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榮臻「原配」龍升賢:為婆家盡心盡力,一輩子沒再嫁人,91歲孤獨離世

珮珊 2022/10/07 檢舉 我要評論

提到聶榮臻,很多人會想到他和張瑞華的神仙愛情。

聶榮臻是個對國家有著大貢獻的人,他的夫人張瑞華,同樣是個優秀杰出的人。

但是很多人不知道,在和張瑞華成為伴侶之前,聶榮臻已經結過婚了,然而他的原配妻子,卻鮮有人知。

她是龍升賢,和聶榮臻結婚以后就一直獨守空房,很多人勸她忘記聶榮臻,改嫁他人,重新尋求自己的幸福,但是龍升賢全部拒絕了。

一直到1988年,91歲的龍升賢無悲無喜地永遠闔上雙眼,她等了聶榮臻76年,等了他一生,也想念了一生。

悲劇的「包辦婚姻」

聶榮臻出生于1899年,龍升賢出生于1897年,雖然兩個人從未見過面,但是,聶龍兩家,其實有一層轉折姻親的關系,如果讓聶榮臻見到龍升賢,還得親切地喚她一聲「表姐」。

聶榮臻自幼家境貧寒,常常是食不飽腹,更糟糕的是,因為聶家的一些糾紛矛盾,聶榮臻父親不得已賣掉了家中有且僅有的幾畝田地。

沒有田地以后,聶家的日子過得愈發艱難,為了維持基本生計,聶榮臻父親靠著地主的田地謀生,雖然日子仍然是清貧辛苦,但是比起過去揭不開鍋的狀況已經好很多了。

但是「屋漏偏逢連夜雨」,沒過多久,地主又把自己的土地收回,這下子,聶家的生活愈發地雪上加霜。

雖然生活困難,但是聶榮臻父母執意要送聶榮臻去念書,聶榮臻7歲的時候,父母好不容易湊齊了學費,將聶榮臻送入私塾啟蒙。

1910年,因為原先就讀的私塾停辦,聶榮臻轉入學堂念書,他學習刻骨,博覽群書,為了激勵自己念書,聶榮臻還在自己的書桌刻下「三更燈火五更雞,正是男兒立志時」的豪言壯語。

讀書讓聶榮臻感到充實和滿足,但是在1915年的某一天,家中忽然傳來了一個噩耗。

原來,聶榮臻的母親不幸患上疾病,在那個年代,西醫還沒有受到民間的認可,許多民間百姓十分依賴「師娘子」。

所謂的「師娘子」,其實對跳大神的婦女的總稱。

聶家人請了一位跳大神的「師娘子」給聶榮臻媽媽驅邪治病,一通操作過后,「師娘子」告訴聶家人說:「如果想要讓夫人的病好起來,那就要尋一門喜事來壓一壓邪祟。」

簡單來說,就是聶榮臻媽媽的病需要「沖喜」,這時候,聶家人將目光放在了尚且年輕的聶榮臻身上,聶榮臻父親和聶榮臻爺爺左思右想,經過一夜的商量,聶家人決定:給聶榮臻娶一個媳婦兒。

時間已經來到20世紀,清朝的統治已經結束,但是很多規矩還沒有革故鼎新,其中就包括「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彼時的聶榮臻只是個13歲的小孩子,他離開家中,遠在外地求學念書,對父母的決定一無所知。

聶家人開始為了聶榮臻相看媳婦兒,看來看去,這個不滿意,那個不合格,正在一籌莫展的時候,聶榮臻父親忽然想起了自己的遠方親戚龍家。

龍家似乎有一個女兒,比聶榮臻大了兩歲左右,按照輩分來算,聶榮臻還要喊她一聲表姐,她就是龍升賢。

龍升賢沒念過什麼書,也不認識幾個字,但是她相貌乖巧,身體強健,而且勤勞能干,所謂娶妻娶賢,聶家人對龍升賢這個「準兒媳婦」十分滿意。

對于兩家人來說,這是親上加親的喜事,但是對于兩個當事人——聶榮臻和龍升賢來說,卻不是一件好事。

雖然聶榮臻年紀還小,但他不僅念過書,還接受過「新學」,他對于長輩的包辦婚姻,表示出極大的排斥。

當聶榮臻父親寫信將一切事情告知給聶榮臻后,聶榮臻氣得不行,他在回信中嚴厲拒絕父母包辦婚姻的行為,并且極力勸說母親到專門的醫院去治病,而不是聽信沒有科學道理的民間偏方。

