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培源:林徽因親家公,愛妻罹患頑疾不離不棄,余生相伴六十載,耳畔只余「我愛妳」

珮珊 2023/01/23 檢舉 我要評論

今天是農歷臘月二十八,年關已至,給天南海北的讀者朋友們拜個早年。

想必有不少像我一樣「陽康」不久的朋友,呼吸系統仍處于「戰損狀態」,一天到晚還在咳個不停。

說起呼吸疾病,最為大家熟知的大概就是肺結核,即便醫學進步至今日,依然是類不容小覷的傳染性疾病。

民國時期,有兩位非常著名的肺結核患者,其一是建筑才女林徽因,她本人也因這一頑疾早早離世,年僅51歲。

至于另外一位,恰好是林徽因的親家母,清華教授周培源的妻子王蒂澂。

然而,兩人的命運卻大不相同,王蒂澂在人間活到99歲高齡,方才安詳離世。

在那個醫療技術并不先進的時代,王蒂澂之所以能夠順利戰勝病魔,很大程度上要歸功于丈夫周培源。

1930年,任教于清華的周培源已經28歲,卻仍舊孑然一身,身邊親友著急得不得了。

有位朋友見狀,主動拿來一沓照片,上面都是北平女子師范大學的任職女教員,想幫周培源「保媒拉纖」。

彼時的周培源本無意相親,可為了不辜負朋友的好意,只好佯裝仔細翻看,不料竟被其中一張瞬間吸引:「就她啦!」

這個一舉抓住周培源眼球的「她」,正是他未來的妻子王蒂澂。

看著周培源對著照片出神,朋友猜到了他的心思,立刻開始張羅聚會,邀請王蒂澂與周培源在自己家中見面。那日在飯桌上,從沒有過戀愛經驗的周培源手足無措,滿臉漲得通紅。

平日里,周培源在講台上出口便成章,彼時卻仿佛成了啞巴,不知該如何向姑娘示好,只好一直給王蒂澂夾菜。 只不過,由于兩人互不了解,周培源夾的全是王蒂澂不喜歡吃的韭菜。

看著碗里越堆越高的炒韭菜,王蒂澂哭笑不得,不過看著周培源傻傻的樣子,她倒覺得甚是可愛。一番交談過后,詩書滿腹的兩個青年相見恨晚,不久后便確定了戀愛關系。

1932年,在清華校長梅貽琦的主持下,周培源夫婦完成了簡單的婚禮,自此開啟了并肩前行的六十載漫漫長路。

周培源雖然是理工男,在生活中卻可謂浪漫至極。

結婚之后,他從來不吝嗇表達愛意,幾乎每天都會對妻子說一句「我愛妳」,恩愛羨煞旁人。 然而,幸福的生活中總是有些小插曲,結婚僅三年后,王蒂澂不幸患上了肺結核。在當時,肺結核可以算得上是絕癥,且傳染性很強,治療相當困難。

為防將疾病傳給家人,王蒂澂離家去了香山療養,周培源則留在家里,獨自照顧兩個年幼的女兒。人在家中,心系愛妻,在照顧兩個女兒的同時,周培源始終牽掛妻子的病情。

每到周末有空的時候,周培源就騎上腳踏車,帶上妻子喜歡吃的飯菜、喜歡看的書,往返50公里去探望妻子。 每次探視時間用盡,周培源都不舍得走,扒著窗戶對王蒂澂比口型:「我愛妳」或許是周培源堅定又無微不至的愛給了王蒂澂力量,一年過后,王蒂澂竟然奇跡般的得到了控制。

看著妻子重獲健康的模樣,周培源笑得像個孩子。

抗戰時期,一家人隨教職工和學生們來到了西南聯大 ,也正是在這里,他們有了第三個女兒。由于王蒂澂的身體向來虛弱,周培源主動承擔起了照顧新生兒的重任,常常是哄三女兒入睡之后,他再去熬夜備課。見周培源日漸消瘦,妻子不免心疼,但周培源卻笑著說,自己樂在其中。

在周培源夫婦的日常生活中,從來不止柴米油鹽,更有無數的驚喜與關愛。

在那個收入銳減的時期,周培源卻拿出積蓄買了一件昂貴的皮大衣,當作禮物送給了妻子。

接過衣服,王蒂澂大吃一驚,雖然滿嘴嗔怪丈夫亂花錢,眼中卻皆是真切的欣喜。

幾年后,周培源一家終于被調回了北京,夫妻倆又有了四女兒。

看著家里這一大四小五朵金花,周培源常常稱自己是「最幸福的人」。

人到晚年,夫妻倆依舊恩愛如初,周培源仍然堅持每天對妻子表達愛意:

「我愛妳,六十年來我只愛過妳一人。」

暮年再聽到丈夫如此赤誠的表白,已是滿臉皺紋的王蒂澂雖有些不好意思,但也只是讓丈夫小聲點,不要被人聽到了。

六十載從一而終,這是周培源一生最驕傲的事情,也是夫妻倆此生愛情最好的注解。

1993年初冬,周培源外出散步后回到家,只說有些疲累,需要躺下休息會兒,可這次一瞇眼,便再也沒有醒來。

愛人突然離世,王蒂澂的表現意外平靜,只是含淚寫了一封信,折好塞進周培源中山裝的口袋,遣詞直白又熱烈:

「……培源,妳是我一生最愛的人……」

從前車馬很慢,書信很遠,一生只夠愛一人,一見鐘情容易,地久天長卻很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