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心去世13年后,孫子在其墓碑上潑漆:為逼父親現身,無奈之舉

草莓醬 2022/12/01 檢舉 我要評論

說起冰心,大家都不陌生。她是民國才女,也是我國著名的兒童文學作家。她所寫的詩集多篇被選入中學語文教材,還被大家親切地稱為「世紀老人」。

可是,這樣多情多才,成就如此之高的一位文學家,卻在去世13年后,被自己的親孫子在墓碑上寫下了 「教子無方,枉為人表」八個大字。讓我們一起來看看,是什麼樣的恩怨糾結讓孫子不顧祖孫之情而反目呢?

墓碑被毀,牽出往事

冰心原名謝婉瑩,于1999年去世,后和丈夫吳文藻一起合葬在了中華文化名人雕塑紀念園。

2012年,本是一個很平常的下午,紀念園里陸續走動著前來瞻仰先人的游客。

誰都沒想到,即將會發生一件驚人的大事。

在冰心的墓碑前,突然有個中年男人拿著紅油漆潑了上去,隨即掏出筆在墓碑上寫下了8個大字:教子無方,枉為師表。 原本潔白無瑕的墓碑,就這樣被破壞了。

據說,這名男子潑完油漆還不罷休,竟要拿油漆桶砸墓碑,幸得眾人的阻止才不得已收手。

沒多久,紀念園的管理人員趕到,將其帶走。通過詢問得知,這個男人竟是冰心的親孫子——吳山。

眾人紛紛好奇,是什麼樣的緣故,讓他對自己奶奶的墓碑潑油漆呢?

畢竟,在中國人的傳統觀念中,死者為大。不論什麼樣的恩怨,在人去世的那一刻,都已經變得沒有意義,成為了俗塵往事。更何況對于自己的親人,有什麼比天人兩隔更化解不開的恩怨呢?

吳山只好坦白: 「自己被逼無奈才拿奶奶的名譽做賭注」,就是為了讓他的父親吳平出現。

說到吳平,他是冰心和丈夫的第一個孩子,正常來說,應該是滿懷著期待而降生,備受寵愛的長大,可現實卻不是如此。

吳平對于冰心來說是一個意外之喜。當時她的重心并沒有放在家庭身上,而是和丈夫一起致力于文學創作。

孩子出生后,吳平就被冰心交給了父母照顧,再加上趕上時世不平,吳平只有在假期才會回到父母身邊,這樣兩地分隔的狀態一直持續到了吳平上中學的時候。

由于不在父母身邊長大, 吳平很小就有非常強的獨立意識,這讓他未來贏得了愛情,卻也敗給了婚姻。

1948年,為了讓吳平接受更高的教育,冰心決定將其送到東京留學。

此時的吳平不過是十幾歲的年紀,同齡人都還依偎在父母膝下,他卻已經遠渡重洋,開啟了獨自在外的生活。

國外思想的沖擊,使得吳平的性格更加開放自由,再加上父母從小放養的教育方式, 使得他一直保持著活力,不斷嘗試新事物。

留學歸來的他,才貌并濟,還有冰心夫婦的影響,更是為他加上了一層光環。

這樣風姿卓越的吳平,自然不缺乏人追求,但吳平卻不著急,受父母的影響,他也想要找到一個和自己靈魂相契合的伴侶。

可是沒想到,這一找就找了八九年還沒找到。此時33歲的吳平,仍然是孑然一身。

作為母親,冰心也免不了擔心吳平的人生大事。于是,就自作主張為吳平安排了一場相親。

見面后,吳平和女孩聊得十分投機,但卻沒有心動的感覺,或許是為了不讓家人再為他操心,也就答應了這門親事。

就在雙方家庭籌備婚事之時,吳平卻告訴母親,他要取消婚事。 問其緣由,竟是他對一個女孩一見鐘情。

縱使這個女孩比吳平小10歲,依舊不能阻擋他對愛情的追求。

這個女孩名叫陳凌霞,她是地道的北京人,大學時期是學校有名的才女,畢業后在北京一家醫院做起了護士。

二人認識不久,彼此就確定了心意,雙雙墜入愛河。

雖然冰心感覺他們年齡差距有些大, 但看到二人情意相通,也就同意了他們的戀愛。

才女配才子的愛情,總是讓人心生羨慕。吳平和陳凌霞都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連愛情也充滿了詩情畫意。

