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曉旭:18歲爆紅,41歲出家,她走后,「林黛玉」成為絕唱

珮珊 2022/08/19 檢舉 我要評論

說起《紅樓夢》,很多人會想到林黛玉。

這個位列金陵十二釵之首的女子,聰慧靈巧,又美麗易碎,如同冷冷月光下的芙蓉花,香遠益清,絕代風華。

而大家記憶中的黛玉影像,往往又和一個人聯系在一起。

她,就是林黛玉的扮演者,陳曉旭。

多數人對陳曉旭有濾鏡,覺得她和林黛玉一樣,清冷、純真、有自己的驕傲和信仰。

襲人的扮演者袁玫也評價她:

她的個性里有著一種非常堅定的東西,是個追求完美的人,心中充滿了浪漫,充滿了世上一切的美好。

戲里,陳曉旭演的黛玉,用羸弱的身軀,守護了理想中純粹的愛情;

而戲外,陳曉旭也用出家與早逝,完結了寶黛二人的命運。

提起她,我們依然會為她柔弱身體中的堅定和美好,而深深感動。

01

生活并不完美,但值得全力以赴

1965年,陳曉旭出生在鞍山的一個藝術世家。

因為跳芭蕾舞很有天賦,所以她從小的夢想,就是當一名舞蹈演員。

只可惜,老天偏偏不遂人愿。

舞蹈學校招生的時候,陳曉旭通過了所有考核,但在最后的政審時,老師卻給她當頭澆了一盆冷水:

「你是一個資本主義的苗子,我們不收。」

一句話,生生折斷了她的舞蹈夢。

夢想折翼,陳曉旭只能在浩瀚書海中,尋找慰藉。

十幾歲的年紀,她就熟讀《紅樓夢》《簡愛》,書里瑰麗的文學世界,給她的生活照進了光。

14歲那年,她在報刊上發表了第一首詩作《我是一朵柳絮》:

我是一朵柳絮,長大在美麗的春天里;因為父母過早地將我遺棄,我便和春風結成了知己。

我是一朵柳絮,不要問我家住在哪里;愿春風把我吹到天涯海角,我要給大地的角落帶去春的消息……

豆蔻年華的陳曉旭,人如其詩,寧靜卻不哀怨,充滿一種渾然天成的靈氣。

18歲那年,陳曉旭在男友的鼓勵下,參加了《紅樓夢》劇組海選。

其實,原本她心里是有些怯的,因為全國那麼多人,導演并不一定看得上她。

可男友卻說,她的外形和氣質都貼近要求,是當之無愧的「林黛玉」。

這句話給了陳曉旭很大的信心,她提筆寫了封自薦信,寄給導演王扶林。

《夢里三年》里,陳曉旭說:

「我不是個懦弱的人,我不要做個失敗者,不要別人把我拉在后面,我要挺起身來,勇敢地面對世界的挑戰。」

這個曾經柔弱的少女,終于開始走向社會,接受命運的考驗。

進入《紅樓夢》劇組后,陳曉旭才發現和她競爭林黛玉的選手,還有很多。

導演有問過陳曉旭:如果給你別的角色,你愿不愿演?

陳曉旭堅定地回答:

「我就是林黛玉。如果我演其他角色,觀眾會覺得林黛玉在演另外一個女孩。」

其實,在所有的候選人里,陳曉旭并不是最漂亮的,表演經驗也不算豐富。

但那有什麼關系呢?

所有人里,她是唯一讀完《紅樓夢》的女孩,也只有她,最了解黛玉。

培訓期間,陳曉旭認真學習琴棋書畫,和各種表演課程,本就古典的氣質,更加充滿韻味。

連曹禺先生看了她的表演都說:

「從梅蘭芳到現在,我看過十幾個黛玉,以這個為最好。」

培訓期過后,陳曉旭脫穎而出,拿到了林黛玉的演出資格。

畢淑敏說:「歲月送給我苦難,也隨贈我清醒與冷靜。」

成長之路上,陳曉旭經歷了各種各樣的坎坷,但她既沒有被苦難困住,也沒有被考驗擊退。

憑借堅定的信念和不懈的追求,她成全了年少的夢想,也成長為了更好的自己。

02

堅持自我,比完美更重要

紅樓一夢,夢里三秋。

演林黛玉的那三年,陳曉旭和演員們結下了深厚的友誼,也度過了生命中最難忘的時光。

可是,《紅樓夢》拍完后,劇組解散,陳曉旭也陷入了人生中的低谷。

因為當時拍戲的片酬低,陳曉旭只能和朋友合租一間寬不足十米的小屋。

房間西曬,一到夏天悶熱無比,陳曉旭的父親看望女兒的時候,都覺得十分心酸。

其實陳曉旭也不是沒辦法改善生活,有些廣告商看中她的名氣,想高價買她的肖像權,但都被陳曉旭婉拒了。

原因很簡單,她不想透支自己的形象。

待在小破屋的日子雖然艱苦,但陳曉旭卻覺得很充實。

她經常坐在床上看書,一看就是小半天。

她覺得,多讀書,才能「真正認清自己,然后選對要走的路」。

1992年,陳曉旭和郝彤結婚,并一起創辦了世邦廣告公司。

雖然兩人都是初出茅廬,但客戶卻給了他們極高的信任。

很多人一聽陳曉旭是林黛玉的扮演者,都覺得她不會騙人。

而陳曉旭也沒有辜負大家的信任,她寫的廣告詞,常讓眾人拍案叫絕。

為「五糧春」寫的這段,更是被后世奉為經典:

