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元化與張可:結婚58年,一個瘋癲一個癱瘓,在逆境中升華愛情

珮珊 2022/09/11 檢舉 我要評論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珮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年少的王元化

1979年6月,歷經艱辛的王元化,終于要被恢復名譽了。

然而,正當他正打算把這個好消息告訴妻子時。

妻子卻因為突發腦溢血,進了搶救室。

聽到消息的王元化,頓時感覺眼前一片黑暗,險些摔倒在地。

但他馬上就清醒了過來,急忙趕往了醫院。

在路上,他的腦海中,一直是妻子的身影,生怕自己連妻子的最后一面都見不上。

幸好,妻子經過搶救,已經脫離了危險期。

然而,醫生卻告訴他,張可因為智力和腦力嚴重受損,她已經全身癱瘓了。

而王元化聽后,心中萬念俱灰,他淚眼婆娑地對著蒼天怒吼道:

「老天爺,她是能用英語和法語做同聲傳譯的啊!她提筆是‘女中顏真卿’!你現在卻把那樣的她全部奪走了!」

現如今說起王元化這個名字,很多人或許連聽都沒聽過。

但他在上個世紀,他是足以和錢鍾書相媲美的著名學者。

在那時,更有人直言:「北有錢鍾書,南有王元化。」

由此可見,他在當時的名聲與才學。

可很少有人知道,王元化能取得如此卓越的成就,這與他的妻子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

后來許多人也說:「若沒有張可,肯定不會有后來被稱為‘北錢南王’的著名學者王元化,只會多個瘋子王元化。」

一切,還得從王元化18歲時與19歲的張可相識開始。

那時,王元化已經是一名黨員了,正負責組織內的一些文藝宣傳工作。

有次,他聽說暨南大學的演劇隊來到了清華園。

錢鍾書

于是,他便急忙趕了過去。

或許,就連他自己也想不到,自己與妻子的第一次相見,會是這樣。

王元化觀看演出時,一眼就被台上,那位帶著甜美笑容的年輕女子,所吸引住了。

那名女子穿著一件旗袍,留著披肩短發,看上去并不起眼,長得也是尋常。

但從小在清華園長大的王元化,就這麼陰差陽錯的,被這名女子引住了。

張可看到台下的王元化,一直盯著自己看,心中除了幾分羞澀外,也升起了幾分好奇心。

可她畢竟是個女孩子,還是要矜持一些的。

但王元化可不管那些,喜歡了他就要努力爭取。

所以,演出結束后,他就壯著膽子,找到張可面前。

張可看著眼前穿著,西褲與皮鞋的大男孩,忍不住笑道:「你怎麼穿了一條卓別林的西褲就出來了?」

王元化聽完,就愣在了原地,許久沒有反應過來。

張可

畢竟,他再大膽,也只是個未經人事的少年。

但他對這位女子的好感,并沒有因此有半分的消退。

而張可對這位少年,也有些許好感。

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他們二人之間也越來越熟悉。

這天,王元化感到自己與張可的關系,已經差不多了。

于是,他便壯著膽子,對張可說:「我要約你談談。」

那時的王元化,就好似慷慨赴ㄙˇ的烈士一般,臉色通紅。

而張可,看到王元化如同壯士斷腕,頓時感覺這個大男孩特別可愛。

況且,她對王元化,也是很有好感的。

于是,張可就朝著這個害羞的大男孩,點了點頭,表示自己同意了。

當時,張可對于二人的第一次約會,是十分認真的。

可張可卻萬萬想不到,王元化居然連基本的交往經驗都沒有。

張可

就在他們二人一起來到公園時,王元化忽然發現,他出門居然沒有帶錢。

若是尋常男子遇到這種情況,肯定是要自己回去拿錢的。

但王元化卻做了一件令人大跌眼界的事,他居然向張可提出,讓她來掏錢。

這一舉動,直接讓張可愣在了原地。

出去約會讓女生來掏錢的事,張可是聽都沒有聽過。

如若不是與王元化相識,她都要覺得這人是個感情騙子了。

張可看著王元化,那無奈窘迫的表情,頓時明白了。

這位憨厚的大男孩,是真的忘帶錢了。

于是,心中的氣憤便瞬間煙消云散。

但此時,張可心中也升起了幾分逗弄心思。

她嘴角帶著笑意對王元化說:「你約女生談話,卻還要人家買門票,你怎麼這麼摳門?」

王元化解釋說,自己忘帶錢了。

但張可哪里會聽,她本來就是要逗弄一番王元化,解釋又有什麼用呢?

