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宗仁長子李幼鄰,在百歲宴上痛哭:父娶妾,我母親守活寡70年

草莓醬 2022/11/02 檢舉 我要評論

1990年5月,「新桂系」軍閥領袖 李宗仁的原配妻子 李秀文,迎來她的百歲生日。

其子 李幼鄰遠渡重洋,專程從 美國歸來,回到這個已經闊別 50年有余的小縣城為母親賀壽。

不過,宴會上來的卻不止李幼鄰與各路親朋好友, 廣西的各路領導以及 各大報社的記者也都前來赴宴。

現場被各式 壽幛、各色 鮮花點綴,每一張臉都洋溢著熱情與喜悅。宴會熱鬧非凡,人們爭取向宴會的主角 李秀文送去祝賀,李秀文本人也滿臉笑意。但其子李幼鄰在高興之余,臉上卻也帶著淡淡愁思。

在接受記者采訪里,李幼鄰將心中的苦悶訴說與眾人:「我的母親已經 100歲了,但卻因為父親 娶了妾,她為此 守了70年的活寡啊!」

言罷,李幼鄰再難自制, 年逾古稀的他一時間老淚縱橫。

即便父親 李宗仁已經故去 二十余年,但每每想起在桂林小縣城里那個孤獨的母親,李幼鄰便不能自已。

早年婚姻

說起李宗仁,人們不免會想到 「新桂系」軍閥領袖、民國代總統這些個名號。此人一生戎馬倥傯,在近代 軍事、政治史上都占據著重要地位,被視為 國民黨的二號人物。

李宗仁的 軍事、政治生涯歷來為人所津津樂道,但他的感情生活不少人卻知之甚少,尤其是他的 原配夫人——李秀文。

李宗仁一生共納娶了 三位夫人,其中 郭德潔、胡友松二女的知名度尚可,但這二女都是李宗仁之后納的妾,她的發妻卻是一名叫 李秀文的女子。

1891年,李秀文生于 廣西桂林臨桂縣兩江鎮。

她出生于一戶農家,父母都 思想封閉,崇尚迷信,這也為李秀文之后的不幸婚姻埋下伏筆。

李秀文樣貌端正,人也聰慧,又知些禮節,因此她在村子里的追求者倒也不少。但李秀文的父母素來迷信,李秀文幼時曾有算命先生給李秀文看過,說她 「八字絕好,今后必定福壽雙全」。

也正因此,李秀文的父母挑女婿的眼光也高了不少,不愿輕易將女兒嫁出去,頗有些 待價而沽的意味。

但這種情況最終只持續到李秀文 19歲。在那時的社會,尤其是 平民出身的女子,結婚往往是極早的。一般的姑娘 十六七歲便要嫁人了,若是待到年紀再大些,便很容易讓人覺得此女 「多有缺陷」,惹人非議的同時,日后更難嫁出。

也正因此,李秀文的父母也開始焦急起來,但他們仍有 「八字需與女兒相合」的執念。只不過本村、鄰村的年輕小伙無一是與李秀文 「八字相合」的,直到李宗仁的出現。

李宗仁家與李秀文家相隔不過 兩三里路,又是 同年出生,且恰好 「八字相合」,最終兩家也都認可了這門親事。

但顯然,這是一樁 包辦婚姻,雖然這樣的包辦婚姻在那個年代十分多見就是了。

二人在 1911年完婚,而在此之前,二人甚至都未見過對方一面。在見到未婚夫前,李秀文只知他與自己同村,但生的什麼模樣,人品又如何一概不知。她心里又忐忑又緊張,卻也有幾分好奇。

直到看見未來的丈夫是個模樣俊朗、氣度不凡且頗有風度的男人,李秀文懸著的心這才肯放下。

李宗仁不僅對李秀文禮愛有加,又 教她識字讀書,在那個年代女子大多都是不允許讀書的,李秀文也是如此。甚至于李秀文的名字也是李宗仁后來給起的,她原名 「李四妹」,只因上面還有 3個姐姐,家中排行老四。

當時李宗仁每逢假日都要回家 親自教李秀文識字,不厭其煩,李秀文不懂的,他便一遍遍地的教,還和李秀文講了許多字詞背后的故事。

此時的李宗仁已經加入了 同盟會。之后李宗仁又考入了 廣西陸軍速成學,并在 1913年參了軍。

李宗仁一路憑借戰功不斷晉升, 1919年他前往廣州 新會縣駐防,并在當地擔任 代理縣長。

而在此期間,李秀文一直陪伴在李宗仁左右。她整日 服侍長輩、操持家事,不失為賢內助。在這一年,李秀文還誕下了一名 男嬰。李宗仁想了想了,覺得自己字 「德鄰」,那就叫兒子 「幼鄰」好了。