她系出名門,麗質天成;

秀其外而絕無奢華,慧其中卻內蘊悠遠;

壯士為主灑淚,英雄為主牽情,個中滋味,盡在五糧春。

名門之秀,五糧春。

當真是寥寥數筆,氣韻悠長。

不過,雖然有出眾的才華和商業頭腦,但陳曉旭卻十分愛惜自己的羽毛。

因為信奉佛法,所以她很少參加應酬活動,即使聚會,也是點素席。

新客戶一開始,還會覺得陳曉旭不禮貌,但合作久了,反而覺得她正直、可靠。

很快,世邦公司在陳曉旭的帶領下,成為了業界標桿,陳曉旭也被評為「中國經濟年度風云人物」「中國十大最具風采女性廣告人」。

在一次節目上,陳曉旭說:

「《紅樓夢》為我打開了一扇窗,讓我發現了精彩的大千世界,但又向我關上了一扇門,使我不能繼續演藝事業。

為此,我只能重新開辟一條路,卻意外地發現,它通向更美麗的遠方。」

無論是順境還是逆境,陳曉旭都堅守原則,知道自己該何去何從。

她不追求世俗意義上的成功,也不在乎旁人的看法,而是篤定內心,做該做的事,走該走的路。

就像村上春樹說的:

「不管全世界的人怎麼說,我都認為自己的感受才是正確的,無論別人怎麼看, 我從來不打亂自己的節奏。」

很多時候,他人的看法并不重要,只有堅持內心,你才能活成自己要成為的模樣。

03

難得盡善盡美,只求此心無悔

2005年,陳曉旭已經成為一名優秀的企業家,生活似乎愈發幸福美滿。

可只有她知道,自己還有一項夙愿未了。

因為信仰佛教的緣故,她一直希望能來一場真正意義的修行。

她甚至對家里人說:

「我現在邊做生意,邊念佛,這不是真正的放下。總有一天,我會出家的,我要完完全全的放下。」

2006年,是陳曉旭人生的轉折點。

這一年,她被確診為乳腺ㄞˊ,需要做化療,才能好轉。

但陳曉旭卻拒絕了醫生的治療方案。

她說:化療,會傷害我的身體。我寧可健全地去ㄙˇ,也不要殘缺地活著。

父親陳強曾問過陳曉旭,你這麼做,世人怎麼看你?

陳曉旭回答:

「那無所謂,人們即使責怪我,也能漲些經驗。」

陳強一開始不理解女兒話里的意思,直到女兒去世后,醫院復查乳腺ㄞˊ的病人,一下增加了四成,他才隱隱明白了些什麼。

有些人的生命,即使凋零,也自有一番意義。

生命的最后三個月,陳曉旭在興隆寺出家,法號妙真。

青燈古佛間的香煙裊裊,拂散前半生的脂粉繁華,從此往后,俗世的紛擾,再與她無關。

因為體內的ㄞˊ細胞已經發生骨轉移,當時陳曉旭的一切行動,只能依靠拐杖和輪椅。

但她依然強撐著病體,堅持去寺廟里誦經、燒香。

生命的最后,她感受到的不是對ㄙˇ亡的恐懼,而是一種近乎超脫的釋然。

她說:

「(我)就像一滴水珠,漸漸地澄清,匯入彌陀慈悲的愿海,成就博大與永恒。」

2007年5月13日,陳曉旭安然離世。

紅塵四十載就此落幕,她終究如同書中的黛玉一樣,在這人世中,演繹了紅樓夢一場。

對于陳曉旭的ㄙˇ,人們向來有不同的看法。

多數人覺得惋惜,因為如果她愿意動手術,或許就能活的更久一些。

可對一個已經開悟的人來說,生與ㄙˇ,從來不是生命的終極意義所在。

誠如《紅樓夢》所說:自古窮通皆有定,離合豈無緣。

是順從本心,「質本潔來還潔去」;還是忍著病痛,心懷遺憾地過完此生,或許陳曉旭的心中,早有答案。

我們無法對別人的信仰指摘什麼,能做到的,只有在這充滿兩難的世界里,好好生活,讓所得所盼,皆如所愿。

寫在最后

陳曉旭去世后,導演王扶林感慨:再也沒有人,能演好林黛玉。

生為曉旭,ㄙˇ為黛玉,在很多人心里,陳曉旭早已成為了藝術本身。

遇到生活的不如意,她用堅定的信念,消解命運的坎坷;

面對塵世的繁華,她看開看淡,終覓得心靈的凈土。

「從頭到尾,她保持了自己的真情,沒有被污染,從來沒有因為任何一種世間的貪欲,而改變自己的真心本性。」

這句形容林黛玉的話,放在陳曉旭的身上,再不為過。

她的人生并不算圓滿,但卻因為始終保有最真實的性情,所以顯得格外可貴。

其實,人生本就多有難處,不完美又如何呢?

萬物皆有裂縫,那是光照進來的地方。

在磨難面前,不忘初心,改變能改變的,接受不能改變的,便是對生命最好的敬意。

人生海海,未來尚有無限可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