在張可的不斷逗弄下,原本窘迫的王元化,也越來越氣憤。

終于,在張可的又一次逗弄下,王元化氣的什麼也顧不上了,扭頭就走。

而張可,遠遠看著王元化那氣鼓鼓的背影,忍不住笑了。

他們二人,誰也沒有想到,第一次約會,會以這樣的方式結束。

在回去的路上,王元化越想越氣,回到住所后,更是氣得倒頭就睡。

但他并不是個愚鈍的人。

夜晚,他躺在床上,忽然想起張可那意味深長地的笑。

他一下子就明白了,張可并不是是在嘲諷自己,而是在和自己開玩笑。

于是,在第二天,他就跑去向張可道歉了。

而張可自然也沒有怪他,況且兩個人對彼此的好感,也不是那麼容易消退的。

但此事畢竟是王元化的錯,所以他便不好意思再約張可出門。

晚年的王元化與張可

幸好,王元化與張可的哥哥‘張滿濤’是要好的朋友。

張滿濤也知道,王元化對自己的妹妹有意思。

但他對此并不反感,反而極力撮合。

就這樣,在張滿濤的撮合下,王元化與張可也愈加熟悉。

俗話說:「皇帝不急太監急。」說的或許就是張滿濤。

他眼看王元化與張可越來越熟悉,但卻絲毫沒有在一起的預兆,便越來越著急。

有一次,他主動問張可是不是喜歡王元化。

張可對此,只是說:「王元化是一個很真誠的人,這很好。」

張滿濤聽著這模棱兩可的回答,也不敢下定論。

于是,兩個人之間的這層窗戶紙便一直沒有捅破。

但兩個人都沒有想到,這麼一拖,便是十年。

在這十年期間,王元化一直默默地站在張可身后。

而張可在心里,也早已經接受了這位男子。

張可新婚照

周邊的朋友看著他們,從少年到青年,甚至以為,他們會這麼一直拖下去。

但幸好,他們最終還是在一起了。

1948年,王元化與張可在上海舉辦了婚禮。

他們的朋友得到消息后,忍不住感嘆:「他們總算是在一起了啊!」

恰逢內戰,王元化又負責著共產黨的地下刊物。

但張可并沒有在意這些,而是堅定地和王元化站在一起。

在上海解放前夕,國民政府當局大肆抓捕共產黨人,就連許多國民政府高層的子女,都因加入共產黨而遭遇ㄉㄨˊ手,王元化與張可自然也未能幸免。

幸好,他們二人并未落入敵手。

這段日子,后來被稱作黎明前的黑暗。

1949年,對張可而言,不止有期盼已久的新中國誕生,還有兒子王承義的到來。

在兒子降生以后,王元化一家人的生活變得更加溫馨、幸福。

第二年,上海所有的地下黨都要重新登記,然后調整崗位。

但張可與王元化,為了能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毅然決定放棄了這一切。

在他們看來,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只是為了自己心中,那富強、民主的新中國,而不是為了升官發財。

所以,在新中國成立后,他們便一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

王元化正好趁著這個機會,專心搞起了文學。

而張可則進入了一所大學,教莎士比亞的戲文。

但張可并不知道,就是她的這次選擇,為后來的王元化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在教課之外,她則是王元化身后堅實的避風港。

