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維鈞:移情好友遺孀,對四任妻子的評價,藏著男人「最狠的算計」

珮珊 2022/11/16 檢舉 我要評論

作為近代史上力挽狂瀾的卓越外交家,顧維鈞的人生幾乎經歷了民國所有的重大事件。

自1919年在巴黎和會上拒絕簽字,就山東主權問題據理力爭,年輕的顧維鈞成了為中華爭取利益的杰出人物;此后在「弱國無外交」的極端困境中,這位杰出的外交官,憑借ㄕㄚ伐果斷的行事風格,竭力挽救著國家和民族的尊嚴。

如果說外交是他輝煌人生的燈塔,那麼,令后世津津樂道的四段婚姻,則是顧維鈞通往理想彼岸的橋梁。

名利場外的顧維鈞,有著最復雜的婚姻;他一生曾有過四位妻子,其中:

青梅竹馬的原配張潤娥,為他變賣祖產;總理千金唐寶玥為他生育一雙兒女,首富名媛黃蕙蘭為他揮金38年,而作為好友遺孀的嚴幼韻,則陪伴顧維鈞走過晚年…

而每一段婚姻,也都給顧維鈞的事業和人生,帶來了顯而易見的積極變化。

所以在晚年,他曾這樣評價自己的四段婚姻:

「原配妻子,因父母之言,主命; 唐寶玥,因政要之女,主貴;黃惠蘭,因富家千金,主富;嚴幼韻,因情意相通,主愛。」

充斥著功利性的評價,也讓人不免感到落寞。

如果走進顧維鈞的人生,你會發現:每一段婚姻,每一任妻子,都以癡情的付出和陪伴,給予了他外交事業的重要幫助。

只是,這些女子未曾想到:自己以命愛惜的婚姻,卻是顧維鈞實現外交事業的跳板…

【四段婚姻的利弊抉擇】

四段婚姻中,最心疼那個叫做張潤娥的女子。

在顧維鈞輝煌的人生中,她始終是上不得台面的存在。

以至于經年以往,回憶重重往事時,他對她的稱呼,只有一個簡單冷清的稱呼——「原配」。

張潤娥是傳統的舊式女子,與顧維鈞的短暫婚姻中,始終恪守著夫為妻綱的基本準則,以不爭不搶的方式,成全著顧維鈞的輝煌人生。

顧維鈞雖出身士官大族,但家境早就沒落;

父親顧溶,是在親戚的白眼和顛沛流離中長大;多年的苦難也讓他堅持:必須想盡辦法讓孩子出人頭地,光宗耀祖。

好在顧維鈞自幼聰慧,學業成績不負長輩所望,年紀輕輕便是人群中的佼佼者。

但因為家庭貧困,自西式學堂畢業的顧維鈞,根本無錢赴國外留學深造。

苦悶之際,是與他定下婚約的張潤娥,央求父親張驤云伸出援手,出資供顧維鈞留學深造。

張驤云雖是名醫,但也并非上海的富商; 為了能夠供顧維鈞深造,他甚至賣掉自己的部分祖產,用來提供顧維鈞所需的學費和生活費用。

張家人對顧維鈞的種種付出,可謂是掏心掏肺。

1912年,顧維鈞在哥倫比亞獲法學博士學位后歸國。

在岳父張驤云的介紹下,他前往北京去見后來的民國總理唐紹儀。

當時唐紹儀擔任民國的外交總長,見顧維鈞有留美博士的成績,便安排他擔任了外交部的三等秘書。

至此,顧維鈞的人生迎來翻天覆地的變化。

但話又說回來:不管是24歲獲得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博士學位的卓越成就,還是27歲成為駐美公使的年輕有為,亦或是34歲出任外交總長的輝煌政績…顧維鈞人生的轉變,都離不開張潤娥毫無保留的付出。

