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瑾歿后:婆婆曾拒絕葬她,傷害她的丈夫2年后歿,兒女皆成才

珮珊 2022/10/13 檢舉 我要評論

她年僅三十二歲就魂歸離恨。可又有誰知道,她當時明明可以逃走的。但是為了信念,她最終選擇英勇赴ㄙˇ。

就是這樣一位民族英雄,卻落了個無人敢為她安身的結局。她的子女也是靠著別人收養才得以活下去的。

她的名字就是秋瑾。

1875年11月8日秋瑾出生于福建云霄縣。秋家從曾祖那一輩起便世代為官,她的父親當時是湖南知州,母親也是浙江蕭山的一個 名門望族的后人。出身高貴的她小的時候便跟著哥哥一起在家塾讀書,受到啟蒙的時間很早。她在文史方面的研究很深,擅長 創作詩詞,還跟著她的表兄學會了 騎馬。

然而,秋瑾還是逃不過包辦婚姻的命運。1896年,21歲的秋瑾與17歲的王廷鈞結成姻緣。由于秋瑾的父親和王廷鈞的父親是老相識,兩家又算得上門當戶對,這門親事自然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在這之前,秋瑾向父親提出了抗議,但父親利用這門姻親為了使家族更加興盛,作為女兒的秋瑾就成了「付出品」,幸好王廷鈞不像豪門的那些紈绔子弟,這讓秋瑾看到了一絲希望。

兩人結婚以后,王廷均接手了父親的當鋪,一邊經營生意,一邊繼續讀書。秋瑾那時候也還沒有脫離學堂。夫妻兩人婚后感情很好,或許是因為秋瑾娘家的原因,王廷均對秋瑾也很尊重。兩人琴瑟和鳴,一起經營生活,偶爾還切磋學藝,日子過得有滋有味。

婚后的 第二年便生下了大兒子王沅德,后來又生下了二女兒王燦芝。

秋瑾的故事到這里,本該是一個封建社會中一段美好的愛情故事。

有了錢,就想做官。 自從丈夫王廷鈞去了京城后,便沾上了不良習氣,經常隔三差五地逛戲院,秋瑾得知后一怒之下穿了男裝也去逛了戲院,被丈夫知道后,兩人的矛盾一觸即發。

秋瑾男裝

王廷鈞說她穿著一身不男不女的衣服,不像好人家的女人。甚至一怒之下對秋瑾上了手,秋瑾也氣得直接住進了客棧。事后王廷鈞雖然道了歉,但二人的生活也因此出現了裂痕。

秋瑾又親眼看見了 八國聯軍來華的慘況,心靈受到了極大的震撼,滿腔憤怒無處宣泄,于是寫下 「休言女子非英物,夜夜龍泉壁上鳴。」這般豪情壯志的詩句。

經過深思熟慮,秋瑾決定去日本留學。

1904年5月,秋瑾不顧家人的反對,坐上「獨立號」輪船,赴日留學。到日本后,秋瑾先進入清朝留學生會館設立的日語講習所補習日文,同時進入日本的實踐女校學習。

除了學習,秋瑾最重要的活動就要宣傳婦女解放、男女平權的思想,以及尋找改革同志,探索救國救民的道路。

在此期間,她結識了 魯迅、孫中山等進步人士,在他們的引薦下加入 同盟會與光復會等組織,正式踏入改革的歷史舞台,一心推翻滿清王朝的封建統治。

秋瑾積極參加留學生組織的活動,她也經常登台演說救國和女權道理。

秋瑾在日本期間夫妻二人無書信往來。

且她在1906年的時候聽說了王廷鈞納了妾,她很高興,覺得可以有理由和王廷鈞脫離關系了,于是,她給了他大哥秋譽章寫了一封信,讓大哥幫她辦理失婚,但是最終由于王廷鈞的阻礙,失婚之事并未完成。

