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大師貝聿銘:令其驕傲一生的不是建筑,而是他的夫人盧愛玲

珮珊 2022/08/22 檢舉 我要評論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珮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貝聿銘和盧愛玲的婚紗照

這是民國時期一張非常特殊的婚紗照。

新郎苦等了4年,終于如愿娶到了心愛的姑娘,笑得滿面春風。

新娘穿著潔白的婚紗,沒有羞澀地低頭,而是落落大方地面對親友,俏皮地吐了吐舌頭。

「咔嚓」,那麼一瞬間,攝影師抓拍了這個經典的畫面。

彼時的貝聿銘是一名建筑公司的繪畫師,還不是未來譽滿國際的建筑大師!

彼時的盧愛玲是一位剛畢業的青年女郎,還不是大師成功背后的優秀夫人!

貝聿銘和盧愛玲與三子一女合照

在成為神仙眷侶之前,他們也曾互相陪伴度過了幾十年清貧的日子,令人羨慕的婚姻背后,是夫妻二人彼此信任,互相尊重的經營。

他們的愛情,是婚姻最美好的樣子!

為了這一場婚禮,貝聿銘等了4年!

1938年的暑假,貝聿銘去紐約游玩,朋友告訴他華人聯誼會的成員要去火車站接同胞,正發愁缺少人手。

盧愛玲

貝聿銘沒有絲毫猶豫,自告奮勇提出要幫忙。他離家很久了,對中國故土的一切都很思念,能夠見到一些熟悉的面龐,這讓他心里很激動。

在后來的無數年里,他都無比慶幸著那一天的決定。

因為,在那一趟火車中,迎著熹光下來的眾人里,有一位中國姑娘,是他魂牽夢縈一輩子的繆斯!

貝聿銘是近視眼,在還沒有看清她長相的時候,便已經被那高貴優雅的氣質所吸引,她的一舉一動都像是畫中人,又帶著古典含蓄的美。

她手里提著一個小箱子,穿著修身的旗袍,身姿聘婷,落落大方地站在朋友的身邊,臉上帶著溫婉得體的微笑。

貝聿銘

她聲音甜美好聽,自我介紹說:「我的名字叫盧愛玲。」

于是那一天,朋友帶著疑惑看著平時不善言談的貝聿銘,在盧愛玲的面前喋喋不休,殷勤地介紹著美國的風土人情。

聽聞盧愛玲要去名校衛斯里學院讀書,貝聿銘熱情地說:「我送你吧,我有車子。」

他們才第一次見面,他表現得太熱情了,如果貝聿銘這個時候告訴盧愛玲說:「我喜歡你。」

那盧愛玲一定會覺得他輕浮極了,哪有人第一次見面就說喜歡,況且鐘情的還不是容貌!

貝聿銘設計的蘇州博物館新館

貝聿銘沒有說,盧愛玲也覺得和剛認識的男子共乘一車不妥,便禮貌地拒絕了他的好意:

「感謝你的好意,不過很抱歉,我已經買好火車票了!」

貝聿銘臉上有些失望,但又覺得盧愛玲是一個非常有個性的女孩子。

或許是命運不舍得他們就這樣匆匆一面后,相忘于江湖。

那趟從紐約開往波士頓的火車,在哈特福德遭受颶風,而被迫延遲。

貝聿銘開心極了,他故意打電話逗盧愛玲:「早說你應該做我的車,現在好了,火車延誤了……」

貝聿銘設計的多哈伊斯蘭藝術博物館

盧愛玲聽著對方有些幸災樂禍的笑聲,心里生出些憤憤,慪氣地說:「謝謝,不用!」

貝聿銘聽對方語氣不高興,趕忙正經起來聊了些別的,但掛電話前,他又忍不住開口邀約:「可以和我約會嗎?」

不出意外,盧愛玲又拒絕了。

但幸運的是,貝聿銘的博學多識獲得了佳人的青睞。雖分居兩地,但是往來書信不絕。

鴻雁傳書,除了寄托相思,還有隱秘的情愫和美好的曖昧。

很快,他們就戀愛了。

左三盧愛玲認真記筆記

只不過,這樣隔著遠遠距離的愛戀,終究讓貝聿銘心里不踏實,遙遙寄相思,不如近水上樓台。

「網戀」遠不如現實奔赴的好!

