家門,走向社會的「新女性」的悲哀。

舊報紙上的艾霞

她們接受了一些基礎的教育,打開了思想上的禁錮,有了走出封建大家庭的勇氣。

然而,后續該怎麼辦?所有人都沒有認真思考這個問題。走出來的「新女性」,在家庭、在社會上到底是什麼定位,沒有人清楚,包括她們自己也沒有想明白。

于是,盡管艾霞的才華是有目共睹的,但依然被大眾認為,不過是個「性感尤物」而已。

這些漂泊在社會上的「新女性」,雖然不再身受束縛,但精神上卻充滿了不被理解和接納的痛苦,她們猶如浮萍一般,在世上飄蕩,急需一處能夠撫平心傷的處所。

而這處所,往往來自于,主動尋求異[性.愛]侶的關注。

成名后的艾霞,便是如此。她的性格開始變得喜怒無常,有時候活潑開朗,妙語連珠。有時候抑郁陰沉,終日酗酒。

艾霞與朋友

在她的身上,文人的敏感體現得淋漓盡致。她困惑于自己的處境,無論怎麼努力都逃脫不了依附的命運。痛到極致時,她也會縱情歡樂,只是歡樂之后,帶來的是更多的孤苦無依。

于是,她便遇到了她以為的依靠,有婦之夫李萍倩。

艾霞和李萍倩

艾霞和李萍倩相識于偶然。當時,李萍倩已經是一位比較知名的導演,因為看重了艾霞在表演上的天賦,便接二連三的為她在電影中安排重要的角色。

兩人的感情,在工作中漸漸升溫。雖然知道李萍倩早有家室,但當時內心苦悶的艾霞,仿佛是在無盡的大海中,尋到了照亮心燈的光明,不可救藥的投入到這段不倫之戀中。

李萍倩曾經親口問過艾霞,「相不相信自己是他人眼中騙人錢色的大騙子」。如此直白地提醒,并沒有讓艾霞有一絲清醒。

反而,她更被李萍倩的坦誠所感動。不論好友如何提醒她不可如此,她都堅定的認為,眼前這個男人會為自己而失婚,會對自己明媒正娶。

艾霞與李萍倩共同拍攝電影

然而,她的等待最終落空,李萍倩不僅沒有休掉正室,反而在她之外又找了別的女人。

本不甘為玩物,卻最終還是淪為玩物。

這段不堪的感情,帶給艾霞的打擊是致命的。她說「今天又給我一個教訓,到處全是欺騙,我現在拋棄一切,報恩我的良心。」

然而,艾霞的良心究竟為何物,恐怕她自己也沒有想清楚。

艾霞的思想本身就是矛盾的。一方面,她接受了新思想的教育,想要獨立自主;另一方面,她還保有舊思想的殘留,在孤苦無依的時候,她還會本能地去依附男人。

但是,愛情終究是讓她受夠了教訓。她開始思考,新女性的未來到底在哪里。

憑借過人的才智,艾霞自編自導了名叫《現代-女性》的一部影片。

艾霞的著作

這部影片,是以周旋于浪漫愛情的大都會女子為題材,講述了一個希望通過愛情的刺激來填補空虛內心的女子,蔣葡萄的故事。

艾霞塑造的蔣葡萄,作風大膽,不懼世俗,為愛賣身后,鋃鐺入獄。最終在獄中受教于一位有著革命理論的獄友,從戀愛的迷霧中覺醒,重新走上了光明之路。

不得不說,蔣葡萄的身上是有艾霞的身影的。影片的前半段,幾乎就是艾霞自己對待愛情的態度。愛情至上,依然是她的主導思維。只是在歷經滄桑之后,她終于有所醒悟。

影片上映后,雖然獲得了好評。但是也有人認為,蔣葡萄的覺醒過于牽強,顯得不合情理。

這對于當時的主創艾霞而言,必然是會如此的。因為她雖然有了覺醒之心,但受制于社會思潮的禁錮和她自己思想上的狹隘,她并沒有想清楚,新女性究竟是什麼樣子。

艾霞作為那個時代的摩登女郎,有著光鮮亮麗的外表,然而精神上的苦痛卻無人能夠理解。在她最為鐘意的愛情支柱也幻滅之后,艾霞的人生開始走向自毀。

熟悉她的人都知道,艾霞極其任性,喜怒無常,高興的時候,興高采烈像個孩子;消沉的時候,披頭散發,根本不顧形象。

「紙醉金迷」的艾霞

她的這種性格,養活了當年很多小報的生意。人紅是非多,不論是她的邋遢外表,還是她的不倫之戀,甚至連她當年被始亂終棄,都成為人們茶余飯后的談資。

在那個時代,女性進入社會后,不光是需要靠職業角色來求得個體生存,另一方面還需要性別角色來滿足社會對女性的獵奇和消費。

而作為女明星這個群體,更是社會獵奇的主要對象,她們甚至需要主動配合社會對她們的窺視心態。

報紙夸張的描述,無中生有的中傷,以及毫不留情地揭露往事,都成為壓ㄙˇ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

1934年2月12日,艾霞選擇了吞煙自ㄕㄚ,ㄙˇ時年僅22歲。她留下最后一句話是「人生是苦痛的,現在我很滿足了。」

人們惋惜一代才女就這樣香消玉損,卻忘記了,在她才華橫溢的時候,給她一個中肯的評價。

直到,1935年,以艾霞為原型,改編的電影《新女性》問世。作為主演的阮玲玉,在電影上映兩個月后,也選擇了同艾霞一樣的命運結局。

《新女性》發行海報

人們才驚訝地發現,艾霞與阮玲玉的人生,驚人的相似。而不論是艾霞還是阮玲玉,都是犧牲在新舊交替時代下的那些「新女性」。

艾霞,作為那個時期的典型代表,她的成長有著「新女性」共同的軌跡。

都是接受過一定的教育,反對包辦婚姻,倡導自由戀愛,有的甚至婚前同房,然后從封建家庭中走出來,走向社會,以謀求自力更生。

然而,整個社會的未開化,以及封建思想的毒瘤不會向她們開放多麼友好的生存空間。

正如魯迅所描述的那樣「她首先背叛傳統的女性家庭角色,與代表父權的舊式家庭決裂。然而,這樣的家庭,最終也往往會成為其走投無路時的最后的庇護。」

這就是那個時代「新女性」的結局,要麼回歸,要麼墮入深淵。

23歲時阮玲玉

艾霞和阮玲玉都選擇了后者。她們至ㄙˇ不愿意在生命中有所妥協。于是,便讓自己成為自己的終點。

然而,她們卻是「新女性」的探行者,正因為有她們最初的踐行以及付出生命的代價,才促進了整個社會對「女性」問題的反思。一代又一代的女性也因此不斷地走上了覺醒之路。

在那隨后的幾十年里,中華的女性經歷了無數次的抗爭和精神的洗禮,她們終于認識到:只有在經濟上,思想上,和精神上都不依附于他人,才是每一個「新女性」的立世之本。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