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靄齡長女:家族最后守望者,享盡榮華卻無兒女,照顧宋美齡10年

草莓醬 2022/11/26 檢舉 我要評論

民國歷史上,曾涌現出實力雄厚的「四大家族」,他們控制了中國政治、經濟命脈長達二十年之久,可謂權傾一時。

他們分別是:蔣介石家族,宋子文家族,孔祥熙家族和陳果夫、陳立夫家族。一時間,「蔣家天下陳家黨,宋家姊妹孔家財」的說法甚囂塵上。

然而隨著歷史的車輪滾滾向前,「金陵王氣黯然收」,四大家族的輝煌已然隨著當事人的先后離世而成為過去。

蔣、宋、孔家最長壽者是宋美齡,她的三個外甥、外甥女都在她之前去世了,只有大外甥女比她去世晚。

這個大外甥女就是孔祥熙與宋靄齡的長女孔令儀。她是孔家第二代最后一個去世的人,被稱為「家族最后的守望者」。

孔令儀(左一)與父母

孔令儀,人稱「孔大小姐」。她的外貌、性格都與孔祥熙相似,因此最受孔祥熙寵愛。

此外,少女時代的孔令儀曾寄居在小姨宋美齡和小姨丈蔣介石的官邸中五年,備受蔣、宋二人的喜愛。因此說她集萬千寵愛于一身,一點也不為過。

然而再幸福的人生也難免有缺憾,孔令儀此生沒有兒女,晚年主要以照顧同樣沒有兒女的宋美齡為主。

那孔令儀為何會沒有后代呢?她和她的弟弟妹妹們性格、為人像嗎?作為孔、宋家族最后的守望者,她晚年的心境是怎樣的?

晚年孔令儀

少女時代:住蔣介石、宋美齡官邸五年,備受寵愛

1915年9月19日,隨孔祥熙到山西太谷探親的宋靄齡誕下一名女嬰。

孔、宋二人非常開心,為第一個降臨到自己身邊的小天使取名「令儀」,英文名「Rosamond(與二姨宋慶齡一樣)」,中文乳名「佩佩」,英文乳名「Baby」。

孔令儀似乎是帶著好運出生的,因為她的父親孔祥熙正是那年開始踏上政治生涯,被山西省主席閻錫山聘為參議,從此官運亨通。

然而孔令儀本人卻從小就是一個「清淡」的人,她的權力欲很低,為人溫順低調,一點也不像自己的弟弟妹妹們。

宋靄齡與孔祥熙

就拿一件小事來說:孔祥熙家每頓飯后都要吃水果,孔令儀的幾個弟弟妹妹每次都因爭水果而吵得面紅耳赤。

于是宋靄齡想了一個辦法——把裝有蘋果、梨、橘子等水果的果盤依次在4個孩子面前轉,轉到誰那里,誰就吃最上面那個。

有一次,當水果轉到孔令侃面前時,他發現最上面的梨壞了,于是便說 :「今天沒什麼胃口,不想吃水果了。」然后盤子就轉到了孔令儀面前,她二話沒說,拿起梨就啃了起來。

等盤子轉了一圈,再轉到孔令侃面前時,他看到最上面的水果是好的,于是說: 「今天還是想吃點水果。」說罷抓起來就吃。

孔令偉在一旁看不下去了,叫道 :「這不公平!孔令侃騙人!」這時孔令儀在一旁什麼都沒說,可見其性格之溫順。

宋美齡與孔令儀的三個弟妹

孔家4個孩子,除了孔令儀外,其他3個都進了洋大學留學,只有孔令儀是在國內念的大學。

她對于這點也沒有計較什麼,反而一直努力學習,最后以優異的成績畢業了,絲毫沒讓父母操心。

1927年12月,蔣介石與宋美齡在上海舉行婚禮。

在下面這張合照上,左一這個小女孩不是別人,正是時年12歲的孔令儀,她作為小花童參加了小姨的婚禮。

孔令儀(左一)

