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祖光與呂恩:一個鐘情梨園,一個留戀影院,5年婚姻一別兩寬

草莓醬 2022/11/23 檢舉 我要評論

畫畫留白、寫詩隱喻、含蓄內斂, 是中國文化最精粹也是流傳最悠久的部分,甚至連我們的生活都無處不受到「猶抱琵琶半遮面」的影響。

中國式的戀愛模式,呂恩和吳祖光演繹到了極致。 他們愛得內斂、愛得含蓄,更愛得隱忍。

含蓄內斂的戀愛

1938年,當呂恩從家鄉一路奔波到重慶,考取國立喜劇專科學校時,她沒有想到,在此地,她會遇到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個過客——吳祖光。

當呂恩跨進過了喜劇專科學校的校門時,吳祖光是校長秘書,呂恩是新入校的學生,一個在行政,一個在課堂,如無意外, 他們是不會產生交集的

可令人費解的事發生了——幾無聯系的兩個人,竟然因為吳祖光的邀請,坐到了一起。

吳祖光性格開朗,為人慷慨大方,經常請朋友聚餐喝茶。而呂恩作為學生,大多時候是在教室和宿舍讀過的。某天,呂恩意外接到了吳祖光請吃飯的邀請。

以呂恩和吳祖光當時的身份、地位以及認識的時間,呂恩都沒有足夠的理由在被邀請之列,而吳祖光也沒理由邀請這樣一個幾乎素無交集的人。

可是,事情的怪異就怪異在這里。不應該被邀的赫然在列,不應該發出邀請的發出了熱情的邀請。

吳祖光畢竟算是老師,出于禮貌,呂恩懷揣著疑問接受了邀請,把疑惑壓在了心底。

因為這個飯局,兩人漸漸熟絡了起來。呂恩將埋在心底的疑問問了出來:「我剛進學校時,我們話也沒說過幾句,你請客怎麼也把我請去了?」

吳祖光的回答出人意料地直接:「 因為我喜歡你啊。」

沒人知道這句話是愛的表白,還是一句玩笑,但這句話作為他們愛情的種子,被少女呂恩種在了心底。

之后兩人又恢復了以往的交往模式:你上你的課,我忙我的工作。像兩顆匆匆擦肩而過的流星,彼此的光芒互相摩擦了摩擦,便又恢復各自的軌道。

吳祖光像從來沒有表白過,呂恩像從沒有聽到過表白。

后來的呂恩在談起這件事時說:「 我以為他當時開了一個比較過分的玩笑而已。」如果以為是玩笑,為什麼會記得如此清晰?還是因為彼此心底的喜歡吧。

師生變同事,愛情的種子終于開花。

1943年,呂恩畢業,進入中央青年劇社做了職業演員。巧的是,吳祖光不久前也離開了學校,在該劇社做起了編導。

成為同事關系不久,兩人就合作了一部話劇《牛郎織女》。 一個是編導,一個是演員,兩人的關系自然密切了不少。

結束了這段合作后,呂恩回到重慶,而吳祖光卻留在了峨眉山,生活讓兩人隔離兩地。

距離產生美,但在愛情中,距離產生的更多是各奔東西,只是,炙熱的愛仿佛不在此列:就在這段勞燕分飛的日子里,呂恩和吳祖光經常鴻雁傳書。

感情在文字中急劇升溫,他們竟然靠書信確立了戀愛關系。也許這更體現了中國式的愛情模式 :書信能將我們無法當面說出口的情話充分地表達清楚明白。

更絕的是,在給呂恩寫信的同時,吳祖光還不忘給自己挖坑:他同時給和呂恩住在一起的大美女秦怡寫信,這種行為似乎又讓人看不懂了。

但聽聽吳祖光自己的解釋就會明白:「要是呂恩嫉妒,她就有愛我的意思了。」他以此種方式試探呂恩的愛意,實屬無奈之舉。

不是不愛,是他們愛得自尊又小心,小心地連大聲告訴對方的勇氣也沒有,只能在角落默默地舔舐著傷口,將最柔軟的部分用堅硬的殼包裹起來。只能用戀人間的小心機逼對方向自己表達愛而已。

