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蔭榆:被母親許配給智障少爺,她投身革命,反被魯迅批專制魔頭

草莓醬 2022/11/30 檢舉 我要評論

楊蔭榆

1938年元旦,新年的太陽還沒有驅走清晨的寒氣,兩個配著槍的日本士兵在人煙稀少的街道穿行而過,他們的目的地是蘇州盤門新橋巷的一戶人家。

這戶人家的門庭很是樸素,還透露著一股子肅凈的氣息,領頭的日本軍官敲響了房門,并不美貌的一個婦人穿戴齊整地出來應門。

霧氣朦朧,沒人知道他們之間講了什麼,只見那個婦人并沒有慌張,很從容地跟著他們走了。

這個婦人是楊蔭榆,她自知為何被日本人約談,在蘇州淪陷后,她憑借自己的一些威望,收留了不少「花姑娘」在她的學社里,還打算擴建。

日本人每次來都是和她「商討」,關于低價收購她的學社的事宜,脊梁骨硬了一輩子的楊蔭榆,自然對日本人的威逼利誘不屑一顧。

誰知走到蘇州河的橋頂上,一個日本兵就突然向她開一槍,楊蔭榆被打中后立刻癱軟了身體,倒在地下,流出一片血泊,另一個士兵見狀連忙把她拋進河里。

誰知楊蔭榆此時還倔強得很,被打傷也不愿服輸,梗著脖子往岸上游,日本兵看她還沒死,抬槍又補了幾顆狠毒的子彈,終于楊蔭榆的血染紅了清澈的蘇州河。

最后,為楊蔭榆擴建房子的木匠發現了她,木匠將已經僵硬的尸體打撈起來,為她裝殮。

時間倉促,木匠只得用幾塊木片組裝棺槨,誰知棺木太薄,沒法用,可下葬的事宜拖不得,木匠只好急急忙忙地再加釘木板上去,拼拼湊湊出楊蔭榆最后的歸宿。

楊蔭榆的侄女楊絳認為,埋葬楊蔭榆的那具棺材,「好像象征了三姑母坎坷別扭的一輩子。」

楊絳照片

在楊蔭榆為抗日犧牲之前,因為與北洋政府勾結,鎮壓學生運動致人死亡,造成了著名的的「劉和珍君」慘案,被世人唾棄。

以魯迅為首的一眾革新者,直到她躲去蘇州,也未結束對她的「追打」,作為「寡婦主義」的老妖婆楊蔭榆,被謾罵著死在了保護婦女的前線。

16歲抗婚,34歲赴美留學,40歲成為北京女子師范大學的校長,楊蔭榆這一輩子,與封建斗爭,與帝國主義斗爭,最后敗在她最熱衷的教育事業上。

從楊蔭榆為保護女學生犧牲的結果來看,她不可謂魯迅筆下「廣有羽翼」的女校長,否則不會落此下場,而殺死她的,就是她愚昧的封建尾巴。

「提及而罵她的人還不少,記得她而知道她的人已不多了。」經歷過無數的批判和審視的楊蔭榆,似乎被大眾忘卻她作為近代第一位女校長所創造的成就。一次時代帶來的動亂,讓楊蔭榆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1924年,剛從美國留洋歸來不久的楊蔭榆,首次以校長的身份踏入北京女子高等師范學校。

她意氣風發,從無數學生向往的‘西天「取回自由真經,自然是那個被學生驅趕下台的前校長許壽裳的最好接替者。

此時的楊蔭榆躊躇滿志,心里已經盤算好了一系列的教育計劃,從出生受盡冷眼和苦難,終于成為可以名垂青史的人物,巨大的喜悅使她飄飄然起來,全然沒有給灰溜溜被趕下台的前校長一點關注。

楊蔭榆不會知道,自己也將走上和許壽裳一樣的路,只有今日,她被學生簇擁著、贊譽著。

「關于她的德政,零碎聽來,就是辦事認真、樸實,至于學識方面,并未聽到過分的推許或攻擊,論資格,總算夠當校長了,而且又是破天荒的第一次的女子做大學校長,是多麼榮耀呀!」在楊蔭榆做校長之初,許廣平這樣對她贊到。

