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柳霜上熱搜:驚艷背后的辛酸誰人知?曾受盡輕視,終身未嫁,56歲去世

草莓醬 2022/11/23 檢舉 我要評論

已離去61年的好萊塢早期華裔女星黃柳霜,再次登上熱搜。

據報道,美國將于10月24日推出新版硬幣。美國鑄幣局為實施「杰出美國女星鑄幣計劃」,將在新推出的25美分硬幣上,印出首位亞裔女星的面孔。

這位女星,就是 黃柳霜

選中她的理由是: 黃柳霜的職業生涯橫跨電影、電視和戲劇,為從事文娛產業的美國亞裔女性留下了永恒的遺產

在新出的25美分硬幣上,印刻著黃柳霜圓潤的面龐,以及她標志性的柳葉眉、齊劉海,和修長的手指,同時還印刻著她的英文名字Anna May Wong。

看起來,這似乎是很榮光的事情。

所有浮華的背后,其實都藏著鮮為人知的辛酸。

黃柳霜也是一樣。

盡管在很多人看來,她集「萬千寵愛于一身」,其在好萊塢的地位,連陳沖等女星都望塵莫及。

她還是首位在美國好萊塢星光大道上留名的華人演員。

還與朵樂絲·德里奧、多蘿西·丹德里奇、梅·韋斯特和瑪麗蓮·夢露一起,成為「好萊塢銀鑄四淑女眺望台」上的雕像人物。

然而在黃柳霜闖蕩演藝圈的幾十年里,她卻嘗遍了人間冷暖,飽受了種族輕視。

她的演藝事業并非如同人們所想象的那般順利,感情經歷也是支離破碎。

她終身未嫁。

而且常常都在背地里哭泣。

56歲就離開了。

多麼年輕。

如果有得選,她還想擁有這樣的人生嗎?

