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靜雪生母:嫁袁世凱有多慘,何止是當妾,陪嫁丫頭地位比她還高

草莓醬 2022/11/16 檢舉 我要評論

袁世凱女兒袁靜雪

袁世凱最疼愛的女兒袁靜雪曾這樣形容她的生母金氏:

「她皮膚很白,濃黑的頭髮長長地從頭頂一直披拂到腳下,看起來是很美麗的。」

金氏出身于朝鮮,獨特的地理環境讓她兼顧亞裔與異族的美麗,養尊處優的生活環境又給予了她超脫常人的高貴和孤傲。

于是袁靜雪隨后特別強調了這樣一句話:

「但是,她神情木然,似乎永遠沒有高興的時候。」

在缺少現代化通訊工具的年代,人們打發閑暇時間的方式無謂也就三種:

睡覺、看戲、聊八卦。

從某種層面來說,現今依舊如此,所以我們不得不感嘆,歷史果然是個輪回。

穿著傳統服飾的韓國女子

于是,當高宅大戶的后院女人們將爭風吃醋、爭奇斗艷、爭權奪利寫上「日常行為簿」,以此度過無聊的一生時,恰恰為廣大的人民群眾增添了不少八卦談資。

甚至,飯桌上有了這道「下酒菜」,食欲都好了不少。

不知道卞之琳先生那句「你站在橋上看風景,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你」,有沒有以此得到的靈感。

不管怎麼說,這些豪門密事確實「裝飾了別人的夢」,而作為「產糧大戶」的袁家,不可能榜上無名。

袁世凱與一眾子女

其中比較知名的,例如:

以「不知名主婦牌位」而知名的夫人于氏;

出身妓女,卻慧眼識珠、位比主母的大姨太沈氏;、

兒子私定終身的紅顏知己,六姨太葉氏;

據說與花匠通奸被袁世凱處ㄙˇ的七姨太張氏等等。

而這位「木頭美人」的故事,反而不太出名。

從已有的資料推演,只能確定的是,她是一個朝鮮人。

眾所周知,年輕時的袁世凱,可是在朝鮮作威作福了相當長一段時間。

袁世凱此人,歷史上對其最多的評價,就是他「是一個絕對腐朽極端的利己主義者」。

袁世凱

公器私用訓練親兵,戊戌政變致命反水,包括辛亥革命后奪取政權以及最終致其遺臭萬年的83天稱帝,此間種種,皆可窺得一二。

而與此截然相反的,則是他面對家庭、妻妾、子女,開放寬容的態度。

盡管聽上去不可置信,但是結合時代,參考背景,確實是這樣。

1882年,不過23歲的袁世凱科考屢次失利,一怒之下,年少輕狂的他走上了與科考截然相反的道路——參軍平叛。

彼時世界格局突變,大清的各藩屬國皆發生了不同程度的政變和戰爭。

與以往國內的小打小鬧不同,爭端多由數個國家參與,甚至遠在萬里之外的歐洲各國也在圖謀亞洲這塊寶地。

大清氣數將盡,卻還盡力維持著「天朝上國」的體面,袁世凱的脫穎而出,仿佛是天意。

在朝鮮作戰不過兩年,他的地位便節節攀升。

這個時候的袁世凱早已成婚,夫人于氏是奉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而求娶的財主小姐,他對這個原配稱不上不喜歡,但絕對不摻雜深層次的男女之情。

而此時令他如珠如寶地寵著的,是妓女出身的大姨太——沈玉英。

沈玉英對于袁世凱來說,遠不是一個能令他歡愉的女人這樣簡單。

她曾在他最落魄之時激勵其奮發圖強,再圖大業,也曾在他荷包窘迫的情況下拿出全部積蓄傾囊相助。

年輕時的袁世凱

自古錦上添花者甚眾,雪中送炭之人卻不過千分一二,此時的沈玉英,于袁世凱而言,定與那慧眼識珠的九天神女如出一轍。

毫無疑問,這位大姨太在他眼里是特殊的,而這份「特殊」帶來的「副作用」,在其權勢日盛之時,便注定了。

金氏去世前,曾意味不明地與兒子提起過一件事。

她剛剛進門時,曾被大姨太沈玉英綁在桌腿上痛打,以至于落下了嚴重的后遺癥,終生以此為苦。

而作為一家之主的袁世凱知道此事后,竟也沒什麼表示,即便有,怕也只是不痛不癢的幾句說教便過去了。

大戶人家的妻妾

金氏有此遭遇,自然有其癥由所在。

眾所周知,袁世凱一生一妻九妾,少有達官貴族、財閥士紳的千金小姐,反而是小門小戶,甚至風塵出身的賣笑女子居多。

這也是袁家自興盛到覆滅以來,令群眾津津樂道的花邊重點之一。

不過,當百年前一段段風月往事成了后人談資,真正的歷史,又怎會不被其影響。

金氏究竟出身如何,值得被參考的有以下說辭:

其子袁克文與友人推杯換盞間,曾提起自己若論起母親家世,乃是「三韓望族」。

其女袁靜雪也在《我的父親袁世凱》一書中稱金氏是朝鮮李王妃的妹妹。

而在袁世凱寫與家人的家書中,談及金氏,卻聲稱她不過是一名婢女,全名為金月仙。

金氏真正的身份,后人并非沒有專門研究過,可就連故事的當事人都各執一詞,這呼之欲出的身份,倒真成了一團說散不散的謎團。

圖為穿著朝鮮傳統服飾的新人

不論身份如何,國籍何處,可以肯定的是,自從進了袁家的門,金氏就未曾真正地開心過。

袁世凱對妻妾子女算得上寬厚,但只從他不經意的一句話便可識得其管制下的袁家是如何的陳腐守舊:

「有作為的人才有三妻四妾,女人吃醋是不對的。」

雖然是新舊交替重要的歷史人物之一,但很明顯,袁世凱這是典型的人在民國,心揣封建。

袁世凱與外國使節合照

他向來不愿意參與女人間的爭端,更不愿意看見因妻妾不睦導致的家宅不寧,三位朝鮮出身的姨太太要適應彼時中國女人的行走坐臥、三從四德,于她們而言,是最為艱難的。

而對金氏來說,嫁到袁府的生活除了難以忍受陌生嚴苛的規矩和限制,還多出了一份難堪與委屈。

眾所周知,袁世凱長相平庸,身材五短,外貌條件實在不盡如人意。

但作為從「天朝」來的使臣,他頗有能力,作風狠辣、練兵嚴苛,想與其結交的朝鮮權貴也如過江之鯽,源源不絕,權色交易自然只多不少。

袁世凱(中)與外國使節合照

剛剛得知要嫁給從中國來的「欽差大臣」之時,金氏自然是不情愿的。

只不過,從巨觀來看,兩國邦交的重要性顯然遠遠勝于兒女情長,從微觀來說,一個女人的抗爭自然也小到可以忽視。

其實,金氏及其父母同意這樁婚事,還有一個重要原因。

他們以為,金氏嫁到袁家是做正房夫人的。

誰能想到,人家不僅妻妾雙全,甚至連她帶來的女婢都要收歸房中。

甚至,她曾經以為要共度一生的男人十分敷衍地只憑借三人的年齡便分配了大小。

她的婢女,在府中竟然比她的地位還要高。

這顯然讓她難以接受。

袁世凱故居

初到袁府,金氏不過還是個16歲的少女,眼中藏不住心事,心里放不下家鄉,雖有屬于少女的嬌憨美妙,但也總是帶著一絲縹緲的哀思與愁緒,跟隨了她的一生。

她知道,自己再也回不去了。

踩在別國的土地上,守著他鄉的規矩,還要日日討好一位不完全屬于她的「丈夫」。

袁世凱既有守舊之心,審美也趨近清朝末年的畸形與扭曲,比如他愛小腳。

沒錯,就是清朝女人們都要裹的小腳。

令他遺憾的是,三位朝鮮籍夫人樣貌出眾,身姿窈窕,色藝雙絕,只一雙大腳失了美感。

清朝三寸金蓮的女人

可三人骨骼早已長成,裹腳也為時晚矣,袁世凱為此著實冥思苦想了許久,才想到一個「兩全其美」的好辦法。

他為三位夫人定做了「寸子鞋」,顧名思義,讓寸子穿上三寸金蓮的鞋。

人穿上這種鞋子宛如踩高蹺一般,裙撐放下,只能看到一雙不過寸長的「小鞋」。

「踩寸子」本是雜耍技藝中較為經典的一種,這種用途,也只有像袁世凱這樣喜愛小腳的封建家主才能想得出來。

踩寸子

或許是因為新鮮感,或許是因為未守承諾的愧疚,袁世凱對他這位三姨太總是有些特殊的照顧,不過也就是照顧而已了。

在袁世凱心中,大姨太沈玉英才是他真正需要寵愛的妻子。

其在朝鮮期間,原配于氏留在國內家中,而沈玉英就成了在他身邊唯一的女人。

因袁世凱對其特殊的重視,彼時的沈玉英可謂是洋洋得意了很長一段時間,拿的,也是當家主母的派頭。

而當這位「主母」看到三位年輕貌美的少女被迎進府內時,該是何等的憤怒,可想而知。

實際上,袁世凱雖醉心權術,但畢竟是個位高權重的男人,迎娶妾室也不過是男人本色,別無他想。

袁家是袁世凱的一言堂,故男女之分,上下尊卑極其鮮明,說句俗語,他就是個極端的大男子主義者。

不過,其治家嚴謹,善于平衡家庭,管理這堆妻妾很是有一套,例如他就會將二、三、四姨太交給大姨太教導,六、八、九姨太則是由五姨太來管束。

像袁世凱上位者的命令大多憑借一己之念,很難有多方面的考量,例如這個辦法是否會造成某個個體的量變,例如量變是否會引起質變。

袁世凱六夫人與子女媳婦合照

很明顯,一家之主的發言相當有效,但是屬于她們的戰爭,才剛剛開始。