當時的楊蔭榆與學生「感情素洽」,被教育部給予「駕輕御熟之效」的評價,她重回闊別八年的中國,人們又把女校長當作是個新鮮事兒,這樣的高期待讓楊蔭榆的一舉一動都備受矚目。

許廣平照片

然而就在楊蔭榆上任的9個月后, 許廣平就對她的態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并且在《校潮參與中我的經歷》中怒斥楊蔭榆。

「楊氏最大的病就是自尊自是,而又識淺力薄,用人不當,以致措置乖方;偏私,患得患失,也是她最大的致命傷,因此對同鄉和媚她的,自然另眼相看了。」

許廣平能有這樣的評價,是因為楊蔭榆上任不久時,北女師大就鬧了風潮,有高達15個教員表示與楊蔭榆不能共事,又因為改建校園的事情發生齟齬,決定聯合辭職。

這場風波導致學生停課、罷學,但最終因為學生對楊蔭榆的擁護而不了了之,這無形中增加了學生對楊蔭榆的期待,而使楊蔭榆之后的罪狀更加「十惡不赦」。

1924年秋季,楊蔭榆以整頓學風為由,開除了三名因為江浙戰爭而交通受阻,無法按時到校的國文系二年級學生,這無疑是顯露出楊蔭榆對學生參與政治的態度。

但是在青年崛起、救國風潮鼎盛的時期,這樣的觀念顯然是不合時宜的,這樣的政見使學生對楊蔭榆失望。

楊蔭榆與友人

而后,學生自治會代表與楊蔭榆進行交涉,但都未能得到滿意的答復,許廣平也是代表之一,「驅楊運動」也就此轟轟烈烈地開展起來。

1925年1月,學生自治會代表四人向教育部請愿,要求撤職校長楊蔭榆,這場「驅楊運動」徹底在學生之中爆發,而楊蔭榆仍舊不予理會。

楊蔭榆僅享受了很短暫的愛戴后,就被學生所唾棄了,她的文章也被拿出來批判。

她在文章中這樣寫道:「竊念好教育為國民之母,本校則是國民之母之母」。學生就給她取了一個綽號「國民之母之母之婆」

楊蔭榆在《致全體學生公啟》文中發表「學校猶家庭」的論調,自已則以婆婆自居,視學生為小媳婦。

這樣的治理理念徹底惹怒了女北師大的學生,魯迅之后也在作品中,不留情面地嘲罵楊蔭榆是一個陰森壓抑的「寡婦」,批判她將學生凌虐成「童養媳」。

魯迅照片

在當時,北洋政府正聯合教育部鎮壓學生運動,楊蔭榆作為北洋政府聘請的校長,她有自己的立場。

以教育部帶頭,取締學生的一切愛國政治運動,而且嚴禁女學生游公園,出入娛樂場所,以防「[兩.性]銜接之機」由此成為眾矢之的。

北女師大風潮的實質是社會學生群體對北洋政府思想鎮壓的反抗,但因為楊蔭榆的「挺身而出」,使學生們將反抗對象認定成這個陰暗的「寡婦」校長。

所以連魯迅都譏諷楊蔭榆:「依附北洋軍閥,推行封建奴化教育,肆意壓迫學生,激起進步師生的強烈反對。」

而楊蔭榆被群起而攻之,還有她性格缺陷的原因。楊蔭榆的鐵血手腕并不公允,對于與她交好的人,規則就能有所寬容,但若是觸她逆鱗,就會被嚴肅處理。

根據楊絳的回憶,楊蔭榆一直與小孩子作對,她從北京回來時,住在楊絳家,要求小孩子進她的屋子必須要脫鞋,而她說自己是解放腳,脫了鞋走路不方便,就可以例外,小孩子不服,索性不去她那里。