可惜,聶榮臻的據理力爭沒有得到聶家人的支持,比起到醫院去看病,他們更愿意相信「沖喜」會治好一切疾病。

而另一位當事人龍升賢,更是沒有話語權,她只能默默接受家里人為她安排的一切。

盡管聶榮臻不愿意娶一位自己從來沒有見過面的表姐,也不愿意拿自己的婚事給母親沖喜,但是聶家人心意已決,不管聶榮臻說什麼,他們都不會動搖給聶榮臻娶妻沖喜的念頭。

既然已經選定了沖喜的女孩子,那麼婚禮一事就要馬上預備著。

在龍家,除了龍升賢以外,每個人都喜氣洋洋,同樣,在聶家,也是同樣一片喜樂的氛圍。

在落后封建的年代,嫁女兒可以換來一筆價值不菲的彩禮,有了這筆錢,就能改善家里的生活條件,所以龍家人是十分樂見其成的。

但是,龍升賢未必不知道自己的命運,雖然她即將嫁為人婦,但是她心里清楚,自己只是去給「未來婆婆」沖喜,她不知道她的未婚夫是一個怎樣的人,也不知道,她的未婚夫非常抗拒這段婚姻。

終于,兩家擬定好的婚期到了,龍升賢也做好了嫁到聶家去的準備,但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意外消息傳來——聶榮臻不肯回家!

聶榮臻缺席婚禮,新嫁娘獨守空房

面對這樁荒唐的「沖喜婚姻」,聶榮臻抗拒到了極點,雖然家里天天來信催他回家,但是聶榮臻打定主意不回家,作為對父母胡亂結親的抗議。

眼看著婚期將近,新郎官卻遲遲不回家,這可急壞了聶家一家人,聶榮臻父親氣得不輕,可是又拿遠在外地的聶榮臻沒有辦法,思來想去,他居然產生了一個荒謬的念頭。

就算聶榮臻不回家,這門親也是一定要成的,與聶榮臻爺爺商量過后,他們決定讓聶榮臻的小舅舅扮作新郎官,以此娶回龍升賢。

在結婚之前,龍升賢和聶榮臻沒有見過面,她自然不知道這個來迎接她的男人,并不是自己的丈夫。

拜過堂,成完親,送入洞房,一套流程結束以后,也是熱鬧結束的時刻。

龍升賢穿著紅艷艷的嫁衣,孤獨地坐在自己的婚床上,她看著喜燭,不知不覺流下兩行清淚。

龍升賢是很典型的中國傳統婦女的形象,在她心里,她一直遵守著「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的觀念,既然人已經嫁到了聶家,那麼從此以后,生是聶家的人,ㄙˇ也是聶家的鬼。

雖然沒有得到丈夫的喜愛,但是勤勞能干的龍升賢很快俘獲了聶家上下的心,最重要的是,自從龍升賢嫁到聶家以后,聶榮臻母親的身體果真一日較之一日地好了起來,這其中肯定離不開龍升賢的妥善照顧。

龍升賢很快接受了自己的命運,但是聶榮臻可沒有。

對他而言,龍升賢只是他父母選擇的兒媳婦,卻不是他想要攜手共度一輩子的人。

年輕氣盛的聶榮臻總覺得自己很委屈,可是他沒有想到,龍升賢同樣是個無辜的可憐人。

聶榮臻父親覺得年輕人多相處就會有感情,所以每次聶榮臻回家的時候,父親都會把他趕到龍升賢的房中,讓他們兩個人早點行完「周公之禮」。

盡管聶榮臻被迫與龍升賢共處一室,可他還是不喜歡自己名義上的妻子,雖然兩人同塌而眠,但是兩顆年輕的心,從來沒有貼在一起。

1919年, 五四運動爆發了,聶榮臻懷揣著一顆愛國的心,和他的同學參加學生游行,作為代表,他的口才伶俐,每場演講都獲得聽眾的夸獎和鼓掌。

因為聶榮臻太過「活躍」,導致他早早被江津縣長盯上,為了平息學生的反抗游行,江津縣長派出代表和學生代表談判,但是談判的結果卻不理想,為此,江津縣長甚至出動武力鎮壓。