第二年夏天,孔令儀就離開了上海,去南京金陵附中讀書。此后五年時間,一直都住在蔣、宋的官邸。

至于孔大小姐為什麼會到南京去念書,有這麼一段趣聞:本來孔祥熙是請了私塾先生在家教她們念書的。

蔣、宋婚后第二年的夏天,宋美齡來家中做客,發現私塾先生的授課方式十分老舊又不恰當——一篇《孟子見梁惠王》就讀了三天。

宋美齡看了直搖頭,說道 :「這不行!」于是便向大姐提出,要將孔令儀接到南京去讀書,由她親自督導教育。

就這樣,孔令儀就開啟了與小姨小姨丈住在一起的生活。

蔣、宋二人都非常疼愛孔令儀,平時總是一口一個「Baby」「寶寶」地叫。

每天上學放學,孔令儀都有專車接送。蔣介石經常在她放學后,要求陪他到南京市區兜風。

宋美齡嗔怪道 :「哎呀,你老是叫Baby陪你,她來不及用功啊。」蔣介石這時連忙說: 「包在我身上,包在我身上。」

孔令儀后來回憶:在南京的時候,她與宋美齡關系非常親,進蔣介石臥室不敲門就闖進去,還在床上亂跳,遠比當時的蔣經國更受寵。

那段時間,蔣介石在外辦公時往家中去的信,幾乎每封都會提到孔令儀。這十余封信至今還被保存在台北大溪檔案館內。

壯年時期:追求婚姻自主,卻失婚再婚、無兒無女

然而如此受眾人喜愛,又溫順乖巧的孔令儀,卻在面臨自己的人生大事時叛逆了一把。

眼看著女兒一天天長大,也到了談婚論嫁的年紀。孔氏夫婦對此非常重視,包括宋美齡也是。他們打算在軍政界挑選一支潛力股。

首先想到的人選,是很受蔣介石重視的胡宗南。胡宗南因為發妻去世,一直沒有再婚。

當幾個長輩熱心地將此人才介紹給孔令儀時,孔卻表示不同意。她說自己見過胡宗南,對他印象不佳,就是一介武夫,缺少浪漫情懷。

「西北王」胡宗南

長輩們只好作罷,再尋找新的人選。1941年,國民黨高級將領衛立煌到重慶公干,當時衛的妻子已經去世。

于是孔宋家的家長們又打起了這位老哥的主意,想將孔大小姐嫁給他。

然而孔令儀聽聞后,仍然表示拒絕,說自己與對方的年齡差距太大了,嫁給他就像做小老婆似的。于是此事又黃了。

宋靄齡想,這胡宗南和衛立煌都比Baby大十八、九歲,女兒恐怕是不喜歡年紀大的男人吧?

