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伊喬:與老師相愛50年,丈夫前妻去世,她守在床邊哭得泣不成聲

珮珊 2022/09/26 檢舉 我要評論

夏伊喬

紅磚清水墻的法式洋樓里,四個孩子正在你追我趕的打鬧著。

坐在一旁的劉海粟情緒有些低落,眼光里不時閃爍出幾滴淚花。看著女兒英倫,那稚嫩的臉龐。他的內心深處,翻起一陣陣的苦楚,就像有無數把刀剜割著他的心臟一樣。

他的腦海中浮現出一幅又一幅甜蜜的畫面。他拿著畫筆在創作,成家和則站在他的身旁,露出甜蜜的笑容。

然而,這一切都已經成為過去,這個家里不會再有成家和的影子。

他在想自己到底錯在哪里,為何蒼天會如此的懲罰他。

就在這時候,房門突然被打開了。滿臉淚痕的成家和站在了劉海粟的面前。

成家和與劉海粟

還沒等劉海粟反應過來,成家和已然摟住了他的脖項,又一把把英倫拽到了自己的懷里。抽泣的聲音也越發大了些。

「只要你點頭,我愿意回到你和孩子的身邊」。

劉海粟的嘴唇在顫抖,有些話擠在喉嚨里硬是說不出來。他當然知道,如果他點頭,成家和自然會回到他的身旁。

可這一切,都已經為時已晚。好一會兒,他才從嘴角里硬生生地擠出了八個字。

「既已如此,好聚好散」。

說完,劉海粟的眼中也流下了淚水。

成家和怎能不知,劉海粟的心已經被她傷透了。一顆絕望的心,又怎能輕易地挽回。她知道錯不在劉海粟,而在于自己。除了離開這里,她別無選擇。

劉海粟與夏伊喬合影

就這樣成家和走了,只留給劉海粟一個忘不掉的背影。

那是劉海粟一生中,最難以釋懷的日子。

自古多情傷離別,更哪堪冷落清秋節。此去經年,皆是良辰美景虛設,更與何人說。

自從成家和離開之后,劉海粟每天都有些魂不守舍。無論做什麼,他都是丟三落四的。寂寞、空虛與失落,各種復雜的情緒縈繞在他的心頭。

直到那一天,他接到了一個陌生的電話。

原來是他在雅加達收的一個學生給他打來的。她叫夏伊喬,原本是東印度美術學院的學生。1941年,旅居雅加達的劉海粟為印度美術學院的學生,做了一場關于中國畫像的演講。

劉海粟在雅加達

在演講中,一個華人模樣的女學生格外的引人注目。她漂亮大方,而且很是開朗。

無論是否開口說話,嘴角上都帶著三分的笑容。

演講結束之后,這個女學生主動找到了劉海粟,向他請教畫畫的技巧。請教的次數多了,兩個人也就熟悉了。劉海粟這才知道,這個姑娘叫夏伊喬。

她不是印尼華僑,而是地道的中國人。早些年,夏伊喬的父母到南洋做生意,遷居到了印度尼西亞。

這個姑娘很聰明,劉海粟也很愿意和她交流。那一天,夏伊喬又向劉海粟請教了幾個問題,得到了滿意的答案。

就在臨走的時候,她突然向劉海粟提了一個問題。

「先生,我能拜您為師嗎?」

劉海粟書法

話音剛落,夏伊喬的臉上泛出了些許羞澀的紅暈,滿滿地充滿了少女心。她渴望著劉海粟接受她,但也害怕遭到劉海粟的拒絕。

劉海粟見她的樣子著實可愛,不禁有些暗暗發笑。

夏伊喬的繪畫功底不俗,而且非常的有靈性。假以時日,必定能成為一名優秀的畫家。劉海粟點了點頭,自然也就沒有拒絕她的理由。

對于做人,劉海粟是真誠的;而對于藝術,他更是一絲不茍的。落筆到了絕妙的時候,他總是情不自禁地握住夏伊喬的手。在畫板上,在水墨上,講求著完美。

也許他是無心的,但從手心里傳出來的那一絲的溫暖,卻順著夏伊喬的臂膀流進了她的心里。

青年劉海粟

在那一刻,夏伊喬有些心動了。她從劉海粟的眼中看到了呵護,從他的眼神中看到了真情。

這對于任何一個情竇初開的妙齡少女而言,都是難以抗拒的。劉海粟在她面前展現出來的魅力,讓夏伊喬深陷其中。

只是,這段師生之誼并不長。

沒過多久,劉海粟就因為時局的動蕩,而回到了上海。只是,此時的他并不清楚,他卓越的才華和令人神往的才情,帶著夏伊喬的少女心一起走了。

劉海粟離開之后,夏伊喬總覺得自己的生活中缺少了些什麼,是一種空虛,是一種思念,更是一種失魂落魄。她嘗試著去了解,更多關于劉海粟的故事。

劉海粟

「劉海粟與成家和失婚了,是成家和背ㄆㄢˋ了他。她與劉海粟的一個朋友好在了一起」

夏伊喬聽到了這個消息,她的心一下子緊張了起來。

這該是多麼難以讓人接受的事。劉海粟一個人能不能挨過這苦楚的歲月,放下這令人惆悵的情感。

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在月明星稀的深夜,夏伊喬輾轉反側。她的腦海里總是浮現出劉海粟的身影。畫筆之間流出的才華,溫柔可敬的笑容。

