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芷芳:勸說丈夫「捐盡家產」,陪他到街頭「炸油條」,后建七層高的飯店

珮珊 2022/09/08 檢舉 我要評論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珮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任芷芳

在日本的街邊,一名樸實的婦人揉搓著手里的白色面團,輕輕一拉一扯,再丟入沸騰的油鍋里,一條金燦燦的油條便出鍋了。

這舉手投足間的架勢,任誰都認不出來,這個婦女竟曾是那個知書達理的上海名媛任芷芳。

任芷芳曾在上海舉辦過一場極其盛大的婚禮。整個上海的富豪都聚集在奢華的「百樂門」里,享受這菜品琳瑯滿目的宴席。

這等盛況,惹得全城人民紛紛駐足觀看。

任芷芳是什麼樣的身份,能有如此大的排場?曾經如此風光的任芷芳,又為何流落在日本街頭,賣起了油條呢?

任芷芳的曾祖父曾任光緒年間的山東河道總督、浙江巡撫,與李鴻章共事。而父親任伯軒曾是北洋政權的財政大臣。

百樂門

任家是名副其實的書香門第,豪門世家。任父任母都是文化人,任芷芳從小便在文化的熏陶下成長。

對于琴棋書畫、寫文賦詩,任芷芳無一不通,可以說是個不折不扣的才女。

任家的家底非常豐厚,任芷芳從小就享受著與別人不同的富貴生活。

床單需要一塵不染,衣服要穿最軟最貴的料子,閑暇時還要去聽聽戲。這對她來說,只是普通的日常。

因此任芷芳既有文人的才氣,又有富人的嬌氣。兩種氣質糅雜在她的身上,讓她顯得矛盾且吸引人注意。

然而最令人驚艷的,是任芷芳的美貌。身姿裊娜,束首蛾眉,肌膚如同玉石一樣透白。舉手投足間,散發著優雅和高貴的氣息。

任芷芳和盛毓郵

種種結合到一起,任芷芳才成為了艷壓眾多上海女人的名媛。

這樣如同花一樣嬌嫩的女人,是需要非常精心照料的。

任家人都認為,任芷芳是被錦衣玉食雕砌出來的女孩,如果嫁了一個寒門弟子,她一定難以忍受那樣的苦日子。

因此,夫妻倆對于任芷芳的親事很上心。

在任芷芳22歲那一年,任父任母打算替她物色一個合適的結婚對象。媒人上門給任父任母推薦了許多年少有為的青年子弟。

在一通篩選之后,盛毓郵進入了任父任母的眼睛。而他們看上盛毓郵的原因之一,便是他的姓氏。

盛家是上海頂尖的豪門望族,資產不是一般的豐厚。盛毓郵是盛家主系的子孫,中國實業之父盛宣懷是他的祖父。

任芷芳和盛毓郵

在盛毓郵5歲時,盛宣懷因病逝世。盛毓郵的父親盛恩頤將他記在三房的名下,因此盛毓郵分得了116萬多兩白銀。

在盛毓郵17歲時,盛家二次瓜分財產,他又得到60萬兩白銀。除了這些銀錢,盛毓郵的名下還有許多地皮、房產、股票。

可以說,哪怕盛毓郵啥事也不干,這些錢財也能保他三代都活得很舒適。

僅僅只是一個子孫便分得如此多的財產,可想而知盛家是有多麼鼎盛。

假如能和盛毓郵結婚,任芷芳這輩子的生活算是有了保障,因此任父任母比較看好盛毓郵。

拋開家世來說,盛毓郵也算是有為青年,而不是什麼紈绔子弟。他自幼便聰慧非常,勤奮好學。

中間為任芷芳

憑借著自己的努力,盛毓郵進入了上海圣約翰大學。畢業后,盛毓郵又選擇出國深造,在英國曼徹斯特大學就讀商科。

身家豐厚,又學識淵博,說是全上海女人的夢中情人也不為過。

盛家對于秀外慧中的任芷芳也是非常滿意的,兩家一合計,便決定給兩個年輕人一個相親的機會。雙方約定于上海國泰電影院的門口相見。

任芷芳是一個頭腦非常清醒的女子。本該是少女懷春的年紀,任芷芳卻保有十分的理智。

她固然渴望愛情,可她也深知自己需要泡在蜜罐里生活。即便是有愛情,也要建立在財富的基礎上。

盛宣懷

因此對于盛毓郵的條件,任芷芳還是比較滿意的。若是看對眼,兩人也不是不能強強聯合。

抱著這樣的心態,任芷芳穿上美麗的碎花束身旗袍,獨自來到了電影院門口。

雖然任芷芳非常理智,可真到了那一刻,任芷芳還是感覺自己臉頰羞紅,心怦怦地跳。

這樣一個嬌弱秀美的女子,在來來往往的人群中,形成了獨一無二的風景。