我想不一定。

一、

1905年1月3日,黃柳霜出生于洛杉磯唐人街的花街,取英文名叫ANNA。

她的祖籍是廣東台山人。

她的爺爺,早年間為了討生活,遠渡重洋,成為了最早一批前往加州淘金的華人。

經過辛苦的勞作和省吃儉用,有了一點積蓄,然后就在唐人街上,開了一家洗衣鋪。

黃柳霜出生的時候,她的父親黃善興,就是一家洗衣鋪的小老板。

黃善興人很勤奮,很能吃苦耐勞。

可是家里人口多,他一共生了8個孩子,所以日子也是過得捉襟見肘。

黃柳霜在家排行老二。從小就長得很漂亮,走到哪兒都引人注目。

但這并非完全是件好事。

比如她在白人學校讀書,就經常受到白人學生的氣。

那些男生總喜歡扯她的小辮子,然后就夸張地哈哈大笑。

小小年紀的黃柳霜,身心受到巨大的傷害。

覺得自己成為了別人取笑的對象,常常以淚洗面。

后來黃善興知道后,也很氣憤。

但在美國處于弱勢地位的華人家庭,面對校園不公平,也只能是「躲」。他將幾個女兒都轉到了唐人街上的中國學校。

黃柳霜能夠與電影結緣,很大程度上源于她別具東方特色的長相,和出類拔萃的身高。

另外她的手也長得很漂亮,纖長的手指,被譽為「好萊塢第一美手」。

那時候很多電影劇組會到唐人街取景。

因為這里充滿神秘氣息,濃郁的異國風情,很能滿足西方人的獵奇心理。

黃柳霜往往會是圍觀拍戲的看客中的一員。

而且她膽子大,好奇心也重。不懂的問題,會主動跑到工作人員那里去認真詢問。

久而久之,大家都注意到了這個漂亮的中國女孩。

1919年,導演艾伯特·卡佩拉尼帶領《紅燈籠》劇組再次來到唐人街拍戲,他便邀請了黃柳霜在其中出演一個小角色。

這個小角色為黃柳霜打開了一扇通往銀色世界的大門。

這一年,她只有14歲。

然而她高挑的身材,美麗的形象,以及神秘的氣質,卻使她獲得了眾多導演的青睞。

于是眾多片約找上門來。

不過找她演的,都是一些沒名沒姓的邊角龍套。

可縱然這樣,黃柳霜仍是樂此不疲。

第一她滿足了自己的好奇心,實現了一個演員夢。

第二她通過參演電影,獲得了不菲的酬勞。

這大大緩解了她原生家庭的經濟壓力。

她很為自己小小年紀就能養家,而感到自豪。

事實上,黃家幾個孩子,除了黃柳霜之外,都得到過高等教育,而他們的學費,卻全都是黃柳霜負擔的。

可是黃父黃善興卻并不認為這是什麼「好事兒」。

盡管黃父是在美國的第二代華人,但他的內心,依然固守著中華的傳統文化。

中庸、含蓄、低調,是他的處世原則。

然而他的二女兒黃柳霜卻屢屢做出離經叛道之事。

比如四處露面,比如做事風格張揚而大膽,這些都是黃善興所無法接受的。

所以盡管黃柳霜賺錢多,來錢快,而且名氣越來越大。

可黃善興還是一眼就看穿了這虛華背后所掩蓋的真相。

一個人,你得到了別人沒有得到的東西,那必定得付出別人難以交付的代價。

黃善興希望女兒能夠早早嫁人,然后在家相夫教子,平安過一生。

然而黃柳霜卻更想走自己的路,和擁有自己的人生。

而且那電影明星的生活,是多麼光鮮亮麗,多麼吸引人啊。

所以黃柳霜義無反顧地投入到了虛幻的光影世界。

她果真如父親黃善興所預料的那樣,品嘗了別人沒有品嘗過的辛酸,也體會了別人難以體會到的艱難。

二、

1921年,16歲的黃柳霜終于獲得了在電影《人生》中,與好萊塢大牌男明星朗·錢尼對戲的機會。

在這部電影中,黃柳霜扮演朗·錢尼的妻子。

造型師為她設計了「清湯掛面」式的人物造型,令看慣了金發碧眼美女的西方觀眾眼前一亮。

黃柳霜因此走紅,她的美人照也大量出現在美國的電影雜志上。

一些美國記者也發現了這位華裔女星的崛起,但所寫的文章卻帶有明顯的輕視意味。比如有一篇文章的標題為《黃禍!中國占影屏》,就將美國人那傲慢無禮的心理,展現得分毫畢現。

盡管如此,黃柳霜還是沒有停止自己追求的腳步。她很快又出演了一部名為《海逝》的電影,在其中出演美麗的中國少女蓮花。

黃柳霜在這部電影中呈現了令人驚嘆的演技,將一個東方女性的悲憤和凄婉,都演繹得細膩生動。

因為這部電影,黃柳霜名聲大噪。甚至還奪走了男主角的風頭。

《海逝》在日本上映時,連一向苛刻的日本電影人說,這位華人女明星,比所有日本女演員的演技都要好。

那麼黃柳霜為何能將蓮花塑造得那麼楚楚動人?

我想這其中有大一部分原因,就是黃柳霜對蓮花這個中國少女,在美國所遭遇的不公平對待,有強烈的感同身受。

也因為這部電影,使得黃柳霜形成了自己獨特的表演風格,那就是通過中國人所特有的情感表達方式,來詮釋和演繹劇中人物。

這之后,黃柳霜又在《巴格達竊賊》中出演了一個蒙古女子。

這并不是劇中的女主角,而是配角。

然而黃柳霜在其中所表現出的驚艷,卻令觀眾一片嘩然。

也因為黃柳霜的出現,使得這部電影成為好萊塢當年最賣座的影片之一。

黃柳霜徹底地紅了。

然而她不幸生在美國種族輕視最為嚴重的年代。所以就算她擁有美艷的外形,精湛的演技,然而她卻根本得不到出演女主角的機會。

就如同當時的華人,無法進入美國的主流社會一樣。

黃柳霜只能無休止地被作為一個符號,出現在各種好萊塢電影中,扮演美國人眼中的亞洲人,要麼是女ㄌㄨ,要麼就是沒有性格的逆來順受的婦女。

而且人設大都低眉順眼,唯命是從。

黃柳霜也不是沒有抗爭過,然而都以失敗告終。

1937年,美國導演西德尼·富蘭克林將旅華作家賽珍珠創作的小說《大地》搬上銀幕。這是一部以中國農村為背景的電影,黃柳霜認為這對自己來說是個難得的機會。她對于出演其中的女主角具有先天的優勢。

所以她向劇組進行了自薦,并且表示劇中的兩位女性角色,無論演誰她都愿意。

然而她的心愿卻最終落空。劇組寧愿選擇西方白人出演中國農民,也不愿將這個機會交給黃柳霜。

黃柳霜為此大受打擊。

她似乎也看透了好萊塢那些電影商虛偽的嘴臉。

他們只是想利用黃柳霜滿足西方觀眾的獵奇心理,而并不想讓她成為真正的演員。

所以,他們只是將黃柳霜打造成了一個絕美的女子,銀幕形象永遠都那麼軟弱且充滿委屈感。

她幾乎在每部電影里的結局,都是含恨而歿。

黃柳霜要想翻身,無異于比登天還難。

我想,也正是因為好萊塢的種族輕視,令黃柳霜苦不堪言。

所以她于1928年前往歐洲尋找機會。接連主演了《歌》、《唐人街繁華夢》等電影,還學會了英語、德語和法語等多國語言。

這時她那獨特的造型被歐洲少女們爭相模仿。伊麗莎白·泰勒1963主演《埃及艷后》名聲大振。而她在片中的髮型,就借鑒了黃柳霜的經典發式。

1930年,黃柳霜在派拉蒙影業公司的邀請下重新返回好萊塢,并陸續主演了《龍女》、《上海快車》、《大飯店》等電影。

這些電影要麼在票房上創造了佳績,要麼在社會上產生了影響。然而作為演員的黃柳霜,卻并未獲得她最想要的認同。

1932年,好萊塢首部以上海為故事背景的電影《大飯店》在上海上映,然而作為片中女二號扮演者的黃柳霜,卻連名字都不配印上海報。

主要是她留給中國的影迷和觀眾的印象,實在太糟糕了。

試想,哪個中國觀眾,愿意看到一個華裔女演員,一直都在銀幕上以受氣被耍的形象出現?