夏伊喬終于按捺不住了。她要去到他的身邊,陪著他度過這段情傷。

就這樣,夏伊喬離開了父母,拋下了印尼富裕的生活。獨自一人搭上了去往上海的游輪。

結婚照

那一天,她剛剛到上海。離劉海粟越發得近了,她的心越發緊張了起來。就像是有無數只小鹿,沖撞著她懵懂的心。那是戀愛才有的感覺。

夏伊喬撥響了劉海粟家里的電話。在電話的那頭,她聽到了劉海粟的聲音。緊張的情緒一下子放松了很多,臉上的笑容也更加的燦爛。

「先生,我到上海了。稍后,我去拜訪您」。

放下電話的一剎那,劉海粟是有些遲疑的。畢竟他離開的時候,夏伊喬還在印尼。印尼的生活環境相對安穩,也比較優渥,而此時的中國正值動蕩,到處都彌漫著戰爭的陰霾。即便是夏伊喬想要來,他的父母也絕不會允許的。

夏伊喬暮年

可就在劉海粟,還在胡思亂想的時候,一個熟悉的身影,竟然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一張精致的面容下,是他還沒有忘記的笑容;一個周身散發著青春氣息的體態,是他還沒有忘記的亭亭玉立的女孩。

是的,夏伊喬不僅來到了上海,而且站在了劉海粟的面前。

「先生,如果你不堅決地拒絕,我愿意做好你的助手,以便擺脫束縛你的羈絆」。

夏伊喬把自己內心所想的合盤脫出。她不加任何的掩飾,把心中的想法全都告訴了劉海粟。

然而,此時的劉海粟卻有些猶豫了。他的內心是渴望的,但他的理智又一再地告訴他,堅決不能答應。

夏伊喬作品

他的確是寂寞的,而生活與遭遇也徹底束縛住了他的手腳,但他總要好好想想。畢竟,他已經48歲了,是四個孩子的父親,而這個姑娘才26歲,正值芳華。是否要真的把她留在自己的身邊。

接下來的日子里,他們兩個人依舊以師生的形式相處著。為了打消劉海粟心中的顧慮,夏伊喬用自己的真誠,去渲染著這個家的氛圍。

她的到來,的確解開了束縛在劉海粟身上的繩索。劉海粟得以全身心的投入到自己的創作中。

他那顆寂寥與無助的心,漸漸的被夏伊喬所撫平。他的臉上有了笑容,生活中也有了更多的樂趣。

夏伊喬的畫作

夏伊喬剛剛住進這棟法式花園樓房時,并不是所有人都接納她的。

她畢竟是一個陌生人,孩子們總是對她有一些抗拒。但她并不在乎,總是不厭其煩的照顧著每一個孩子。

即便是孩子冷落了她,她也是笑容以對。用自己的方式,把那份愛傳遞給每個孩子。

漸漸的,劉海粟適應了夏伊喬在他身邊的生活,甚至有些離不開她了。因為只有她的存在,才可以讓自己無所顧忌的去追求藝術,沉浸在自己的藝術空間里。

更何況他們兩個之間還有著共鳴,夏伊喬總能明白劉海粟在畫作中所傳達的深意。

在繪畫上,劉海粟有自己獨特的見解。他既反對傳統的陳詞濫調,也反對對傳統的完全拋棄。而這也恰恰應合了夏伊喬對水墨畫和工筆畫的摯愛。兩個人不謀而合,相得益彰。

劉海粟在創作

時光一天天的過去,看著總在一旁忙碌著著的夏伊喬,劉海粟也動心了。

多情半世,原來眼前的這位,才是他追逐了一生的愛。因為她給了他真正的自由,也給了他藝術的空間。他不用再刻意的嘗試著去適應對方,去尋找性格上的共鳴。

「你愿意嫁給我嗎?」

也許是劉海粟的心累了,也許是他想找一個可以陪伴他一生的人。總而言之,他找到了。

1944年的1月16日,在好友的祝福聲中,劉海粟與夏伊喬攜手進入了婚姻的殿堂,結成了一對相伴余生的伉儷。

夏伊喬的出現,不僅將劉海粟從感情的泥淖里拽了出來,還為他鋪平了所有感情上的傷口。

劉海粟張韻士合影

在與夏伊喬成婚前,劉海粟已經經歷了三段婚姻。無論以何種方式結束,都不能說劉海粟沒有任何的過錯。

到底是誰傷了誰?在感情的世界里,誰又能說得清楚。可夏伊喬的出現,終究給了這一段感情一個美好的結局。

當年劉海粟追求成家和的時候,彼此已經透露出來了性格上的不合。

劉海粟在美專任教的時候,成家和還是美專的一個學生,兩個人相差17歲。不置可否,劉海粟之所以喜歡成家和,有很大的一部分原因,源于她的美貌與妖嬈。她是當時校園中少見的美女。

