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名媛」盛愛頤:深情反被癡情誤,晚年住化糞池旁依舊寵辱不驚

珮珊 2022/10/14 檢舉 我要評論

「民國時的舊上海,是一個光怪陸離的大舞台,每天上演著各式英雄人物的悲歡離合。這里有軍閥政客打馬而過,有青幫白相叱咤灘頭,有領事政客翻云覆雨,有豪門大戶氣焰熏天,有淑女名媛熠熠生輝。」

1.七小姐盛愛頤

盛愛頤是近代上海最大資本家盛宣懷的七女兒,在當時絕對算得上是舊上海歷史上數一數二的名媛閨秀。父親盛宣懷曾經是李鴻章手下的得力干將,也是清末著名的洋務大臣。除此之外,盛宣懷自己也在經商。一邊為朝廷辦事,一邊從事商業活動中,盛宣懷給其家族積攢下了一大筆家業,從而使盛氏家族成為了上海巨富。

歷史上對盛宣懷有過這樣的評價,洋務派代表人物,著名的政治家、企業家和慈善家,被譽為「中國實業之父」和「中國商父」。

盛愛頤的母親也是出生于大戶人家,自小受到良好教育,是一個有見識、有主見、有經濟頭腦的人。盛愛頤就是在這樣的家庭環境中長大的,從小聰明伶俐,見多識廣,也是父母的掌上明珠。盛愛頤就讀于上海的圣約翰大學,她不僅精通英文還能畫善繡,寫得一手好字。

雖然說她是一位外表溫柔的美麗女子,但是內心堅韌剛烈,絕對不輸男子。她從小陪伴在莊夫人左右,家中事情多半都是由盛愛頤出面去周旋處理,這讓盛愛頤在各界人士中聲名遠播,更以「盛七」聞名于上海灘。

2.初戀情緣

1916年盛宣懷去世后,盛家仍是上海有錢有勢的名門望族。那時的宋子文剛從美國留學歸來,經過他大姐宋靄齡的引薦,宋子文的第一份工作便是給盛愛頤的哥哥盛恩頤當英文秘書。

宋靄齡是孔祥熙的妻子,是宋慶齡和宋美齡的姐姐。因為給盛家的五小姐當過家庭教師,所以與盛家上下都很熟悉。宋子文經常來家里跟盛恩頤匯報工作上的事情,所以便有了機會跟盛愛頤接觸。

當時的宋子文一表人才,舉止談吐儒雅得體,再加上又是剛從國外留學歸來,見多識廣,辦事干凈利落,很快就獲得了盛家的信任和重用。

為了能夠追求七小姐,宋子文還主動擔任七小姐的英文教師,為的就是能夠有更多機會接觸到七小姐。在教授的過程中,宋子文經常講一些異國風土人情,以此來展現自己的博學多才、與眾不同。

當然七小姐沒有出過國,對于自己沒有見過、聽過的事情起了興趣。沒過多長時間,盛愛頤放下自己高傲的姿態,傾慕起這個年輕博學多才的教師。一來二去,兩人便墜入了愛情的漩渦。

盛愛頤的母親莊夫人知道這兩個年輕人有想要在一起的意思,剛開始還覺得宋子文長相英俊,又是留學歸來,結合在一起也還行。直到后來莊夫人請人去調查了宋子文的家庭背景,發現宋子文的父親不過是教堂里一個拉琴的,便改變了原先的想法,門不當戶不對,覺得宋子文配不上她的女兒。

盛愛頤的哥哥知道這件事后,也覺得不合適,便把宋子文調到武漢,讓他遠離上海,遠離盛愛頤。宋子文也猜到了這是盛家的調虎離山之計,明擺著不贊成他們在一起,想要拆散他們,沒辦法這段戀情就這樣擱淺了。

3.深情反被癡情誤

后來,宋子文得到孫中山賞識,因為政治形勢需要,被安排去廣州。宋子文覺得這是自己發展的絕好機會,想要勸說盛愛頤跟他一同前往。此時的盛愛頤內心是非常矛盾的,一方面不愿意惹自己的老母親傷心,另一方面即便自己有意宋子文,讓她離家出走,放下千金小姐的身份也是一件難事。

盛愛頤需要時間考慮,宋子文沒有更多時間容她猶豫。在得知盛愛頤在浙江游玩時,他拿了兩張船票追了過去,勸說盛愛頤同他一起去廣州。盛愛頤最終選擇留在家中,拒絕了宋子文私奔的請求,只是掏出了一把金葉子交給宋子文。