在聶榮臻領導的演講下,許多百姓排斥、焚燒日本貨物,這讓其他商人受到了損失,為了報復聶榮臻,商人不惜花重金買通警察,要抓捕煽風點火的那幾個學生代表,其中就有聶榮臻。

聶榮臻知道自己在學校是待不下去了,這個時候,他萌生了一個出國的念頭。

在1919年到1921年之間,四川掀起了一股勤工儉學的留法潮流,聶榮臻十分心動,但是他的家境太過貧寒,連路費都湊不足。

這時候,聶榮臻把自己的煩惱告訴給舅父聽,沒想到舅父大手一揮,替他湊足了300銀元的路費。

有了路費后,聶榮臻更加堅定了要離開中國的決心,他返回家中,親口和父母說了要赴法國勤工儉學的決定,但是聶榮臻父母卻不愿意自己兒子離開家鄉,還要到那麼遠的地方去念書。

可聶榮臻向來不是個會任家里人擺布的性子,他收拾好自己的行李,與父母辭別,義無反顧地離開了江津。

臨走之前,他那位名義上的妻子龍升賢眼巴巴地看著他,想要和他說什麼,最終欲言又止。

聶榮臻和龍升賢「結婚」7年, 而他也從當年一個13歲的小孩子,長成了一個20歲的青年人,他能夠理解龍升賢的不容易,卻無法真正地愛上她,所以這7年來,聶榮臻都沒有讓龍升賢懷上自己的孩子。

就這樣,聶榮臻義無反顧地踏上了開往法國的船,去追尋他的新夢想。

而被留下來的龍升賢,仍然是任勞任怨地伺候著聶家兩口。

經過大半個月的航程,聶榮臻終于踏上了法國的土地,安頓下來的第一件事,聶榮臻掏出紙筆,要給家里人寫信,但是在聶榮臻從法國寄回中國的信件中,他只是淡淡地描述一番自己在法國的生活,然后問候家中父母。

聶榮臻的一字一句里,從沒有提過他的妻子,龍升賢,也沒有單獨地給她寫過一封信,讓她放心,不必為自己牽掛。

為婆家盡心盡力,一輩子沒再嫁人

聶榮臻離開的那一年,龍升賢才22歲,對于一個年輕的女孩子來說,她的一輩子,似乎已經看到了盡頭。

在聶榮臻離開的前幾年,他還會時不時地寄信回家,但是自從聶榮臻加入共產黨,又參與了南昌起義等革命事業以后,他就漸漸斷絕了與家中的書信往來。

這是為了保護家人,以免遭到敵人的迫害,但是聶榮臻父母卻沒有想到這一層,面對音訊全無的兒子,他們腸子都悔青了。

也許是龍升賢沒有生養,也許是聶榮臻媽媽太過思念兒子,聶家又抱養了一個兒子回來,給他取名聶再陽。

有了這個小兒子,聶家人才有了撐下來的信念,而作為長子媳婦的龍升賢,自然是承擔起了全家的生活。

聶家供一個聶榮臻上學念書已經十分不容易,現在,兒子離開中國,與全家斬斷聯系,聶榮臻不知道,他們家的生活有多麼難捱。

在家中,龍升賢要靠碾米賺一點錢,但是僅僅靠碾米賺來的錢,還不夠維持一家人的吃穿用度,于是,她又去租別人家的土地耕種。

天不亮的時候,龍升賢就要早早起來到田地來干活,做完農活以后,她還要回家照顧聶再陽和聶榮臻父母,她不僅要干活、做飯,還要洗全家的衣裳,有時候到了深更半夜,龍升賢都不得安睡。

雖然聶榮臻從來不承認龍升賢是他的妻子,但是龍升賢在心里卻很敬重自己的丈夫,她覺得聶榮臻能讀書寫字,還能出國勤工儉學,肯定是一個很有本事的人。

她一直好好收著聶榮臻屋里的舊物,等著他哪一天回家,家里的一切都沒有變樣,不至于讓他感到陌生。

可惜,命運很少眷顧苦命人,沒過幾年,聶榮臻父母相繼去世,聶家忽然失去了可以賺錢的頂梁柱。

龍升賢一個人要操持兩個老人的喪事,還要照顧聶再陽,生活過得十分辛苦,一個人帶著孩子生活總不是辦法,思索過后,龍升賢投奔了聶榮臻的妹妹聶榮昌。

但是聶榮昌上有老下有小,生活本來就不富裕,如今額外添了兩張吃飯的嘴,生活更是入不敷出。

聶榮昌婆家人不喜歡也不待見龍升賢,為這件事情,聶榮昌沒少和龍升賢吵鬧,希望她盡快搬出去住。

可是在戰亂時代,一個帶著孩子的弱女子,能去哪里?

