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問題,都是格局的問題】錢鍾書:眼中若無是非事,便是世間自在人

珮珊 2022/05/13 檢舉 我要評論
相聚是緣:

感恩相遇,我是珮珊,人生不易,且行且修心。

人生到頭來,不過是一段「見眾生,見天地,見自己」的修行。 

網路上有個問題:

為什麼有一部分人看誰都不順眼,對什麼事都看不慣? 

有句話很適合這個問題:

「當你從20樓往下看時,看到的是良辰美景; 

從2樓往下看,遍地都是垃圾。 

人要是沒有高度,心里裝的都是偏見;人若是沒有格局,眼里只有雞毛蒜皮。」 

一個人成熟的標志,不是見過多大的世面,而是: 

容得下的人越來越多,看不慣的事越來越少。

反之,境界低的人,往往看什麼都不順眼。

格局小的人,眼中是非多

作家錢鍾書提到過一個很透徹的觀點: 

「偏激二字,本來相連。我們別有所激,見解當然會另有所偏。」 

細想來,的確如此。 

人的思想如果開始走向某個極端,待人處世的方式也會充滿戾氣。 

所謂思想,包含的不只是見識和思維,更多的是格局與高度。 

前些日子,疫情居家隔離期間,小區群里一位鄰居因為一些雞毛蒜皮的事,和很多人鬧的不可開交。 

有人在群里分享做菜經驗,附上了做好的照片,他看到后冷嘲熱諷: 「看著也不怎麼樣,這都有自信教別人。」 

有人在群里討論問題、交流觀點,他看到后滿是鄙夷: 「你們還是見識太短淺.......」 

小區志愿者給他送東西稍晚了幾分鐘,他便長篇大論,指責志愿者「工作」不到位,沒有時刻滿足到自己的需求。 

其他鄰居見狀勸他互相理解,志愿者們也很辛苦,每個人都不容易。 

或許是沒得到想要的回應,他一怒之下,在群里對著眾人破口大罵。 

從一開始的抱怨到后來的人身攻擊,連著幾個小時都未停歇。 

到最后,原本的爭論似乎變成了他一人的獨角戲,再也無人理會他的聲音。

亦舒有句話說的很對: 

「每個人說另外一個人,道理總是一籮筐一籮筐,丈八的燈,照見別人,照不見自己。」 

做人最忌諱的,莫過于自以為是,用自己的尺子去度量別人的人生,把別人的生活放在自己的天秤上稱重。 

凡事都想順自己心意,用自己的標準來衡量世間對與錯,待人永遠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終有一天會從虛假的「高處」跌落。

處世最難得的,莫過于保持清醒,深知「尺有所短,寸有所長」,以謙卑低調的態度,看待世間萬物。 

眼中無是非,看什麼都順眼,生活中處處都是美景。 

心寬且富足,懂得尊重不同,才能穩妥走完人生路。

層次高的人,心中怨念少

錢鍾書曾在書里寫道: 