就算你再有名,再美,又會怎樣?

所以,在中國,抵制黃柳霜的熱潮,一浪高過一浪。

大家看, 這個看似被花團錦簇所包裹的黃柳霜,她是個多麼尷尬的存在?

在美國,她無論如何抗爭,都無法進入好萊塢主流圈,只能隨波逐流。

而在中國,她更難以得到愛國公民的接受。

為此,黃柳霜痛苦難當,只能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三、

1936年,在爭演《大地》女主角無果后,黃柳霜決定回到祖國尋根。

這時,她的家人已經從美國回到了廣東台山定居。

這次故鄉之行,沿途所見,令她十分激動。

胡蝶、梅蘭芳等表演大師熱情地款待了她。

當年的《良友》雜志還對她進行了專訪,還將她的大幅照片刊登在了封面。

久違的鄉音鄉情,令她熱淚盈眶。

她說: 「我真希望我能生在中國。」

這句話,道出了一位在好萊塢奮斗的華裔女星的無限悲涼和哀傷。

黃柳霜在家人的陪伴下,去了很多地方——上海、南京、漢口、天津、北平等地,她不僅學會了用普通話交流,而且更喚起了她的愛國之情。

當時正值動亂發生,令黃柳霜十分憂心。

為了宣傳抗R,她回美國后多次在慈善聚會上發表演說,呼吁美國人民支持中國。她還將自己的珠寶首飾進行義賣,所得義款全部寄回中國支持反抗。

1942年,她接連出演了《轟Z緬甸》和《重慶夫人》兩部電影,并將所得片酬都捐贈給了中國聯合救濟會。

可見她有一顆愛國心,也為抗R宣傳做出過貢獻。

可縱然這樣,似乎也很難改變她在中國觀眾心中的「固有形象」。

這又成為了她的一塊「心病」。

游離于東西方兩種不同的文化之間,黃柳霜似乎在哪一邊,都得不到真正的認同。

美國人認為她是中國人。她自己認為也是。

然而中國本土又認為她早已忘了祖宗的訓誨,以「嘩眾取寵」的方式吸引眼球,算不上是華人精英。

她的情感經歷,也屢屢受挫。

她的初戀男友,是個比她大40多歲的白人制片人米奇·尼蘭。當然也是因為這個人的存在,給了黃柳霜很多演出資源。

他們曾經一度發展到談婚論嫁的程度。然而當時加州的規定,華裔女子不許和白人結婚。

再加上米奇·尼蘭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換女友比換衣服還勤,所以這段感情,也就不了了之。

后來黃柳霜又交往過幾位男友,但都無疾而終。

她終其一生,都沒有找到自己的「真命天子」。

她的父親曾勸她找一個門當戶對的華人男子結婚生子。然而這對于黃柳霜來說并不容易。

一般的男子對黃柳霜是望而生畏的。恪守「老實本分」原則的他們,怎麼能輕易駕馭得了個性要強而且生活奢華的電影明星呢?

而那些出國留學并選擇定居美國的精英,又不屑于和黃柳霜這樣的女子出雙入對。

所以在面對感情問題時,黃柳霜也是高不成低不就的尷尬的存在。

這之后,她就干脆不找了,一門心思撲在事業上。

1937年,她曾與好萊塢男星克拉克·蓋博聯袂出演《好萊塢派對》。1951年又在專門為其創作的電視劇《柳霜夫人的畫廊》中,以本名出演自己。

1960年,她作為首位華裔女星,在好萊塢星光大道的落成典禮上留下名字。

并在電影《黑色肖像》中出演了角色。

這是她所出演的最后一部電影。

1961年,黃柳霜因患心臟病而離去,年僅56歲。

我想,她怎麼也不會想到,在她離開61年后,她會成為首位登上美國貨幣的亞裔女星。

她這短暫的一生過得精彩嗎?

當然也算得上很精彩。

她敢于沖破桎梏,以在當時來說十分前衛的方式,躋身于好萊塢明星之列,極盡奢華與富貴。

然而她這一生真的快樂嗎?

一個一直都不被主流社會所認同的女子,她埋藏在心底的孤單和辛酸,又有幾個人真正明白呢?

關鍵是,哪怕現在幾十年的時間過去,在美國好萊塢,像黃柳霜一樣的女明星,仍然不計其數。

誰說美國進步了?我看跟幾十年前一樣,沒有太大變化。

各位覺得,是不是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