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慶齡養女」隋永清:我的「媽媽太太」,只是一個柔軟脆弱的母親

珮珊 2022/07/22 檢舉 我要評論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珮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隋永清

隋永清一生最幸運的事,是擁有一個與自己沒有血緣關系,卻無比疼愛自己的母親——宋慶齡。

她曾是宋慶齡晚年最溺愛的養女,不過轉眼間物是人非,她也由青絲變白發。

在經歷了婚姻的失敗,病痛的折磨后,她更加懂得了宋慶齡的慈愛,也更加懊惱于自己少女時的叛逆、輕狂。

在宋慶齡的上海寓所里,有這樣一個規矩,不管是誰家孩子出生,一定要抱去給她看。

每次有客人過來做客,她都會囑咐:「下次一定要帶孩子過來」。

她是真的喜歡孩子,也渴望有自己的孩子。

宋慶齡和孫中山

因為她晚年時,無兒無女,身旁也沒有親人陪伴。

在1922年發生的陳炯明叛變之中,她腹中胎兒意外流產,從此就被剝奪了做母親的權力。

這種痛苦,讓她在享譽盛名下,依舊晚景孤獨。直到她六十四歲那年,一個小天使降臨,成為了她之后生活的慰藉,這個女孩名叫隋永清。

可是以她的身份,她有能力收養很多孩子,為何不在更盛年時就收養一個孩子,而要等到年過花甲之后呢?