而恰好學生自治會是楊蔭榆最看不慣的「不安分」做派,更何況因為學生運動,不少中立的教員被毆打,學生罷課,封鎖了校長辦公室,學校幾乎面臨被停辦。

劉和珍照片

于是在1925年5月7日,楊蔭榆偏偏要在風口浪尖之時,在國恥紀念大會上不請自來,被以許廣平為首的學生轟下台去。

9日楊蔭榆就以「破壞紀念」的罪名,將劉和珍、許廣平等6人開除,這一舉動徹底使楊蔭榆陷入輿論漩渦,北女師大風潮迎來轉折點。

因為許廣平在運動之初,就以「苦悶」為由和魯迅進行通信,她自稱「一個受了快兩年教育的小學生」,向魯迅訴苦請教。

魯迅一向是堅定站在學生陣營的,對于「驅楊運動」魯迅起初表現得非常沉默,但隨著他與許廣平關系的深入,他對這場運動的關注也隨之加深。

許廣平年輕照片

直到楊蔭榆勾結北洋政府,用武力鎮壓學生運動,招來軍警毆打請愿女學生,北女師大被政府停辦,魯迅才下場加入。

在魯迅克制旁觀之時,風潮其實已經陷入僵局,北洋政府打壓學生的計劃也幾乎成功,但是魯迅的表態立刻使壓力全部轉移到了楊蔭榆的身上。

12日魯迅發文:「但她一得到可以逞威的地位如校長之類,不就雇用了‘掠袖擦掌’的打手似的男人,來威嚇毫無武力的同性的學生們麼?」

按照《華蓋集》中的記載,這是魯迅第一次公開發表對北女師大風潮的言論。

魯迅

之后魯迅聯合知名人士,為許廣平等一些學生發文請愿,更是把楊蔭榆塑造成可怖的陰險巫婆,全盤對楊蔭榆的人格進行否定。

這場「驅楊運動」很快就以楊蔭榆的全敗告終,她收獲著「寡婦」的稱號黯然離場。

值得一提的是,在結束了」驅楊運動「后,北女師大又陷入了新的風潮——驅逐章士釗和復校。風波沒有因楊蔭榆的離開而停止,是因為他們真正的敵人從來也并不是楊蔭榆這一具體的人。

對于這場勝負,女作家蘇雪林曾經不滿地說:「她(楊蔭榆)原是已故某文學大師(魯迅)的對頭,而某大師欽定的罪案是從來沒人敢翻的。」

楊蔭榆照片

歷史已成過去,公道自在人心。不要苛求前輩,不要抹殺、貶低先輩的功績。

楊蔭榆、魯迅、請愿學生等身為歷史中的人,無法以全局的眼光看待事物的發展,而我們作為后人,則有這個義務為歷史復盤。

首先,楊蔭榆在這場風潮中是必敗的,她的政見和愚昧封建的尾巴是最主要的敗因。

從現在的角度來看,楊蔭榆迷信北洋政府,壓迫學生,甚至不惜使用武力,楊蔭榆的教育只是為了秩序,而非正義。

即使已經是留洋歸來的高材生,她也沒能跳脫出封建家庭帶給她的思想烙印。

楊絳回憶說,三姑母很渴望家庭的感覺,曾雇了傭人,向親戚抱養過一個小女孩,她對女孩很好,仿佛在彌補自己童年的缺失,但那個小女孩始終沒有朝氣,只是像一個守規矩的提線「童養媳」。

