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美齡與蔣經國:貌合神離的母子關系,晚年「廝殺」都留了些體面

草莓醬 2022/12/06 檢舉 我要評論

蔣中正、宋美齡、蔣經國

即將而立之年卻多了個與自己只相差13歲的媽,這種奇怪的事情放在現在誰身上都不能讓人接受。

但蔣經國與宋美齡卻因為身后龐大的利益關系,多年來始終維持著表面情誼。

兩人之間的糾葛,都要從那年蔣經國從蘇聯回國開始說起。

1937年3月,奉化蔣家老宅,蔣經國帶著老婆孩子站在門口,里面傳出來的細微聲響讓蔣經國手抖得厲害。

他深吸口氣,緩緩推開門走了進去,沒走幾步,便與在院子里的毛福梅撞了個正著。

毛福梅看見他直接就哭出了聲,蔣經國也是眼里含淚地帶著老婆孩子給她跪下磕了個頭。

毛福梅、蔣經國、蔣孝文

毛福梅心疼地扶起他們,臉上笑容就一直沒散過,嘴里不停說著回來就好,回來就好的話。

這是離家13年的蔣經國第一次見到自己的親生母親,也是蔣經國后來奮斗的開始。

那年,蔣經國在老家陪著母親待了幾天,就接到了蔣中正的來信,他只能帶著妻兒和母親告別,然后啟程去蔣中正身邊幫忙。

但到了蔣中正身邊,蔣經國才發現,他父親身邊跟著一個長相漂亮,并且保養很好的女人。

那是蔣經國和宋美齡第一次見面,蔣中正很熟稔地叫來宋美齡和他介紹,并讓宋美齡叫蔣經國兒子,還讓蔣經國叫宋美齡媽。

蔣中正、宋美齡、蔣經國

兩人見面就已經很尷尬,別說互相表現得親昵,連基本的打招呼都讓彼此不舒服,但看著蔣中正期待的眼神,兩人都只能裝裝樣子。

雙方都沒叫出來,蔣中正也沒過度為難妻子和兒子,他只表示,希望他們在之后能互相照顧彼此,就像一家人一樣生活。

但這時候的兩人,心里對對方都是不滿意的,蔣經國討厭宋美齡的插足,宋美齡害怕蔣經國會取代她的地位。

蔣經國對于宋美齡的討厭,也是源自于他母親的關系,蔣中正為了能讓宋家答應把宋美齡嫁給他,拋棄了三個愛他的女人。

蔣中正、蔣經國

毛福梅是三人里與蔣中正感情最深的,也是蔣中正最不喜歡的,兩人是家里的包辦婚姻,當時的蔣中正才14歲。

那樣的年紀,不光情愛什麼的都不懂,還是人生最貪玩,最難管教的時候。

毛福梅比蔣中正大五歲,是非常傳統的女人,但結了婚還是會去學堂念書識字。

她穩重踏實,對周圍的學生友善,很多人都愿意和她做朋友,可這種努力學習的生活沒兩年,她便因為蔣中正在學堂頑劣,而一起離開了。

蔣中正聽了她的鼓勵棄文從軍,還真在外闖出了一片天地,但眼界高、地位高的男人,身邊的女人不可能少。

蔣經國

后來出現的姚冶誠和陳潔如都是因為蔣中正的權勢,毛福梅從沒管過分毫,不是她不想管,是不能管,她也管不著。

她就一直在家伺候公婆和照顧蔣經國,做傳統的賢妻良母,但蔣中正卻在人生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1927年蔣中正第一次下野回到家鄉溪口要與毛福梅失婚,被她無情地拒絕了。