在這一階段,二人的[夫·妻·生·活]倒也算得上和睦美滿。但隨著李宗仁的日漸繁忙,他與李秀文的關系也日漸疏遠了。

納娶新妾

雖然李秀文和李宗仁的夫妻感情看起來還不錯,而且勤勞能干的她也早已得到了婆家的認可。但她與李宗仁的婚姻本質上就是包辦的,李宗仁對她是有一定感情,但該納妾還是要納妾。

1923年,在 李濟深等國民黨將領的引薦下,李宗仁加入了 國民黨。同年冬天,在桂林駐防期間,李宗仁結識了年輕貌美的 郭德潔。

郭德潔出生于一個 泥瓦匠家庭,家境倒也說得過去。但她的父輩卻都封建保守,覺得郭德潔身為女子就應該 待字閨中,也不要認什麼字學什麼書,長成時找個好人家嫁了便是。

不過郭德潔卻不肯,她很有自己的想法,當時廣西也剛流行起 女子上學的潮流,她便隨著潮流前往 廣西桂林女子學校讀書去了。

這時,郭德潔便與駐防在附近的李宗仁相識了。

雖然二人年齡相差不小(李宗仁生于 1891年,郭德潔則生于 1906年),但郭德潔看李宗仁相貌堂堂,加上她又很少在意別人的看法,二人僅僅 在飯店吃了幾頓飯,便確定了 戀愛關系。

不同于全然是 傳統婦女形象的 李秀文,郭德潔不僅 年輕貌美,且很有主張,又有大志向,完全就是一個 新時代的女性形象。

因此,李宗仁對于郭德潔十分喜愛。有了新歡,李宗仁對李秀文自然也就冷落起來。

但畢竟李秀文名義上還是李宗仁的 原配妻子,李宗仁倒也對李秀文保有足夠的尊重。

在帶郭德潔回家之前,李宗仁還給李秀文送去 一封書信說明此事,且向李秀文解釋自己應酬頗多,需要有人幫襯,郭德潔可以為他分憂解難,回來后還能同李秀文作個伴。

深諳「三綱五常」的李秀文本就 溫良賢德,加上自己現在帶著孩子卻確實不便陪著丈夫應酬,所以她對丈夫的決定表示支持。但若說她心中不苦,卻也是不可能的。

想到丈夫另有新歡,曾經那段教她讀書認字的時光也一去不返,李秀文不禁悲從中來,而她 70年的活寡也即將開始。

1924,李宗仁和郭德潔完婚了。

擔心李秀文受到冷落,婆婆便建議李秀文帶著兒子李幼鄰去軍中找李宗仁。之后李宗仁將李秀文安排到了左廂房,開始上演 「二女共侍一夫」的戲碼。

由于李秀文不是胡攪蠻纏之人,且郭德潔也有意躲著李秀文,這段期間二女相處的倒也算和睦。

但二女的和睦只是表面功夫,單就一個 稱呼,郭德潔都頗有微詞。為了區分二人,軍中的官兵常稱呼李秀文為 「李夫人」,稱郭德潔為 「郭夫人」。這讓心高氣傲的郭德潔覺得自己一直在被人「內涵」自己偏房的身份,為此,她沒少向李宗仁告狀。

但對于李秀文來說,即便自己有著 原配夫人的身份,又給李宗仁生了個兒子。但三人在一起時,她卻總像個局外人。她心中苦悶,但觀念保守的她,卻從未抱怨過,也從未向郭德潔施展過自己作為原配夫人的威嚴。

