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6年,27歲胡友松嫁給75歲李宗仁,大婚之夜為何卻崩潰大哭?

草莓醬 2022/12/07 檢舉 我要評論

「女性所能夠書寫的并不是另外一種歷史,而是一切已然成文的歷史的無意識,是一切統治結構為了證明自身的天經地義、完美無缺而必須壓抑、藏匿、掩蓋和抹煞的東西。」在這一切被抹煞的當中,首先,女性自身,即是被抹煞者之一。

在整個數千年的封建男權統治社會當中,作為唯一的無權參與到改朝換代統治斗爭的群體,女性被迫成為了人類命運的一個見證者。

見證著無數朝代的興衰和發展。在男性社會當中,女性僅僅保留了這一所謂的稱謂,失去了自我,僅僅以 「母、妻、婦、媳」等家庭職稱而存在。

胡友松曾經歷經動蕩,后來又在27歲的時候和李宗仁結婚。胡友松的一生,從一定程度上來說,體現了那個年代部分女性的生存境況。

幼年動蕩

「胡若梅,這是母親胡蝶為她起的名字。」在胡友松自己的說法當中,其之前的名字叫胡若梅,生母是胡蝶。

胡友松關于小時候的印象里,最深刻的是在上海「百樂門」的一段生活時光。當時,因為胡蝶要參加給前方的戰士們募捐的活動,所以小小的胡友松就在場里拿著小籃子來回走動。

在胡蝶強悍的工作能力支持下,胡友松當時的生活狀況并不差,衣食住行都有保障。但到6歲的時候,因為胡友松患了濕疹,且不管用了多少藥病癥都沒有好轉,所以在一位醫生建議,讓胡蝶帶著孩子去北方生活的時候,胡蝶便找到了居住在北京的沈文芝。

按照那位醫生的說法,南方空氣潮濕,不利于濕疹康復,去到北方之后,說不定反而能不治而愈。在去到北京跟著沈文芝一起生活之后,胡友松便過上了較為悲慘的生活。當時胡蝶的演藝事業都在上海,看病生活都需要錢,所以胡蝶自然不可能離開上海。

為了讓女兒能夠衣食無憂,胡蝶特意給了沈文芝一大筆錢,以及 「一只裝滿金銀珠寶的手提箱。」然而沈文芝并沒有真心想要好好照顧胡友松。在將胡蝶送來的錢全部揮霍干凈之后,生存困難的沈文芝便動不動就對胡友松拳腳相向。

這一情況,一直到胡友松從醫專畢業,開始去到北京積水潭醫院獨自生活,才稍微好一點。關于胡友松自己表述的這一段經歷,許多人都不相信。因為其表述中胡蝶在上海生孩子的時間,正是胡蝶呆在香港的時間,而且胡蝶早就因為宮外孕而永久性地失去了生育能力。

在事實支撐之下,人們關于胡友松身世的猜測便多了起來,但因為始終沒有得到本人的確認,所以這些猜測終究都只是猜測。眾多猜測當中,有人推測到胡友松的生身父母死于南京大屠殺,胡友松在這之后被送到了紅十字會。

在被張宗昌的妾領養之后,便帶到了北京,后來該人在北京和一名胡姓男子同居,所以胡友松姓胡。

遇見李宗仁

「(胡友松)中學畢業后相繼在北京積水潭醫院、復興醫院擔任護士。」在這段期間,胡友松的工作能力出色,所以工作一直相對穩定。在去到復興醫院工作之后,有一次,胡友松和醫院當中幾位醫生一同被邀請去到了國務院一個部委的聯歡晚會上。

在晚會上,胡友松見到了之前就認識的張成仁。張成仁是上海比較有名的記者和翻譯家,認識的人很多。考慮到自己想換工作的事情,胡友松便跟張成仁聊了聊。得知此事后,張成仁當即表示自己一定幫胡友松留意。