然而,她駐足等待了許久,仍舊沒見盛毓郵的身影。

任芷芳的心情從一開始的嬌羞變成失望、淡漠。她在心底暗暗較勁,不管對方給出什麼樣的理由,她一定不會妥協。

盛宣懷和盛毓郵

然而沒過多久,盛家便派人上門來提親了。一開始任家還不松口,可盛家接連幾天都提著禮物上門拜訪。這讓任芷芳感到非常驚訝。

仔細一問,原來那天,盛毓郵是到了現場的。

對于這個素未謀面的女子,盛毓郵其實興趣并不大。自由慣了的他,也不喜歡家里給他安排婚事。

然而出于禮貌,盛毓郵當天還是穿得整整齊齊出了門。然而在看到任芷芳的那一刻,他的心仿佛被一只大手狠狠捏住。

這名女子身材婀娜,纖細動人,有一種羸弱卻堅強的氣質。當她抬起頭時,那仿佛被上帝精雕細琢過的臉龐使盛毓郵看得眼睛都直了。

這也許就是一見鐘情吧。盛毓郵的心開始劇烈地跳動。

盛家女眷在蘇州留園

媒人說了再多,盛毓郵都沒有動搖。然而只這一眼,盛毓郵就決定,任芷芳就是他命定的妻子。

在幾天的時間里,盛毓郵頻頻慫恿母親孫用慧上門提親。

孫用慧對任芷芳是滿意的,以她挑剔的性格,也說不出任芷芳哪里不好。因此在那天之后,孫用慧頻頻帶著媒人上門拜訪。

了解了來龍去脈之后,任芷芳心里舒坦了不少,也不再糾結這些細枝末節。

任芷芳開始和盛毓郵接觸,在各種事情上,盛毓郵都對任芷芳多有聽從,對她很是尊重。

相處了幾個月之后,兩人之間竟然慢慢擦出了一點愛的火花。任芷芳也終于點頭同意兩人的婚事。

盛恩頤與孫用慧

盛毓郵確實是愛重任芷芳的,他給任芷芳舉辦了一場無比盛大的婚禮。

在那一個喜慶的日子,宴會場地百樂門空前的熱鬧,全上海的富人都聚集于此,外面還聚集著許多看熱鬧的平民。宴會的菜品無一不名貴,

可以看出來盛家對此次婚禮非常重視。

當任芷芳穿著潔白的婚紗緩緩走出時,眾人才理解為何盛毓郵如此大張旗鼓地舉辦婚禮。

她像一個神女一般潔白無瑕,散發著盈盈的光彩。誰不想把這樣的女子放在手心里疼呢?

嫁入盛家后,任芷芳和盛毓郵、孫用慧一同住在萬航渡路一座豪華的洋房里。閑暇時,婆媳倆常常一起看戲。對此頗有研究的任芷芳還能唱上一兩句,二人之間的相處十分融洽。

任芷芳

任芷芳和盛毓郵之間也是和和美美,從未產生過什麼大的沖突。只要是任芷芳想要的,盛毓郵都一并買下。

對于自己親手選擇的妻子,盛毓郵從來都是毫不吝嗇的。

然而無憂無慮的幸福日子并沒有持續多久,任芷芳發現了一件令她非常驚訝的事情。

公公盛恩頤喜歡叫盛毓郵出門一起吃飯。單純吃飯當然沒什麼問題,可每一次,盛恩頤都會借口朝盛毓郵要錢。

盛毓郵不堪煩擾,因此變得越來越萎靡。

可按理來說,盛恩頤不該缺錢。一直是豪門世家的盛家,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呢?

盛家合影

原來,盛恩頤從很久之前,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敗家子。從小,盛恩頤的母親便對他溺愛非常,因此他養成了揮金如土的壞習慣。

且盛恩頤不同于盛毓郵,他本人沒什麼上進心。反正父親留下的財產足夠他吃一輩子。

盛恩頤每天吃喝玩樂,帶著姨太太四處游玩。連公司都是請他的大學同學宋子文幫忙打理。

若只是這樣,錢也絕對是夠用的。可盛恩頤后面染上了ㄉㄨˊ癮,吸起了鴉片。更過分的是,盛恩頤還常常去賭錢。

再大的金山銀山也擋不住他這樣的揮霍。

因此盛家如今每況愈下,盛毓郵的身上其實承載著很大的壓力。在這樣的情況下,他仍愿意將自己最好的一切都給任芷芳。

任芷芳是什麼樣的人啊?過慣錦衣玉食的生活,從不為清貧生活而低頭的上海名媛。

然而看著這樣的盛毓郵,任芷芳第一次動搖了自己的立場。

就在盛毓郵努力挽回盛家頹勢之際,一個更重磅的消息砸昏了夫妻二人的頭腦。

任芷芳

政府突然開始號召,希望家產豐厚的「有產階級」向國家奉獻自己的財產,積極加入到無產階級的隊伍里來,

雖然并不強制,可社會朝無產階級靠攏的趨勢是擋不住的。

在經過一段時間的深思熟慮后,任芷芳突然和盛毓郵說:「我們不如把財產都捐出去吧。」

誰能想到這句話出自嬌生慣養的千金之口呢?