他寫信給盧愛玲傾訴自己對現在學校的不滿,他是真的有這個苦惱,他喜歡建筑,喜歡能夠體現新時代變化的建筑,可是這個學校的教學模式非常老套,建筑設計也是循規蹈矩。

那可不是他放棄父親期待和家族栽培的金融學,所堅持要追求的建筑夢想!

于是,盧愛玲給了他一個建議:轉學!

貝聿銘設計的中國銀行總行大廈

盧愛玲的父親畢業于麻省理工學院,后來憑借努力,成為了著名的建筑師。

她推薦貝聿銘也來麻省理工就讀,她相信在這里,貝聿銘可以更好地實現自己的夢想。

貝聿銘拿出地圖查了兩個人學校的距離,心下一喜,兩周后,便打包好行李趕去麻省理工學院報道。

從那以后,朋友們經常能看到貝聿銘和盧愛玲如膠似漆的身影,兩人課業之余的周末,幾乎形影不離。

貝聿銘設計的華盛頓國家美術館東館

1940年,貝聿銘從麻省理工畢業后,在一家建筑公司上班當繪畫設計師,后來因為才華出眾,麻省理工的院長艾默生,邀請他留校任教。

這樣,貝聿銘一邊忙碌工作,一邊甜蜜地陪伴著還在讀書的小女友。

貝聿銘的原生家庭沒有帶給他多少溫暖,所以他渴望能夠成立一個美滿幸福的家庭。

當時留學生里也有很多讀書時就結婚的夫妻,所以他也心急地向盧愛玲提出了結婚的請求。

但盧愛玲拒絕了他!

貝聿銘和盧愛玲晚年

「在我大學畢業之前,是不準備結婚的。」

盧愛玲有自己的原則,她見到好多為了婚姻放棄學業的女學生,其中不乏因為婚后生子,而被迫中斷學業的。

盧愛玲不愿在婚姻里迷失自我,她也是寒窗苦讀了十幾年,不想因為一場戀愛就將夢想燒成灰燼。

貝聿銘尊重盧愛玲的想法,他耐下心來等著小女友畢業的一天。

1942年,盧愛玲的畢業典禮上,貝聿銘精致打扮,身著西裝,拿著一枚戒指單膝跪在她的面前,深情款款地說:

「嫁給我吧!我想有個家。」

貝聿銘和妻子晚年出席活動

盧愛玲笑著看他,想起了當初兩人第一次相識的場景,在那個火車站里,她背井離鄉的孤獨,被青年殷勤地問候所驅逐消散。

五天后,紐約水上公寓舉行了一場隆重的婚禮。

公寓的主人是著名建筑師威廉·勞倫斯·波斯姆萊,證婚人是中國駐美國總領事詹姆斯·余。

終于抱得美人歸,貝聿銘笑得滿面春風,盧愛玲不但沒有嬌羞,反而對著賓客們俏皮地吐了吐舌頭。

貝聿銘設計的玻璃金字塔

婚后兩人的生活琴瑟和鳴,在普林斯頓,他們生下了第一個兒子。

或許情場得意,事業上就要遭受點打擊,已為人父的貝聿銘正經歷著他人生里最灰暗的日子。

他的建筑大膽采用光線,這樣的創新原本引來的好評如潮,但卻讓他在業界同行那里飽受明諷暗貶。

1943年,他在紐約建筑年會上,因為一張神廟的修復稿,被業界大佬劈頭蓋臉地批評。

他抬頭看著周圍的同行,幾乎都在旁邊幸災樂禍。

他拖著疲憊的身影回家,面對妻子準備的豐厚晚餐視若無睹,他將自己關在屋子里,郁悶地看著一張張繪圖稿紙。

貝聿銘和妻子盧愛玲

盧愛玲察覺到丈夫的情緒不對勁,在得知事情緣由之后,心中升起了一陣憤憤不平。

沒有誰比她更明白丈夫的心血,他像對待孩子一樣,重視每一張設計圖,怎麼能這樣被羞辱。

丈夫風度儒雅,不擅長當堂辯論,但不代表她能忍下這一口氣。

盧愛玲抱著孩子,登堂入室,去了一趟教授的家。

盧愛玲口才了得,不卑不亢地和這個批評丈夫的教授辯論了一個下午,據理力爭,總算是為丈夫討回應有的公道和名譽。

有趣的是,這個教授在見識了盧愛玲的口才之后,甘拜下風,從那以后逢人便說:

「貝聿銘所有的成功,都該歸功于盧愛玲到訪的那個下午。」

為了丈夫能夠更好地追求自己的夢想,盧愛玲還做下了一個艱難的決定:她放棄了深造學業的想法。

自從有了孩子之后,家庭的煩瑣之事越來越多,如果必須要有一個人犧牲的話,那麼可以是她。

她不像貝聿銘在建筑上有著與生俱來的才華和天賦,更沒有他那樣對夢想的執著和奔赴。

或許退居家庭,在某種意義上,是她成就他,他成就夢想!