當時為了蔣經國,她即便傷心蔣中正的薄情寡義,也還是堅決不失婚。

最后還是蔣中正找了多個親戚族老出面,毛福梅才以「失婚不離家」為條件答應了與蔣中正失婚。

蔣中正、蔣經國

蔣中正因為對毛福梅有愧,對蔣經國這個唯一親生的兒子也比以往要好很多,但這并不妨礙蔣經國恨他。

蔣經國的母親毛福梅與蔣中正失婚那年,是蔣經國最痛恨父親的時候,他公開指責蔣中正在政治上的行為,卻被蔣中正無情地送出了國。

蔣中正不可能傷害他,只當他的行為是被「壞分子」洗了腦,送出國也是為了他好,但這一去,卻是整整13年沒有回來。

蔣中正從不認為自己的決策有問題,蔣經國這幾年的「留學生涯」也學會了忍辱負重。

他討厭他的父親,同時也討厭這個在他父親身邊的女人,宋美齡。

宋美齡

蔣中正在上海的幾年不是沒結過婚,但宋美齡是蔣中正唯一一個登報與他人公開關系的人。

權力越大關系就越亂,當時的蔣中正對宋美齡有多少愛,其實在相處中早就一目了然。

這一點不光蔣經國知道,宋美齡也知道。

她與蔣中正是在1922年,她哥哥宋子文在上海莫里哀路孫中山寓所舉辦的晚會上認識的。

初次見面的人都是簡單交際和互相打探,從沒有人會像蔣中正一樣直接流露出追求交往的意向。

宋美齡對他印象很深刻,對他的政治背景也很滿意,但宋家因為蔣中正的幾個夫人卻很不滿意。

蔣中正、宋美齡

兩人之后幾年一直分分合合,宋美齡不曾表露一絲一毫的喜歡,蔣中正也不在意的窮追猛打。

最后在1927年,蔣中正解決了他身邊的三個女人后,宋美齡嫁給了蔣中正。

結婚之前她就知道,對于現在的蔣中正來說,利益肯定永遠大于感情,即便蔣中正是喜歡自己的也不能改變這一點。

因為當時的宋家和家財萬貫的孔家是親家,他們兩人結婚,就意味著三家成了一根繩上的螞蚱。

可她萬萬沒想到,之后一次小小的刺殺行為,讓她徹底失去了掌握蔣家未來的能力。

宋美齡

那次刺殺時,她懷著孩子受到了驚嚇,雖然蔣中正沒有受到什麼傷害,但她卻因為小產導致之后終身不孕。

這是宋美齡心里的一根刺,如今蔣經國回來了,這根深入的刺又開始隱隱作痛了。

蔣中正對蔣經國的態度,可不是其他繼子養女可以比的,蔣中正對他非常放心,即便是他曾反對過蔣中正的決策。

蔣中正對蔣經國的態度就讓宋美齡很不舒服,她也是有個養子在身邊的,但蔣中正從沒這麼和藹地對他過。

兩人在蔣中正身邊,就一直維持著這樣尷尬的母子關系,直到1939年,蔣經國的親生母親毛福梅被炸死。

蔣經國

那時的蔣經國在前線作戰,卻突然收到家里加急的電報,「母亡速歸」。

蔣經國失魂落魄、日夜兼程地回到了溪口老家,看到母親的尸體,便跪地大哭。

那天葬禮舉辦得非常隆重,但他父親身邊的人一個都沒有來,因為她母親已經不是蔣中正的夫人了。

蔣經國心里非常難受,可也只能忍耐,所有人都因為考慮到宋美齡的感受,選擇不出席,但卻沒人想過蔣經國的感受。

他沒有實際地位和權利,那就根本沒人會考慮他的想法,也沒人會在乎他的感受。

這件事成了蔣經國與宋美齡政治交鋒的開端,也是蔣經國立志于拿下蔣家的開始。

蔣經國

母親離世后,蔣經國便一直在江西任職,還在江西為毛福梅大辦了一場追悼會。