金氏與沈玉英的恩怨,也遠遠不止剛入府時的棍棒「教育」。

袁世凱發跡后,早早將沈玉英接到了朝鮮,濃情蜜意間,她甚至還為他孕育了一個孩子。

可惜,政局混亂,戰局多變,一個弱小生命的隕落顯得那樣容易,永遠失去做母親的資格也在一瞬之間,這個傷害,輕如鴻毛卻重于泰山。

沈玉英為此哭成了淚人,痛失親子的袁世凱則許諾她,定會給她一個孩子。

袁克文

可是,盡管再愛護她,袁世凱卻不是寵妻愛妾的性子,袁克定身為嫡長子,自然也不可能被過繼到一個姨太太名下。

那麼,金氏生下的二兒子,就成為了那個「幸運兒」。

沈氏欣喜若狂,重新拾得做母親的權利讓她對袁世凱千恩萬謝,更是將這個孩子寵上了天。

而作為親生母親的金氏,悲哀心痛又能顯露幾分呢。

雖然也不過十七八歲的年紀,但看似平靜卻風波詭譎的袁府早已將那個天真爛漫的小姑娘層層吞沒,留下的,不過是一具沒有靈魂的軀殼罷了。

她不敢抱怨、也不能抱怨、更懶得抱怨。

袁克文

可做母親的,又有哪個能真正放下親生孩子呢。

袁世凱二子袁克文可謂是民國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吃喝嫖賭樣樣精通,唱曲玩樂紈绔翹首,本身頗具才學,卻一個也未用在正道上。

養母沈月英對這個孩子,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手里的大洋如水一般甩出去,只為讓兒子開心。

袁克文愛美人,早早就熟悉了煙花巷每一塊的磚磚瓦瓦,成年后,更是常年不歸家,沈氏溺愛他,總是幫他掩護隱瞞。

為此,金氏和她還有過幾次大的爭端。

可惜,胳膊拗不過大腿,小妾斗不贏寵妾,落了幾次下風后,金氏便再也不敢管她這個親生兒子的事了。

這很難不說是沈玉英嬌慣下的「不俗」成績。

袁克文與妻子劉梅真

身體與精神上一次次的致命打擊讓金氏的性格逐漸變得怪異,這一點,家中男女老少,包括袁世凱本人,都一清二楚。

她平日大多數時候都表現的溫柔和氣,只是偶爾會突然大發脾氣,將場面鬧得異常難看。

比如,她就曾與家中受寵的五姨太楊氏一言不合便惡語相向,最終演變成拳腳相加,最終還是袁世凱來了才平息了這場爭斗。

作為民國大總統,他并不愿意將精力浪費在這些事情上,而作為一家之主,他不得不抽出強行多余的精力在其中。

袁世凱夫人子女們家族大合照

袁世凱知道,金氏背井離鄉,母親因思念女兒,恍惚之下投井自盡了,不過三天,她父親也因過度悲傷不幸離世。

不算年邁的父母早早因她身亡,作為女兒,卻連異國他鄉的大門都踏不出去,更遑論回鄉盡孝。

他同樣知道,每逢佳節生辰,她都沒有絲毫喜意,只會一個人躲在房間里大哭一場。

他也看見了,她整日都沒個笑模樣,艷如桃李的一張臉,偏偏長年累月的繃著,就像一棵陳年的老樹, 明明氣數將盡,卻還堅挺的維持著生機。

這讓袁世凱對她多了幾分憐惜,平日里也會多給與她幾分照顧,不計較她偶爾發作的壞脾氣,即使是她當著他的面,將一盤價值不菲的棋盤扔到了水里。

而這些寬容,帶來的回報是顛覆性的,不過袁世凱本人就難以知曉了。

1916年6月6日,對中國人來說這是個吉祥的日子,但袁世凱的去世為整個中國蒙上了一層灰色的陰影。

亂世之中,一個關鍵之人的消失,往往意味著時局巨大的變動,也就是老百姓常說的「要變天了」。

偌大的袁家一夜間分崩離析,也不是想象中的,那麼不可接受的事。

唯一值得震驚的,或許便是「三姨太殉情」這樣的消息了吧。

在金氏吞金自盡前,沒有人能預見,唯一與袁世凱同生ㄙˇ的女人,竟然是這個不起眼的三姨太。

當然,自盡不可取,殉情更不值得,人們震驚的點在于:

「為什麼會是她?」

最受尊敬的原配于氏抱怨數落,卻不得不挺起管家職責;

最受寵愛的大姨太沈玉英默默垂淚,不再跋扈,就此隱退。

最受信任的五姨太楊氏迅速轉移資產,出手利落。

故事的發展似乎出了問題,但又給人一種「果然這樣才對」的感覺。

而那位雪膚烏發的美麗女人,像個異數,就如同天邊的流星般,急速閃過,亮眼卻短暫。

最美的瞬間,也是終點。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