但即便如此,盧愛玲也沒有成為一個家庭婦女,照顧家人的生活同時,她還成為了貝聿銘最得力的私人顧問。

1963年,在建造肯尼迪圖書館的建筑師候選名單里,貝聿銘的設計團隊也榜上有名。

貝聿銘設計的北京香山飯店

為了能夠呈現出最宏偉的建筑,肯尼迪的夫人杰奎琳女士拜訪了多家建筑師的工作室。

貝聿銘的才華毋庸置疑,但是卻屈居在一個又小又舊的工作室里,如果總統夫人來拜訪,那一定會失了禮節。

畢竟門面也是實力的一種呈現。

盧愛玲急中生智,先讓人將房子重新裝修了一邊,又按照杰奎琳的喜好,在工作室最明顯的位置,擺放了夫人最喜歡的花。

也正是那處處留意的小心思,讓杰奎琳忽略了工作室的面積狹小,正如我們中國的一句老話: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斯是陋室,惟吾德馨!

最后,貝聿銘一舉擊敗其他強有力的競爭者,成為了肯尼迪圖書館的設計者。

但伴隨而來的,還有詆毀和抹黑,美國民眾十分抵觸將紀念前任總統的圖書館,交給一個東方人來設計。

貝聿銘和總統夫人出席新聞發布會

工程開展得非常不順利,他的建筑設計圖紙受到一次又一次的打擊和踐踏。

他熬了多少夜晚的心血,彌補了無數次的自尊心,被人一次次的敲碎,狠狠地踩在腳底下作踐。

每天晚上回家,樓梯上都是緩慢凌亂的腳步,他的神情透露著不安和失落,那樣舉世圍攻的打擊,又能有幾個人扛得住。

他心里生出了不確定和害怕,似乎已經無法再繼續前行下去了……

「不,你可以!」

妻子的鼓勵就像是及時雨,幫助他一次次找回丟失的信心。

肯尼迪圖書館

在滿世界都詆毀和謾罵他的時候,有那樣一個人,捂住了你的雙眼,在你耳畔輕輕地說了一句:「我相信你可以的!」

盧愛玲將孩子丟給保姆,甚至兩個月都不曾見上一面,她陪著丈夫尋找建筑地址,絞盡腦汁地說服國會議員。

最終,肯尼迪圖書館館址選定在一個垃圾站。

有了場地,總比什麼都沒有強,貝聿銘趕緊重新投入到新圖紙的設計里。

15年之后,站在落成的肯尼迪圖書館門前,貝聿銘感慨地說道:「我不想為其落淚,也不想為其鼓掌。」

貝聿銘

「僅有的掌聲,我想留給自己的夫人,沒有她,這座圖書館就不會立在這,那樣的話,倒下去的只能是我!」

世人都說:能夠承受得住「舉世詆毀」的人,才能在「舉世贊譽」里恬淡處之。

但貝聿銘的恬淡,是來自于身邊的妻子,這位已經是白發蒼蒼的夫人給出的底氣。

她從不站在鎂光燈閃爍的台前,敘說自己的偉大和艱辛,即便著名雜志《名利場》想要為她拍照時,都被她果斷地拒絕了。

她覺得一切成功之后的夸獎和炫耀,都是一種煽情地炒作。張揚出名只會引來逢場作戲的恭維和虛榮,弄得人心浮氣躁,對事業發展極為不利。

貝聿銘和妻子盧愛玲

她在丈夫背后,默默做著一個無名英雄,給丈夫幫助和底氣,將子女教育成才。

或許你會覺得她是一個家庭婦女,可是她不遜色于任何一個優秀獨立的女性。

對于貝聿銘來說:得妻如此,夫復何求!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