留學歸國,年輕有為…

這樣的顧維鈞,也算是實現自己的人生目標了。

按照兩家人的約定,顧維鈞與張潤娥擇吉日完婚,正式成家立業。

但誰也沒想到:此時的顧維鈞,早就不是當年的愣頭青了。

他有自己的理想抱負,也有自己的雄心壯志,而這場不合時宜的包辦婚姻,無疑是對外交事業的拖累。

也是此時,民國總理唐紹儀的千金唐寶玥,闖進了顧維鈞的世界。

顧維鈞唐寶玥

唐寶玥不管是打扮上還是思想,都是當之無愧的名媛;而身為民國總理的千金,這種尊貴的身份,更是讓顧維鈞難以抵制。

為了迎娶唐寶玥,也為了逃避雙方父母的追責,顧維鈞強迫識字不多的張潤娥手抄了4份失婚書,遞給雙方父母,宣布兩人解除婚姻。

想來也是唏噓:在清朝還未滅亡的時代中,他以西式的自由解脫了包辦婚姻的束縛,但卻忽略了,那個年代從來不曾有女子失婚的先例;縱然先進思潮涌動,但這份失婚書,無異是對張潤娥的致命打擊。

變賣祖產供他求學的岳父得知此事,無奈感嘆:我會看相,卻不懂得看人心。

沒多久,抑郁而亡。

而被迫失婚的張潤娥呢?

因為被夫拋棄,無辜的她受到了家族的蔑視和世人的譏諷;為了逃避這些痛苦,這個可憐的舊式女子,最終選擇在陸家觀音堂落了發,從此青燈素服,長齋念佛。

一年后,風頭正盛的顧維鈞和總理千金唐寶玥,在北京飯店舉行了盛大矚目的婚禮。

報社記者爭相拍照,眾人感嘆這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合昏尚知時,鴛鴦不獨宿。但見新人笑,那聞舊人哭!

至此,張潤娥這個名字徹底透明化,而顧維鈞也正式步入他「主貴」的第二段婚姻。

唐寶玥雖然沒有傾國傾城的外貌,但自幼接受的西式教育,讓她舉手投足皆落落大方,也因為能說得純正的英語,唐寶玥自成為顧維鈞妻子后,在公開場合舒展自如、頻頻亮相,幾乎每次總能為夫君加分。

我想,外交家顧維鈞能看中唐寶玥,很大的原因,也是被她身上具有的高雅氣質所吸引。

兩人結婚后,生下一對可愛的兒女;而成為總理女婿的顧維鈞,也在岳父的保駕護航下,仕途穩步高升。

如果沒有那場可怕的流感,唐寶玥大概會陪著顧維鈞走過漫長人生,從總理之貴女變成「依貴婿之顯要」的貴婦。

但這個世上,最讓人無力的事情,便是沒有「如果」。

1918年3月,一場可怕的西班牙流感瘋狂肆虐美國、英國、西班牙、中華、日本等國。

駐美期間,作為外交官夫人的唐寶玥不幸感染,因為醫學水平相對落后,僅有28歲的她不幸去世;此時的兩個孩子,一個四歲,一個才一歲。

唐寶玥的突然離世,讓顧維鈞的精神受到重大打擊;以致在很長一段時間里,他都沉浸在悲傷中不能自拔,曾一度提出辭去駐美公職,想要帶著一對兒女回國。

但國家命運顛沛動蕩,巴黎和會的即將召開,注定顧維鈞沒有多少療傷的機會。

國家多事之秋,一生襟抱初開,怎可輕易言退?