宋慶齡和孩子們

因為這世間總有冥冥注定好的緣分,它無形之中將人與人連結起來,在恰好的時機才能相遇。

而在隋永清心中,她是在眾多小孩中被宋慶齡選上的,這是她一生最幸運的事,能成為宋慶齡的女兒,獲得了她無私的疼愛。

1957年年底,隋永清在上海出生。她父親是宋慶齡身邊的警衛秘書,名叫隋學芳,他們一家人就住在宋慶齡住宅配樓里。

隋永清出生后,也被父親抱去給宋慶齡看。還在襁褓里的隋永清,被宋慶齡抱在手上。

宋慶齡和隋永清

但她第一次見到陌生人,不僅不哭不鬧,反而沖著宋慶齡笑。

再加上她小時候極其可愛,兩只眼睛像葡萄一樣,提溜提溜轉,第一眼就給宋慶齡留下了好印象。

不過一會兒,宋慶齡忽然感到一陣溫熱,原來是隋永清尿到她身上了。工作人員見狀,連忙要抱走隋永清。

但宋慶齡卻連聲說道,「別動,讓孩子尿完,不然會坐下病」。

或許正是第一次見面,讓宋慶齡覺得和隋永清有緣分,從此就收養了她。

宋慶齡

等到隋永清剛會說話時,有一天被宋慶齡領到孫中山先生畫像前,然后宋慶齡鄭重地沖著畫像說道,「先生,這是我領的孩子,希望你能接受」。

此后每一個早晨,她到宋慶齡這里,宋慶齡都不會和她講話,而是將她帶到畫像前,讓她先向孫先生問好。

這意味著隋永清被認定,就像宋慶齡親生女兒一樣。但宋慶齡那年已經六十四歲,是她奶奶輩的人物。

平常大家都叫宋慶齡叫「阿婆」,「奶奶」,但宋慶齡并不喜歡那樣的稱呼。

宋慶齡和孫中山

直到有一次,隋永清為她獨創了一個稱呼。

那時宋慶齡的餐廳里,掛了一張她母親倪老太太的畫像。某次吃飯前,她對隋永清說道,「這是我媽媽,你對婆婆說,婆婆吃飯了」。

隋永清就大聲說,「這是太太的媽媽」。

到了第二天吃飯前,宋慶齡逗隋永清,問那張畫像是誰。或許是因為忘記了她昨天所教的,隋永清脫口而出道,「這是媽媽太太」。

引得工作人員哄堂大笑,宋慶齡聽到后,也被隋永清的天真、無邪逗樂,她說,「這個稱呼太可愛了」。

從此身邊所有人,都這樣稱呼宋慶齡。

宋慶齡和母親

那時宋慶齡將對家人的思念埋在心中,卻寄托在一件一件舊物品上。她珍藏著母親的陪嫁,丈夫的遺物,親人的舊物,在一次又一次的摩挲中,回憶著過往的青春年華。

隋永清出現后,終于填補了她一部分思念,她不像大部分家長一樣嚴格,而是開明,寵愛,甚至放縱。

隋永清在自己父母身邊不敢做的事,在「媽媽太太」面前卻可以隨心所欲。

小時候的隋永清從二樓窗戶沿著屋檐爬到樓頂上,把工作人員都嚇壞了,宋慶齡也慌了,后來多虧了隋學芳把她拽了下來。

宋慶齡和隋永清

這事過后,保姆勸宋慶齡:「您得管管了,她膽子這麼大,萬一闖禍了怎麼辦」。

宋慶齡卻說道:「現在孩子年紀這麼小,說這些她也不懂,小孩子這個年紀就這樣,她爬這麼高還唱歌,至少這孩子勇敢,不怕高」。

那個時代,物質條件并不像現在一樣充裕。宋慶齡自己總是穿得十分樸素,用著一塊破舊的手帕,但對于隋學清她卻從不吝嗇。

宋慶齡常說,女孩子要會打扮自己。于是她給隋學清置辦了四季衣服,冬天時還有時新皮襖,每天早上都會親自給隋學清梳頭。

宋慶齡從舊式高門大戶中走出,又接受了西方開明的教育,似乎很注重生活的質量,也不會禁錮女孩對于美麗的向往,她總是想把最好的給隋永清。

宋慶齡和隋永清

隋學清在她的呵護下漸漸長大,宋慶齡寓所里大家都端莊、持重,有時候還有外國領導人,國家領導人拜訪,只有隋學清在宋慶齡的庇護下,奔奔跳跳,自由自在的成長。

在宋慶齡身邊成長,隋永清也有幸見到了許多國家領導人,她見過與自己膚色完全不同的非洲國家總統,歐美國家領導人。

在宋慶齡的小小寓所門前,卻經常車馬游龍,金鞭絡繹。

宋慶齡陪同毛主席會見蘇聯部長會議主席布爾

每次有外賓來訪,她都會上前獻上鮮花,再按照宋慶齡教的,向他們一一問好,然后默默退到一邊去玩耍,等到合照時她往往也會占據一個角落。

在她最深刻的記憶里,就是周總理也會經常來,有時牽著她和妹妹隋永潔的手,帶她們去公園里散步。

她在一瞬間,就成為了留在歷史上的影像。

她想,或許在很多年以后,有人會看到那些照片,然后指著其中的一個小女孩,恍然想起原來是她,一個幸運的女孩。

這些回憶,就像石子拋入水中,泛起綿綿不絕的美好漣漪。

周總理牽著隋永清、永潔散步

宋慶齡很會做菜,在寓所里給她做美式炸雞,有次炒了一道菜問她好不好吃,隋永清熱情地贊揚。

宋慶齡卻驕傲地說道:「這是孫先生教給我的」。

隋永清小時候不懂,后來才慢慢明白「媽媽太太」的情感,宋慶齡每次談起孫中山時,依然還有少女時的羞澀。

但宋慶齡也不經常向她提起,關于孫中山的過往種種,都被宋慶齡埋在心中,成為獨家回憶。

1969年,那年她還只有十二歲,參軍入伍,成為了總政文工團的一名舞蹈演員,從此她每次與宋慶齡合照,總是穿著一襲軍裝。

隋永清和宋慶齡合照

那時她慢慢進入了青春期,開始有了小女孩的情思,宋慶齡都看在了眼里,會常和她分享與孫中山的故事,傳授著她過來人的經驗。

宋慶齡告訴她,愛是責任。

或許每個人都要經歷這個的階段,那就是青春期的叛逆。隋永清總是認為,年輕人應該大膽追求愛情,而宋慶齡的思想封建腐朽。

她甚至還頂撞過宋慶齡,不過幾十年后,她再回想起往事,她才感到了深深的后悔。

宋慶齡工作

慢慢地,宋慶齡進入了暮年.

