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康永:人生不是拿來用的,真正有意義的東西,往往都是「無用」的

珮珊 2022/08/10 檢舉 我要評論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珮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世人熙熙攘攘,利來利往,大家都盯著有用,就像蒼蠅盯著臭雞蛋,哈巴狗盯著爛骨頭。

還沒學一個東西,就要問學了有沒有用?甚至還得向社會求證一番,學了是不是能升職加薪?

有用,成了很多人做事的標準,做有用之事,做成功之人,也成了很多人的追求,而無用之事,則很少人愿意做。

什麼是有用?

能幫助人賺更多的錢,得到更豐富的物質,取得更大的名聲,獲得更高的成就,這就是有用。

所以,一個人讀了很多書,卻不是用來賺錢,就會有人問,你讀那麼多書有什麼用,似乎人生所有行為,都必須有用一樣,可是想想,你活著有什麼用?還不是浪費空氣土地,白白的追求一些終究帶不走的東西。

很多年前,莊子就告訴我們,人生不是一個東西, 不是拿來用的,生命不是一成不變不會思考的物體,不是單純拿來用的,他告訴我們,有用之用為小用,無用之用為大用。

01

莊子講了很多「無用」又浪漫的故事,他講北海有一條巨大的魚,名字叫做鯤,鯤有多大呢?莊子也不知道有幾千里大。

這種魚很神奇,還會變化為鳥,名字叫做鵬,鵬的背,不知道有幾千里寬,反正展翅一飛,就扶搖九萬里,在天上像一朵巨大的云。

大鵬要飛去南海,小斑鳩嘲諷大鵬,飛去南海有啥用?小麻雀也譏笑大鵬說,飛那麼高有啥用?

這故事很神奇,但除了有意思之外,還有啥用呢?沒啥用,就是竹林七賢里的向秀,從里面讀到了逍遙,他解釋這個故事,連嵇康都贊嘆不已。

除了向秀,還有無數人從中讀到了滋養自己的東西。

你要說有用沒有用,讀了莊子的《逍遙游》,當然不會讓你升官發財,也不會讓你升職加薪,更加不能當成飯吃,當成房子住,但就是這「無用之用」,讓你多精神得以滋養,讓你靈魂不ㄙˇ。

大鵬飛得夠高了,活得很逍遙了,但莊子覺得,還不行,因為大鵬飛起來,得靠風,鯤游動起來,得依靠水,還是要有風和水的「有用」才能逍遙。

莊子看不上。

他說,真正厲害的,不依靠任何「有用」的東西,而是順應天地萬物的本性,遨游于無窮的境地。

因此,修養最高的人,不會追求有用,不追求功,不追求利,不追求名,而是順應自然,不止不追求自己的有用,還要忘掉自己,這樣才逍遙。

有用,即有限之用,可于有限之處求得。

無用,即無限之用,只有在無限之精神境界里得見。

02

莊子的身邊的人,大多和今天的人一樣,追求有用。

惠子就是一個追求有用的人,栽棵大樹要有用,種個大葫蘆,也要有用,一旦不知道怎麼用,就是無用了,就跟廢物沒什麼兩樣。

魏王送給惠子一些大葫蘆的種子,他種下后結出的葫蘆,體積大得不得了,可以裝幾百斤,用來裝水,葫蘆皮又太薄太脆,切開來當瓠用,又大而平淺,裝不了什麼東西。

簡直就是毫無用處的廢物嘛。

惠子向莊子抱怨說:「因為它無用,我把它砸了。」

莊子說,你有這麼大的葫蘆,為什麼不把它作為腰舟浮游于江湖呢?不止如此,你還擔心它太大了,真是淺薄。

聽了莊子的話,惠子不服,覺得莊子的話,也是大而無用。

他說他有棵臭椿樹,長得很大,但樹干上長了很多贅瘤,不合繩墨,它的樹枝彎彎曲曲,又不合規矩。這棵樹長在路邊,連木匠都懶得看它一眼。

他雖然長得大,但是沒用啊。

沒用的東西,拿來干嘛,就跟你說的話一樣。

莊子說,你為嘛不把它種在廣闊的原野上,夏天就在樹下乘涼呢?這棵樹因為無用,沒有人砍伐,它才能長這麼大,它雖然沒有用處,但也沒有困苦。

所謂有用,只是人之所求。

而無用,卻是物之本性。

你是這樣一個人,你追求這樣一種你覺得有用的東西,為此你花了許多時間,做了許多努力,你殫精竭慮,廢寢忘食,有一天你終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得到了你覺得有用的,你高興啊。

后來有一天,你的生命走到了盡頭,你曾經拼命追求的錢,只能換成冥幣燒給你,你曾經拼命追求的豪宅,也只能換成一個紙糊的燒給你。

還有一些人,追求著別人看來無用的東西,比如好讀書,不求甚解,比如追尋生命本性,追求終極逍遙,雖然沒有豪宅,沒有許多錢,但逍遙自在,老ㄙˇ的時候,他也帶不走什麼,赤條條地離開。

所有有用,都是你覺得都有用,對于生命本身來說,有用沒用都沒關系,生命就只是生命,始終在追求人生有用,可不就是把自己當成一個東西估價嘛!

