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看門」到「巨富」,他娶了一位女傭,一輩子無兒無女,遺產全留給妻子

草莓醬 2022/11/21 檢舉 我要評論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草莓醬,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羅迦陵和哈同

說到上海灘涌現的風云人物,很多人可能下意識就想到了曾經的 上海三大亨黃金榮、杜月笙和張嘯林

卻很少知道,在風云變幻的上海灘,曾也有一個人在上海灘可謂是叱咤風云。 當他在上海灘混得風生水起的時候,杜月笙也只不過還是一個小混混,他到底是誰呢

他并無顯赫的家世,可以說是 在上海白手起家,從一個看門的小職員,最終成為了上海灘地產大亨。在當時,毫不夸張地說,大半個上海灘都是屬于他的。

他就是有著 「遠東首富」之稱的歐司·愛·哈同,一個漂泊異鄉的猶太人。

然而就是 這樣的一個風云人物,卻娶了一位女傭,即便一輩子無兒無女,也未再娶。并且在死前,立下遺囑將全部遺產留給了自己的妻子。

哈同

這不免讓人感到好奇, 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女人,能受到哈同如此的寵愛?

或許在看完哈同的發家史,我們就會明白。這個女人其實并不簡單,從一定程度上來說, 她就是哈同成功背后的女人

19世紀40年代,由于清政府的無作為,遭致列強入侵,后于1842年簽訂了喪權辱國的《南京條約》, 中國的大門就此被打開,而上海則成為了其中之一的通商口岸

在那以后, 上海的黃浦江邊多了一個特殊的區域,那就是租界。而這片地方儼然成為了一個「國中國」,洋人在這里享有絕對的自主權,不僅可以面向廣大的中國市場大量撈金,而且在這里不受中國法律的限制,成為了各國洋人的淘金圣地。

為此 很多洋人趨之若鶩,做著發家致富的美夢,紛紛來到這里淘金,而哈同便是其中的一個

哈同1851年出生于巴格達,后隨父母遷居孟買,幼年生活過得很是艱苦。

父親早逝, 年幼的哈同隨母親靠著撿破爛為生,這些苦難的遭遇或許對于別人而言是致命的打擊,但對于哈同而言,更像是人生的一種磨練。

哈同

在這樣艱難的環境中,為了生存,哈同擁有了一顆敏銳的商業頭腦。這一切在他到達上海后慢慢體現出來。

在他80多年的人生里,第一個20年無疑是苦難的,而第二個20年則是他奮斗成長的階段。而上海則是他表演的舞台。

21歲的哈同,幾經輾轉來到上海投靠親戚,并在親戚的幫助下,進入了上海沙遜洋行的工作。但因為年紀小,沒什麼其它突出的才能。至此哈同成為了沙遜洋行的門衛兼清潔工。

一個看門的到底是如何逆襲成房產大亨呢?第一個歸功于機遇,都說站在風口上,豬都能飛起來。那個時候的哈同似乎就有這麼點味道。

當時外國在中國強制開通通商口岸,說白了就是為了斂財,最簡單粗暴的斂財方法就是販賣鴉·片,而 哈同所在的沙遜洋行干的主要勾當就是販賣鴉·片。

「哈同公園」

為此每天大清早,在洋行的門外就集結了不少前來進貨的買辦。 這些人充當的是洋行和大煙館的中間商,那他們就是通過時間差來賺錢,因為只有敢在前面拿到貨去大煙管推銷,才能賺更多的錢