他們的感情就這樣一直持續著,甚至到了1944年,吳祖光到了重慶,和呂恩同居一處時,他們給人的感覺依然不像愛人,更像朋友。

含蓄、內斂、自尊、隱忍,也許這就是他們相愛的模式吧。

不是所有的愛,只要默默地付出就會被對方收到,有的愛,是需要大聲的說出來,清清楚楚地表白,才會讓對方覺得你的愛真實存在。

攜手走進婚姻

如果沒有那個表哥的神助攻,他們兩的愛情不會那麼快走進婚姻。

呂恩有一個表兄,抗戰時期被派遣到印度去工作。 異國的孤單和寂寞難免寄相思于筆墨

而表兄的周圍,可以直抒胸臆的大抵也沒有幾人,加之呂恩是明星,表兄便常與之書信來往,寄托自己的異鄉孤單之情。

可不巧的是, 該表兄有一樁家庭認可、自己反悔的婚姻,被拋棄的女子直接將與表兄書信往來的呂恩認作情敵。此事七傳八傳,便傳到了呂恩母親的耳朵里,也傳給了剛剛回家的呂恩。

又急又氣的呂恩彷徨無助之際,吳祖光意外地出現在呂恩面前。有貌又有才的吳祖光與呂母一席長談后,獲得了呂母的認可,吳祖光攜呂恩回了上海。

三天后,他們在上海舉行了婚禮,倉促地連結婚照都沒有來得及拍。「 愛情甜蜜,婚姻不易。」

熱愛話劇和戲劇創作的吳祖光更喜歡文藝氣息濃厚的梨園, 而時髦活潑的呂恩卻更愿意留戀舞池和影院。

生活方式、喜好都存在嚴重的差異,而彼此怎麼努力適應對方,最終仍無法調和日漸變大的矛盾。

囿于當時的現實環境,由于資金等原因,電影舉步維艱,而戲劇和話劇發展相對平穩。這就使兩個人的名氣和地位差距漸漸拉大。

吳祖光卻在此期間,聲名鵲起,而呂恩由當年的明星逐漸淪為「吳太太」。心里的不平化作生活中的磕磕絆絆,最終,這段維持了將近5年的婚姻走到盡頭。

失婚后的兩人最終都找到了自己生命中最合適的那個人。

1951年,新鳳霞因出演評劇電影《劉巧兒》而全國聞名,受邀參加全國青聯大會,并在會上發言。

這對沒有文化,不識字的新鳳霞來說,無疑是難以逾越的大山。吳祖光不但為她寫了發言稿,還一字一句地教她讀、背。

熱情、豪爽而才華橫溢的吳祖光俘獲了新鳳霞的芳心。平時溫婉、柔弱的新鳳霞在這個時候表現了出人意表的堅定和大膽, 她竟然直接向吳祖光求婚:「祖光,咱們結婚吧。」簡單、直接,不給自己留絲毫后退的余地。

強勢的求婚,卻在以后的婚姻里成了一個溫婉的小女人,讓自己時時刻刻隱匿在丈夫的光環里,他們的婚姻令人羨煞。這也許是吳祖光曾經向往而不得的婚姻吧。

而呂恩,則與飛行員胡業祥攜手走過了人生的最后春秋,直至91歲去世。

他們和諧幸福的再婚生活告訴了我們那個婚姻的真諦:彼此的愛恰到好處地表現, 你給我的愛,剛剛是我喜歡的形式

愛沒了,一別兩寬

呂恩、吳祖光,留給我們最值得推崇的就是分手時的大氣和大度。

1949年,失婚后的吳祖光經濟拮據,呂恩竟然抵押了房子為他買了一部相機和一套輔助設備,讓他有可以工作的工具,而買相機的費用在當時可以在上海買一套房子。

只是讓人難以接受的是,吳祖光竟然在籌備與新鳳霞的婚禮時, 因為資金缺口而變賣了相機和設備,這成了呂恩晚年耿耿于懷的事。

在唐瑜米壽的生日宴上兩人重逢,當重病已經不能說話的吳祖光通過朋友請求呂恩與他合影時,呂恩終于放下了所有的心結: 「他還是對我有感情的」

這張遲來的合影向我們昭示了一段才子佳人的悲歡離合,也向世人傳遞著人間至高至簡的道理:所有的愛都沒有模板, 好還是壞,只在于我們自己的感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