他心里一直都惦記著母親,可蔣中正卻認為毛福梅的死是個能讓蔣經國和宋美齡關系變好的機會。

1942年,宋美齡去美國治病順便拉攏援助,蔣中正便用她的口吻給蔣經國寫了一封信。

信里表達了對蔣經國的關心,和對他妻兒的問候,蔣經國收到信便知道這是蔣中正的手筆。

那個與他貌合神離的母親,才不會千里迢迢的跨國還惦記他,并且給他寫這樣的信件。

宋美齡、蔣經國

但蔣經國并不能拆穿蔣中正的良苦用心,于是也假裝尊重地寫了信回去,一來二往,看著像是兩人關系親近了不少,其實都在演戲。

蔣中正對蔣經國的態度滿意,也就更能放權給蔣經國發展,1945年蔣經國便隨著他的便宜舅舅宋子文赴蘇聯談判。

等之后兩人再次見面,蔣經國便表現得有些親近宋美齡,雖然嘴上還是叫她蔣夫人,但態度卻變得好了很多。

宋美齡尷尬不已但卻無話可說,蔣中正和她說了書信的事,雖然不是她寫的,但這種時候她只能硬著頭皮認下。

蔣中正、宋美齡

這樣假模假樣了一段時間,蔣經國便提出回溪口,為母親補辦安葬儀式的事情。

他假裝與宋美齡親近,讓蔣中正、宋慶齡、陳潔如等人同意一起到場參加,也算是變相證明了自己母親在蔣家大夫人的地位。

而這時候的宋美齡還因為外交任務遠在美國周旋,根本沒多余的力氣摻和這件事。

1948年,上海經濟市場出現問題,蔣中正便順勢把蔣經國派遣回了上海,讓他管控經濟。

但也不知他是有意還是無意的,竟然抓走了當時宋美齡最在乎的外甥孔令侃。

蔣中正、宋美齡

宋美齡在蔣家始終沒有依靠,她也從不把蔣家當自己的后台,孔令侃是她姐姐的孩子,也是她最在意的孩子。

宋美齡一直都在細心培養他,希望他能成才,甚至以后都有讓孔令侃幫她養老的想法。

于是最先知道消息的宋美齡,第一時間就趕去了上海,把孔令侃從大牢里放了出來。

誰也不敢攔她,連蔣經國都不能,而最后蔣中正的處理方法,竟是罷免了蔣經國在上海的一切職務。

這件事對蔣經國的打擊很大,也讓他徹底明白,在他父親的眼里,利益比親情重要太多。

蔣中正、蔣經國

他開始不再試探著與宋美齡相互爭斗,漸漸學會把自己的勢力滲透,潛移默化地與宋美齡抗衡。

1949年蔣家帶著全部家當搬去了台灣發展, 蔣經國臨走前偷偷回去看過母親一眼,之后每年,他便只會在日記本上寫下思念,再沒回去。

1950年,隨著宋美齡在台的勢力越來越大,地位越來越穩固,蔣經國對她的態度也變得越來越順從。

甚至在之后與宋美齡的信件里常常稱呼她為「母親大人」。

這讓蔣中正對蔣經國的態度越來越欣慰,時常把他叫到身邊來,和他說一些未來相處的話,蔣經國也只低頭聽著,時不時點頭回應。

蔣中正、蔣經國

之后幾年發展,宋美齡的勢力更偏向于對外外交,蔣中正也因為她獨有的外交能力,很放心地把這方面交給她管理。

而蔣經國則主要是對內的管控,他的勢力管轄更傾向于國防方面,蔣中正漸漸撒手把內外發展都交到他自認為放心的人手里。

可他從沒想過,他最放心的兩個人,其實一直都是意見不和的,只不過礙于他的面子,才這麼能裝模作樣。

在蔣中正人生的后期,因為身體原因所以一直都在醫院休養,台灣的事宜一切都交由蔣經國在管理。

蔣中正、宋美齡

宋美齡掌控蔣中正住院醫療等一切事情安排,也被蔣經國多年的順從迷惑,以為政權唾手可得。