為此這些人都希望自己能早點拿到貨,甚至為此不惜大打出手。對于洋行而言,一大早開門做生意,就遇到大吵大鬧的,實在晦氣,于是看門的哈同免不了挨批。

猶太人似乎天生就有著經商的頭腦,哈同更是從小經歷苦難生活的磨練,自然是其中的佼佼者。

這樣的問題對他來說輕而易舉,隨后他就想出了一個辦法,那就是發號,先到先得。

如果對方能多給點銀圓,哈同就會給他開個后門,讓他先拿貨,之后自己也通過販賣鴉·片,久而久之積攢了一筆小小的財富

哈同

轉眼間哈同已經35歲了,對于這樣的生活,開始變得并不滿足。一天他獨自漫步在黃浦江邊,心里很是郁悶,內心曾無數次對自己說:我以后一定要超過沙遜洋行。

如今已過而立之年的哈同,雖說也積攢了不少財富,但要想實現超過沙遜,確仍是遙遙無期,自己之后到底該何去何從呢?

就在這時,一陣美妙的聲音從身后傳來:「先生,要買束花嗎?」哈同聽著這流利的英文,還以為是一個洋姑娘,回頭看過去,竟是一個美貌的中國姑娘。

羅迦陵

而見到這個姑娘的那一刻,哈同就動心了。或許在中國生活多年, 本就熱衷于中國文化的哈同似乎對于旺夫這個詞很是篤信,他看到這個姑娘的第一眼,告訴自己:想要成功那就要娶她

事實證明,他確實沒看走眼,正是這位姑娘的出現,徹底改變了哈同的命運。讓他漸漸的在這十里洋場,混得風生水起。

這個女人名叫羅迦陵,她之后也成為近代上海灘一個家喻戶曉的傳奇人物,從一個外僑女傭、賣花女一度成長為坐擁無數財產、甚至是滿清王朝的皇親國戚

羅迦陵

羅迦陵是中法混血,1864年羅迦陵出生于上海,但此后父親離開上海回到法國,而母親在自己六七歲的時候去世了,自己則由他人撫養長大。

生活過的很是辛酸,一路走來,她做過女傭、買過花,甚至為生活所迫淪落風塵。

說起她是如何從生活最底層一步步爬到之后如此高地位的?自然離不開哈同,就如哈同所說的, 她是自己命中注定的貴人,也就是旺夫。都說男子一生最大的投資就是另一半,顯然哈同投資對了,其實他們兩人更像是相互成就

當時還未發家的哈同,自黃浦江邊見過羅迦陵后便一直念念不忘。在一番努力下,他再次找到了羅迦陵,并在之后成功將羅迦陵娶回了家。

而自羅迦陵嫁給哈同后,哈同的人生似乎開了掛,在上海灘開始飛黃騰達。這個女人到底有著怎樣的魔力呢?

羅迦陵

羅迦陵 早年歷經了無數生活的磨練,擁有極強的判斷力和經商頭腦,而且精通中文、英語和法語。并且作為一個是土生土長的上海人,對上海的風土人情也是了如指掌,這些都成為她的優勢,正是這些優勢讓羅迦陵成為了哈同的創業顧問。

在《哈同先生形狀》一書中,對于夫人羅迦陵有這樣一段描述,可謂是最為貼切:「 夫人莊敬明達,先生即獲內助,即外事亦必咨度之而后行。

哈同在做大決策的時候,幾乎都會咨詢過羅迦陵后才做決定的。

在哈同不知道以后該何去何從時,羅迦陵給出了分析,在上海灘現在有兩個方面很賺錢,一是販賣鴉·片,二是進駐房地產。

而作為中國人的羅迦陵并不支持丈夫去販賣鴉·片, 為此哈同聽取羅迦陵的建議選擇進入了房地產

哈同

盡管當時正值動亂,房地產還并不是很吃香,但哈同依舊聽從了妻子的建議,拿出之前所有的積蓄,在上海購置了好幾處房產,之后將房子租出去賺取租金的方式經營著房地產事業。

這雖說也是一個一本萬利的事情,但是在當時遇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很多租戶都拖著不給錢,租金很難收回。資金無法回籠,投資也就成為了一灘死水,哈同作為外國人,自然不懂中國人的心理。

