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最悲慘網戀,書信六年,剛見面就要成婚,婚后一月卻悲劇告終

草莓醬 2022/11/13 檢舉 我要評論

「那時候車、馬、郵件都很慢,一生只夠愛一個人」

民國歲月悠悠,不乏新舊思想的交替,然而即便在新思想的沖擊下,愛情的永恒,依然存在。

和宋若瑜的一段戀情,就已經耗盡了蔣光慈的一生。

蔣光慈是民國時期著名詩人,一代革命志士;他是無產階級文學的拓荒者,老一輩革命家胡耀邦、陶鑄等人都是看他的書才走上的革命道路;他自號「俠生」,勵志「 將來一定做個俠客ㄕㄚ盡貪官污吏」;他是「太陽社」的創始人之一,中國革命文學的開山祖。

他是一個接受了新式思想,有著高尚志向的人。而他的愛情,同樣蕩氣回腸。

和現在流行網絡不同,那個時候的人們,大都喜歡書信交流,尤其是學者之間,通過薄薄的書信,傳遞彼此的思想和情感,彼此之間的距離,反倒像是更接近了。

蔣光慈和他的戀人宋若瑜就是如此。

1920年夏天,在看了會刊《青年》上蔣光慈的文章后,作為青年學會骨干力量的宋若瑜便嘗試性地給作者寫下了第一封信。

他們從此開始了長達六年的書信交流。那一年,蔣光慈19歲,宋若瑜17歲。

通過書信交往了一年,他們就確定了戀愛關系。如果以我們如今的話來說,這二人是陷入了網戀。如今的網戀,大都少不了和一些照騙扯上關系。但是對于蔣光慈和宋若瑜來說,一切卻都是發自真心。他們雖然從來沒有見過面,但是對彼此,都是報以十二萬分的真心。

但是,光靠書信交流,到底還是不能完全給對方安全感,尤其是對女孩子來說。隨著戀愛的日子越來越長,加上對婚姻的恐懼,宋若瑜陷入了憂懼之中,她覺得,二人走不到最后。與其將來痛苦,不如現在斬斷。于是,她單方面切斷了和蔣光慈的聯系。

但是蔣光慈根本不愿意放棄這段感情,他苦心勸說宋若瑜,只要你對我的心不變,那麼我也始終對你不變,在蔣光慈的表白下,最終還是讓宋若瑜堅定了信念,開始有了和蔣光慈結婚的決定,二人還相互交換了照片,并且相約見面。

如果是今天的網戀,恐怕少不了見光ㄙˇ的結局。可是對于蔣光慈和宋若瑜來說,那卻是一段美妙無比的體驗。在茫茫人海中,他們彼此相遇,眼神觸碰的一瞬間,對方都知道,就是她/他了,我夢想中的愛人。

他們快速的定下了結婚的事情,決心把結婚這件事提上日程。但是,很快他們就遭遇了來自現實的第一道阻礙。宋若瑜的母親,并不同意他們的這段婚事。其實,這也不奇怪。有哪一個疼愛女兒的母親,愿意女兒8把終生托付給一個不知根知底,僅靠書信交流的男子呢?

尤其是當宋母了解到,蔣光慈在老家,還另有未婚妻的時候,她就更是不同意了。在她看來,蔣光慈這純粹是玩弄自己的女兒嘛。其實,蔣光慈也并不是那種不負責任的渣男。他遭遇了那個時代,很多的知識分子都逃不開的一件事,自己接受了新式教育,崇尚自由戀愛,但是父母卻總是不顧他們的意愿,給他們定下婚事。

蔣光慈的未婚妻,也正是這麼來的。但是,蔣光慈清楚自己的情感歸宿,只有宋若瑜一個人。為了讓宋母安心,他妥善的解決了這件事,將未婚妻當成妹妹看待,并且幫她找了另一樁婚事,還附贈了很多嫁妝。

但是,就在這個過程中,宋若瑜卻生病了。她染上了肺病。加上她和蔣光慈的事情,在老家已經傳開來了,宋若瑜雖然不在乎,但是其他人的閑言閑語,總歸是對她造成了心理負擔,加上宋母對他們的阻撓,在極大的心里壓力之下,宋若瑜的病情加重了。

而蔣光慈處理完未婚妻的事情以后,趕緊前往去探視,還極力勸說宋若瑜退學去上海,由他照顧,宋母看蔣光慈這一片誠心,也就被他打動了,這才同意了兩人的婚事。

于是,書戀六年,他們的愛情,終于開花結果,得到了長輩的同意和祝福,他們結婚了。

但是,他們這段純美的愛情,卻沒有得到上天的眷顧。婚后不過一個月,宋若瑜的病情加重,與世長辭,于1926年11月6日逝世,年僅23歲。宋若瑜花朵一般的生命,早就早早凋謝。

他們認識的時間那樣長,長到彼此都直抵對方的靈魂深處,了解對方就如同了解自己;他們認識的時間又是那麼短,不過是剛剛見面,成婚也不過一個月,宋若瑜就與世長辭。誰都覺得他們的感情并非那麼深厚,可是只有蔣光慈自己知道,自從宋若瑜走了之后,那樣絕望傷心的日子,正是失去了摯愛的痛苦。

宋若瑜過世兩年以后,蔣光慈也被診斷出患上了肺結核,愛一個人,就經歷她所經歷的一切。沒有想到,蔣光慈在乎宋若瑜到這個地步,就連她患過的病,也一并患上了,去體驗她曾經歷過的苦痛。

宋若瑜過世四年以后,蔣光慈終于決定嘗試放下過去,開始一段新的人生,加上他的病,也需要有人照顧。于是,在1930年,蔣光慈經戲劇家田漢介紹,他和小他近10歲的南國劇社演員吳似鴻相識,并且很快與她同居。

吳似鴻性格直率,接受過新式教育,她崇拜蔣光慈,也欣賞他對宋若瑜的深情,所以,她不在乎蔣光慈心里還有其他人,也不在乎蔣光慈偶爾把她當做替身。只是,有時候也難免會感覺到心酸,她是那樣的熱愛著這個人,可是這個人,對她卻始終客客氣氣的。

蔣光慈自己并未放下,所以和吳似鴻的結婚,并未緩解他的病痛。或許是心病沒有放下,身體的病也難以痊愈。1931年4月,蔣光慈肺病日漸嚴重,甚至還被查出患有腸結核,兩種病在當時那條件下,都是一種絕癥。

1931年7月,蔣光慈熬不住病痛,在吳似鴻的勸說下,終于借錢住院。可接受治療僅僅一個多月,他就逝世了,于1931年8月31日凌晨,蔣光慈這位革命文學家悄然離世,享年僅30歲。

離世前,已經恍惚的蔣光慈睜著淚眼喊出的最后一句話是:

「若瑜,請在廬山等我……」

蔣光慈和宋若瑜的愛情,感天動地,堪稱民國的絕美戀情,只是可惜了吳似鴻,她被無辜的牽連進了這段絕戀里,愛情里卻沒有她的位置。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