于是又將目光轉移到了青年才俊身上。很快,他們選中了大軍閥韓復榘的部下,孫桐萱師長的弟弟孫桐崗。

孫當時年僅三十多歲,畢業于德國國家民航學校。

回國后,他打破了美國人林白單機自紐約直飛巴黎航程5760公里的世界紀錄,成為單機飛越歐亞兩洲的第一人。

然而孔令儀還是斷然拒絕了這門婚事。

孫桐崗

在這之后,孔大小姐又接二連三地拒絕了一切父母、親人幫她看中的人選。

就在大家都對她的婚事心灰意冷之際,她居然宣布自己戀愛了!原來對方是她在一個酒吧的舞會上認識的,叫陳紀恩。

孔祥熙暗中對這個小子調查了一番,了解到他畢業于上海圣約翰大學,父親是一個舞場樂隊的指揮,家里很窮。

孔、宋非常反對這門婚事,但又奈何不了女兒。于是只有極不情愿地默認他們交往。

孔祥熙為了面子,特意將陳紀恩任命為國民黨中央銀行業務局的副局長;不久,又公派到美國,成為中央銀行在美國辦事處的業務代理。

后來,孔令儀以到美國留學為名,與陳紀恩在美國結婚了。

網傳的孔令儀與陳紀恩像

然而這由孔令儀自主追求來的婚姻并沒有長久,在國民黨敗退台灣后,二人就分道揚鑣了。其中原因孔令儀從來沒有透露過。

直到1958年,43歲的孔令儀才迎來了第二段婚姻。對方叫黃雄盛,畢業于空軍軍官學校,曾擔任過蔣介石的侍衛。

他是被派到美國華盛頓擔任國民黨政府駐美「空軍武官」時,與孔令儀相識相愛的。

雖然黃雄盛當時已有家室,但孔令儀用平和的方式(據說是花錢)擺平了這件事情。1962年,孔、黃在美國華盛頓舉行婚禮,重組了家庭。

然而遺憾的是,孔令儀此生雖然有過兩段婚姻,但她始終沒有生育,無兒無女。

據她自己后來對媒體透露,她和小姨宋美齡一樣,曾經也懷過孕,但后來流產了。之后就再也沒有過孩子。

晚年時期:完成三件大事,一句話評價父親功過

有資料提到,宋美齡到美國后是由孔令儀照顧了30年。這個說法其實不是很準確。

1975年蔣介石去世后,宋美齡就離開台灣,搬到了宋靄齡夫婦生前在美國長島蝗蟲谷的豪宅,開啟了她客居美國的30年時光。

但最初的20年,她是與視如己出的孔二小姐孔令偉住在一起的。此外,她還帶去了20多個侍從,負責照顧她的日常起居。

孔令偉當時在台灣還有一些事業,她只管在美國遙控著。直到后來患了直腸癌,她才兩次回台治療,并最終病逝于台北,由宋美齡派人接回美國安葬。

在這期間,身在紐約的孔令儀與宋美齡只是不時互相走動罷了。

1994年孔二小姐去世后,為了就醫方便,宋美齡才搬到了紐約,大外甥孔令侃生前的房子居住,即紐約曼哈頓的格雷西街10號公寓。

那里離孔令儀的住所不到10分鐘的車程。從那時開始,孔才幾乎每天下午都去拜訪小姨,替她接待一些來訪客人,并陪她聊天,成為宋美齡晚年最親密的傾訴對象。

為了隨時照料宋美齡,孔令儀多年來一直沒有離開過紐約。

她在紐約依然保持著當年的生活方式,享盡榮華富貴。她住的是曼哈頓區最貴的地段——第五大道,與美國前總統肯尼迪夫人杰奎琳住在同一條街。

家里的窗簾一拉開,外面就是中央公園繁茂樹木掩映下的寧靜湖泊;家中的裝潢中西合璧,沙發是西式的,同時也有很多中式的擺設與古董。

如一個從山西運來的3米多高的屏風,紅木鑲嵌著紅寶石,非常華貴;再如一棵與真白菜一樣大小的翡翠白菜,和一個有1000個「壽」字的花瓶等等。

孔令儀(左三)、丈夫黃雄盛(左四)在屏風前

時光荏苒,很快到了1998年,孔令儀依次處理了三件事:出售長島蝗蟲谷的「孔宅」;照顧小姨宋美齡;捐獻孔氏家族的檔案。

當時的宋美齡已是百歲老人,而孔令儀自己也到了耄耋之年,她沒有精力再去打理幾成空宅的長島「孔宅」。

再加上地價下跌,「孔宅」225畝的地產稅、水電、維護費用,每年都需要消耗大概20萬美元,也是一項沉重的負擔。

因此,孔令儀就變賣了長島「孔宅」。

蝗蟲谷「孔宅」

宋美齡的最后幾年,身體越來越虛弱,2002年還因肺炎住院。孔令儀因此感到了很大的壓力,總是想這個做好了沒有,那個做好了沒有,甚至一度皮膚過敏,嚴重脫發。

其實除了生理上的壓力,她心理上的壓力肯定是更重的——一旦宋美齡也去世了,蔣、宋、孔這個大家族就只剩她一人了……

孔令儀的擔心很快就成為現實,2003年,宋美齡去世。大家族真的只剩她一個人了。這時候的孔大小姐心里是很落寞的。

2005年,孔令儀將其父孔祥熙生前近100箱檔案資料讓孔祥熙唯一的孫子孔德基交給了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孔祥熙的生平,毫無疑問對研究中國近代史有極高的文獻價值。

一直以來,孔令儀對民間各種關于父母的傳聞幾乎不表什麼態,她只是在捐出父親這批寶貴資料時,留下了一句話: 「是非功過,由歷史判斷」。

2008年8月22日,孔令儀,這個孔、宋家族「令」字輩的最后一位成員,在其紐約曼哈頓第五大道的寓所病逝,享年93歲,壽命遠遠超過了她的三個弟弟妹妹。

孔令儀的離去,為一個逝去的時代劃下了句號。

這個孔家最溫順懂事的,集萬千寵愛于一身的大小姐,從小不愛權力,卻一輩子與最具權力的四大家族緊緊相依。與其說她是當事者,倒不如說她更像一個旁觀者。

她靜靜地看著官場百態,看著各種大人物的起起落落。世間最好的,最壞的,最純粹的,最復雜的,她都看盡了也看透了,了然于心卻什麼也不說,正如她淡淡地留下的那句 「是非功過,由歷史判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