此時羅迦陵又給哈同出了個主意,她心里很清楚國人心軟的特點,為此讓哈同每次去收租的時候,帶上一個小孩,時間久了租戶心疼小孩,便紛紛開始上交租金。

哈同和羅迦陵

哈同再通過收租回籠資金,繼續購置房產,慢慢地,哈同的房地產事業也越做越大。

真正讓哈同晉升為上海灘房地產大亨的還是在1884年中法戰爭爆發后的那場豪賭

自中法戰爭爆發后,中國軍隊接連挫敗法國侵略者, 當時在租界引起了不少洋人的恐慌,他們一致認為中國在打敗了法國后,勢必會回到租界對他們進行清除行動

于是 不少洋人紛紛逃離上海這個淘金地,因為洋人投資者大量的外逃,再加上動亂,上海的房價在那段時間里迅速暴跌

哈同卻在這時看到了商機,妻子羅迦陵也極力支持。正所謂別人貪婪我恐懼,別人恐懼我貪婪。

在大部分洋人紛紛外逃的時候,夫妻倆決定大舉進攻上海房地產,于是聯絡了其它外國人, 籌集了大量的資金,并全部用來購置了房屋土地。

上海灘租界

在戰局不明的情況下,這可以說是一場豪賭,一旦賭輸了,哈同面臨的可能就是傾家蕩產。

但生意本就是一場賭博,事實證明他們這一次賭對了,也因為這一次讓哈同賺得盆滿缽滿,躋身房地產大亨的地位。

當然說起這場豪賭的勝利,還得感謝當時的清政府,在軍事上節節勝利的情況下,軟弱無能的清政府竟然不敗而敗,逼著李鴻章前去和法國人簽訂了《中法條約》。

眼看著法國取得了勝利,當時紛紛外逃避難的洋人又陸續回到了上海投資,讓原本一片蕭條的十里洋場,又恢復了往日的繁榮

在數年里,上海一度成為了商業金融中心,隨之而來的就是房價、地價的瘋狂上漲,哈同也成為了名副其實的地皮大王。

哈同

名利雙收的哈同,趁機進入法租界并成為公董局董事,又于1887年,擔任上海法租界公董局董事,成為了當時租界里的一把手,在著名的寓滬西人總會里哈同中也算的上是一個舉足輕重的人物,總會里的成員都稱之為「遠東首富」。

在租界有了權力,哈同在上海的房地產事業也是如日中天,他開始拉攏上海巡捕房、知名律師以及當地地保,通過軟硬兼施的方式,以低價不斷收購土地。

到了20世紀初期,他一人便占有了上海最繁華地段南京路段地產的44%,南京路兩側的幾乎所有的建筑都是屬于哈同集團的產業。

永安百貨

他當時在上海斂財有多瘋狂?就單從南京路浙江路口的那一塊地皮就可看出,他以1.8萬兩銀子買入,然后轉手租給永安公司建造百貨大樓,收取年租金高達5萬兩,租期30年,并且按規定,租期滿后不僅可以得到150萬兩的收入,還可得到一棟百貨大樓。

可以說得上是真正一本萬利的買賣。也因此,哈同在短短幾十年里,積累了巨額財富。

1901年,「遠東首富」哈同開始享受人生,在上海構筑自己的后花園,并取名為愛儷園,而羅迦陵原名為儷蕤,可想而知其中寓意。

愛儷園耗時3年竣工,此后還在不斷擴建,到了1909年占地面積高達300畝,成為了當時上海的著名地標。哈同可謂是在上海翻手為云覆手為雨。

愛儷園一角

但回過去看那段歷史,其實在當時的上海灘經營房地產的不止哈同一人,其中哈同的 老東家沙遜集團在之后也看到了房地產的商機,并迅速進入成為了上海最初的房地產老大,那為何哈同還能后來者居上呢?