03

蔡康永講過一段話,他說:

「我的成長,讓我相信,人生最重要的東西,其實大都沒有什麼用:愛情,正義,自由,尊嚴,知識,文明,這些一再在灰黯時刻拯救我、安慰我的力量,對很多人來講‘沒有用’,我卻堅持相信,這些才都是人生的珍寶,才經得起反復的追求。」

若說「有用」,這些東西有啥用?追求自由、追求正義、追求尊嚴和愛情,并不會讓你吃得更好,不會讓你從三菜一湯變成五菜一湯,不會讓你五十平的樓房變成五百平的豪宅。

但你想想,假如要求有用,用正義去換取金錢?那世界會變成什麼樣?當年朱自清先生面臨饑餓,卻不吃救濟糧,那時候糧食多有用啊,但他寧愿守著清高,守著正義,守著尊嚴這些沒用的東西。

事實上,無用之用,是不可以用物質來衡量的,就像生命不能用物質來衡量,就像人生不能用金錢來衡量。

愛因斯坦說:

更多的物質和錢財,并不會讓人生活得更好,并不能促進人類的發展,金錢只能滋生人們的自私自利,而只有以那些偉大而純潔的人為榜樣,才能高尚的思想行為的產生。

袁隆平老先生若求有用,憑他的才華和名望,和至于自己和土地打交道,他隨便到哪,都能讓自己過得妥妥帖帖,但他就是為了那「無用」的理想,一輩子都在拼。

但有用之用,只能安定肉體。

無用之用,方可安定靈魂。

平時所謂的有用,就是用在肉體,我們傾身追求的有用,也是有用于肉體,讀書時選一個好的專業,就是選一個就業好的專業,而不是興趣所在,所以之前那個窮人家的女孩去讀考古專業,遭到一大堆人說沒用,還不如學個好賺錢的專業。

然而,有用之用,畢竟看得見摸得著,再笨的人,也知道飯好不好吃,也知道衣服暖和不暖和,再傻的人,都能感受到物質帶來的好處,因此,再笨再蠢的人,都知道什麼有用。

比起看得見摸得著的有用,花一個月去品讀黑塞的《玻璃球游戲》,去讀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白癡》,去讀托爾斯泰的《懺悔錄》,去讀康德的理性批判,讀完之后,有啥用?

只有你的心知道,只有你的靈魂才能感知到。

遺憾的是,大多數人在遠離自己的心,在無視自己的靈魂。

04

網上有人問:

小時候背那麼多詩有什麼用?

有個回答是:

「慢慢地,我長大了。

春天,看到盛開的桃花,就明白了什麼是‘桃之夭夭,灼灼其華’。

夏天,跟爸媽去湖里玩,小舟在荷葉中穿過,便知道了什麼是‘接天蓮葉無窮碧’,什麼是‘水光瀲滟晴方好’。

秋天,涼風乍起,梧葉飄黃,便知道了什麼是‘老樹呈秋色’,什麼是‘苒苒物華休’。

冬天,西風凜冽,天空陰沉,行人匆匆奔走,到了家,烤著爐子,外邊洋洋灑灑地下起了雪。便知道了什麼是‘晚來天欲雪’,什麼是‘紅泥小火爐’。」

背那麼多詩,沒什麼用,但是有一天,你會從那些詩里看見一種美,看到一種境界,那種境界不能當飯吃,不能當錢用,但他讓你的生命,更有深度和厚度。

當然,若要問深度和厚度有什麼用,我還是會說,沒用。

既然沒用,我們為什麼還要追求那樣一種人生境界?答案是等你到了的時候,你就明白了,那時候,或許你會覺得,因為有了這樣的人生境界,你的眼睛可以看到風景了,你的舌頭可以吃出味道了,你的心變得更寬闊更平靜了。

今時今日,很多場合對于有用的執著,讓我很不爽。

國小國中,唯分數是從,分數高,就是好,分數低,就是差,一棒子打ㄙˇ,為了分數,一大群學生卷來卷去,內卷越來越嚴重,你家娃娃補課分數提高了,他家就趕緊的讓自己的娃也去補,你家的玩報了一個興趣班,他家的娃也要報一個。

卷來卷去,到了大學,換種方式繼續卷,我上大學的時候,老師不講「大學」之精神,倒是給我們講了無數現實需要什麼技能,大學就是職業技能培訓,沒有讓人看見精神之浩瀚,倒是讓人看到大學生越來越多,越來越名不符實。

到了工作,更是強調有用,做什麼都講究價值和業績,KPI就是有用的標桿,有沒有用,一看KPI就知道。

生命似乎就是一個工具,目標就是有用,人生就是一個工具,目標就是成為有用的人。

這樣活著,你們累不累啊?

05

蔡康永說,很多父母最愛問的一個問題是「這有什麼用?」

我會彈巴赫了!這有什麼用?

我在想太陽為什麼會燃燒!這有什麼用?

我會辨認熊的腳印了!這有什麼用。

說到這個,蔡康永萬般慶幸,他沒被父母問過這個問題,他的父母經常問他的就是:「漂不漂亮?」「喜不喜歡?」「好不好吃?」

有用,那是在極其有限之處求用途,而無用,卻是在無限之境得享受。

人生不是拿來用的,做無用之人,并不是說,我們要做一無是處的人,而是說,我們要看到萬物的本性,找到自我的本性,去感受生命本身的美和愛。

愛因斯坦在《我的世界觀》中說:

人們所努力追求的庸俗的目標——財產、虛榮、奢侈的生活——我總覺得都是可鄙的。

追求有用,未必可鄙,但若事事求有用,則流于俗氣了,因為生活一眼就看到頭了,人生也就一眼看到頭了。

梁文道說:

讀一些無用的書,做一些無用的事,花一些無用的時間,都是為了在一切已知之外,保留一個超越自己的機會,人生中一些很了不起的變化,就是來自這種時刻。

有用,只會讓你活著,而無用,卻讓你活得有趣,讓你活出生命本身的味道。

寫在最后

人生,不是拿來用的,你拿他傳宗接代可以,拿他賺錢可以,你把他當成一個東西待價而沽也可以,但是要記得,在這之外,還有一種東西,叫做人生境界,他會讓你活得不一樣。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