于是在國外周旋時,也沒忘了國內的動向,一直都讓宋孔兩家加快對內的掌控速度。

但令宋美齡沒想到的是,蔣經國早在暗處完全掌握台地區的局勢,他們這時候已經根本不是蔣經國的對手。

宋美齡在國外無法抽身,就多次書信給蔣經國,讓他給宋孔兩家在各部門安排一些職務進去。

但她的提議都被蔣經國給否了,甚至在大會上,蔣經國方的人還要對宋美齡所管轄的外交方面做改變。

但蔣中正還活著,就不會讓蔣經國對宋美齡動手,于是在蔣中正面前,蔣經國還是那個孝順懂事聽話的好兒子。

對宋美齡在政權的摻和也遲遲沒有下手,宋美齡也在意蔣中正的態度,行事作風是小心又小心。

在宋美齡回國后,一家人更是坐在一起表現得和和美美,幾次拿不下政權后,宋美齡對蔣經國的態度也開始溫順和氣。

蔣中正、宋美齡

她知道,蔣經國已經不是原來那個,連母親去世都不敢有太多表現的小伙子了,蔣中正一死蔣家的天下遲早是他的。

雖然她還會對政治權利有所追求,但私下的競爭,宋美齡都表現得斯文很多。

1975年,蔣中正因心臟病在台北士林寓所去世,宋美齡布局多年,因為蔣中正的離世瞬間分崩離析。

她也知道蔣中正死后,蔣經國肯定會對自己下手,于是在蔣中正死后,宋美齡便帶著她私藏的金銀珠寶直接離台去了紐約,并長期定居于此。

但蔣經國卻沒像宋美齡想得那樣決絕,他始終是孝順的,在蔣中正離世前,一直抓著他的手,讓他照顧好宋美齡。

蔣中正離世

蔣經國看出了蔣中正眼里的情誼,嘴上雖然答應著「以前如此,現在如此,以后也會如此」的話,心里卻一直想著自己可悲的母親。

自己母親為蔣中正照顧后方的一家老小,但蔣中正卻只顧自己的善惡喜好,明明不是她的母親,卻臨死都要他發誓照顧。

蔣經國孝順的沒對宋美齡動手,也是考慮了父親臨時的遺愿,而且他還時不時的給宋美齡寄信。

信里大多都是對她的各種問候,偶爾還會談一些政治上的內容,想讓宋美齡給他一些建議和思考,宋美齡猶豫過后也給出了建議。

蔣中正死后短短幾年,兩人之間的關系就比之前感覺還要好,蔣經國時常會與宋美齡之間有書信往來,宋美齡對台的局勢也越來越了解。

1986年借著台灣開展紀念百歲冥壽的機會,蔣經國派人接宋美齡回去一趟。

盡管兩人在媒體面前表現得很是溫馨,但兩人之間想要疏遠彼此的感覺還是很明顯。

宋美齡、蔣經國

但這次的紀念活動上,宋美齡還是感覺出了蔣經國的力不從心,她私下詢問了蔣經國的身體狀況,得到的結果讓她頓感心酸。

1988年,蔣經國離世,1992年她的外甥孔令侃辭世,1997年,宋美齡剛剛度過百歲華誕,她的兒子蔣緯國由肺炎感染敗血癥病逝。

隨著身邊人一個個的離世,不光由她和蔣中正領導的蔣家政府退出歷史舞台,她也漸漸遠離政治權利,開始回歸生活。

晚年在家里讀書看報,寫字畫畫的宋美齡,是不是也會時常想起之前輝煌的那段時光我們不得而知。

但在2003年去世后,她卻并沒有選擇和蔣中正埋葬在一起,而是留在了美國,和她的哥哥姐姐們埋在一起。

可能在宋美齡心里,宋家的親朋好友永遠都比蔣家要帶給她的安全感更多一些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