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清閣:錯誤的年紀,錯誤的人,終究成不了對的愛情

珮珊 2022/07/09 檢舉 我要評論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珮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關于趙清閣,杜宣先生有一段話。

「我原本以為才女高標,潔身自好,是一件至善至美之事;可是看到趙清閣的結局,大受刺激。獨身可以,但不要因為一個男人。好的女子一定要有好的感情呵護著。不能給予她們這種保障的男人,不配去接近她們。」

杜宣的感慨,來自于趙清閣一生的孤寂與凄涼。

自幼喪母,處境卑劣卻逆風而生

趙清閣的少年時代,是凄苦的。

她出生在一個小官僚地主家庭,祖父做過舉人,母親也頗有才氣。

如果不出意外,趙清閣應該有一個幸福安穩的童年。

可五歲那年,母親去世,趙清閣突然從母親的寶貝變成痛失母親的孤女,生活也開始變得坎坷。

她寄居在舅舅家里求學,父親隨后不久又另娶,繼母無法容下她。一切的一切,都讓她養成了孤僻的性格。

好在趙清閣喜愛文學,她將書本當成自己的知己。再獨孤,她也可以在書本中找到自己的去處。

但很快,趙清閣就發現,她還是想得太天真了。

趙清閣偶然聽見父親和繼母的對話,打算讓她盡早退學嫁人。

仿佛一道晴天霹靂,趙清閣意識到,自己不能再在這個家里待下去了。她必須離開,才能開始新的人生。

1929年的一個夜晚,15歲的趙清閣,懷揣著四塊銀元,悄悄地離開了這個家庭。

她決心要開始一種新的人生。

她考上了河南藝術高中,還得到了助學金,有了穩定的學習環境,一切都在慢慢變好。

而扎實的文學功底,又讓她開始通過文學來傾訴自己,趙清閣開始在報紙上投稿,也逐漸積累起了名氣。

志同道合,暗生情愫

趙清閣在文學上頗有成就,此時,老舍也已經嶄露頭角,發表了《駱駝祥子》。

兩個人都受聘于「文協」,老舍被推舉為總務部主任,趙清閣被聘為組織部干事。

他們是志同道合的工作伙伴,互相配合,互相幫助。

時間久了,在他們之間,漸漸產生了不一樣的情愫。

老舍向來不善于和女人打交道,可是,在趙清閣面前,他卻總像是打通了任督二脈,滔滔不絕,他們二人總有說不完的話題。

慢慢的,他們相愛了。

正常來說,這應該是一件喜大普奔的事情,才子佳人,天作之合,堪稱人間喜事。

可是,此時的老舍,早已經有妻有子。

他的妻子胡挈青也是新時代的女性,畢業于北京師范大學,受過先進教育。

但婚姻之中總要有人做出讓步。為了讓老舍安心創作,胡挈青甘居老舍背后,照顧兒女,侍奉婆婆。

尤其是后來,因為工作的緣故,老舍到了重慶安家,胡挈青卻獨自一人帶著孩子留在北平,還要侍奉年邁的婆婆,在那樣戰火紛飛的年代,胡挈青生活的艱難,可想而知。

可胡挈青從來未曾抱怨過,給老舍的信里,也總是說一切都好。

但是,胡挈青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就在她在沒日沒夜的操持一個家的時候,老舍和趙清閣的愛情,就這麼悄然滋生了。

等到老舍的母親過世,胡挈青才終于從朋友的嘴里,得知了老舍和趙清閣的事情。

如晴天霹靂,仿佛多年的堅持,一下子成了笑話。

胡挈青匆匆帶著孩子們去重慶找老舍。

老舍兩邊為難,趙清閣決意斷情

1942年的秋天,胡挈青帶著兒女來到重慶。

老舍接到消息,匆匆接了她們母子,把她們安頓好后,卻并沒有和他們住在一起。

他在為難,也在抉擇。

此時已經是新社會時代,倡導一夫一妻,倡導婚姻忠誠,老舍的妻子和愛人,也都是受過新教育的女性,她們的自尊和驕傲,也不會容許自己和別人共侍一夫。

老舍必須在這兩個女人中,做一個選擇。

但這樣的選擇,又是那麼的難。趙清閣是他真心所愛,是真正和他抵達心靈的靈魂伴侶,他不忍放棄;可是妻子多年來毫無怨言的付出,尤其是獨自一人養大孩子,又照顧年邁的婆婆,為她養老送終,替老舍盡了為人子該盡的孝道。老舍的良心,也不允許他辜負妻子。