其實金葉子表示有定情信物的意思,同時,她知道宋子文身上沒錢,必要時也可以當作路費。最終盛愛頤不舍地跟宋子文告別,表示自己會在上海等他回來。宋子文拿著金葉子對盛愛頤說有朝一日重逢,再將金葉子還給盛愛頤。

時間飛逝,等到1930年,宋子文高官厚祿,再次回到上海,卻已經是一位有婦之夫了。而此時的盛愛頤已經三十歲了,在當時算得上是大齡剩女了。她只是沒想到事情竟會變成這樣,兩人曾經的海誓山盟不過是一場空夢。盛愛頤因為心傷難愈,整日悶悶不樂,導致她鬧了一場大病。

想當初盛愛頤在她風華正茂的青春年華里,守身如玉、堅如磐石。即便是面對大上海十里洋場的誘惑也不動聲色,各路人士的追求和家里的壓力,依然堅守自己對宋子文的承諾,可惜滿腔深情終究錯付了。

宋子文在有三個孩子以后,因為無法忘卻盛愛頤,為了紀念這段沒有結果的愛情,讓他的三個孩子名字里都有「頤」字,早知今日何必當初。據說那份金葉子的定情信物他也沒還給盛愛頤,時光不會倒流,這份情他永遠都還不上了。

4.家道中落,維護權益

1927年的秋天,盛愛頤的母親莊夫人去世了,家族一時間方寸大亂,仿佛沒有了主心骨。幾個哥哥不爭氣,整天不務正業,很快就把家產敗完了,就對義莊的慈善基金打上了主意。

在反土豪劣紳活動中,義莊40%的資產被充進了軍需,盛家的幾個兒子抓住了這個機會解散了義莊,打算把剩下那部分遺產分給盛氏的幾個子孫。

這樣的決定盛愛頤堅決反對,她說那部分基金按規定已經是歸于公產,絕不可能討回,如果真要討回,按民國的法律沒有結婚的女子也應該享有繼承權。于是盛愛頤向哥哥提出要十萬元出國留學,但是哥哥不同意。

此時的七小姐是上海灘出了名的新女性,同時也深受「五四」新文化運動的啟發。于是盛愛頤嘗試維護自己的權益,索性把他們告上了法庭,為自己和妹妹爭取繼承權。

民國之后女子繼承權雖然已是法律規定,但是幾千年的封建統治,人們落后守舊的思想依舊盛行,實行起來還是相當困難的。要真正實行起來還得靠盛愛頤這個領頭羊,而這場官司也成為了民國以來的第一例女權案。

對于盛愛頤和妹妹來說得到這幾十萬兩銀子或許是個人的事,但它的社會意義遠遠超出了盛家內部的矛盾,因為這個事件意味著舊思想能夠被推翻,新法律能夠被落實。

5.晚年榮辱不驚

拿到遺產后的盛愛頤和朋友合伙開了「遠東第一樂府」百樂門舞廳,在歷史上,百樂門是民國時代中國工商業經濟高速發展的一個象征,同時,盛愛頤也算是第一個涉足中國娛樂業的女企業家。

除此之外,盛愛頤還曾在鄉下開展了文化掃盲活動,教農村婦女認字,讀書、寫字、養花這些習慣也在盡力保持。她還把父親的十幾萬卷藏書捐給了上海交通大學和上海圣約翰大學。

1949年上海解放后,盛愛頤一家被列為反派,更不幸的是盛愛頤家在上海的房子還被造反派占據了,家中的錢財也被搜刮殆盡。她從家中的大洋房搬到了工廠的汽車車間,當年的盛家豪宅前門的南京西路,后門在北京西路,車間小屋旁卻挨著糞池

面對著這一切盛愛頤卻表現得異常冷靜,因為她的一生已經受了無數坎坷磨難的洗禮,對她來說已經沒有什麼事情能讓她驚慌的了。有時天氣好的時候,她就在家中拖著個小椅子,一個人優雅地坐到門口,手持雪茄,看著路上人來人往。有時也會與一些小攤販閑聊度日,打發時光。

盛愛頤一直活到八十三歲,直到臨終前她依舊把自己梳理得整齊利落,保持著名媛應該有的風范,體面又從容。就是這樣一位名媛女子,面對感情背叛、家道中落始終保持女性的優雅和倔強。以通透之心看世界,以坦然之心接受人生低谷,以拿得起放得下的心態,將平凡的日子過得熱氣騰騰。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