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是通房丫頭出身的妾,她在飯桌前「站24年」,兒子及第后才有了座位

珮珊 2022/10/24 檢舉 我要評論

圖左一為譚延闿

1916年,時任湖南省都督的譚延闿,風塵仆仆的趕回長沙老家,替母親李氏奔喪。

誰知剛進家門,就見母親的靈柩被下人從偏門抬出來,族里的老人說:「你生母李氏是妾,不能從宗祠正門出殯,這是譚家的規矩。」

譚延闿怒不可遏,他自幼刻苦努力,在官場摸爬滾打十數年,就是為了替母親爭口氣,光耀家族門楣。

可如今母親連風光大葬的資格都沒有,讓他這個做兒子的情何以堪?

悲憤之下,譚延闿推開抬棺的下人,徑直躺到了李氏的棺材上,口中大喊著:「今日ㄙˇ的是我譚延闿,抬我出殯吧!」

滿堂賓客嘩然,時人特別講究忌諱,哪有詛咒自己ㄙˇ了的道理?若是換做昔日,譚家上下并不會將這個庶出公子放在眼里。

譚家合照

可今時不同往日,此刻躺在棺材上的這位,是譚家最有出息的子弟,肩負著振興譚家的希望。

無奈,族人只能退讓,允許李氏的靈柩從宗祠大門出殯。

譚延闿以此決然的方式,為生母爭取了最后的尊嚴和體面,李氏泉下有知,定能稍有寬慰!

都說十里洋場,道不盡民國的風花雪月,李氏就是困在大宅院的可憐女子之一。

她是舊時代的底層女性,如浮萍一般隨波逐流,做過婢女、當過小妾、聽過最惡毒的話,經歷過最涼薄的事。

人生匆匆數十載,她的前半生卻一直浸泡在「苦水」里,直到兒子科舉及第,她才在偌大的后院有了立錐之地。

清朝末年,民間百姓生存困難,李氏家境貧困,早早就被父母賣給大戶人家做丫鬟。

譚延闿

對李氏而言,解決溫飽問題就是最重要的事情,至于在哪家做丫鬟,差距并不大。但她從未想過要做妾,寧做農家妻,不做官家妾,李氏雖然沒讀過幾天書,卻也是有骨氣的。

只可惜她的骨氣,拗不過命運,更拗不過權勢!

那日,主家舉辦酒宴,李氏被客人譚鐘麟看中,收做了通房丫鬟。譚鐘麟是清朝高官,譚家是官宦世家,李氏一個小丫鬟除了順從,別無他法。

就這樣,她孑然一身的進了譚家大門,開啟了她悲劇而波瀾的一生!