「自省可以察人,觀人亦資自知。鳥之雙翼,剪之雙刃,缺一不可。」

走過半生漸漸明白:無論自省還是觀人,其實都是審視內心、改變自我的過程。 

有多少人,說起他人,字字句句都是不滿;說起自己,找不到一點錯處;說起生活,滿腹怨念。 

而真正高層次的人,待人接物大多都是平和且寬容的。 

熱播劇《人世間》中的幾對夫妻,吃苦最多的是周秉昆和鄭娟,最讓人佩服的也是他們。 

周家的哥哥姐姐常年忙于學業或事業,周秉昆和鄭娟便扛起了周家的大事小事。 

面對家人,他們任勞任怨。面對朋友,他們雪中送炭。 

悉心照料昏迷的周母,養大周蓉的女兒馮玥,幫朋友介紹工作,還借房子給他們住。 

不管遇到什麼事情,他們總能先看到別人的難處,能多一分體諒,就能搭一把手。 

于虹沒有優惠購房資格,想讓鄭娟把房子讓給自己,雖然開始鄭娟覺得于虹有點過分,但靜下來想起的卻都是于虹對自己的好,隨后心甘情愿把房子過戶給了于虹。 

曹德寶和春燕聽聞這個消息后,也想要套大房子,于是去找周秉昆,想讓他幫忙向周秉義求情。 

在遭到秉昆拒絕后,德寶瞬間翻臉,怨恨朋友不講情義,氣急之下寫了舉報信污蔑周秉義,多年老友反目成仇。 

后來德寶和春燕意識到錯誤,想挽回這段友情,可秉昆還是忘不掉那些往事。 

鄭娟知道后勸道: 「心里恨別人,傷的都是自個兒。」 

短短一句話,解開了秉昆的心結,也道清了做人最大的智慧。 

人活一輩子,有太多時刻,寬容別人,就是放過自己。 

正如《問題餐廳》里講的那樣:

「對別人溫柔,就是對自己溫柔;去了解別人,就會了解自己;愛上他人的笑容,自己也會綻放笑容。 人,要靠自己成就自己。」 

成大事者,必有度事之量,亦有容人之心,胸中有丘壑,眼里存山河。 

弱者挑剔別人,強者修正自己

錢鍾書說:

「據說每個人需要一面鏡子,可以常常自照,知道自己是個什麼東西。 

不過,能自知的人根本不用照鏡子;不自知的東西,照了鏡子也沒用。」 

人到中年,見識過世界的繁華后,更應該及時認清自己的位置。 

知道自己身處何處,明白自己真正所求,清楚自己有何不足。 

而不是一味的挑剔別人的錯,逃避自己的過,處處看不慣,日日在埋怨。 

知名法學教授羅翔曾講過一段親身經歷: 

他上大學的時候,睡眠狀況不太好,不巧的是室友晚上睡覺總是打呼嚕,讓他十分厭煩,心里恨不得「掐*」他。 

直到過了很久,羅翔才知道,原來自己是宿舍鼾聲最大的那個人。 

而那個他以為「打呼嚕」的室友,其實是被自己的鼾聲吵的睡不著,只好躺在床上翻來覆去。 

最初和室友交談時,他還不敢相信是自己的問題,經過其他人證實,他才恍然大悟。 

從那之后,羅翔終于明白: 人得走出自己的狹隘和自以為是,不能總是把責任往別人身上推。

與其說,羅翔教授學識淵博,所以活得通透。 

不如說,他認清了自身和現實的關系,所以人間清醒。 

生活就是這樣:未見全貌,誰也無法百分百確定他人對錯,你以為的,只是你以為。 

未知結果,誰也不能完全斷定事情的真相,你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 

無論大事小事,都別急著苛責他人,唯有靜思己過,才能避免出錯。 

《鄉村愛情》里有句很經典的臺詞: 

「怎麼你到哪兒,哪兒都大環境不好,你是破壞大環境的人啊。」 

你的心是怎樣的,看到的世界就是怎樣的,你的生活如何,取決于你自己。

弱者永遠只會挑剔別人,強者一步一步修正自己。 

學會凡事從自己身上找原因,反躬自省,是一個人最了不起的本事。 

成熟,就是一個自我解剖的過程。 

隨著年齡漸增,把視角從別人的生活里移開,把目光從別人的缺點里收回,專注于自身,修好自己的課題。 

讓心里住進廣闊,讓靈魂足夠豐盈,生命中總有源源不斷的美好。

樂山凌云寺中掛著一幅對聯: 

笑古笑今,笑東笑西,

笑南笑北,笑來笑去,

笑自己原來無知無識。

觀事觀物,觀天觀地,

觀日觀月,觀上觀下,

觀他人總是有高有低。

人生到頭來,不過是一段「見眾生,見天地,見自己」的修行。 

見眾生,得以窺見眾生相,學會寬容;

見天地,感受偉大與渺小,懂得謙卑;

見自我,體會內心和本真,變得豁達。 

終有一天,我們要學著放低姿態,去接納這個世界的多樣色彩,尊重別人的不同,欣賞他人的優秀。 

不再目空一切,以謙遜的態度,走好當下每一步,過完余生每一天。 

愿你目之所及,皆是風景;所到之處,皆有陽光。

陋室傾聽人冷暖,情卷情舒皆是緣。

紅塵來去散無痕,烹煮文字療人心。

我遇見你,然后遇見我自己,歲月無情,讓我和你,一起領教。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