她對隋永清就像自己女兒一樣,即便她有時也會埋怨隋永清的貪玩,但不管女兒怎樣叛逆,怎麼給她添麻煩,她都從不嫌棄。

因為沒有哪個母親會嫌棄自己女兒。

宋慶齡有著吸丨ㄢ習慣,而且很兇,后來隋永清也學會了吸丨ㄢ,不過她只敢偷偷躲在房里抽。過了很久,她一直以為宋慶齡不知道。

直到一次吃完晚飯后,宋慶齡從丨ㄢ盒里抽出兩根丨ㄢ,一根送進嘴巴,一根遞給了她。

她一臉懵地看著,宋慶齡卻明鏡似的說道:「抽吧,以為我不知道啊!」

宋慶齡和隋永清

就這樣,隋永清第一次在宋慶齡解禁,有時候是陪著她吸丨ㄢ。

在我國,孩子吸丨ㄢ,被大部分父母嚴令禁止的,但宋慶齡卻格外開明,十分尊重孩子的想法。

然而宋慶齡對隋永清的溺愛,遠不止于此。

1974年6月23日,隋永清一如既往地推門,卻不知道宋慶齡在門后。受到驚嚇的宋慶齡,當場摔倒在地,痛苦地橫臥在房門口。

其實到了晚年后,宋慶齡身體一直不好,體態變形,年老力衰的她,跌倒摔跤已是常事,況且那次摔得并不輕。

但這時宋慶齡擔心的不是自己的身體,而是擔心隋永清受到工作人員批評,因此不讓告訴警衛秘書述周,也不讓請醫生。

她以為過幾天就會好,誰知道越來越嚴重,甚至驚動了周總理。后來她因為疼痛難忍,而坐了一段輪椅休養。

這讓隋永清感到十分不安和愧疚。

然而宋慶齡過后卻向述周解釋道:「我怎麼知道永清要進來,這只是一個偶然事件,我的摔跤不要責怪任何人」。

宋慶齡年輕時

可不管怎樣放縱、溺愛,宋慶齡似乎都只感到,隋永清只是一個調皮的孩子,唯獨有一次,她真的生氣了。

隋永清在部隊上,依仗著自己的特殊身份,自己與宋慶齡的關系,還像在上海寓所一樣肆無忌憚。

她那時特別高調,在那個普遍樸素的年代,她卻戴著耳環,打扮引人注目。

甚至與一些巴結她的人交往,那些人圍著她轉,無非只是想找宋慶齡幫忙。

但隋永清年紀輕輕,并不懂得這些。她只有一腔熱血,年少輕狂,將所有忙都攬過來,幫這個幫那個,后來受到領導批評。

宋慶齡和周總理

宋慶齡知道后,很嚴厲的對她說:「你要是再這樣,以后不要回來了」。

宋慶齡早年奔走于革命,新中國成立后,即便獲得了最高的待遇,晚年卻依舊致力于慈善,一生都不講究聚財,終究是兩袖清風,坦坦蕩蕩,無愧于祖國和人民。

但隋永清的這些行為,和她的原則問題背道而馳,許多年來,這是她第一次對自己疼愛的女兒生氣。

1980年,二十三歲的隋永清要結婚了,她的結婚對象,比自己大十四歲的侯冠群,是一名演員。

隋永清結婚時

宋慶齡一如既往尊重女兒,只是她說過,「如果我對這段婚姻滿意,你們就和我一起住,如果我不滿意,就叫人安排你們到外面住」。

后來隋永清夫婦并沒有和宋慶齡住在一起。

可不管宋慶齡怎樣不滿意,依舊為女兒的婚事操勞,就像她當年和孫中山結婚一樣,一開始并沒有受到父母祝福。