李氏出身貧苦,樣貌卻生的俊俏,剛入譚家的時候,譚鐘麟對她頗為喜愛,沒多久,她就懷了身孕。

李氏的要求不高,想法也簡單,她知道自己比不上其他的妻妾,只求譚鐘麟心里記掛她兩三分,家中留她和孩子一個立腳的地就夠了。

譚延闿

可高門大院里哪有那麼和諧?妻妾之爭,嫡庶尊卑,各種規矩都如「大山」一般壓的李氏喘不過氣來。

譚鐘麟對李氏只是一時新鮮,沒幾日就拋之腦后了,任她在后院飽受磋磨,卻不管不顧。

李氏只能安慰自己,生下兒子就好了,有了兒子,她就有了后半生的依仗。

1880年1月25日夜,李氏到了分娩之期,折騰了大半夜,終于生下了一個男孩,也就是后來的譚延闿。

譚鐘麟妻妾成群,兒女眾多,并沒有將李氏生的兒子放在心上,只將李氏從通房丫鬟升為小妾,分了小個院子就完事了。

之后的幾年里,李氏又陸續給譚鐘麟生下了兩個兒子,在家中的地位卻沒什麼實質性的提高。

她每日除了侍候丈夫,還要給夫人太太請安,就連吃飯都不能上飯桌,要立在一旁,給「主子」夾菜添飯……

李氏過的日子,不比丫鬟好上多少,一日日的磋磨冷待,讓她徹底ㄙˇ了心,將希望轉而寄托到大兒子身上。

李氏在后院受排擠,兒子譚延闿也沒少受委屈。

那日,小譚延闿跟小伙伴們玩耍,不知誰喊了他一句「小老三」,其余的人跟著起哄喊起來。

譚延闿

譚延闿雖然小,但從他們的語氣和神態中,能感受到明顯的嘲諷,他委屈巴巴的跑來跟李氏訴苦。

「為什麼他們要叫我小老三,不是老三?」

孩童天真的話,如同一把利刃,狠狠地刺在了李氏的心窩,她將兒子抱在懷里,說不出的心疼和羞愧,可她又不愿意騙孩子。

「因為我是你爹的小老婆,你是我的兒子,也就帶了一個小字……」

李氏以最直白的方式,讓譚延闿認知到了妻妾嫡庶。

若是有可能,哪個女子愿意做妾,讓孩子屈居人下,可是在這個家中,她的們出身和地位,不容許做夢,只是委屈了孩子,要跟她一起遭人白眼。

看著流淚的母親,譚延闿又心疼又害怕,用小手幫她擦掉眼淚,保證以后再不問這樣的問題。

之后,隨著譚延闿年歲漸長,李氏再不避諱提及此事,還會教導兒子如何在這個家生存下去。

「延闿,你要爭氣,替母親,替弟弟們,也替你自己爭口氣,只有這樣,咱們的日子才能好過。」

譚延闿

譚延闿早慧,目睹了母親在家中的尷尬處境,他自己也沒少因「庶出」的身份遭遇冷眼。

故而,他小小年紀就立下重誓:「您放心,孩兒一定刻苦讀書,將來出人頭地,替母親爭光!」

李氏為兒子的懂事感到欣慰,生活終于有了新的盼頭。

譚延闿也確實爭氣,展露出超出同齡人的聰敏才智,順利贏得了譚鐘麟的青眼。

譚鐘麟覺得譚延闿是個讀書的好苗子,特意花高價給他聘請名師教導,除了上課,他每天要練習書法,每三天要寫一篇文章,每五天要做一首詩……

和譚延闿同齡的小姐少爺們,都還在花園里嬉戲玩耍,他就早早的承受了學業的重擔。

李氏心疼兒子,夜深人靜的時候總會將他抱在懷里,安慰的話還沒說出口,兒子倒反過來安慰她。

左二為譚延闿

「我不怕吃苦,只有這樣將來才能有出息!」

看著兒子稚嫩卻堅定的眉眼,李氏悲喜交加,心想:生子如此,她的人生也沒什麼遺憾了!

譚家家學淵源,擅長書法,譚延闿深得父親絕學,他在水池里練習筆力,被翁同龢看見大為驚嘆,當著譚鐘麟的面夸贊:「三令郎偉器也,筆力殆可扛鼎。」

譚延闿書法真跡

彼時譚延闿不足十歲,就已經小有才名,每每聽到外界對譚延闿的贊賞,李氏都與有榮焉,覺得自己的腰桿都硬了三分。

譚延闿十一歲的時候,就有了參加科舉考試的念頭,為此苦學八股文,連光緒的老師翁同酥都破例稱贊他是「奇才」!

那段時間里,李氏明顯覺得府中人對她的態度恭維了不少,還有下人常說:「三少爺是文曲星下凡,將來說不得要當舉人嘞,您的福氣在后頭呢!」

一語中的,將來的譚延闿的確建立了一番豐功偉績,李氏在丈夫身上沒享受到的福氣,全在兒子身上補了回來。

1893年,譚延闿參加了長沙的「童子試」,順利考取秀才,要知道有多少讀書人熬到白發蒼蒼,還撈不到半點功名,譚延闿十三歲就已是秀才之身,前途不可限量!