可與其讓盛恩頤揮霍掉這萬貫家財,不如將這些都奉獻給國家。一來可以促使盛恩頤改邪歸正,二則響應了國家的號召,不會再被有心人盯上。

盛毓郵覺得任芷fang說得很有道理,也尊重她的意見。兩人一合計,索性把所有錢都上繳給國家。

這時,夫妻倆才真正脫離富豪的行列,成為了一窮二白的平民百姓。

但要讓過慣了富貴生活的人適應貧窮,其實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

首先,二人要面對就是生計問題。盛毓郵認為,不應該讓妻兒出去受苦。

于是他獨身前往香港、新加坡等地,嘗試了教師、職員等工作。

新亞飯店

而任芷芳則獨自在家操持家務。曾經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大小姐,如今已經能將房間整理的井井有條。

她固然向往富貴,卻也知道人生并不會一帆風順。該享福時便享福,該吃苦時便吃苦。

這樣的生活持續了一段時間之后,盛毓郵發現,這些工作穩定是穩定,可能帶來的收益卻并不多。

辛勤幾個月,攢下來的錢少之又少。這樣怎麼能讓妻兒過上舒適的生活呢?

恰逢那時,盛毓郵聽友人說,日本有許多中國人,卻沒有正宗的中國飯店。

他認為,此時是去日本發展的好時機。

盛毓郵將這件事和任芷芳說了之后,任芷芳也對此表示支持。

新亞飯店

舉家遷往國外可不是小事,任芷芳并不是盲目崇拜盛毓郵,而是深思熟慮后,認為這條路是可行的,因此才同意了他的提議。

一開始,夫妻倆并沒有什麼啟動資金。于是,兩人在日本的街頭擺起了油條攤子。

要想做這一份生意,就必須接受油煙熏面,早出晚歸。

出人意料的是,任芷芳能每天天沒亮就起床,然后跟隨丈夫出攤。再苦再累,任芷芳也沒有抱怨過一聲。

不得不說,任芷芳實在是一個很強大的女人。這個強大并不在家世、不在力氣,而在于她的頭腦與胸懷。

如盛毓郵的友人所說,日本缺的就是中國美食。這個油條攤鋪面不大,生意卻非常紅火。

中間為盛毓郵夫婦

在積攢了一些錢財后,倆夫妻決定升級自己的鋪面,不再將吃食局限于油條。

兩人興致勃勃地規劃著未來,明明年過半百,卻比年輕人還要干勁十足。

他們夫妻吃的是口碑的紅利,因此對于菜品的質量一定不能放低。盛毓郵依靠人脈,請來有名的滬菜廚師吳國祥,開了一家專門做上海菜的飯店。

店里的菜品琳瑯滿目,有蝦仁炒蛋、蔥油拌面、醬豬蹄、小籠湯包……即使放在中國,這店也不輸于其他飯店。

飯店一開張,便有許多人選擇來嘗鮮。

這一吃可驚呆了眾食客,這個味道是在日本從未品嘗過的美味。誰也沒想到,竟然能在日本吃到味道十分正宗的中國菜。

新亞飯店

這家飯店的名聲越傳越大,慕名而來的人絡繹不絕。

將飯店操持到這種地步,盛毓郵和任芷芳付出了大量的時間和心血。幸好功夫不負有心人,錢財也如流水般嘩啦啦的流進了夫妻倆的口袋。

在賺錢的同時,任芷芳還不忘幫助其他中國人。她要求飯店優先招聘中國的留學生,且他們的時薪會比其他飯店的高200日元。

雖然不是什麼了不得的大錢,但卻緩解了許多中國留學生找不到工作、賺不夠錢的尷尬。

累積了多年之后,盛家夫婦成功在東京塔附近的街角開了一家超級豪華的新亞飯店,店面足足有七層之高。

從外面看,整個飯店金碧輝煌,誰又能想到它的前身竟然只是一家小小的油條攤呢?

任芷芳晚年

憑借著新亞飯店,夫妻倆再次擠入百億富翁的行列,書寫了一段白手起家的輝煌傳奇。

在任芷芳晚年之際,有記者采訪她,他們十分好奇,任芷芳從上海名媛成為了普通老百姓,又成為百億富翁的心情是怎麼變化的。

任芷芳溫婉地笑了笑。她這個人,好就好在有一顆強心臟。若普通人經歷了她的前半生,可能恨不得一頭撞ㄙˇ才好。

可任芷芳卻能坦然地接受世間的不幸,并將此轉化為一種動力,輔佐丈夫再次取得成功。

任芷芳并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回到巔峰,卻愿意為此拼搏和努力。她身上最珍貴的地方,其實是她堅定向前的心。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