老舍左右為難,二十多天了,都沒有一個答案。

而在這二十多天里,趙清閣原本火熱的心,卻逐漸冰冷。

她原本以為,老舍愛自己,會愿意為了自己失婚,給自己一個名分,卻沒有想到,老舍根本就沒有這樣的決斷力。

趙清閣心灰不已,收拾行李離開了重慶。

就這樣,老舍回到了妻子胡挈青和兒女身邊。

可已經是情根深種的兩人,又豈是那麼容易放下?趙清閣離開以后,在日復一日的想念里,老舍愈發意識到,自己對趙清閣的無法割舍。

可就在這個時候,胡挈青又生下了一個女兒。

于情于理,老舍都不應該離開這個家庭。他有他作為丈夫和父親的責任。

各據一城,永不相見

但感情的事情,總是那麼不講道理。

明知道不該,老舍還是和趙清閣ㄙˇ灰復燃,又重拾舊情了,兩個人私下又有了聯系。

但這樣的藕斷絲連,終究是無法見天日的。

不僅老舍痛苦,趙清閣也很痛苦,她清醒的意識到,他們這樣的感情,不僅是無望的,更是不道德的,或許揮劍斬情絲,才是他們應有的選擇。

1945年 ,趙清閣再次選擇了離開,來到了上海,決意全新投入到研究《紅樓夢》的寫作中。

然而讓趙清閣萬萬沒想到的是,隨后不久老舍也跟了過來。

更讓人意想不到的是,老舍的妻子胡挈青也追了過來。

這算是怎麼回事呢?難道三個人之間,永遠要這麼的你追我趕嗎?

而老舍的態度,仍然是回避式的,他和趙清閣說:

「我們想法子逃到遙遠的地方去,找一個清凈的住處,我著書,你作畫,與清風為友,與明月為伴,任天塌地陷,我們的愛情永生!」

雖然老舍描繪的畫面很誘人,但趙清閣卻清醒的意識到,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要他們還活在世上,現實永遠會是一座冰冷的圍墻,禁錮著他們的愛情。

她對老舍說:

除非我們一塊去跳江,才能逃避現實。

當然,讓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老舍最終的結局,竟然真的是葬身于冰冷的湖水之中。

于是,這場私奔,再次以老舍的回歸家庭為結尾。

但得不到的永遠都在騷動,老舍也已經有些魔怔了,趙清閣決意斷情,他卻緊追不舍,甚至異想天開的,再次醞釀起了私奔的計劃。

1948年,他寫信邀請趙清閣,說自己已經在馬尼拉買了房子,為了重逢,希望她與自己一起去那里定居。

這封信,在后來編撰老舍回憶錄的時候,趙清閣也拿了出來。

但同樣的,這一次趙清閣仍然拒絕了老舍。她想要的,從始至終不過是一個名分。老舍卻始終給不了她,只會讓她一起私奔。而這樣見不得光的愛情,不是趙清閣所想要的。

1949年,趙清閣托人帶了一封信給老舍:

「各據一城,永不相見。」

終于為兩人牽扯多年的情感,劃上了一個休止符。

此后,他們再也沒有見過面。

老舍絕望跳湖,趙清閣一生未嫁

此后,他們天各一方,各自過著自己的人生,經歷著自己的悲和喜,也默默的在心里思念著遠方的人。

胡挈青雖然還和老舍在一起,維持著婚姻,但是在心里,她早就因為老舍數度的拋棄,心生怨恨了。

是啊,一個女人在最好的年華里,犧牲了自己所有的一切,為對方操持家庭,照顧兒女老人,換來的卻是這樣血淋淋的背叛。縱使往后在一起生活多年,終究不過是個空殼子,又有誰會不憤怒心ㄙˇ呢?

這或許也是為什麼,后來老舍遭到批斗,胡挈青不僅不為他發聲,還數落他的罪狀,不讓他回家的原因吧。她的心,終究是被傷得千瘡百孔后,變得堅硬。

而失去摯愛,失去信仰,被所有人批斗卻還被家人排斥的老舍,終究也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氣,投江自盡了。

當年,面對妻子和愛人,他無法面對,選擇逃避;如今,面對現實的困境,他也無法面對,選擇以ㄙˇ來逃避,卻留給活著的人,無盡的痛苦。

老舍在文學上或許是無往不勝,有如神助,然而面對生活的時候,他終究還是少了點勇氣和擔當。

聽到老舍跳江而ㄙˇ的消息后,趙清閣是長久的沉默,她并沒有說什麼,只是轉身點燃了一炷香。也許,她在祭奠她一生中唯一的愛人。

此后的余生中,趙清閣再未有任何的情感經歷,她守著他們的回憶,守著老舍的信件,就這麼孤獨的、寂靜的在思念中度過了她的一生。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