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18歲和已婚周信芳私奔,生3孩后才被豪門家庭原諒,結局悲慘

珮珊 2022/09/24 檢舉 我要評論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珮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1923年,上海灘著名的更新大戲院座無虛席,京劇大戲《鴻門宴》正在上演。

台上,扮老生的演員身穿繡金蟒袍,頭戴文生俊帽,一雙眼睛大而有神,嗓音雖然有些沙啞,卻蒼勁有力,別有韻味。舉手投足都是戲,觀眾不斷鼓掌叫好。

「麒麟童」周信芳

離舞台最近的二樓包廂里,18歲的裘麗琳也在興奮地拍手,她剛剛從上海一所教會學校畢業,這是她第一次看京劇。哥哥特意訂了最好的位置,在這兒,她可以清楚地看到演員的每一個表情。

台上的老生,表演瀟灑自如,裘麗琳看得如醉如癡。

戲演完了,她卻不肯走,央求哥哥帶她去后台。她已經知道,演老生的,就是名揚全國的京劇名角「麒麟童」周信芳。

按照規矩,觀眾是不能進入后台的,可是,裘家兄妹不是普通人,他們的母親,是上海灘最大的私人銀行天寶銀樓老板。

在后台,裘麗琳見到了周信芳。那年,他28歲,面龐俊朗,一身白衣白褲,安靜儒雅,與台上判若兩人。

同樣的,她也驚艷了他。

裘麗琳有著四分之一的英國血統,高鼻深目,五官精致,頗具異域風情。再加上時尚的著裝,高貴的氣質,令周信芳眼前一亮。

然而,他很快恢復如常,他看出了她的豪門身份。對權貴,周信芳一向敬而遠之。

裘麗琳

帶著對京劇的新鮮好奇,從京劇臉譜到唱腔,裘麗琳問這問那。周信芳的回答耐心而仔細,只是,沉浸在興奮里,裘麗琳沒有留意到,周信芳的聲音里,帶著明顯的客氣和冷漠。

在同一個包廂里,連續一個月,周信芳的戲,裘麗琳一場不落。每一次散戲后,她都會去后台找周信芳,無一例外。

盡管身份地位懸殊,盡管追求者眾,但裘麗琳卻越來越感受到,這個編戲、練功之余,仍孜孜不倦讀書的「老生」,才是最讓她心動的人。

不必說,他已懂。一個月后,周信芳對裘麗琳說:「裘小姐要見我,不用麻煩老板了,直接到后台來就好。」

漸漸地,戲院里的學徒們發現,周信芳變了,先前都是裘麗琳說,他聽,不得已才說一兩句。而現在,兩個人常常有說有笑,且眉目含情。

愛情和咳嗽一樣,無法隱藏。然而,一個是富豪千金,一個是地位低下的「戲子」,這是世俗所不容的。為避人耳目,他們約會時,只能選在郊外偏僻的小路上。

那一天,兩人分頭前來,一見面,只顧互訴衷腸。這時,不遠處的一部照相機正被拼命按下快門——一個一直跟蹤周信芳的小報記者,無意間嗅到了「緋聞」的氣息。

周信芳

「上海名媛墳場幽會麒麟童」「已婚麒麟童與名媛小姐在墳場暗渡陳倉」,報紙的大幅報道,不僅在裘家掀起一場地震,甚至整個上海灘,都在熱議。

裘麗琳的父親早逝,家中生意、兒女前程,一直都是精明能干的母親在打理。最寵愛的小女兒如此出格,她大為震怒。

裘麗琳被母親關起來了,哥哥擺下ㄐ丨ㄡˇ席宴請記者,請報紙不要再傳此「謠言」。恩威并施之下,小報終于消停了。與此同時,有流氓打手開始威脅周信芳,警告他不許再和裘麗琳來往。

沒有裘麗琳的消息,周信芳寢食難安。幾天后,他終于等來她的信。

意外的是,那是一封分手信。家庭和社會的壓力,她不怕,她不能原諒的是,他隱瞞了已婚的事實。受過良好教育的裘麗琳,不愿做拆散別人家庭的第三者。

是的,小報上的消息是真的,周信芳有妻有子。他的妻子,是著名武旦劉祥云的女兒,只是,他們已經分居很久。

在回信中,周信芳詳細解釋了自己的婚姻:因從小跟隨師父學戲,是師父的精心提攜,才使他名揚京劇界,19歲時,師父一手包辦了他的婚姻,他只能接納。對于這樁婚姻,沒有愛,只有責任和義務。

信末,他說,婚姻早已名存實亡,他已經向妻子提出了失婚的請求。

裘麗琳

信寫得很真摯,裘麗琳被感動了,她決定堅守愛情。可另一廂,母親已經放出話去,要為她擇婿。

幾天后,家中迎來一對穿著得體的夫婦,他們身旁,還坐著一位年輕英俊的男子。

裘麗琳急了,趕忙捎信給周信芳。一向穩重的周信芳只回了八個字:「做好準備,一起私奔。」

端午節過后,一個悶熱的中午,趁著母親熟睡,裘麗琳迅速溜出了家門,連睡衣都來不及換。兩個小時后,他們已經來到90公里之外的蘇州了。

把裘麗琳安頓好,周信芳又匆匆趕回上海,晚上,照常在戲院演出。

可想而知,裘家大亂,裘麗琳的哥哥找到周信芳,用手槍指著他,逼問妹妹的下落。沒想到,平時寡言少語的周信芳,居然還敢反駁。

盛怒之下,裘麗琳的母親在報紙上刊登聲明: 「對于裘麗琳私自離家出走的行為,裘家感到莫大的恥辱,至此,自愿斷絕和裘麗琳的一切關系。」

不僅如此,她還動用力量,不許周信芳在上海唱戲。

得知情況后,裘麗琳給母親寫信,請求寬恕,可是毫無回音。她沒有妥協,不久,上海幾家大報在同一天刊登了某著名律師的啟事:

「本律師受聘于裘麗琳小姐,擔任她的法律顧問,本律師的當事人已經成年,依法享有公民權利,任何人無權限制其人身自由和侵犯其法律權利,否則本律師將依法提起訴訟。」

周信芳與裘麗琳

家庭徹底決裂,真愛為社會不容,裘麗琳和周信芳不得已離開上海,在江浙一帶跑碼頭唱戲。

背負著私奔罵名,一個豪門名媛,淪落到顛沛流離。除了承受世俗的指責,她首先要面對的,是吃飯問題。

那時的戲院,實行「包銀制度」,即使是名角,也拿不了多少錢。更何況,周信芳還有個愛賭錢的母親,家中財政常是赤字。

生于名門,裘麗琳從小見慣了大世面,她決心爭取權益。她找到戲院老板談判,要求從票房里提成,否則就罷演。

「北看梅蘭芳,南聽麒麟童」,礙于周信芳的聲名,戲院老板無奈答應了她提出的「三七拆賬」。就這樣,周信芳成為第一位在戲院分紅的京劇演員。

權益是爭到了,可也惹惱了戲院老板們。那時的上海,幫會橫行治安混亂,周信芳在回家途中遭到恐嚇、敲詐勒索。

裘麗琳知道后,天天陪著周信芳上戲、下戲,在隨身帶著的包里,她偷偷裝了一把手槍。多年后的家庭聚會上,講起這段驚心動魄的經歷,她對兒女們說:

「雖然我不知道槍的使用方法,可是一旦你們爸爸遇到危險,我覺得,我會記得那些步驟,并毫不遲疑地對那些沖過來的人開槍。」

是愛,讓養尊處優的大小姐,變成了無所畏懼的私人保鏢。

周信芳與裘麗琳

在裘麗琳苦心經營下,日子越過越好,周信芳還成立了自己的戲班,將「麒派」藝術不斷發揚光大。

三年后,他結束了包辦婚姻,當大紅聘書交到裘麗琳手里時,她忍不住哭了。

雖然生活平靜富足,但裘麗琳心里,一直有個心結,她渴望回到上海,渴望這段感情得到家人的認可。

離家幾年,盡管每年春節,她都會以出嫁女兒的身份,孤身一人回家拜年,可母親始終不肯原諒,拒絕和她見面。

婚姻終于名正言順了,懷著復雜的心情,裘麗琳給母親寫信,既誠懇道歉,也表達了堅定的愛。這一次,母親回信了,她的答復是:「只要不登報,不大辦婚禮,可以回家。」

親情化解了干戈,1928年,離家整整5年后,裘麗琳帶著丈夫、孩子叩響了家門。磨難是愛情的試金石,母親終于明白,沒有什麼能將他們分開。

在上海最好的ㄐ丨ㄡˇ店,裘麗琳和周信芳迎來遲到的婚禮。婚紗是母親特意為她準備的,家人的祝福,就是最好的禮物。那時,他們已經有了三個孩子。

結婚照

1937年,「盧溝橋事變」爆發不久,上海被日寇占領。局勢動蕩,特務橫行,因為拒絕為特務唱堂會,周信芳遭到威脅。

有一天,他剛到演出現場,就被一幫人沖進來強行帶走。在號稱魔窟的「76號」,他被強制參觀牢房、刑具,那是特務給他的最后通牒。

那晚到家后,裘麗琳迅速行動,她先把周信芳送到外國友人家里,又拿出所有的珠寶和可觀的現金,請朋友向漢奸老婆求情,這才度過一劫。

演出被禁后,周信芳參加了戲劇界抗日團體,和田漢等人,一起宣傳抗日救亡。

1946年,周信芳與田漢(前排左二)等

建國后,作為杰出的京劇表演藝術家,周信芳收獲了榮耀和桂冠。他去全國各地慰問演出,裘麗琳夫唱婦隨,照顧他的飲食起居,幫他抵擋采訪和應酬。

平凡的陪伴,讓愛更加恒久。原以為現世安穩,人間已是艷陽天,可是,動亂來了。

因參演《海瑞罷官》,周信芳被扣上了「反黨反社會主義反革命」的帽子。作為特號「牛鬼蛇神」的老婆,裘麗琳也被多次毆打,直至腎臟破裂。

1968年3月,帶著無限牽掛他的心,她走完了跌宕傳奇的一生。

周信芳還被關押著,這個消息,兒女們一直瞞著他。掙扎過7年后,他也要去了。彌留之際,他喃喃地說:「你們不用再騙我了,我早就明白了,你們的姆媽去了,她在等我……」

生命謝幕,鮮花不再,掌聲不再,唯有那美麗的遇見,永遠蕩漾在生命里,淺吟低唱。

周信芳與五個兒女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