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步偉:民國「女權」先鋒,立誓為醫學事業「終生不婚」,卻在32歲嫁給愛情,養育四女皆成才

珮珊 2023/01/25 檢舉 我要評論

近年來的簡中互聯網上,「女權」這個詞似乎已經被日益妖魔化,在某些語境中甚至已經包含貶義,諷刺意味濃重。

現在,讓我們回歸這個詞語本源的意義。

百余年前,它一定是個閃著光的字眼,為久處于黑暗籠罩下的兩億中國女性,照亮了本該平等自由的前路。

1895年,當一個6歲女孩說出:「女性才是國民的母親!」這一驚人的語句時,她的人生也將注定不平凡。

這個女孩,在當時被公認為「問題少女」,後來卻成為了中國首位醫學女博士,她叫楊步偉。

出生于南京的名門世家,楊步偉從小便受新思潮的影響,思想行為都是前衛做派。

6歲時,父親帶她參加書院入學考試,她在作文題里寫下了一句話,讓保守的監生大吃一驚:

「女子者,國民之母也。」

要知道,彼時仍處于清王朝統治之下,封建社會自古秉持男尊女卑的觀念,楊步偉這一句石破天驚的宣言,無異于單槍匹馬向倫理綱常挑釁。

後來,楊步偉來到湖南時務學堂求學,當時正堅持改革求新的梁啟超,恰好成為了她的國文老師。

受到新式教育的影響,男女平等的觀念,深深地刻在楊步偉的腦子里,進而也影響了她對婚姻大事的決策。

幼年時,因家里祖父的安排,楊步偉和表弟曾被家人定下娃娃親。

然而年長之后,她對這樁婚事并不滿意,16歲時便主動給表弟寫下退婚書,要為自己恢復自由身:

「日后難得翁姑之意,反貽父母之羞,既有懊悔于前者,不如挽回于現在……」

消息一出,當即在十里八鄉引起了軒然大波,楊家父母頓覺顏面盡失。

在這次激烈的爭吵過后,楊步偉和父親關系破裂,整整八年期間,兩人互不搭理。1919年,對于楊步偉而言是一個頗有紀念意義的年份,她創造了屬于中國女性的歷史。

這一年,她成功考取了東京帝國大學的醫藥學博士學位,還與好友李貫中創立了一家專治婦產科和兒科的醫院,又一舉成為了中國首個西醫婦產科醫生,也是第一個女院長。

創立醫院這一日,楊步偉也暗暗立誓,要為中國醫療事業奉獻所有,終身不嫁。

然而「打臉」總是來得很快,也正是在楊步偉的事業蒸蒸日上時,她也遇到了自己未來的丈夫,被稱為「中國現代語言學之父」的趙元任。

兩人第一次相遇,是在楊步偉的表哥龐敦敏家。當天,趙元任從語言協會散會,準備回清華大學宿舍,可天色已晚,西直門城門已關,他便想到去好友龐敦敏那里借宿一晚,碰巧楊步偉和李貫中也在。在龐敦敏家,得知楊步偉是旅日歸國的醫學博士,趙元任順勢打開了話匣子,兩人很自然地互相攀談起來。

在交流過程中,楊步偉自由進步的思想太過耀眼,深深地吸引了趙元任的眼球。

不知不覺間,趙元任便當起了所謂的「舔狗」,巧用死纏爛打的戰術,對這個特別的女孩展開了猛烈攻勢。

此后,趙元任常去醫院找楊步偉聊天,試圖盡快拉近關系,求得佳人垂青。

楊步偉是個聰明人,眼見趙元任這麼頻繁的拜訪,一定有什麼意圖。

可都說愛情里「當局者迷」,向來古靈精怪的楊步偉,此番卻在追求者面前鬧了個大烏龍。

在醫院幾次碰面過后,楊步偉會錯了意,誤以為趙元任常來拜訪,是因為鐘意好友李貫中。

恰好那晚之后,李貫中也有提過對趙元任有好感,楊步偉就亂點鴛鴦,打算撮合兩人。她不僅不停地找機會,為兩個人制造獨處的空間,當趙元任去南京出差需要醫生陪護時,還特意安排李貫中和他一起去。

沒過多久,趙元任從南京返回,再也按捺不住焦急的心,終于徑直向楊步偉表明心意,打算從清華辭職搬到北京城里和她一起住。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表白,見慣了大場面的楊步偉,一時間竟然不知所措。

她先是以自己曾向表弟退婚、名聲不好為由拒絕了趙元任的表白,試圖給自己爭取些思考的時間。

不料趙元任竟繼續步步緊逼,大有「不得佳人死不休」的架勢,這才讓楊步偉鼓起勇氣,滿臉羞紅地接受了面前男子的表白。

1921年,趙元任夫婦決定成婚,沒有置辦聲勢浩大的婚宴,只是印了400份結婚聲明,遞送給各界友人:

「我夫婦將于6月1日成婚,決定不辦婚禮,賀禮也絕對不收。諸君若是非要送禮,便送書信、詩文或音樂曲譜,方便我們捐給中國科學社。「

婚禮當日,夫妻倆只請了好友胡適和女醫生朱徵作證婚人,來到了二人地定情之地中山公園,簡單拍了個滿意的雙人照就結束了婚禮。

往后余生,作為「小男子主義者」的趙元任,像大海一樣包容了楊步偉的棱角,讓夫人繼續無憂無慮地做旁人眼中的「問題少女」,一做便是六十年。

趙家的四個女兒,長大后也悉數成才,在各自領域熠熠生輝,相貌與才華相得益彰。

1981年,92歲的楊步偉在美國離世,次年初春,趙元任也追隨而去,享年90歲。

依照夫妻二人意愿,他們的骨灰被灑入太平洋東岸,若是海水有信,自會帶他們魂歸故土。

楊步偉當初那句「終身不嫁」,終究沒能兌現,反倒與深愛的人白頭偕老,身后同眠。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