成家和家境說不上好,與劉海粟結婚之后,便過起了養尊處優的生活,物質從來都是她所在乎的。

在國外

劉海粟赴南洋募款之后,因為時局的動蕩,他與家中斷了聯系。一時之間,無法給成家和寄錢。

臨行之際,劉海粟曾把成家和托付給了自己的朋友蕭乃震。誰料,這二人竟日久生情。等到劉海粟歸來的時候,成家和已經拋棄了他和孩子。

劉海粟的心中雖然有一百個悔不當初,但他終究是釋懷了。后來成家和跟著丈夫去了香港,還剩下了一個女兒。

初到香港時,他們的生活還算可以。無奈蕭乃震得了重病,竟然一命嗚呼。成家和帶著年幼的女兒,一下子失去了生活的依靠。

按說,對于這樣的女子,夏伊喬該是不屑的。雖然說不上恨,但她畢竟傷害過自己深愛的人。夏伊喬還是幫著劉海粟化解了這段愛恨情仇。

聽說成家和母女生活拮據之后,夏伊喬還特意去了一趟香港。

夏伊喬的出現,成家和是始料不及的。當年的她,總覺得劉海粟是一個忽視身邊人感受的人。然而,當夏伊喬出現的時候,她終于明白了。

原來并不是劉海粟忽視了她,而是她始終沒有走進劉海粟的內心。

夏伊喬在香港見到了成家和的女兒,當時還只是個不諳世事的小姑娘。不過,長得格外的秀氣水靈,很是漂亮。

于是,夏伊喬就給成家和提了幾個建議。讓她好好的培養女兒,多學一些藝術特長。或是唱歌,或是跳舞,稍微大一點可以向影視圈發展。

成家和自然也是接受了夏伊喬的建議。只是她沒想到,夏伊喬看人竟然如此的準。幾年后,女兒真的成了炙手可熱的演員,她就是香港著名影星蕭芳芳。

如果說,是因為成家的離開,才給了夏伊喬來到劉海粟身邊的機會。如果說,她是為了感謝成家和的放手,她才接濟她們母女。或許有點小氣了。

因為夏伊喬所做的,遠不止如此。她做的那些事,甚至超越了一個男人的心胸,就連劉海粟也感慨自愧不如。

晚年劉海粟

劉海粟與第二任妻子張韻士的往事,似乎要比別人來的更加悲傷的多。

她本是寧波的一個少女。只是為了去美專當模特,才與劉海粟相識。當年的劉海粟,還正值風華正茂,才子風流的時候。

當他第一眼看到年輕貌美的張韻士,就徹底的心動了。在劉海粟的瘋狂追求之下,張韻士終究還是沒能抵擋住愛情的狂風暴雨,與劉海粟走在了一起。

然而,讓她始料未及的是,當成家和出現的時候,劉海粟移情別戀了。

張韻士知道,她已經無法挽回丈夫的心。她選擇了放手,成全了劉海粟和成家和。成家和是不允許劉海粟與張韻士來往的。所以劉海粟也就少了對張韻士的照顧。

劉海粟故居

張韻士不像那些民國才女,可以撐起一片天。她也沒有能力,讓自己活得更好一些。臨近暮年,張韻士的生活越發艱難了。

一個偶然的機會,夏伊喬得知了張韻士的窘境。也許,她覺得是當年的劉海粟錯對了她,也許是她更同情張韻士的遭遇。

「她畢竟是孩子的親生母親,還是把她接過來吧」。

夏伊喬主動把張韻士接到了家中,照料起了她的飲食起居。

每天清晨,夏伊喬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為張韻士梳頭、洗臉。漸漸的竟然成為了習慣。她喜歡叫張韻士「阿姐」,張韻士也感謝這位妹妹的照料。

劉海粟晚年生活

晚年的張韻士,性格已經有些孤僻,行為也有些乖張。她就像是一個沒長大的頑童,稍有不順心,就吵吵鬧鬧。

夏伊喬從來沒有為此發過一次脾氣,她總是不耐其煩的安慰著張韻士,而在家里張韻士也只聽他的話。

那一年,張韻士過世了。是夏伊喬為她操辦的后事,送的終。

夏伊喬守在張韻士的床邊,哭得泣不成聲。

「老阿姐,再讓我替你梳一次頭吧」。

身邊的劉海粟和孩子們聽完這句話無一不動容,紛紛落下了眼淚。這種感人至深的真情,在這個塵世間又有多少呢?

劉海粟晚年照

夏伊喬做到了。

愛一個人,不需要他許下山盟海誓,看他愛不愛自己身邊的人就可以了。

正是有了夏伊喬的50年的相愛與陪伴,劉海粟才有了那麼多的傳世名作,才有了讓人羨慕的晚年。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