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奇人」張宗昌:娶白俄美女5姐妹,詩詞堪稱「前所未有」

珮珊 2023/01/04 檢舉 我要評論

在民國初期的軍閥混戰中,有十大軍閥的說法,而張宗昌名列其中。只不過他的位次僅僅為最末位的,更是因為聲名狼藉,是最上不得台面的一個。

與其他的大軍閥不一樣,張宗昌并沒有在晚年躲在清閑的地方當寓公,而是在屢遭排擠后還被自己的仇家被槍殺。

盡管奉系的軍閥頭子張作霖被日本人設計而死,但總歸是為了阻撓日本人染指東北。盡管段祺瑞也曾經給中國帶來很多的恥辱,但在面對日本人的誘惑時能夠把持住自己。這樣的軍閥歷史和人民總會給予諒解。

然而張宗昌的結局卻是很悲涼,被槍殺后他的尸體在野外放了幾天依舊沒有人前去收殮。

于是問題來了,張宗昌為什麼這樣不得人心?這個軍閥到底在鼎盛期間做了什麼壞事?今天就和大家來討論這個問題。

封建割據造就草莽英雄

在我國的歷史上,尤其是在戰亂年代,有槍就是草頭王,一直是社會主流意識。比如三國時期的封建割據,曹操劉備孫權三股勢力交織輝映,書寫著一代風尚。

然而,民國初期的軍閥混亂局面,帶給人們的只有無盡的災難和民族的恥辱。尤其是以袁世凱吳佩孚張作霖這些大軍閥,遲滯了中山先生倡導改善民主民生的偉大進程。繼而把中國帶進無盡的戰亂之中。

與其他的軍閥一樣,張宗昌起底也很卑微。 出生于山東萊州的張宗昌,年幼的時候曾經讀過私塾,也算是有一點文化底子。後來家境敗落,只好和當時的人們一起闖關東。

之后張宗昌來到海參崴組織山東老鄉做苦力,也總算有個歇息的地方。 長期生活的艱辛使得這位山東漢子逐漸認識到,在這個世界上過活,必須有人有槍有自己的地盤。從此,這種執念一直伴隨著張宗昌,不離不棄。

隨著辛亥革命爆發,張宗昌敏銳地感到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時機,于是便拉起自己的隊伍,組織一百多人的山東老鄉投奔當時的革命黨人陳其美。

後來袁世凱做了大總統,張宗昌見風使舵,轉而追隨袁世凱和馮國璋。在陳其美反對袁世凱的專制和倒行逆施的進程中,張宗昌居然派人刺殺了自己原先的主子陳其美,以此向袁世凱邀功。

不斷變換主子是張宗昌一生的主旋律,雖然有時候是不得已而為之,但是張宗昌的見風使舵也是太快了。

隨著袁世凱馮國璋的失勢,沒有靠山的張宗昌又開始轉向直系軍閥行列,企圖在這里有所發展。然而想不到的是,吳佩孚很是忌憚張宗昌的野心,時時處處掣肘。 無奈之下,張宗昌只好炒掉自己的東家,準備另立門戶

正在這個時候,奉系的張作霖開始把觸角伸向關內,而張宗昌的基本隊伍就是在東北組建的,于是張宗昌和張作霖一拍即合,轉而成為奉系的馬前卒。

第二次直奉大戰的勝利,無疑開啟了張宗昌的高光時刻。在這次戰役中,張宗昌帶領第二軍一舉擊潰直系的勁旅第九師,終于贏得張作霖的贊同,支持他到江蘇山東等地發展自己的勢力,成為真正的山東王。

從此,張宗昌終于實現了有槍有人有地盤的偉大理想,開啟了他花天酒地禍國殃民的齷齪生活。

作惡多端終遭時代拋棄

盡管手里有人有槍有地盤,成為坐擁一方的山東王。但是張宗昌畢竟是土匪出身可謂是惡習難改,有權有勢就會放飛自我。

作為山東的督軍,張宗昌的奇葩甚至是齷齪的行徑叫世人為之咂舌,因此被後來的人們戲稱為「民國奇人」。

張宗昌熱衷于打骨牌,在當地人稱這種打法叫喝骨湯。 久而久之,人們便戲稱張宗昌是狗肉將軍,也算是實至名歸。因為在山東,張宗昌想盡辦法搜刮民脂民膏,豈不是連狗肉都不放過的土匪做派。

隨著勢力的不斷壯大,張宗昌開始有點飄。最雷人的就是這位被人稱之為三不知的將軍。 具體來說就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少人脈,不知道自己有多少財富,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夫姨太太。

這也就算了,畢竟是一方諸侯,生活糜爛也是很常見的。 但是在放縱自己色欲方面張宗昌也算是登峰造極,這位督軍不僅有不完全統計的二十幾位姨太太,更夸張的是,這位居然從白俄羅斯弄來五胞胎姐妹來服侍自己。

不僅在生活是糜爛無恥,大概是為了標新立異,張宗昌竟然決定在文化上領起一代新風。在民國初期白話文已經蔚成風氣,然而自恃讀過幾天私塾的張宗昌卻反其道而行之,開啟復古文化的思潮。

不僅如此,張宗昌為了顯擺自己的文化功底,居然開始賦詩作文,美其名曰文化創作。比如張宗昌創作自己的一首詩詞《詠雪》,堪稱世間一絕: 什麼東西天上飛,東一堆來西一堆;莫非玉皇蓋金殿,篩石灰呀篩石灰。

後來一次,張宗昌興趣上頭,帶著一幫手下去游大明湖,中途導游向他們介紹了自古以來文人墨客留下的,夸贊大明湖的詩,張宗昌對此卻不屑一顧,他認為,那些詩寫的都是矯情,并決定,自己也要做一首,跟他們完全不一樣的詩。

「大明湖,明湖大。大明湖里有荷花,荷花上面有蛤蟆。一戳一蹦達。」做完詩的張宗昌很是滿意,他覺得,自己這首詩,言簡意賅,稱得上是曠世奇作。

但顯而易見,這些根本不是什麼詩詞,更像民間的順口溜。就張宗昌所作的所謂的詩詞來說,這已經不是附庸風雅,更多的是糟蹋斯文。

小結

值得指出的是,大大小小的軍閥存在是社會動蕩不安的一個毒瘤,是封建社會朝著民主社會發展過程中的一種奇葩的社會現象。在我國的發展歷程中,但凡是國家和民族開始走向大一統的關鍵時期,就必然會出現極度混亂的局面,而封建軍事割據也就一種獨特的標識。

只不過,作為華夏民族,統一與和平是歷史的必然,是張宗昌之流所難以阻擋的。今天我們通過張宗昌等反動軍閥的離奇而又慘無人道的野蠻行徑的盤點,再一次感悟到社會主義的新中國帶給人們無比的祥和,再一次體味到只有社會主義才能救中國這個偉大的真理。

至于源遠流長的華夏文化,更是人類社會璀璨的瑰寶,豈能被張宗昌這些反動軍閥所玷污。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