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金:妻子去世后,將「骨灰」放在臥室日夜相伴30年,90歲感慨:長壽是折磨

草莓醬 2022/11/21 檢舉 我要評論

「世界上最浪漫的事就是給瞎子數河燈」。或許,這便是對愛情美好的解釋。

相識之時,愛情是「幸得識卿桃花面,從此阡陌多暖春」的溫暖,相愛之中,愛情是「身無彩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的默契,相守之后,愛情是「ㄙˇ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堅定。

但是奈何世間美人多遲暮,有誰能堅守一生的誓言?縱觀古今,無論是王侯將相,亦或是才子佳人,哪一個不是三妻四妾呢?真正做到忠于愛情,止于親情的也是寥寥無幾罷了。

但是,在璀璨的民國文壇中,他便是那顆熠熠生輝的明星,但只為其妻子閃亮了一生——巴金。

01乍見初歡,卻久處仍怦然

巴金,中華文壇上一顆耀眼的巨星。但是,他在妻子蕭珊面前,永遠是個孩子。這個角色一扮便是一生,一演便是一世。矢志不渝,忠貞不二。

其實「孩子」這個角色并不是巴金不負責,比妻子年長十幾歲的巴金當然是對妻子疼愛有加,只是「孩子」這一稱呼其實是作為一個文學大家的他,能在妻子的面前放下所有偽裝與掩飾,做回了真正的自我的另類說法罷了。

巴金和蕭珊的愛情,真正始于上世紀30年代。那個時候的巴金早已是聞名遐邇的作家,他的作品《家》早已讓他名聲鵲起,所以每天都會收到很多讀者的來信。

而蕭珊也是一位地地道道的文學愛好者,平時除了在女子中學讀書外,最喜歡的便是利用課余時間,廣泛閱讀文學著作。所以當時還是陳蘊珍的她也是巴金的一個極度的狂熱「粉絲」。

直到有一天,巴金在眾多的讀者來信中,無意間撕開了一封信,但是在信中掉出來的卻是一張照片,照片中赫然出現了一個梳著俏皮短發的可愛少女,頭戴圓邊的遮陽帽,同時臉上流出溫暖活力的笑容。明眸皓齒,俏皮清新。

除此之外,照片中還寫下這樣一排雋秀而又瀟灑的文字:「給我敬愛的李先生留個紀念,阿雯」。這個在當時看來是「特立獨行」的小姑娘,便給了巴金先生極為溫暖而又深刻的印象。

巴金也在這個可愛的小姑娘的接二連三的來信「轟炸」中,開始亦師亦友的「筆友生涯」。

一方面巴金先生對這個初出茅廬的小丫頭在人生道路上進行指點一二,另一方面也在不知不覺中,讓年僅而立的自己感受到了絲絲的溫暖與歡欣。就這樣兩人在不知不覺的往信件間,已過去半年有余。

「筆談如此和諧,為什麼不能面談呢?希望李先生能答應我的請求……」,可愛睿智的小姑娘終于提出了向她的這位未曾謀面的「好友」提出了「會晤」的請求。

1936年的8月,在新亞飯店得以相見,兩人一見如故。真真是「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靈魂萬里挑一」。此后,蕭珊經常出現在巴金先生的生活里,此后,蕭珊女士的靈魂也從未遠離巴金先生的生命里。

02相濡以沫,亦相伴于江湖

相知容易,相守難。巴金先生總是在逃避這段感情,其實他并不是不愛或者不負責,恰恰是怕年少的小姑娘的「一時興致」,反而耽誤了這個可愛的她。

畢竟在真正心愛的人面前,所有男人都是膽小的。哪怕是大作家也是一樣的。當蕭珊知道自己「被結婚」的時候,思前想后還是告訴心上人,并大膽表達自己的愛意之時,巴金先生卻退縮了,說到「這件事由你自己考慮決定」。