家國大義面前,年輕的外交官顧維鈞,再次踏上新的征程。

1919年的一月,巴黎和會正式召開。

面對西方勢力的咄咄逼人,顧維鈞代表中華在會上提出了收回山東權利的即席發言。

「中華的孔子有如西方的耶穌,中華不能失去山東正如西方不能失去耶路撒冷!」

這句經典的發言,徹底震懾了在場的歐美代表,也徹底扭轉了國際輿論形勢。

彼時的顧維鈞,也正式獲得「雄辯外交家」的美名。

只是這樣的成功與榮耀,沒有了妻子的見證,多少是寂寞的。

也是巴黎和會這年,顧維鈞認識了他一生虧欠最多的妻子黃蕙蘭。

說起來,他們本是兩個世界的人。

一個是視金錢如玩物,終日縱情歌舞的亞洲首富嫡女,一個是山河破碎風飄絮,卻拼命為中華在國際謀權的外交使臣。

不管是出身還是志向,兩個人無論如何都不該有交集。

可偏偏,身為外交官的顧維鈞,品嘗了孤立無援的滋味,也知曉中華外交事業的艱難。

他需要一個多金的妻子來助陣自己的事業,也需要為失去母親的兩個孩子重新找個依靠。

兩人剛見面時,黃蕙蘭是瞧不上顧維鈞的。

有過兩段婚姻,如今32歲卻是鰥夫;

老式的平頭,以及最普通的襯衫;不會騎馬、甚至不會開車…

作為「含著鉆石長大的」首富之女,黃蕙蘭美貌非凡,穿衣打扮更是新潮美艷;這樣的顧維鈞,她自然是非常失望的。

黃蕙蘭

在這場本該結束的偶遇中,顧維鈞卻用盡了心思:

他得知黃蕙蘭視金如土,卻最渴求身份尊貴,于是他便帶黃蕙蘭去見識,那些多少金錢也買不來的榮耀和特權:乘坐只有外交官能乘坐的專車,享受舉辦重要國事的豪華包廂,出席世界政要才能進出的歌劇廳…

不得不說:這些尊貴的待遇,讓一個女子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輪番攻勢下,黃蕙蘭如預料般淪陷其中。

1920年10月2日,兩人舉辦了盛大的婚禮,而外交官顧維鈞如愿般,完成了富與貴的合一。

嫁給顧維鈞,黃蕙蘭擁有了顯赫尊貴的身份;可她優渥富饒的家境,有顏有才的身份,何嘗不是為顧維鈞這個窮酸的外交官,添雪中送炭之暖呢!

為了展現丈夫和國家的形象,她買下最新款的勞斯萊斯,斥巨資裝修了中華駐巴黎的大使館;

跟隨顧維鈞回國后,她又買下吳三桂的府邸,與丈夫辦公起居使用。

除此之外,黃蕙蘭還在天津、上海、北京等地置辦了多處房產,讓原本捉襟見肘的外交官,成了富有體面的權貴。

妻子黃蕙蘭帶來的富饒財力,讓顧維鈞的事業蒸蒸日上,如虎添翼,四十歲不到,便如愿出任了國務總理。

當外人都對顧維鈞的外交事業贊美有加時,素來看得透徹的宋美齡,卻把視線投向了黃蕙蘭: 「大家可別忘了,大使夫人起的重要作用啊。」

一句意味深長的話,道出了顧維鈞的婚姻本質。

但讓黃蕙蘭無法接受的是:與顧維鈞攜手風雨的第38年,他愛上了好友的遺孀,一個叫做嚴幼韻的溫婉女子。

或許對于顧維鈞來說:與黃蕙蘭的婚姻中,他始終是自卑的。

出于傳統男子的本性,他無法和一個前衛時髦又天真簡單的「糖王公主」共度余生;這個多金又癡情的女子,給予了他莫大的幫助和提攜;但恰恰也是這樣,一些無心的話、習以為常的舉動,都會刺激他敏感的內心和自尊。

而嚴幼韻不會!她是典型的傳統名媛,懂得示弱,體貼待人,也甘愿成為丈夫的陪襯,而不是耀眼不可即的星辰。

當得知丈夫移情別戀后,黃蕙蘭不是沒有挽留過。

鬧得最兇的一次,她不顧眾人在場,將滾燙的茶水潑在了丈夫身上,瞬間灼紅了皮膚。

但顧維鈞的冷漠卻讓她徹底寒了心:他不作理會,將茶水輕輕擦拭后,繼續招呼著好友打牌,對于身后怒氣沖沖的黃蕙蘭,卻視為空氣。

這樣的無視,比不愛還令人羞恥,破碎的婚姻,又該如何維持呢!

