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學森」的岳母蔣佐梅,本是一個「日本女護士」,她是如何跟蔣百里走在一起的?

珮珊 2023/01/04 檢舉 我要評論

1938年,蔣百里在家因心臟病猝發去世,馮玉祥懷疑是其妻子蔣佐梅打毒針毒死的。因為蔣百里堅決抗日,而蔣佐梅是日本人,她曾經說過:你愛你的國家,我愛我的國家。

基于此,身為蔣百里好友的馮玉祥多次懷疑蔣佐梅。不僅在蔣百里去世時寫文章指出對蔣佐梅的懷疑,還在後來所著書籍《我所認識的蔣介石》中堅持這個觀點。

那身為「中國三杰」之一,且被譽為民國軍事第一人的蔣百里,是如何認識日本護士蔣佐梅的?

他到底是不是被這位枕邊人所害,兩人又有著怎樣的故事?

請聽葉子我慢慢道來。

中國三杰蔣百里

網上流傳一種說法,在二戰的日本人眼中,中國只有三個半軍事家:中原三杰蔣百里,蔣介石參謀長楊杰,「小諸葛」白崇禧,剩下半個有說是國軍參謀次長劉斐,有說是劉伯承。

沒錯,蔣百里在民國時期的名氣比現在大。如今這個時代,大多數人只知道他的乘龍快婿錢學森,卻不知道錢老的岳父蔣百里。

蔣百里出身書香世家,祖父蔣光煦是著名的藏書家、刻書家,藏書10萬冊;父親蔣學烺天生斷臂,但學佛學醫,懸壺救世;母親楊鎮和熟讀詩書,溫良賢淑。

在這種環境長大的蔣百里,自小成績優異,品學兼優。他被當地縣令、知府看好,共同出資送往日本留學,開啟了自己開掛的一生。

他先是在日本讀書時創立報紙《浙江潮》,撰寫文章,指點江山,時人贊評思想深度不亞于《湘江評論》和《新青年》。

接著在日本陸軍士官學校表現優異,與蔡鍔、張孝準兩人出盡風頭,被學校里的日本師生稱為「中國三杰」,畢業時獨占鰲頭,名列第一。

至于蔣百里把日本天皇授予第一的佩劍帶走,就純屬謠言了。

因為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第一名只授予銀懷表,只有更高一級的日本陸軍大學前六名才有資格得到。這六人,也被稱為「軍刀組」,堪稱前途無量。

不過,這并不能影響蔣百里的優秀,中國人也并不需要日本學校的蓋章認可。

後來蔣百里又去德國留學,一度做到了德意志國防軍第七軍營長一職。

多次留學國外的經歷,讓蔣百里像海綿一樣,盡情吸收了西方先進軍事理論,也為他日后鉆研兵法,成為了著名軍事教育家、理論家打下了基礎。

有則小故事能充分體現他的軍事素養:

1932年2月1日,蔣百里在上海喝咖啡。憑借報紙上的一條電訊,他預測:7日之后,日軍必有一個師團的兵力到達上海。

跟他一起喝咖啡的朋友曹聚仁等人不信,調侃道:「你拿一張上海隨處可見的《每日新聞》就能預測日本軍力調動,你咋不上天當蔣半仙?」

蔣百里不慌不忙,指著報紙上的一條電訊說:「看見沒,日本陸軍大臣荒木貞夫昨天晉謁了天皇。」

眾人摸不著頭腦,這算啥大事,大臣不都得隔三差五面見天皇嗎?這跟一個師團6天后到上海有什麼關系?

蔣百里笑了一笑揭開謎底:荒木這廝素來無事不登三寶殿,他進宮就是向天皇報告出兵的意思,而以日本目前的運輸補給能力以及長崎到上海的路程,估計6天之后的早上可運來一個師團。

眾人見他言之鑿鑿,也不好反駁,只等6天之后再看。果然,在2月7日早上,日軍參加淞滬抗戰的援軍第九師團在植田謙吉的率領下到達上海。眾人皆夸蔣百里神算。

其實,這不是蔣百里第一次神預測了,作為中國有名的戰略家,他在世界第一次大戰后就預測了中日必有一戰,後來全面抗戰后,又提出日本的進攻路線將由從北向南轉為從東向西。

他是把近代西方先進軍事理論系統地介紹到中國來的第一人,代表作《國防論》更是被譽為中國抗日的戰略指導,其戰略思想與毛主席的《論持久戰》英雄所見略同。

「積小勝為大勝,以空間換時間,中國必勝!」這句話如今聽來依舊震耳發聵!

二、自盡不成,遇見愛情

1912年,回國后的蔣百里被袁世凱聘為保定陸軍軍官學校校長。這所學校是中國近代史上第一所正規陸軍軍校,名氣更在黃埔軍校之上,被稱為中國「將軍的搖籃」。

能在如此重要之地成為一校之長,年輕氣盛的蔣百里自然要一展所長。他積極引進西方先進軍事理論,并在軍紀、教學、校務、校風等方面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

然而,此時當權的北洋軍閥個個鼠目寸光,段祺瑞麾下多次警告他不要亂改革,并在經費上進行限制,處處拖他的后腿。

為此,他親自進京面見總統袁世凱,痛陳利害,卻不料袁世凱顧左右而言他,只讓他回去安安心心當校長。

此時的蔣百里才終于認識到以袁世凱為首的北洋軍閥真面目,交涉無望的他悲憤萬分,想起就職校長時立下的誓言,不禁蹦出了自盡的念頭。

一向孝順的他,在行動的前一個晚上,還曾寫信給母親:

「為國盡忠,雖死無關重要,然于陸軍及民國前途有益。遺幣二百,薄田數畝,聊供贍養。

1913年6月18日早晨天還未亮,寂靜的軍校奏響了集合號,全校師生趕到尚武堂前聽校長蔣百里講話。蔣百里一身戎裝,站在尚武堂的石階上,神色凝重地說:

「我曾經教訓過你們,我要你們做的事,你們必須辦到,你們要我做的事,我同樣也要辦到;你們辦不到,我要責罰你們,我辦不到,我要責罰我自己。現在你們一切都還好,沒有對不起我的事,我自己不能盡責任,是我對不起你們!」

說罷,蔣百里對著自己胸口就開了一槍,只見他直挺挺倒下,鮮血染紅了一地。幸虧當時蔣百里的警衛員眼疾手快奪槍,子彈射偏了,他才保住了性命。

這件事影響很大,袁世凱下令必須全力醫治蔣百里。于是,本是日本駐華使館的日本護士佐藤屋登,隨日本醫師團遇見了蔣百里。

蔣百里經過一番救治雖然清醒,但整個人萬籟俱灰,沒有了往日的精氣神。北洋政府迫于各界壓力調查他自盡事件,竟得出原因「 熱血所激,忽發厭世之想」,更讓他心灰意冷。

還好,這時負責貼身照顧的佐藤屋登經常跟他聊天,開解他的情緒。佐藤告訴他:忍是大勇者所為,一時的痛苦挫折都不能忍受,如何報效國家?

百煉鋼化為繞指柔,鐵骨錚錚的蔣百里在人生最低谷、最虛弱時碰見這樣一個溫柔的女子,如何能不陷入愛河?

他雖早有發妻查品珍,但這不過是父母的包辦婚姻,沒有絲毫愛情可言。佐藤屋登,才是他的初戀。

于是,蔣百里開始了死纏爛打的追求愛情之旅。他不僅托總統袁世凱轉述自己的愛慕之情,還多次寫信表白,一述情思。

佐藤屋登也早已對這位風度翩翩、文武兼備的中國將軍有了好感。但她是理智的,她的故鄉和家人在日本,她不能為了一個中國男人而拋棄家人。為了躲避蔣百里的糾纏,她逃回了日本。

可情竇初開,熱情激昂的蔣百里并沒有放棄,即便遠隔重洋,他依舊隔幾天就寫封信去表達思念之情。他在信里寫道:

「我是因為你才活下來,你現在又想置我于死地。如果非要死,我要來日本,死在你家里。」

如此水滴石穿一年后,佐藤屋登終于被蔣百里的癡情所打動,回到中國與蔣百里成親。

婚禮當天,蔣百里為佐藤屋登取了一個中國名:「佐梅」,贊揚她像梅花一樣高潔美麗。而佐藤屋登也當場表示:

「從現在起,佐藤屋登這個日本女子已經死去。」

琴瑟和鳴,蔣百里死后卻被懷疑

婚后的兩人琴瑟和鳴,育有五女,一直很幸福。即便蔣百里為實現報國夢想,多次反袁討蔣,以致于顛沛流離,被軟禁下獄,蔣佐梅也絲毫沒有怨言,不離不棄。

然而,真正的考驗還在后面。自1931年九一八事變后,日本一步步侵略蠶食中國,兩國國民關系緊張,蔣佐梅也陷入了家國抉擇的兩難之間。

是矢志不渝的丈夫、還是生我養我的祖國?是愛情,還是愛國之情?這是一個多麼艱難的選擇。

最終,蔣佐梅還是選擇了站在正義的這邊,選擇了蔣百里。有人不懷好意問她對中日之戰的看法,她直接回道: 「中日交戰,是日本軍閥侵略的過錯。」

她也不僅只是嘴上說說而已,自此她斷絕了與日本娘家的書信往來,此后60余年沒有回過日本。

她在家穿中國服裝,不再講日語,用漢語教導五個女兒。她到處奔走募捐,變賣首飾支持中國抗戰,更是親赴前線為中國的傷兵治療。

有妻如此,夫復何求!蔣佐梅做到了當年的承諾:22歲時,她就在日本死了。現在活著的,是蔣百里的中國妻子——蔣佐梅。

可惜,終究是民族國籍有別,即便她已經做到了這種程度,依舊有不少人不信任她。蔣百里的好友馮玉祥便是其中的代表人物。

蔣百里因病去世后,馮玉祥發文稱是蔣佐梅用毒針毒害蔣百里,遭到了夫妻兩人的女兒蔣華堅決否認。

而馮玉祥始終不信任蔣佐梅的原因,只不過是因為他曾聽別人講過,蔣佐梅說過這樣一句話:

「你愛你的國家,我愛我的國家。」

是啊,你愛你的國家,我愛我的國家,但我更愛你。

1978年,88歲的蔣佐梅在北京去世,墓碑上依照她的遺愿,寫著「蔣佐梅」三個中國大字。

以你之姓,冠你之名,嫁你一次,隨你一生。

結語

1914年,蔣百里和蔣佐梅兩人新婚燕爾,在浙江海寧住處種植了梅樹數百株,以期白發蒼蒼后,一起歸隱此地。

可惜,後來蔣百里忙于抗戰報國,兩人聚少離多,蔣百里的身體也每況愈下,最終良人先去,數百株梅樹也毀于戰火。

幸好,女兒蔣英是懂他倆的。蔣佐梅去世后,蔣英通過申請,把骨灰移至杭州,與父親蔣百里合葬在鳳凰山下南山陵園。

兩人合葬之墓

此正是:

「國仇家恨艱難事,一見不疑共此生。」

愛情,有時候真能超越民族,超越國籍,乃至超越生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