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絳:年近90喪女喪夫,熬不下去的時候,不妨聽先生一句勸

草莓醬 2022/11/16 檢舉 我要評論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草莓醬,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1997年春,錢鍾書與楊絳的愛女錢瑗,因患脊椎癌而病逝。

世間最痛,莫過于白發人送黑發人,喪女的悲傷對一個母親來說是致命的。然而,楊絳卻不能將悲傷之情流露出來。

幾年前,錢鍾書也被確診患有膀胱癌等病癥,此刻也病重在床。面對這樣的丈夫,楊絳像往常一樣給他讀女兒的文章,面上只能裝出一派平靜。

楊絳希望的,只是能多陪錢鍾書度過一段日子。只可惜僅一年后,錢鍾書也病逝了。

此時的楊絳已經年近90歲,面對接連喪女喪夫的重創,尋常人恐怕已經失去生活的勇氣,可是楊絳不但沒有倒下,反而活得更加體面從容了。

在接下來的日子里,楊絳一直致力于整理錢鍾書的遺稿。還開玩笑地說自己是「錢辦主任」,留在人間是負責「打掃戰場」的。

期間,楊絳還翻譯了柏拉圖的對話錄《斐多篇》,在后記中她說:「我正試圖做一件力不能及的事,投入全部心神而忘掉自己。」

世人這才窺得她的半分痛苦。原來楊絳不是不痛,只是借由熱愛的事業,不讓自己沉淪于此罷了。

2003年,楊絳出版了回憶錄《我們仨》。書中,她自言「在人生道路上已經走到盡頭了」,但楊絳的腳步從未停止過。

后來的日子里,楊絳又先后出版了《楊絳文集》、《洗澡之后》、和《站在人生邊上》。

楊絳的事跡不僅使人納悶,這個女子如何修煉出了這般堅韌的心智?

楊絳的前半生,稱得上是歷盡坎坷。

出生于那個動蕩的年代,她和錢鍾書的愛情勢必染上了戰火的硝煙。兩人相識后共同前往國外留學,那段時光可能是她最快樂的日子了。

然而,兩人的家庭隨后就都被卷入戰爭,流離于各地,楊絳的姑姑也不幸被殘忍殺害了。

扛過了戰爭,楊絳還是沒有迎來曙光。

20世紀60年代,楊絳和錢鍾書都是文學大家,自然也成為了被針對的目標。

他們夫妻倆受盡了屈辱,在《干校六記》中,楊絳記敘了許多他們一家在干校的「趣事」。

人的天性就是常常放大自己的苦難,覺得自己經受的挫折大過天,然而楊絳卻不是這樣。

凌晨就要餓著肚子開始干活,她不說委屈。年近花甲也要在田里種一整天菜,她不覺憤懣。

反而慶幸他們夫妻倆被下放的地點相距不遠,可以經常在菜園里相會,甚至「勝過」小說戲劇里在花園約會的情人們。

許多學者文人都在那段時間里放棄了生命,以尋求解脫。楊絳不僅堅強樂觀地撐了下來,還完成了《唐吉坷德》的翻譯工作。

雨過天晴的后半生開始了,楊絳的生活終于安頓下來。可命運依然沒有罷休,她不得不面臨至親與摯愛的死別。

在錢鍾書去世后,曾有朋友來看望楊絳。見她孤單一人的生活,友人忍不住落下淚來。

而楊絳卻反過頭來寬慰人家:「我都挺過來了,你還這樣哀傷?我來挑痛苦的擔子,這難道不是一件好事嗎?」

對于命運的苦難楊絳也不否認,她認為人生實苦,但修煉自身、完善自我才是最根本的。

直到90余歲高齡仍在思考人生的價值,正是她修身的一部分。

于是,楊絳在96歲那年出版了《站在人生邊上》。這是她對命運不屈的宣言,任憑疾風驟雨,她自屹立前行。

楊絳說,挺過了艱難的日子,人生就會豁然開朗。即使挺不過來,時間也會教會人如何與苦難和解。

所以不必仿徨,不必害怕。

人生正是「關關難過關關過,事事難熬事事熬」,沒有什麼是過不去的,所有不能打敗你的,終將使你更加強大。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