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文藻:一場陰差陽錯,窮小子娶回大作家冰心,一生相濡以沫,白頭到老

草莓醬 2022/12/11 檢舉 我要評論

1923年8月17日,冰心登上了前往美國西雅圖的約克遜號郵輪。

這一年,冰心23歲,即將前往波士頓威爾斯利女子大學,開啟留學生涯。

臨行前,同學吳樓梅特地來見她,辛苦冰心照顧自家弟弟,他們同乘一艘船。

異國求學,有個同鄉互相照應總是好事,她欣然應允。

第二天,她一大早便找到了一位船務,請他帶自己去找吳樓梅的弟弟吳卓。

誰知兩人找遍了整艘船,只「抓到」一個姓吳的,卻不叫吳卓,而是叫吳文藻。

發現自己找錯了人,冰心一下子尷尬地紅了臉,只得「沒話找話」一般,與面前這個陌生男子開啟了寒暄。

幾句話聊下來,冰心與吳文藻也算熟悉了起來,得知吳文藻是要去美國特默思學院攻讀社會學。

初次見面,兩人相談甚歡。

冰心告訴吳文藻,她要讀美國文學,想選修十九世紀詩人的課程。

吳文藻問:」你看過十九世紀詩人雪萊和拜倫的書嗎?」

冰心又是臉一紅,說沒讀過。

吳文藻又說:「那你要趁這段時間多讀些課外書,否則就白來美國了。」

當時,冰心已是小有名氣的作家,以前與陌生人見面,人們多會恭維。

然而,吳文藻卻坦言她的不足,這讓冰心感到了吳文藻的真誠,也欽佩于他的博學多識。

臨下船時,冰心與吳文藻互留了通訊地址,便揮手道別,各奔東西。

冰心就讀的威爾斯利女子大學,坐落在波士頓的一個小鎮上,學校附近有個韋班湖,冰心時常去那里散步。

這天,她捧著一堆信件來到韋班湖,在翻閱信件時,一張明信片掉了出來。

明信片是吳文藻寄來的。

面對眾多的信件,思慮良久后,冰心決定給所有寫信的人寄明信片,唯獨給吳文藻寫了信。

收到冰心回信的吳文藻大感詫異,為了彌補上次的唐突,吳文藻用省下來的錢買了幾本文學巨著寄給冰心。

從此以后,倆人開始頻繁通信,在信中交流下自己的見聞與學習情況。

1923年11月26日,冰心舊病復發,患上嚴重的肺病,每天夜不能寐,還不斷咯血,被送到療養院休養半年。

此時的冰心,在病痛與鄉愁的雙重壓力下,憔悴不堪,虛弱無力。

吳文藻原打算趁著圣誕節,好好游覽下紐約,聽聞冰心患病,即刻改變行程,與幾位同學前往療養院看望冰心。

看到吳文藻的出現,病弱的冰心非常高興。

這次相見,吳文藻木訥地坐在一旁,聽著其他人說話,直到臨走時他對冰心說:

「你要聽醫生的話,好好養病,我還會給你寫信。」

吳文藻回到學校后,立刻給冰心寫信表示問候,還用心的給冰心買書,并用紅筆標出自己認為重要的內容。

第二年夏天,冰心重新回到女子大學,這段時間,吳文藻不斷給冰心寄信寄書,借書傳情,日子久了便暗生情愫。

1925年3月,冰心寫信邀請吳文藻來看由她編劇的演出,吳文藻卻以課業繁重為由謝絕了。

這封拒絕信,將冰心澆了個透心涼。

原來,在與冰心的書信交往中,吳文藻得知了冰心的身世。

冰心出身福州大戶人家,且已經是知名作家,而吳文藻此時只是個家境貧寒的窮學生,一文不名。

巨大的身份差異,讓吳文藻心生自卑,打起了退堂鼓。

1925年3月28日,演出當天,冰心走上舞台,卻發現吳文藻出現在觀眾席中,這讓冰心甚是驚訝。

謝幕后,冰心來到吳文藻身邊輕聲說:「上次我生病,你來看我,我很高興。」

說完,便紅著臉跑開了。

當時,冰心身邊不乏追求者,但她在心里早已認定了吳文藻。

1925年的夏天,為了能拿到畢業證書,冰心來到美國康奈爾大學選修法語,不經意回頭,發現了面帶微笑的吳文藻。

冰心驚喜地問吳文藻:「你怎麼來了?」

吳文藻笑著說:「我也需要補修第二外語。」

說完,倆人會心一笑。

從這之后,康奈爾大學附近的刻尤佳湖中,經常會出現一葉小舟,吳文藻與冰心一邊欣賞美景,一邊暢聊人生。

1929年6月15日,吳文藻和冰心在燕京大學舉辦了婚禮,有情人終成眷屬。

兩人的婚后生活,依舊異常忙碌,但好在總是互相體諒,也算幸福甜蜜。

七七事變后,吳文藻和冰心隨校南遷云南,一住就是8年。

抗戰勝利后,他們再度回到北京,冰心原本以為一家人終將迎來幸福平靜的生活,不料丈夫卻有了新的打算。

吳文藻提出,要去看看日本戰后的重建情況,想以此做為他社會學的大考察目標,并希望研究結果對中國發展有所幫助。

對于丈夫的事業,冰心選擇無條件支持,便舉家前往了日本。

新中國成立后,吳文藻與冰心回國受阻,他們想盡辦法,一路從香港輾轉廣州、天津,于1951年才終于回到了闊別已久的北京。

1985年9月,吳文藻病逝,冰心按照丈夫的遺愿,將僅有的3萬存款,捐給了中央民族大學研究所,用于社會學、人類學的繼續研究工作。

1999年,冰心也走完了她99年的人生,與吳文藻合葬,在另一個世界重聚。

冰心曾寫過一段十分動情的話,被無數夫妻拿來當作相處守則:

「人生道路,本就多崎嶇坎坷。在平坦的路上,攜手同行時,要充分享受琴瑟合鳴;在崎嶇的路上,扶掖而行時,要咽下各自的冤抑和痛苦,互慰互勉,相濡以沫。」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