譚延闿

喜報傳回譚家之后,譚鐘麟歡喜的直拍大腿,感嘆譚家后繼有人了, 站在角落里的李氏,第一次敢在人前露出笑意,她的底氣都是兒子給的。

彼時男女成親很早,譚延闿是官宦子弟,又少有才名,明眼人都知道他將來前途不可限量,所以有意和他結親的人家很多。

那年譚延闿才十五歲,家中就有替他張羅親事的意思,李氏關心兒子的終身大事,可她的身份能做的實在有限,甚至連發表意見的資格都沒有。

譚延闿看出母親的心事,特意找她談話:「娘,你放心,我一定會娶個知書達理的妻子,將來和她一起孝順你。」

譚延闿

李氏感動不已,卻又不忘叮囑兒子:「你將來一定要善待妻子,若是有可能的話,娘希望你不要納妾,這對當妾的女子來說……太苦了些。」

李氏說了這話又有些后悔。

她是出于自身經歷說的這些話,并不指望兒子一定照做,畢竟封建社會的男子,多的是妻妾成群。

誰知譚延闿卻向她保證:「我自幼看著您如何痛苦傷心的,定不會再重蹈覆轍,您放心,我將來絕不納妾。」

李氏以為兒子只是安慰他,沒想到他后來竟真的做到言行一致,一生只娶了一個妻子。

1895年,譚延闿迎娶了江西布政使家的千金方蓉卿,兩人門當戶對,天作之合。

譚延闿父親

成親當天,譚延闿就對妻子說:「我娘這輩子不容易,你幫我好好孝順她,我定會好好待你,此生唯你一妻。」

方蓉卿本就敬仰譚延闿的才華,如今見他還一腔純孝,越發感佩,二話不說就同意了。

李氏看著孝順恭敬的兒媳,心中的一塊大石終于落下。

她清楚兒媳是千金小姐出身,不嫌棄她這個小妾出身的婆婆,全是愛屋及烏,兒子能娶到這樣的妻子,她說不出的欣慰。

在方蓉卿的照顧下,李氏的心情和生活都有了改善,婆媳兩人相處愉快,只盼著譚延闿仕途光明。

光緒三十年(1904)年,那是清朝歷史上最后一次科舉考試,譚延闿趕上了這次科考的「班車」,以二十四歲的年紀考中進士,成了大清朝堂的一員。

譚延闿中舉,不僅拉開了他波瀾壯闊的仕途人生,也為李氏的妾室生涯,迎來了一場「春天」。

那日,譚家上下喜氣洋洋,都在慶祝譚延闿成了天子門生,李氏嘴角的笑意怎麼也壓不住,卻又礙于身份不敢張揚,作出往日那般謙卑恭謹的樣子。

譚延闿

吃飯的時候,她依舊站在一旁伺候譚鐘麟和夫人,誰知譚鐘麟看到她時,臉上難得多了笑意,指了指一旁的凳子:「你也坐下吃吧。」

這話如同天籟一般,擊中李氏的心房!

她不記得自己是如何顫巍巍的坐下的,更不記得是如何吃下那些飯菜的,只覺得如做夢一般。

淚水滑落臉頰,和飯菜混雜著吃進嘴里,她嘗出了太多味道,香甜的、苦澀的、歡喜的、心酸的……

她卑微如塵了二十四年,竟然也有和老爺夫人同桌用飯的一天。

那不只是一頓飯,更象征著她在家中的地位,從那一天開始,她終于算個堂堂正正的「主人」了。

李氏清楚,她擁有的一切,都源于她生了個好兒子!此后,李氏徹底和過去卑微的日子告別了。

她能光明正大的坐在飯桌上吃飯,兒子為了給她撐臉面,總是刻意挨著她坐,方便時不時夾菜添飯。

李氏吃著兒子端給她的飯,心里都是熱的,所謂苦盡甘來,便是如此吧!

譚延闿確保母親在家中的地位穩固,不再受人欺凌之后,才安心出門搞事業。

譚延闿葬禮

1907年,他組織創辦了「湖南憲政公會」,想要在全國推行立憲,贏得了朝野的一致贊同,推舉他為立憲派首領;1909年,譚延闿又被委任為湖南咨議局的議長,仕途一片坦蕩。

遠在家中的李氏,總能時不時聽到兒子的消息,兒子的官職越大,她在家中的地位就越高。

譚家已經沒人敢隨意欺辱她了,就連稱呼都從「姨太太」變成了「李夫人」,辛酸了大半生,李氏終于得以安享晚年了!

唯一遺憾的是,她的晚年時光太短了,沒能目睹兒子創造更輝煌的事業,就早早離世了。

1916年,李氏身體每況愈下,直至一病不起。

或許人在將ㄙˇ的時候,都能提前預知到什麼,李氏自知時日無多,還想再見一見長子。

譚延闿葬禮

但當時時局動蕩,譚延闿剛被委任為湖南省總督,內憂外患之下,他忙的焦頭爛額,分身乏術。

方蓉卿既擔憂婆婆,又懷念丈夫,只能更加用心的照顧李氏,希望她能痊愈。

可李氏的病情來勢洶洶,來不及加強治療,她就離開人世了,去世之前,兒媳跪在床頭痛哭。

李氏凝視著門外的方向,所有人都知道,她是在等長子譚延闿。

她這一生,最牽掛的就是長子了,長子陪她熬過漫長而痛苦的前半生,又給她創造了幸福安穩的后半生。

都說當兒子的要感念母親的生育之恩,她這個當母親的,同樣感念兒子的恩情,人生最后的日子里,她沒有什麼遺憾了!

等譚延闿得知噩耗的時候,李氏已經去世了。他悲痛萬分,連夜趕回家中奔喪,卻又碰上了「偏門出殯」的事情。

譚延闿畫像

譚延闿維護了母親一輩子,就連她的身后事,都堅持據理力爭,讓李氏得以從正門出殯,風光大葬。

母子一場,有始有終!

在李氏去世的第四年,兒媳方蓉卿也因病過世,譚延闿拉著發妻的手,保證此生不再娶妻。

方容卿遵守諾言,替他照顧母親,他也遵守諾言,此生只娶他一個妻子!

李氏用自身經歷證明了吃人的封建社會,也證明了一個道理:生一個好兒子,遠比嫁一個好丈夫更重要!

譚延闿陵園

丈夫將她綁在了封建等級的「十字架」上,飽受為婢為妾的苦楚,兒子卻親手替她解下身上的封建「枷鎖」,找回了她的尊嚴和驕傲!

世人提起譚延闿時,除了記得他是個政治家,文學家,還知道他是個孝子,是個賢夫。

因為譚延闿,李氏這個封建大家族里的小婦人,在歷史洪流中,留下了屬于自己的一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