1906年,秋瑾回國創辦了中國公學,并在女校任教。

中國第一份婦女報刊《中國女報》便是秋瑾創辦的,她一直號召廣大婦女為爭取解放而斗爭。

秋瑾經常身著男裝騎馬馳騁世間,為宣傳改革志向而奔走,她也被清政府視為眼中釘。

清政府派人大肆壓制改革人士,他們的住所不斷被摧毀,因此也不斷搬家,秋瑾不斷進行反清起義運動,但事與愿違。

秋瑾深知改革就會有付出,為了自己親朋好友的生命安全考慮,她毅然決然公開和家人斷絕了關系。

因為這件事,她也被很多人貼上了忘記祖宗的標簽。可秋瑾又何嘗不愿意在父母身邊享樂,但她認為生逢亂世,她必須這樣去做。

1907年7月初,秋瑾因母親離去而回到浙江紹興,處理完母親的后事,她立馬投身于改革。

徐錫麟安慶起事刺ㄕㄚ了安徽巡撫恩銘,被官府查獲,他與秋瑾之間的密信也被官府翻了出來。

同一時間,貴福這邊也收到了匿名的消息,有人告密大通學堂的教員秋瑾私藏軍h。

貴福命令浙江紹興府山陰縣知縣的李鐘岳去拿下。

李鐘岳本就對文武雙才的秋瑾仰慕已久,在接到命令的第一時間,他根本不想鎮壓秋瑾。要求 先搜集證據,再根據實際證據上門。故而遭到了貴福的記恨。

但是最終還是迫于壓力,不得不出兵。

早在秋瑾得知徐錫麟失敗的消息,她遣散眾人,毅然決然同自愿留下的學生一起守護大通學堂,

14日下午,清軍包圍大通學堂,經過激烈的對抗,因寡不敵眾,秋瑾被拿下。

審訊中,秋瑾坐在板凳上,一言不發,只是拿著筆,在紙上寫下: 秋風秋雨愁煞人。這七個大字。

李鐘岳把這份「供詞」,交給了紹興知府貴福。

貴福認為這是李鐘岳有意偏袒秋瑾,為了立威,他馬上下令,將秋瑾就地解決,又與任浙江巡撫的張增揚打了招呼。

但讀書人的良知,還是驅使李鐘岳振臂高呼:「供、證兩無,安能ㄕㄚ人?」以致于「竭力阻拒,幾至沖突」。

李鐘岳在竭盡所能之下,仍無濟于事后,他唯有「淚隨聲墜」,滿懷愧疚地告訴秋瑾: 「余位卑言輕,愧無力成全,然汝ㄙˇ非我本意。」

7月15日凌晨三點,李鐘岳深知,對秋瑾的任務已經不能再拖下去了,便深夜叫人將秋瑾帶來,管理大牢的人打開山陰縣的單人牢房,秋瑾正坦然地坐在里面,士兵涌了進來,秋瑾整理了一下凌亂的頭髮,淡定自若地走出牢門。

李鐘岳含淚對秋瑾說:

「事已至此,余位卑言輕,愧無力成全,然汝ㄙˇ非我意,幸諒之也。」

秋瑾理解他的行為,對他也沒有絲毫怨言,只是在臨行前托付他幫三個忙: 第一不要誅首,第二ㄙˇ后不要褪衣物。第三,寫封家書。

為此,李鐘岳在貴福面前反復爭取,后者最終同意秋瑾的兩個請求。不過,貴福為懲罰李鐘岳先前消極應付,特意要求李鐘岳執行。

時人不知道的是,秋瑾ㄙˇ后,鑒于她特殊的身份,竟無人敢為她安身。秋瑾ㄙˇ在夏天的陽光下曝曬于紹興街頭,甚至連婆婆都拒絕為其安身。最終,她生前的好友呂碧城、吳芝瑛設法將她偷偷運出,落葬于西湖之畔,立下八字碑文, 「鑒湖女俠秋瑾之墓」。ㄙˇ后幾十年,秋瑾的墳墓遷了十次,直到上個世紀八十年代,秋瑾才得以最后安息。

不久李鐘岳被清廷革職,前往杭州。在離開紹興時,送他的紳民多達數百人,乘船數百只。他覺得心中有愧,對大伙說:「去留何足計,未能保全大局,是所憾耳!」后來他客居杭州,整日對著秋瑾所贈的「秋雨秋風愁煞人」七個字傷感,常說 「我不ㄕㄚ伯仁,伯仁卻由我而ㄙˇ」!

最終,李鐘岳因內疚而自ㄕㄚ。此時,距秋瑾被誅不過百日。李鐘岳自我了結的消息傳來后,江浙百姓無不哀痛惋惜,杭州城鄉士紳前往哀悼者三日不絕。上海《中外日報》、《申報》等媒體也爭相報道,清廷迫于壓力,將浙江巡撫張曾揚調往其他地方,紹興知府貴福也落得身敗名裂,被迫改名。可見,公道自在人心。

失去了妻子的王廷鈞十分悲痛,他終日郁郁寡歡,很快就得了重病,臥床不起。在兒子12歲的時候, 王廷鈞還是離開了

為了活下去,年僅12歲的哥哥王沅德只能帶著年幼的妹妹過起了奔波的生活,無依無靠的他們只能找人收留, 從此過起了寄人籬下的生活

后來,王沅德經營著家里的生意,家財萬貫,也深受母親的影響,成為了「改革」的一員。他熱心仗義, 毫不吝嗇自己的錢財,幫助地下黨度過各種難關。

他還像她的母親一樣,創辦了學校,希望教育可以改變國家的狀況。1951年土改時,王沅德 還主動將所有的田產私宅上交給政府。后在總理的安排下,負責整理秋瑾的資料,于1955年5月16日離去,享年58歲。

王燦芝在15歲時就拜師學習武藝,發誓要替母報仇,1927年中學畢業后,王燦芝就讀于上海華東師范大學行政系,一年后 被選中公費赴美留學。

經過兩年的磨練和努力,她成功修完所有課程,并且可以獨立駕駛飛機,1930年,王燦芝選擇回國任教,也因此成為我國首位女飛行員,更有 「東方女飛將」的美譽。1967年的一天,王燦芝突發急病,離開了。

秋瑾作為歷史上第一位敢于和封建王朝叫板的華人女性,她追求女權,追求平等的思想熠熠生輝。她的付出精神更是值得后來人學習。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