有些好心的鄉里人勸說龍升賢,趁著現在還年輕,找個人改嫁吧,要不平白耽誤了一輩子。

可龍升賢卻不這麼想,她拒絕了鄉親們的好心提議,堅定地說道:「我這輩子,就是聶家的人,我一定要等到雙全回來。」

「雙全」是聶榮臻的小名,看著龍升賢如此堅定的模樣,聶家族人不禁動了惻隱之心,他們決定每年給龍升賢2石黃谷,讓她可以聊以度日。

龍升賢的生活貧苦又漫長,但是她很少感到絕望,因為她在心里覺得,聶榮臻一定會回來的。

就這樣懷揣著這個念頭,才讓龍升賢度過了許許多多個無望的日夜。

1945年,已經闖出名氣的聶榮臻拜托友人回到家鄉,去接他的兩個外侄子到重慶,雖然聶榮臻沒有親自前往接人,但是得知了消息的龍升賢十分激動,可是,她最終沒能和聶榮臻的兩個侄子一起登上前往重慶的船。

孤獨終老的一生

1949年,江津得到解放,出生江津的聶榮臻,一躍而成大家的英雄,龍升賢聽到這些消息,只覺得與有榮焉。

她好不容易打聽到聶榮臻的所在地,又請人寫了一封信給他,想要到北京去見他一面。

龍升賢一連寄出了兩封信,都沒有收到回音。

然而,得知了消息的西南軍政委員會經過商量后,決定派人把龍升賢接到重慶來。

龍升賢滿心歡喜地踏上了這趟旅程,但她萬萬沒有想到,來接她的人并不是丈夫聶榮臻,而是他的戰友劉伯承。

劉伯承等人熱情地接見了龍升賢以后,對這個貧苦的婦女展現出了同情。

盡管如此,他們還是要告訴龍升賢:「你不要去北京找聶榮臻了,他已經有妻有子。」

聽到這句話,龍升賢好像意外又沒有很意外,他們分別數十年,龍升賢早就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她沒有胡攪蠻纏,也沒有留下來,而是平靜又落寞地接受了這個消息。

委員會見她實在可憐,決定安排她的下半生,起碼讓她能夠吃飽穿暖,不至于挨餓受凍。

在組織的安排下,龍升賢回到當地擔任了婦聯主任,但是對于一個沒有文化的農村婦女來說,她根本無法勝任這份職業,一段時間后,龍升賢辭去了自己的職務,返回家鄉。

回到家鄉后,因為當時的政治風向影響,導致一些不法分子克扣百姓的糧食,餓ㄙˇ了許多人。

有人知道龍升賢是聶榮臻的家人,于是鼓動她給聶榮臻寫信。

這是事關鄉親性命的大事,龍升賢沒有過多猶豫,一口答應下來。

有了龍升賢的信,上頭很快派人下來核實情況,那些違法亂紀的人被處理以后,龍升賢獲得了百姓們的擁護和愛戴,她還因為這件事情,被選為了當地的人大代表。

后來,聶榮臻也不再對龍升賢諱莫如深,他每隔兩個月,就會給龍升賢寄一次錢,以保證她能夠正常的生活。

1988年,為了聶家操勞了一輩子的龍升賢安詳地閉上了眼睛,她這一生活了91年,已經算是高壽老人,臨終的時候,雖然身邊沒有親人的陪伴,卻有鄉親們的陪伴。

聶榮臻知道龍升賢去世后,派人前去料理她的后事,最后,聶榮臻還以聶家人的名義,給龍升賢送上了挽聯和花圈,并且在挽聯中寫上:龍升賢同志千古。

雖然在逝世之前,龍升賢都沒有等到聶榮臻來見她一面;但是在她去世后,卻得到聶榮臻的掛念,對于龍升賢來說,或許也算是另一種的得償所愿。

在龍升賢生前的故居前,還有聶榮臻的題字,那是一間茶社,匾額上寫著「吳灘鄉老年人協會」,落款便是「聶榮臻」三個字。

當人們來到這里,看到龍升賢的故居由聶榮臻題字,相信她在天之靈,也會感到欣慰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