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真愛追求,聞一多忍痛拒絕:我已有妻子!梁實秋:膽真小

珮珊 2022/10/21 檢舉 我要評論

世人常說,柳下惠坐懷不亂,可大家都沒有注意,柳下惠面對的只是漂亮女子,并非心愛之人。而聞一多,民國時期的著名詩人,比柳下惠更有擔當,拒絕心愛之人表白,原因只是家有糟糠妻。

這一點,胡適沒有做到,與江冬秀結婚后,他有了曹誠英;魯迅也做不到,結婚后,他有了許廣平。

一、因為責任,困于「籠中」不失婚

魯迅與朱安的包辦婚姻,是母親以生病為由騙回家的,而聞一多與高孝貞的婚姻,是被父母逼回家的。

他們以聞一多的孝心施壓,以聞一多的留學機會施壓,讓他不得不從。

無奈的聞一多,逃不過婚姻,便開始在婚禮上做文章,要求不祭祖、不拜堂,也不許鬧洞房。對于一般人家來說,未婚夫提出這樣的要求,這婚大機率是結不成的。

可是高孝貞安安分分應承,一句反對都沒有提出。到了婚姻當天,聞一多故意一副蓬頭垢面的樣子,不梳洗、不整理。

為了心中僅存的反抗之心,他故意好幾天不洗澡、不刮胡子,「隆重」等待這一天。他的朋友們正在追求自由戀愛,而他已經要進入婚姻的墳墓。

由此,他不得給梁實秋寫信發出感嘆: 「我此生只肯以詩為妻,以畫為子。」

別人的婚姻,都是新郎官走到新娘面前,攜手同行,聞一多的格外清奇,被人強拉著梳妝打扮,「抬」到了新娘子面前。

蜜月期間,聞一多一直將自己關在書房里,名義上潛心創作,實際上不過是躲著高孝貞罷了。他給弟弟寫信,告訴弟弟:

「新家庭是一把鐵鏈,捆著我的手,捆著我的腳,捆著我的喉嚨,還捆著我的腦筋;我不把他擺脫了,撞碎了,我將永遠沒有自由,永遠沒有生命……世界還有什麼留戀的?活一天算一天罷了……」

作為一只困于籠中的鳥,他如此渴望自由。可是,即便再難受,他也只在婚前反抗過,結婚后,他只多不抗。

并非因為聞一多認同了這場婚姻,而是他意識到這段婚姻對于高孝貞而言,是同樣的牢籠。兩個身處牢籠的人,又何苦相互為難。

身為丈夫,這是他責任的開始,困于牢籠,不甘婚姻,卻從未在結婚后提過失婚。

二、因為擔當,心愛之人表白他拒絕

如果說,不提失婚是聞一多好丈夫人設一代,那麼讓妻子上學便是他好男人的二代。

魯迅娶了不識字、沒有文學的朱安,幾番交談過后,選擇的是放棄遠走。可聞一多在出國留學前,千叮嚀萬囑咐父母的,卻是要送妻子高孝貞上學。

在異國他鄉,他一直鼓勵妻子要適應當下社會,當一個有所為的女子。在聞一多的幫助下,高孝貞從不太識字,到會寫一大篇文章,最后甚至還能寫上幾句詩。

這是兩人關系軟化的開始。

但恰恰在這時候,聞一多收到了一個外國女子的表白,這是他傾慕已久之人。

有人說,相愛是世間最美好的事情。

但是,聞一多在遇上這樣美好的事情之后,沒有選擇開始一段感情,而是果斷拒絕,不是不夠愛,而是因為擔當。

與外國女子相戀,他給不了其婚姻,只能淺嘗輒止地戀愛;與外國女子相戀,家中糟糠妻要如何自處?

同是包辦婚姻地受害者,何必將這種痛苦擴大化,于是,聞一多果斷掐斷了這段感情,也掐滅了自己的愛情。

梁秋實后來回憶道:

「他為人熱情如火,但在男女私情方面總是戰戰兢兢的,在萌芽時就毅然掐ㄙˇ它.....」

其實,聞一多不是戰戰兢兢,不敢動,而是內心存有對責任和擔當的堅持。

三、丈夫必修課:欲念轉移法

忘記一段感情最好的辦法,就是迅速進入下一段感情。

換到婚姻身上,一夫一妻的制度下,婚姻美滿的關鍵就在于,婚內對其他男女產生欲念時,將它轉移到妻子(丈夫)身上。

這種方法,被一位先哲稱為「欲念轉移法」。

拒絕外國女子之后,聞一多開始主動和妻子寫信分享秘密。好朋友,從分享秘密開始,好的夫妻關系,也是如此。

每天的生活瑣事,每天的心情變化,心中的無可奈何,都需要找人傾訴。配偶,無疑是最佳人選。

這些碎碎念,看似沒有任何營養,卻是拉近關系的絕佳秘方。

回國之后,聞一多與高孝貞成了一對正常夫妻,有孩子、有共同語言。

在后來的婚姻中,聞一多不止一次地用上了欲念轉移法。

有一次,學校里有女老師與他走得很近,兩人甚至傳出緋聞,聞一多沒做任何解釋,只是告訴妻兒:我想你們了,我們還是生活在一起吧。

隨后,聞一多便把妻兒接到了身邊。

破解緋聞最好的辦法,從來不是語言,而是行動。

因為革命事業,聞一多倒在了自家大門外,被子彈擊中,滿身是血。高孝貞哭過、痛過之后,扛起了聞一多未竟的事業,成為了第二個「聞一多」。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