不過李秀文縱使再溫淑賢惠,也總有爆發的時候,她曾在婆婆的葬禮上與郭德潔大吵過一次,但那已經是后話。

眼下,李宗仁事務繁忙,而李幼鄰也到了該入學的年紀。他便將李秀文與李幼鄰二人送去 香港,安排李幼鄰在當地讀書。

李幼鄰自出生以來,只在軍營中與父親共度過一段還算愉快的時光。早年他一直與母親生活在鄉下,整日見不到父親的影子,眼下他好不容易與父親相聚,卻又被安排到了 香港。

1930年,第二次 「蔣桂戰爭」爆發,桂系再度大敗。李宗仁賬內一片愁云慘霧,他身心俱疲,無力再分心去管 李秀文母子二人,便將他們又送到了 廣州。

孤獨十年

李秀文在郭德潔出現后一直倍受冷落,不過兒子李幼鄰始終陪伴在她身邊。李秀文將李幼鄰視為自己生命的全部意義,只可惜李幼鄰也終將與她分別,使她度過了 無比孤獨的十年。

1937年,李幼鄰在 廣州完成了 中學學業后,抗日戰爭也在同年爆發。李宗仁擔心日本人在廣州的轟炸會波及到李幼鄰,便強逼著李幼鄰 出國留學。

李幼鄰不愿離開母親,戰事日漸危急,加上李宗仁的逼迫,同年 十月李幼鄰只得趕赴 美國檀香山。

而沒了兒子陪伴的李秀文,只能含著淚回到 廣西老家。期間她歷經戰亂與孤獨之苦,甚至一度產生過自ㄕㄚ的念頭。渴望再度見到兒子的信念,讓李秀文得以堅持下去。

李幼鄰這一走就是 10年,而在這期間,李秀文與郭德潔在婆婆靈堂上的爭執不可不說。

1942年,李宗仁的母親去世。葬禮上李秀文泣不成聲,李宗仁長年在外征戰,身邊又有郭德潔陪同,而她只能在廣西 操持家務、照顧公婆。

她與婆婆的感情本就深厚,婆婆一走,她自然悲傷的不能自持。再想到自己守了 三十多年的活寡,她便悲從中來,哭得天昏地暗。

李宗仁帶著郭德潔姍姍來遲,親戚們紛紛讓李宗仁勸勸李秀文,李宗仁也照做了,郭德潔當即被晾在一旁。而這些親友們對她本就沒什麼好感,只是不冷不熱地叫了她聲 「嬸娘」。

郭德潔心中自然不滿,但也不好立即發作。

待到祭拜時,按照李秀文 正夫人的地位,是要與丈夫李宗仁 跪在前排的。但郭德潔不肯,她始終是有意無意地與李秀文 爭搶位置,有時甚至還裝作無意地 拽一下李秀文的頭髮。

本就對郭德潔不滿的李秀文,面對郭德潔的一再挑釁也終于爆發了,回頭警告郭德潔要規矩一些。但郭德潔心高氣傲,并不買賬,反而譏諷起李秀文。

李秀文氣不過,便 出口罵了郭德潔,郭德潔聽了怒從心起,遂與李秀文對罵起來。靈堂頓時大亂,李宗仁感到異常丟臉,卻也拉起偏架來,他只是讓郭德潔 換到另一排跪著,并不與此婦人多作計較。

見到如此,李秀文也萬念俱灰,不再對丈夫抱有期望。

1947年,闊別祖國 10年的李幼鄰終于從美國歸來,但他卻并不打算長留在國內,因為美國那邊還有他的事業。

但他也無法放下母親,每年都會抽出 幾個月回國看望。

而李宗仁呢?在新中華成立后,他便找借口飛往 香港,之后又帶著郭德潔潛逃到了 美國,完全將李秀文這個結發妻拋到腦后。

輾轉回國

身為 國民黨高級將領的李宗仁逃往美國后,李秀文的身份也變得十分敏感,她被迫輾轉多地,又過起了顛沛游離的日子。

終于在 1958年,李幼鄰終于將李秀文接往美國同住。

1966年,郭德潔因乳腺ㄞˊ去世。此時的李秀文已經 75歲,但她仍有一絲希冀,以為郭德潔去世后丈夫會接納自己,但現實又給了她沉重的打擊。

深感孤獨的李宗仁,最終又與照顧他生活起居的 護士胡友松相愛了。這時李宗仁已經 75歲,但胡友松年僅 26歲,二人的出生年份幾乎相隔 半個世紀,但他們還是完婚了。

值得一提的是,這時的李宗仁已經回國了,但李秀文卻仍客居 美國。而在闊別故土 24年后1973年,李秀文終于在我國政府的努力下回到祖國,這時的她已經 八十多歲了。

1990年5月18日,李秀文迎來了她的 百歲生日。當兒子李幼鄰為她鳴不平時,她卻面容平靜,畢竟李宗仁在她歸國前就已經故去了,她也從未怨恨過任何人。

1992年6月18日,李秀文于故鄉 廣西桂林去世,享年 102歲。

「等閑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對于李秀文來說,丈夫李宗仁僅與她有過短短幾年的恩愛日子,日后她一直在孤獨與冷落中度過,就連兒子也不能常伴左右。

李秀文的凄苦,李宗仁固然有很大責任,但落后封建禮教習俗下的 包辦婚姻,卻也多有罪過。不過今日早已不同往日,唯愿這樣的悲劇能夠不再發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