楊蔭榆自出生就是被母親厭棄的,她和另一個姐妹從小生活在母親的打壓之下,與姊妹關系也不是很好。

楊蔭榆曾是北京女子師范大學校長

楊蔭榆的母親,會當著她的面指著她的照片說:「瞧她,鼻子向著天。」

楊蔭榆聽她媽這樣說她,就會氣急敗壞地說:「就是你生出來的!就是你生出來的!!就是你生出來的!!!」

直到母親在她花季之時,給她許配給一個「老嘻著嘴,嘴角流著哈喇子」的智障少爺,這才使楊蔭榆最后柔軟的希望都被打碎。

「她好像忘了自己是女人,對戀愛和結婚全然不在念。她跳出家庭,就一心投身社會,指望有所作為。」楊絳在楊蔭榆被追罵了幾十年后寫了文章,獻出一份遲到的辯駁。

但楊絳與楊蔭榆始終無法互相理解,楊絳是很典型的「賢妻良母」,她有才華,又有好的家庭,是個富有才華的美女的同時,又滿足男人的幻想。

楊絳寫劇本,收益頗豐,錢鍾書不甘示弱要寫《圍城》,她就乖乖退回家庭搞后勤,甚至為了愛情說出「甘為灶下婢」這樣做小伏低的話。

楊絳照片

而楊蔭榆截然不同,她沒有感受過家庭、愛情的溫暖,一切的成就皆來自于自己的打拼,這讓她對自己的能力有了盲目的自信。

她先獨自在無錫景海念書,之后去上海務本女中,23歲就考得日本東京女子高等師范的官費留學日本,帶著獎章畢業。

楊蔭榆多年在國外苦讀,沒看見國內革命的潮流,不能理解當時的形勢,也沒有看清自己所處的地位。

北京女子師范大學

所以楊蔭榆不是時代所期盼的女性和教育家,她不柔軟,不溫暖,不前衛,在處理風潮過程中,多次開除學生,而且乞力于警察暴力,像這樣的「校長」能有好的結局嗎?

但是,即使楊蔭榆有罪,也不應該被現代人定在恥辱柱上下不來,更何況所謂的證詞,大多來自魯迅一派對她的批判。

而對于民國男人們的行動來說,反封建就是拋棄封建的舊老婆,娶一個開放先進的新老婆,并讓她兼顧新舊的工作。

這一點上連魯迅也不能免俗,許廣平在和魯迅的十年婚姻里,從未真正逃脫家庭,加入社會勞動和文學創作,只是一味做魯迅的「賢內助」。

許廣平婚后想辦份婦女雜志,魯迅就說:「這種不疼不癢的東西,辦它干什麼?」

她想要出去工作時,魯迅又會說:「你做這些的薪金,要辛苦一個月,看人家面孔,我兩篇文章就收來了,你還是在家里不要出去,幫幫我,讓我寫文章吧。」

以至于許廣平婚后和現在抑郁的主婦一樣,發出哀嘆:「他的工作是偉大的,然而我不過是個家庭主婦吧!」

魯迅和許廣平

直到魯迅去世之后,許廣平才能從家庭的事務中解放出來,開始她自己的事業和文學發展。

而被痛罵成「寡婦」的楊蔭榆,卻是一直堅持在提升自己的路上,即使被驅逐出北女師大,任教受挫,她也能夠自費辦學社,還為抗日獻力。

所以魯迅對楊蔭榆大罵的「寡婦」在本質上,和楊蔭榆婆婆罵的「老孤婆」竟然沒有不同,都是基于自身利益被侵害而發出的人身攻擊。

畢竟在當時楊蔭榆十分反對師生戀,以及抵制男人不和原配失婚去和女學生談戀愛的風氣。

楊蔭榆畫像

這樣的對比不由讓人想到女高校長張桂梅,她怒斥考出去的學生成為了家庭主婦,并且發出被認為是極端的宣言:「畢業后不要當全職太太」。

此話一出,也是在網絡上掀起了腥風血雨,不少網友揣測張桂梅「仇男」,「打擊婚姻自由」等,但是張桂梅還是挺直腰板不妥協。

她學校里的學生,不能吃一頓安心的飯,髮型只許剪成男生頭,自然更沒有戀愛、娛樂一類的東西,但是這樣的生活卻是給無數的山區女生帶來了希望。

那這樣的校長,豈不也是看不得年輕人活力的「擬寡婦」?可見手段無對錯,需要分對錯的是動機和結果。

楊蔭榆固然是個失敗的教育家,卻不是一無是處,也不該被大肆惡意揣測攻擊。

時代在進步,是時候用公正全面的眼光,重新審視楊蔭榆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