當時張成仁剛好得知李宗仁晚年生活不便利,需要人照顧的消息,在幾番考慮之后,張成仁便找胡友松要了一張其 「近期的照片。」當時張成仁的說法,是介紹工作的時候要用。然而,實際上,這張照片被送到了李宗仁處。

后來溝通好了之后,張成仁便再次找到了胡友松。首先先問胡友松想不想換工作,胡友松毫不猶豫地表示想,隨即下班后,張成仁就將胡友松接去了李宗仁的住處。

見到李宗仁之后,胡友松先是困惑,接著在一段時間的交談之后,胡友松感到李宗仁 「是一個很真誠、很實在,也不甘寂寞的好老頭兒。」

得知李宗仁想讓自己去其身邊干一些文秘工作之后,早已對醫院工作厭倦的胡友松便同意了。畢竟是去到身經百戰的將軍身邊做事,胡友松十分高興。當時,胡友松在醫院工作每個月只有幾十塊錢,而李宗仁給胡友松開出的工資是每月400元。

兩人結婚

「他(李宗仁)遞給我一個大紅包。」溝通了相關工作事宜后,胡友松便起身準備離開。起身相送的李宗仁直接給了胡友松一個大紅包。胡友松立即推辭,然后旁邊的人接連表示不收下李宗仁會不高興,所以胡友松只好雙手將紅包接下。

等終于回到醫院宿舍之后,胡友松趕忙將紅包拆開。本來想了一路,大將軍給的紅包里面會是什麼東西,然而等拆開一看,里面卻是錢, 「一共有1300塊錢。」胡友松一下子就蒙了。

在這之后又過了一個星期,那天下午,李宗仁讓人把胡友松接到了李公館。當時表示要再全面了解一下胡友松的基本情況,方面判斷胡友松是否適合在李宗仁身邊工作。在李宗仁介紹自己的李公館的時候,問到了胡友松的婚戀情況。

胡友松條件反射地回答,雖然自己現在還沒有合適對象,但將來總會遇到的,到時候自己就會正常的戀愛和結婚。

李宗仁聽到之后,先是愣了一下,接著又表示, 「男大當婚,女大當嫁」,這是當然的。在又走了幾個地方之后,李宗仁突然沖上來對胡友松行了一個西方的貼面禮。

胡友松愣了一下,想到李宗仁是從西方回來的,于是就沒做太大反應。后來李宗仁又接連和胡友松說了自己過去的婚戀狀況,以及現在的相關工作情況。

經過這次交談,胡友松對于李宗仁的了解多了一些。等到第三次見面的時候,李宗仁突然表示,胡友松是來做保健秘書的。

之前聽到的一直都是機要秘書,突然變成了保健秘書,胡友松內心有些不快,于是表示自己需要考慮考慮。

后來第四次見面,李宗仁一直沒有談到工作的事情,胡友松問也沒有得到直接回答,以為工作要黃的胡友松正低落,但在第五次見面的時候,李宗仁卻直接開門見山的問胡友松,是否愿意和自己結婚。

震驚的胡友松當即表示自己要考慮一下,然后就回了家。想到李宗仁身邊確實需要一個妻子,胡友松的內心動搖了。

第二天一早,李宗仁就派了車來接胡友松。見面之后,李宗仁表示,兩人的事國管局已經向周總理匯報了, 「總理說只要你同意」,兩人就能名正言順地辦理結婚手續。

胡友松想著已經都安排好了,便同意了這門婚事。在1966年,兩人結婚當天晚上,想到自己這幾十年的過往,胡友松突然崩潰大哭。明白胡友松內心的感受,李宗仁拉住胡友松的手,表示讓其放心,自己會一輩子對其好。

小結:

「德公(李宗仁),你是一個了不起的人物。」對李宗仁的戰功赫赫十分敬佩的胡友松鄭重表示,自己和其結婚是自愿的,沒有任何私心雜念。

后來李宗仁死后,胡友松將李宗仁的全部遺產都捐了出去。遺物部分捐給中國歷史檔案館,財產和古董則捐給國家。在這之后,胡友松便步入佛門,終身和青燈古佛相伴。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