他們從托爾斯泰談到諾夫斯基,從日出到日落,一起書寫人生的云卷云舒。

戀愛不到一年,吳平和陳凌霞就步入了婚姻,成為了真正的夫妻。角色的轉變并沒有讓二人的感情減淡半分,依舊如膠似漆。

吳平從陳凌霞身上,體會到了一種以往從未有過的感情——對家的向往。

后來,吳山出生,一個簡單而幸福的三口之家就這樣形成。吳山作為冰心的長孫,從小就備受寵愛,吳平夫婦也對其抱有極大的期望。

吳山出生后,陳玲霞逐漸回歸到家庭中,專心照顧孩子和丈夫。倆人一個主內,一個主外,配合得十分默契,小家也被他們經營得有聲有色。

可是,隨著時間的流逝,再熱烈的激情也回歸于平淡,生活也免不了有些磕磕碰碰。曾經靈魂契合的兩人,在充斥著柴米油鹽的生活中,也開始出現了很多矛盾。

陳凌霞經常因為家里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和吳平發生爭執,每次都吵得不可開交。吵架的次數多了, 吳平越發感覺心累,恍然發覺,妻子已經不再是自己當初喜歡的那個樣子了。

為了避免和陳凌霞吵架,吳平只好很晚才回家。不料,這迎來了陳凌霞更加激烈地反抗情緒,倆人吵得也越來越嚴重。

不止一次,吳平都是氣得摔門離家,而陳玲霞則獨自在家掉眼淚。

父母之間的爭執,受傷害最深的還是孩子。此時吳平不過十幾歲左右的年紀,卻總要忍受父母的吵鬧。

曾經其樂融融的三口之家變成了隨時都會爆發的戰場。吳平想,既然一起生活的不開心,倒不如分開,對彼此都好。

可是 陳凌霞堅決不同意,緣由就是因為吳山年齡還小。可是,誰又能說,這里面不會包含著些許對于婚姻最后的希冀呢?

冰心對于兒子的婚姻沒有過多的插手,而是相信他自己能夠解決。她無心家庭瑣事,仍舊堅持兒童文學的創作,滿心滿眼都是文學作品。

孫子吳山一時間無人照看,只能暫時送往外婆家,并在此度過了一段快樂的時光。

冰心沒有想到, 她的沉默只會讓吳平夫婦隔閡越來越大,以至于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

吳平告訴她,想要和陳凌霞失婚,主張婚姻從一而終的她自然是不同意,便勸說兒子好好考慮,婚姻不能兒戲。

孫子吳山,深陷其中

吳平一看得不到母親的支持,心知失婚之事希望不大。但吳平已經過膩了平凡的生活,家里的瑣碎之事已經破壞了他對婚姻的美好幻想。

由于對妻子的失望,吳平對兒子吳山的關心也慢慢減少。

對于他來說,家里到處充滿著壓抑和痛苦,無法帶給他任何的快樂。于是,離不成婚的他,索性把心思都放在了外面的世界。

面對丈夫的冷漠,陳凌霞雖然痛苦,但還是扛起了家庭的責任。于是,她把生活的重心都放在了吳山的成長上。

一晃就是六七年過去,吳山也搖身變成了帥氣的小伙子。在他成長期間, 吳平幾乎沒怎麼出現過,不論是學習還是生活,都少有詢問或關心,仿佛消失在了他的世界之中。

吳平對兒子尚且如此,對待陳凌霞更不必多言。無聲的冷暴力已經侵蝕了她的神經,每當吳山不在時,她就獨自一人默默痛苦。

偶爾碰到吳平回來,她甚至企圖用爭吵來調動對方的情緒,可還是無疾而終。

雖然陳凌霞的情緒隱藏得很好,可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吳山又怎會對母親的痛苦一無所知?而這一切,都是由于父親吳平造成的。