生活總是這樣,一半在海水,一半在陸地。當痛哭的蕭珊跑出去的時候,巴金先生才真正明白過來,此時如果錯過,便是一生。如果是那樣的話,他會后悔余生的。

果不其然,巴金先生追了出去并表達了自己的心意,并告訴她其實在等你長大。動情說道:「我是說你還小,一旦考慮不成熟,會悔恨終生的。將來你長大能有主見了,成熟了,還愿意要我這個老頭子,那我就和你生活在一起」。此時的蕭珊由淚流滿面也轉化為破涕而笑。不久倆人便訂婚了。

直到1944年,二人結束八年愛情長跑。十里紅妝,佳人一笑。兩姓聯姻,佳緣永結。那年巴金先生正值四十年。而蕭珊僅僅二十七歲。

「畫鼓聲中昏又曉,時光只解催人老。求得淺歡風日好」。上天總是這樣,幸福的生活往往會有另一個代名詞就是「短暫」。1966年,命運的苦難像這對「璧人」撲面而來,巴金先生成了「罪人」。

作為文化名人的巴金,每一天都被推到風口浪尖。去接受「洗禮」。傲骨錚錚的巴金忍受著非人的待遇,他想到了ㄙˇ。但是每當這種想法席卷而來的時候,巴金先生的腦中便顯現了妻子那溫情而又動人的笑容。

那段時間,他是她活下去的勇氣和希望。但是,「覆巢之前下焉有完卵」,作為妻子的蕭珊有時候為了保護巴金,而被罵挨打也變成常態。這些都是巴金所不知道的。

等當巴金回憶那段歲月的時候,動情說到的最多就是蕭珊對自己的鼓勵和支持。夫妻二人真正做到了相濡以沫,亦相伴于江湖。

03天人永隔,從此只剩歸途徑

1972年6月,當再次回到家中的巴金,迎接他的則是病中臥床的妻子,這時他才知道妻子早已病重。但是,因為是「罪人」的家屬的原因。蕭珊一直沒有得到及時的治療。

所以,巴金放下了所有文人的傲骨,一次次的求助、一遍遍的寫報告,一聲聲的哀求…,直到七月底妻子才被允許出院,但是卻錯過了最佳的治療時間,ㄞˊ細胞早已擴散到了肝部。

哪怕是手術,也并沒有延長愛妻的生命。當年那個可愛的小姑娘在術后病情急轉直下,緩緩的閉上了那雙不舍的雙眼。永遠的離開了這個深愛的男子。

「魚沉雁杳天涯路,始信人間離別苦」,妻子ㄙˇ后,巴金的內心從此變得暗淡無光,甚至是多年之后都沒有走出喪妻的悲傷中,巴金不僅是對著妻子的物品發呆,甚至執意把妻子的骨灰放在臥室里不肯安葬,日夜相伴,幾十年如一日。

巴金的種種行為,也讓身邊的親朋好友感慨不已,為了讓巴金先生走出悲痛,親朋好友紛紛勸阻他并給其介紹老伴,但是都被巴金一一謝絕了。

他傷感的說道:「在我心里,感情一旦開始,我就沒有想過要結束」。因為在巴金先生眼里,能被稱作妻子的世間僅有蕭珊一人。此后的時光里,巴金先生就做了一件事,便是等待,等待與妻子的相聚,這一等就是33年。

晚年時候的巴金曾動情的說道:「人ㄙˇ猶如燈滅。我不相信有鬼。但是,我又多麼希望有一個鬼的世界,倘使真有鬼的世界,那麼我同蕭珊見面的日子就不遠了。」巴金苦苦的熬著,等待著去尋找妻子的歸途。

2005年10月17日,蕭珊離開的第33年,年101歲的巴金安詳的離開了人世。「歸心似箭」的巴金終于回到了妻子的身邊。那個曾說過:「長壽是對我的折磨」的老人,終于回家了。

天人永隔之時,巴金先生的腳下便只剩下歸途,而他終于走完了這條思念的路。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