后來她的父母還是追去了日本,并送去了嫁妝,其中有一件由蘇繡高手繡的菊花繡衣,繡衣上有九十九朵菊花,加一組由十三朵菊花組成的團花,寓意著天長地久和大圓滿。

宋慶齡一家合照

但其中有六朵只點好花樣,卻沒有最終完成,可見十分倉促。只因為她的父母,為了趕在女兒結婚之前,送去他們的新婚祝福。

跨越了半個世紀后,宋慶齡又將這件繡衣送給隋永清做嫁妝,即使她不贊同這門婚事,卻也送去了自己的祝福。

那一年她已八十七歲,疾病纏身,依然以自己名義,向一些親朋好友,發去了中英文請柬,但她并不知道,這已是她人生最后一年,她也沒有看到女兒的婚姻最后的潦倒收場。

只是在女兒出嫁前,她囑咐道:「如果他有家庭ㄆㄨˋ力,哪怕只是一巴掌,你也要失婚,立馬跟我回家!」

宋慶齡喂鴿子

隋永清也許并不知道,宋慶齡的生命即將要走到盡頭,她也會像天下許多子女一樣,有著「子欲養而親不待」的遺憾。

1981年春天,宋慶齡被確診為冠心病和慢性淋巴性白血病。

在她生命中最后一年,總是期望著隋永清常常回來看她,自從隋永清結婚搬走后,她又在承受著精神上難以忍受的孤獨。

1981年5月的一天,隋永清還在福建拍戲,突然接到一份電報,她匆匆趕回上海。

隋永清趕到時,宋慶齡的意識還有一絲清醒。將ㄙˇ之人往往一直在等待,他們不愿意被至親骨肉忘記,等著親人回來見到最后一眼,才能安然而去,不留遺憾。

宋氏三姐妹

她的病床邊,卻沒有一個與她有著血緣的親人,她與親人已分離近半個世紀。

只有隋永清二十多年的相伴,她二十多年傾注的心血和感情,雖然彼此沒有血緣關系,卻有著勝過一切的情感。

隋永清俯在宋慶齡病榻前,喊著她的名字。宋慶齡在昏迷之中醒來,用手摸著隋永清的臉,用最后一絲力氣說道,「寶貝,你回來了」。

后來她漸漸失去意識,直到永遠沉睡。一個人慢慢ㄙˇ去時,他對于人世間的記憶在慢慢消失,她對于人世間的留戀也在慢慢沉溺。

那是宋慶齡最后一次,叫隋永清「寶貝」,隋永清頓時忍不住,淚傾如雨下。

宋氏三姐妹

宋慶齡在她耳邊的教誨,猶歷歷在目,這二十幾年來,她生命中多了一個疼愛她的人,是上天對她的眷顧,讓她擁有了這些美好的回憶。

之后,她也履行了自己的諾言,以宋慶齡女兒的身份為其送終。

不過幾年,她的婚姻便窮途畢現,她也毅然選擇了失婚。

在失婚那一剎那,她忽然想起了宋慶齡,或許家長的不滿意真的是一個預言,但她也慶幸,宋慶齡沒有在她生前看到這段婚姻的不幸。

后來她也被查出不能生育,于是便領養了一個男孩,和她一起在北京生活。

宋慶齡和隋永清小時候

這種沒有血緣的關系的親情,一開始都是始于緣分,她也終于明白。

只是她常常會思念起宋慶齡,有時去祭拜她時,面對那一抔黃土,她有著無限感慨。

她常想,如果自己當年做得好一些,是不是就不會有那麼多遺憾,但人總是充滿著遺憾,她或許已經夠幸運的了。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