38年的陪伴與扶持,終究成了一場痛徹心扉的夢。

1956年,顧維鈞辭去了「駐美大使」職務,這一年,他和第三任妻子黃蕙蘭正式失婚。

此后的黃蕙蘭獨居紐約,在漫長的時光中療愈著內心的苦痛。

直到3年后,才得知:顧維鈞與嚴幼韻已登記結婚。

嚴幼韻

那一年,顧維鈞已經71歲了,而嚴幼韻也已經54歲。

晚年的顧維鈞,對于第四任妻子的評價,是「主愛」。

在顧維鈞心里,嚴幼韻的出現,才是他最渴望的愛情。

這樣獨特的溫情,不禁讓人倍感諷刺。

但不管怎麼說:嚴幼韻的出現,也的確讓顧維鈞改變了許多。

曾經早出晚歸的外交家,自退休后最喜歡待在家里,生活瑣事由著嚴幼韻安排,全然沒有了往日的大男子主義;就連每天的早餐,也必須是在嚴幼韻的看管下,定點定量食用。

就這樣,在嚴幼韻的陪伴下,顧維鈞享受到了最安穩的晚年生活,直到90多歲安詳去世。

【放在最后的話】

四段婚姻中,顧維鈞傷害最深、虧欠最多的,便是黃蕙蘭。

這位自幼備受寵愛的首富千金,將所有的付出和癡情,都給予了這個外交官丈夫;卻沒想到,38年的陪伴和犧牲,換來的卻是背棄的結局。

很長時間里,黃蕙蘭依舊走不出失婚的陰影。

直到晚年,她寫下自傳《回首往事》,仍舊感嘆:

「丈夫一定要感到他是主人,只有這樣,她才能得到他的愛和尊重……假如我年輕時學得更明智,更世故些,我可能就會容忍顧維均對某種女人的誘惑,把它視為小事一樁而不去計較了。」

可就在她無比自責的時候,顧維鈞一句「富家千金,主富」的評價,卻湮滅了黃蕙蘭所有的期待和幻想。

從頭到尾,她于他,只是金錢的關系,與愛從來無關。

在這場精心布置的合作中,她輸得一塌糊涂。

對于顧維鈞對最后一任妻子嚴幼韻的評價,也讓人多少有些疑惑。

他說找到了自己的真愛,可細細分析后,會發現:四段婚姻中,顧維鈞一直是個目標明確的人,他太清楚自己在婚姻之中需要得到什麼;晚年退休的他,不需要再活躍于政治舞台,便不再不要鋒芒外露的妻子,而是需要一個妥帖安穩的陪伴。

退居家庭、相夫教子…心高氣傲的黃蕙蘭做不到,而性格溫婉的嚴幼韻卻再合適不過。

這世間多少以愛為名的選擇,都是對自我需要的追尋。

四段婚姻的選擇,是顧維鈞權衡利弊的決斷,也是薄情男子的真實寫照。

而四任妻子的命運,是她們飛蛾撲火的追尋,也是世間女子遍體情傷的映照。

「原配妻子,因父母之言,主命; 唐寶玥,因政要之女,主貴;黃惠蘭,因富家千金,主富;嚴幼韻,因情意相通,主愛。」

這是顧維鈞對四段婚姻的評價。

長伴青燈的張潤娥、因病早逝的唐寶玥、揮金如土的黃蕙蘭,溫婉寬容的嚴幼韻…

她們的出現,豐富了顧維鈞的人生,也成就了顧維鈞的人生。

縱然顧維鈞的一生,依靠信仰和努力受命于危難;但無論何時,他的璀璨成就,也決然離不開四段婚姻的扶持和影響。

「他是個可敬的人,中華很需要他,但他不是個好丈夫。」

暮年時分,獨居美國的黃蕙蘭終于選擇了直面真相。

我想,這句話,也是對顧維鈞最恰當的評價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