這其中 除了有妻子羅迦陵的協助以及哈同的判斷力,還有就是哈同能和當時中國政府高管搞好關系

哈同在混得風生水起時,依仗自己在租界的地位,大力拉攏清政府官員,包括北洋軍閥。

而他修建的愛儷園, 不單單只是向世人秀恩愛,也是為了打造出當時上海的一個地標性建筑,讓它成為了當時上海社會名流和政界人士的聚會之地

哈同與孫中山先生等名人的合影

在這座園林精品里,就連當時的 國父孫中山先生,還有像蔡鍔、陳炯明、盧永祥等政要,以及學術界大師羅振玉、王國維等都是愛儷園的座上賓

與此同時,1909年的時候,羅迦陵應邀前往北京,被裕隆太后的母親認為義女,羅迦陵則成為了隆裕太后的干姐妹,民國初期清宮再次款待夫妻二人, 封羅迦陵為正一品夫人,羅迦陵成為了清王朝的皇親國戚

在這些關系背景下,哈同在當時的上海灘 可謂是真正的黑白兩道通吃,房產事業自然如魚得水,而之后反超沙遜集團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哈同夫婦除去是卓越的商人外, 他們也是一對受人尊敬的伉儷。在人生的最后20年里,他們選擇了做慈善,收養了大批中外孤兒。

其中外國孩子則隨姓哈同,中國人則隨羅迦陵姓,到最后正式承認關系的就有22位之多。 然而誰也不會想到因為這個善良的舉動,導致了后來轟動一時的哈同遺產爭奪事件

愛儷園一角

1931年6月19日,哈同病逝,享年80歲。這個赫赫有名的地皮大王,在死前積聚了巨額財富。

據統計名下不動產,土地高達460余畝、房屋1300多幢,說他擁有當時半個上海城,也毫不夸張。單憑著這些不動產,甚至與同時期的福特、洛克菲勒相比也毫不遜色

也正是因為這樣一筆巨額財富, 遭到了來自各方的覬覦,從養子養女、管家、甚至所謂的遠房親戚,包括后來的軍閥都蠢蠢欲動

而在臨死之前,哈同便早已做好了打點,簽署了一份遺囑:如果哈同先亡故,名下財產全部由夫人羅迦陵繼承。

羅迦陵在操辦完哈同的喪事后,便正式向外界公布了哈同的遺囑。此后自稱是哈同親族的伊拉克人趕來上海提出訴訟,最后被駁回,羅迦陵依舊為哈同遺產唯一合法繼承人。

羅迦陵

面臨的又是英國在華法院的剝奪,要求按英國法律讓遺產繼承人繳納十分之一的遺產稅。盡管羅迦陵盡力隱瞞財產,但依舊被核查出高達1.7億元的財產,那十分之一就是1700萬元。

即便對于繼承了巨額財富的羅迦陵,一下子要拿出1700萬現金,也非易事,最后無奈通過美商借了一筆高利貸,被美商大敲竹竿,這才得到了遺產繼承權。

但得到巨額遺產的羅迦陵過得卻不盡如意。 哈同的故去,一直讓羅迦陵悶悶不樂,她住在偌大的愛儷園,但總覺得有種失落感,漸漸地對生活的樂趣也日漸淡薄。

1937年因白內障導致雙目失明,此后終日以念佛誦經作為精神的寄托。并于1941年10月3日離開了人世。

哈同和羅迦陵

回望哈同夫婦的一生,可謂是真正地做到了相濡以沫。彼此的出現,最終相互成就了對方。他們一生都恩愛如初,即便一生無兒無女,哈同對于羅迦陵依舊寵愛如初,真正詮釋了夫妻間的共患難同甘苦。

但令人感慨的是,在兩人死后,昔日幸福美滿的大家庭卻因為遺產鬧得分崩離析。而在風云變幻中,哈同夫婦一起打造的商業帝國,也隨之煙消云散。到頭來也不過是浮生若夢,終成一場空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