張可(左一)與婆婆還有周歲的兒子

而王元化在那時,正是‘人生得意須盡歡’的時候。

這使他難免有些沖動、飛揚。

無論是在家里還是外面,時不時的就有些飄飄然。

在四十年后,曾與他共事的李子云直言:「我那時根本不愿理他,太‘標’了。」

但每當這個時候,張可就會看著他,溫柔地笑笑,然后對他伸出手來,對他說:「對、對,你是最好的,你了不得。」

王元化看到妻子這般,也只是如小孩子一般,害羞的撓了撓頭。

然而,天有不測風云,夫妻二人的美好生活并沒有持續多久。

1955年,全國上下爆發了浩浩蕩蕩的「反胡風運動」。

王元化也被殃及池魚,被抓入了獄中。

原來,有人認為王元化是老黨員了,只要他認為胡風是反動派,那一切都好辦了。

胡風

可他們卻沒想到,王元化也是個驢脾氣,他是無論如何也不愿說假話。

這可把那些人氣壞了,他們眼看王元化ㄙˇ不松口。

于是,就把主意打到了張可身上。

這天,張可正在學校開會,忽然被人逼迫,讓她承認自己的丈夫是反動派分子。

原本,張可對丈夫的消失,是毫不知情的。

但她一見到那些人,就明白了事情的來龍去脈,無論對方怎麼說,張可就是不承認丈夫是反動派分子。

對方在氣急之下,直接將一本厚書摔到了她的臉上,但她對此絲毫沒有松口,咬緊了牙關,并沒有在對方的淫威下屈服。

張可心知,那些人沒有確鑿的證據,是關不了丈夫多久的。

于是,她一邊撫養著孩子,一邊默默等待著丈夫。

晚年的王元化

1957年2月,王元化被釋放回家。

得到消息的張可,心中的一塊大石,終于落地了。

可她沒想到,王元化出獄時已經患上了精神病,分不清現實和虛擬了。

張可看著眼前五官扭曲的丈夫,眼眶瞬間變得通紅。

她強忍著淚水,把丈夫帶回了家。

換做別人,可能會把這個精神失常的廢人,扔到一旁。

但張可并沒有這樣做,而是為了丈夫,四處奔波,尋找挽救的方法。

當她得知,讀書對王元化的病情有幫助后。

她便找來許多的文獻,來讓王元化閱讀。

屋漏偏逢連夜雨,說的或許就是王元化吧!

就在精神病還未痊愈的時候,王元化便因為營養不良而患了肝炎。

盡管如此,張可都沒能放棄王元化。

而是張羅著一家人,一起去鄉下收集雞蛋、黃豆和食糖。

或許是老天爺開恩,王元化患肝炎不到一個月,他的身體便痊愈了。

然而,就在王元化肝炎痊愈不久,他的眼睛便又突然失明了。

全家人都為王元化的病情,忙前忙后。

這次又是張可,為他找來了上海最好的眼科醫生,這才讓他免于失明。

特殊時期里,王元化被派到了農場勞動。

原本,王元化的精神病已經好了許多。

但因為與家人的再次隔離,他的精神病變得比以往更重了。

在奉賢農場時,他每天在田野里狂奔。

在小河灘上看到螃蟹時,他更是直接舉起石頭將其砸爛,以此來發泄自己心中的不平與痛苦。

這次,就連張可也未能幸免,因為王元化的緣故,她也遭到了禁足。

當時,張可因為高血壓而昏迷。

就是這樣,那些人都沒有讓她去看病。

也正是這次禁足,為張可的病情埋下了病根。

但盡管遭到了這麼多的磨難,這位堅強的女子依舊挺了過來。

而且,還堅持繼續照顧王元化。

甚至可以說,若沒有張可,王元化可能早都離世了。

然而,世事終歸無常。

就在王元化的精神病,剛剛痊愈時,張可卻倒下了。

這也就是我們開頭出現的那一幕。

張可在一次討論會上,昏倒在地,被送到了醫院之中。

那天,王元化整整哭了一夜。

但精神病剛剛痊愈的他,并未因此而放棄張可。

正如同當時張可照顧他一樣,只是這次該他照顧張可了。

張可喜歡吃蹄膀,但她的身體又不能吃太多油膩食物。

于是,王元化為了能讓張可,既能吃上蹄膀,還能保持健康,就將蹄膀切成一塊,每次只讓她吃一點點。

有時,張可更是如同小孩子一般,拉著王元化的袖子,撒嬌。

每當這時,王元化都會潸然淚下。

原本,精神病剛剛痊愈的王元化,在生活上就是一個門外漢。

但為了能更好的照顧張可,王元化也從當初的門外漢,變成了家務小能手。

在那段日子里,王元化除了安頓妻子的一日三餐外,還時不時的推著輪椅與她一同散步。

后來,隨著王元化名聲越來越大。

他便經常受邀去各地講學,但即便是如此,他也會帶著張可一起,生怕因自己不在,讓張可受了委屈。

張可以前的學生郭美村去探望她時,非常驚訝。

她本以為,已經癱瘓的張可是十分邋遢的。

但她沒想到,張可的頭髮梳的整整齊齊的,身上的衣服也是干干凈凈,湊近時還有淡淡的香味。

一點都不像個癱瘓的病人。

照常理來說,像張可這種癱瘓的病人很早就會過世。

可張可在癱瘓后,卻依然活到了87歲高齡。

顯然,這一切都離不開王元化的悉心照顧。

但張可離世后,王元化也沒了活下去的念頭。

很快,他病了。

照常理來說,老人們一般病了,都會積極接受治療,但王元化卻不這樣做。

他甚至還特別叮囑家人:一旦陷入昏迷不可搶救。

已經ㄞˊ癥晚期的王元化,每天在醫院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打理的整整齊齊的。

或許,這是在等待ㄙˇ亡的到來吧!

對于ㄙˇ亡,王元化并不恐懼,反而很是期待。

他覺得,自己只有早些離世,和張可才能早早地相聚。

終于,在2008年的一天,王元化在睡夢中安然離世。

這下,他總算是如愿了。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