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年錢瑗病逝,8天后昏迷中的錢鍾書突然喊道:阿圓,轉去自己家

珮珊 2023/01/06 檢舉 我要評論

1997年3月4日,86歲的楊絳趕到北京某醫院,前來看望她和錢鍾書唯一的女兒錢瑗。此時的錢瑗已經走到了人生邊緣,只有一口氣在維持生命。

楊絳坐在女兒的病床前,看著奄奄一息的女兒一直奮力地保持著那一口呼吸,心里難過至極。 她深知,女兒是放心不下她和丈夫。

最后,楊絳起身伏在錢瑗耳邊,溫柔地說了一句:「 女兒,安心地睡吧,我和你爸爸都祝福你睡好!」

楊絳話音剛落,錢瑗這才放心地「走了」。

世間最大的悲苦,莫過于白發人送黑發人,面對唯一女兒的去世,年過八旬的楊絳,心里難過得好像失去了什麼支撐點。

但留給楊絳思念女兒的時間并不多,她也顧不上過度悲傷,因為此時在北京醫院的病床上,病重的丈夫錢鍾書還在等待她的照顧。

在錢瑗病逝的次日,楊絳就燉好了雞湯,一路奔波來到了北京醫院看望丈夫。雖然此時的錢鍾書已經不能自主進食,只能靠輸液維持生命。

但出于愛和關心,楊絳還是希望通過雞湯為丈夫滋補身體。雖然楊絳從未向丈夫提及女兒的病情,但已經住院四年的錢鍾書已早有預感,因為女兒已經很久沒有來看望自己了。

而就在錢瑗病逝的8天后,昏迷中的錢鍾書突然背對著楊絳大喊「阿圓」七八聲,并說讓「 阿圓轉去自己的家里」。

當楊絳再問丈夫時,錢鍾書再度陷入了昏迷,她陷入了沉思,不知道錢鍾書所說的家里,是不是三個人共同生活的家呢?

但楊絳知道,一定要趁著錢鍾書意識稍微清醒的時候,將女兒病逝的消息告訴丈夫。

于是,有一天,當錢鍾書虛弱地提到「阿圓」時,楊絳貼著丈夫的耳朵說了一句: 「阿圓走得很好,我祝福她了。

錢鍾書一聽既懂,他什麼也沒有說,只是從眼角落下了兩行冰冷的淚水,隨后很久才對楊絳說了一句:「 你最辛苦。

錢瑗病逝這年還不滿60歲,這年,她也是「一家三口」中第一個離開人世的.....

1:

1937年5月,錢瑗出生于英國牛津。

在她出生前,父親錢鍾書就曾多次對妻子楊絳說:「 一定要生個女兒,像你一樣的女兒。」最終,錢鍾書果然如愿得女。

生長在這樣的家庭,擁有這樣的父母,錢瑗無疑是幸運的。她自從出生起,就深得父母的喜愛,尤其是錢鍾書,簡直有種如獲至寶的感覺。

在錢瑗1歲多的時候,錢鍾書夫婦接到了清華大學的邀請,誠邀他們回國擔任教授。就這樣,懵懵懂懂的錢瑗跟著父母踏上了回國之旅。

因為臉蛋圓圓的,又穿著可愛的娃娃裙,在歸國途中,錢瑗很受同船旅客的喜歡,大家都稱贊她像極了洋娃娃。

身為才子和才女的女兒,錢瑗繼承了父母的聰慧,她剛兩三歲的時候,就已經能識字。不過有一個很有趣的事,她當時認字都是倒著念的。

原來,當時錢瑗和母親住在外公家,家里的長輩們教表姐們認字,但是從錢瑗的角度看,字都是倒著的。

某一天,錢瑗突然將字倒過來念給母親聽,楊絳一看嚇壞了。尋找到原因后才開始糾正女兒要正著讀字。

不過,錢瑗很聰明,沒幾日就將這個習慣改掉了,認識的字竟然和年長自己幾歲的表姐們不相上下。

錢瑗除了聰慧外,也非常的活潑可愛,這主要是因為,她有一個極其有趣的父親。

雖然錢鍾書是赫赫有名的大才子,可是在家里他一點也不古板,尤其是和女兒在一起時,簡直就是大小孩。

錢鍾書經常研發一些小游戲,比如將一些小物件藏到被子里,讓女兒去尋找,美其名曰「尋寶」。

正是有了這樣的父親,才讓錢瑗養成了樂觀、堅強的性格。同時,因為父親和母親極其相愛,所以他們三口之家,處處透著溫馨和幸福感。

2:

因天生聰慧,又有父母的引導,讀書后的錢瑗,成績也是名列前茅。

1955年,18歲的錢瑗以優異的成績考入了北京師范大學。進入大學后的她,保持著勤奮刻苦的學習習慣,幾乎沒有任何個人時間。

錢瑗的同學曾回憶說,讀書期間,大家周末都會去郊游,唯有錢瑗要麼就是上課,要麼就是待在圖書館里,她之所以如此努力,就是立志要當「教師的尖兵」。

錢瑗如此說,也是如此做的。

大學畢業后,優秀的錢瑗直接留校任教,就竭盡全力地當「尖兵」。最初,錢瑗教授的是俄語,後來她又跨界教英語。

其實當時錢瑗的英語水平并不低,但是她自我要求很高,總覺得自己的英語沒有達到心中的要求,于是她拼命努力,邊教邊學。

那會錢瑗既是教授,又是博導,在外人看來,錢瑗的身份是光鮮且受人尊重的。但其中的辛苦也只有她自己知道。

當時因為學校人手不夠,錢瑗除了是博導外,還開了本科課,課程安排得十分緊湊。

而且她居住在城里,來往并不方便,于是錢瑗幾乎每天都在和時間賽跑,精神始終處于高度集中的狀態。

為了不耽誤課程,錢瑗每天都起得很早,吃完早餐后風風火火地去趕公交車。

那個年代北京的車也不多,每天都是擁擠,一向溫柔的錢瑗為了趕上早班車,也不得不像戰士一樣,拼命地往車上擠。

因為時間太趕,她還鬧了一次笑話。那次好不容易上車了,她剛喘口氣,才發現自己竟然穿錯鞋子了,一只腳是黑色的,一只腳是黃色的。

從這件小事上,我們可以看出,錢瑗真是一門心思扎在了教學上,甚至沒時間打理自己。而且,錢瑗不但對自己的學生盡職責,對其他學生也如此。

當時,有一位外系的學生經常來錢瑗班級旁聽,錢瑗看他如此勤奮,便主動提出幫他審批作業,還親自指導她讀書,這一堅持就是好幾年。

最終,在錢瑗的幫助下,那位同學考上了人民大學的研究生。錢瑗很高興,但她從未邀功,只是夸贊同學,這是你自己努力的結果。

在教學上,錢瑗幾乎付出了自己全部的精力,對工作她更是認真到了極致。

當時,錢瑗主審了上海某高校編寫的《英語精讀課本》,她幾乎是逐字逐句去審核,很多書頁上都留下了密密麻麻的字跡。

可以說,錢瑗每天都處于高度集中的狀態,像上了發條的機器一樣。

同事們都看不下去了,經常勸她:「 要注意休息。

可錢瑗總說:「 我已經在虎背上了,要一直堅持下去。」

但人都是肉體之身,過度的勞累還是消耗的錢瑗的身體,甚至讓她過早地走完了自己的一生。

3:

有段時間,錢瑗經常咳嗽,并伴有腰痛。身邊人都勸她趕緊去看看,可錢瑗害怕耽誤工作,就一拖再拖說:「不要緊,休息下,吃點藥就好了。」

有時候,疼得實在挺不住,她就在回家的路上買點止痛藥。只可惜病情非但沒有緩解,反而越發嚴重。

1996年春天的一個早晨,錢瑗竟然無法坐起。此時,她的父親已經住院兩年多,85歲的老母親天天操勞著,孝順的錢瑗不敢驚動母親,于是只能打電話跟同事求助。

最終,大家強行將錢瑗帶到了醫院。醫生診斷的結果非常不樂觀,是骨結核,脊椎有三節病變,而且可能有癌細胞。

之后再檢查,又發現錢瑗的肺部有問題,最終被確診為肺癌,而且癌細胞已經擴散了。當時同事們都很悲痛,但并沒有人將病情告訴錢瑗。

隨后,錢瑗聽從醫生的安排,住院治療,雖然她不知道自己的病,但從大家的反應中,她心里已經清楚了。

但錢瑗從不主動去問,她仿佛只是換了一個辦公地點。在病床上依然保持著高度集中的工作狀態。

身邊人都勸她注意休息,可她卻說: 「這是欠下的債,不好不還的。」到了生命的后期,錢瑗忍受了常人難以想象的折磨。

因為癌細胞擴散,入侵到了骨髓,每天只能平躺。悲傷得褥瘡潰爛,都露出了骨頭,因為每天輸液,她的靜脈已經扎爛了,醫生不得已只能在她的左右肩胛骨下開輸液口。

當朋友來探望她時,她卻假裝不在意地說: 「在身體上隨便打洞,真是殘酷啊!」友人忍不住落淚了,誰都不能明白,如此善良的錢瑗為何會遭受這般折磨。

整個生病期間,錢瑗都是堅強的,只有一次提及父母她哽咽落淚了,她說父親也在住院,我倆會通信,我媽媽負責傳遞,我的媽媽最可憐,86歲了,還要照顧兩個病人.....

到了生命最后階段,因為害怕母親看到自己痛苦的樣子,錢瑗就不讓母親來醫院,母女二人每天晚上都會通電話。

最終,錢瑗被病魔奪走了生命,先于她父母,離開了人世,終年59歲。相比于父母的高壽,錢瑗的生命是短暫的。

而錢瑗不但壽命不如父母,婚姻也不如父母那般幸福,她一生中先后有過兩段婚姻,且沒有留下子女。

4:

錢瑗的第一任丈夫名叫王德一。他們是大學同學,王德一不但人長得英俊,還很有才華,婚后他們過得很幸福。

楊絳和錢鍾書對于這個女婿也很滿意。只可惜,婚后不到兩年,因為種種原因,王德一就丟下了自己的年輕的妻子而自盡了。

可以說,王德一的去世,給錢瑗帶來了很大的打擊。此后,她就搬回家和父母同住,也許是內心需要關愛和溫暖吧。

在王德一去世五年后,錢瑗再婚,對方名叫楊偉成,比錢瑗年長十多歲,最大的孩子也已經18歲了。

作為「繼母」,錢瑗也是合格的。

因為不會煮飯,她心里很愧疚,就想用自己的方式去彌補。每到周末,她總是專門去給家人買各種好吃的,包括一些很稀奇的西式點心。

而為了不和子女們有代溝,一向珍惜時間的錢瑗,也會坐下來和大家一起看電視劇,討論劇情。

除此外,盡管工作很忙,可錢瑗也會堅持為子女們輔導英語,她努力地融入到這個新家,并努力做好一個母親應該做的一切,為此她贏得了丈夫和兩個孩子的愛和尊重。

只可惜,錢瑗沒有自己的孩子,所以錢鍾書和楊絳也沒有見到第三代人,這個家只有他們仨,也僅有他們仨。

很多人說,因為父母名氣太大,所以錢瑗就略顯得平凡了。但其實錢瑗的優秀也不亞于父母,只不過她一直很低調....

雖然錢瑗的一生只有59年,但她卻活出了自己的價值.....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