已經長大的他,對待生活已經能夠獨立,也不需要父母的貌合神離,為他構造一個家庭美滿的童話。

他想讓母親放過自己,去追求新的生活。可是,這時他卻聽到了父親另有新歡的消息,更令人震驚的是,對方竟然比吳平小二十多歲。

吳山對于吳平的做法感到不恥,更不愿向別人提及這是他的父親。可令他沒想到的是, 母親卻因此一蹶不振,時常精神恍惚。

對于陳凌霞來說,這無疑是摧毀她精神的最后一道推手。苦苦堅持多年的婚姻,仍逃不過一別兩寬的結果,或許早就清楚結局,可始終不愿意接受。

吳平和新歡出雙入對,陳凌霞在病房黯然神傷。作為他們唯一的兒子,吳山對母親心疼卻又無可奈何,只能抽出更多的時間來陪她。

吳山對父親的感情所剩無幾,甚至可以說是淡漠, 但陳凌霞住院的事情,卻讓他開始怨恨吳平。

畢竟這麼多年,母親就是他唯一的支撐,吳平身為父親,卻從未盡過一分責任,就連鄰居平日的問候,都比和吳平說過的話要多。

現在的陳凌霞和吳平仍舊維持著婚姻關系,吳平另有新歡是婚內出軌,身為知名人物,吳平自然不愿背負這樣一個名聲,他只想和陳凌霞盡快失婚。

可是,不知什麼原因,陳凌霞仍不同意。哪怕明知二人已經無法再破鏡重圓,卻還是想守著一紙婚姻。

醫院的治療不僅沒有讓陳凌霞的精神好轉半分,反而更加渾渾噩噩,每天都依靠輸昂貴的營養液度日。

然而吳山此時不過是個初入社會的青年, 養活自己都成問題,哪還有多余的錢充醫藥費呢?

無奈之舉,仍不后悔

不得已,他只能去找父親。

可是,令他沒想到的是,根本見不到吳平的面。哪怕知道是自己來見他,他也是躲著不出現。

吳山只好寫了封信,托人轉交給父親吳平,信里詳細說明了陳凌霞的情況,并希望他能夠出手救助。 然而,這封信仍被原路退回

可此時陳凌霞的病一日都拖不得,迫不得已,吳山想出來一個荒誕的注意,以此來吸引父親吳平的注意。

于是,也就有了我們看到的潑油漆事件。

吳平對待發妻和親生兒子如此冷血,不能說和冰心毫無關系。

正因為她給了吳平太多的自由,過于放任兒子獨立,以至于吳平太過自我,因此,不論是對待親情還是愛情,對吳平來說,或許都沒有自己的感受重要。

若冰心在吳平夫婦產生矛盾時,沒有任其發展, 而是幫助彼此解開心結,充當家庭的調和劑,那麼今天,是不是會看到另一幅光景?吳山是不是就會在父親的陪伴下長大,擁有一個天真無憂的童年?

吳山破壞冰心墓碑的事件,一時間被推到了風口浪尖。

他終于如愿以償,迎來了吳平的出現。

事后采訪問吳山:是否對自己的行為感到后悔或者太過沖動?

他說: 「自己可以不是冰心的孫子,但不能不是母親的兒子。」

由此可見,對于吳山來說,比起所謂的名氣,親情才是他最為看重的。

但吳山破壞墓碑的事情仍然觸犯了破壞國家文物的相關規定,因此也得到了相應的懲罰。

與此同時,吳平也答應了付醫藥費,但依舊堅持要和陳凌霞失婚。

陳凌霞終于不再執著,唯一的要求就是二人的財產要共同劃分,或許是為吳山的日后生活求得一個保障。

聽到此,吳平卻不答應,指責陳凌霞應該凈身出戶。

冰心去世后,給三個兒女都分別留了財產。其中分給吳山的就有三處房產,這本就屬于夫妻間的共同財產。若是失婚,應一人一半才對。更何況,陳凌霞此時還處于生病期間,理應得到照顧。

陳凌霞說: 「若是失婚,財產就要對半分,不然就不離!」

吳平聽到后,脾氣也上來了,多次三番失婚不成,已經消耗完了他的所有耐心,隨即找來律師和陳凌霞打官司。

吳山不僅要照顧母親,還要和父親對簿公堂。這樣水深火熱的生活,一直持續了六年,直到陳凌霞因病去世,二人的婚姻戛然而止,六年的官司紛爭也沒有了任何意義。

吳山安葬好母親后,就徹底與父親斷絕了聯系。

此時的他,或許過著普通人的生活,沒有人知道他是冰心的孫子,只身一人尋找著人間浪漫,填補童年的缺失。終有一天,所有的愛恨都會化為塵土,埋葬在回憶之中。

冰心一生都致力于兒童文學,她寫的詩為我們描繪出一個又一個充滿童趣的世界。可是沒想到,她的孫輩生活卻如此曲折,若能重來一次,她會不會選擇放下作品,專心于家人?

畢竟,心有溫度,筆下才能出精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