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盾移情女學生,妻子向婆婆哭訴,老人3招妙計,徹底拆散野鴛鴦

珮珊 2022/10/14 檢舉 我要評論

著名文學家茅盾,曾在作品《創造》中,這樣寫道:

一個男子,可將自己傳統的妻子培養成一位具有新知識的女性。

在新舊交替的民國時代,包辦婚姻和自由戀愛亦是相互纏繞、牽絆;多少男子打著「反封建教條」的旗號追求所謂的真愛,以不留情面的背叛,讓無辜隱忍的原配遍體鱗傷。

茅盾的這個觀點,從某種意義上也為困于時代的舊式女子找到了出路。

值得一提的是:茅盾與發妻孔德沚的婚姻,恰如他的作品《創造》般,是一個舊式女子的新生。

1

茅盾原名沈德鴻,是中國現代著名作家、文學評論家。

出生于1896年的他,成長在浙江嘉興一個觀念開明的家庭中;在同齡人苦背四書五經時,茅盾卻有機會上新式學堂,接受新文化教育。

這樣良好的成長環境,也為他后期考入北京大學、成為新文化運動先驅奠定了扎實的基礎。

直至今日,人們提到茅盾的名字,除了如《子夜》《春蠶》等代表作品,便是代表著榮譽與肯定的「茅盾文學獎」。

如所有民國文人般,茅盾與妻子孔德沚的婚姻,是兩方父母商定后的結果;結婚之前,兩人從來沒有見過面,文人追求的浪漫和愛情,更是不曾發生過。

直到1918年春節之后,茅盾遵從父母之命,正式迎娶孔德沚進入家門;兩個人才有接觸和了解的機會。

結婚時,茅盾已是中國文壇的一名青年悍將,在上海商務印書館備受器重和關照。

而妻子孔德沚的祖上雖是書香世家,但自家境凋敝后,家族長輩們受傳統觀念約束,始終不曾教孔德沚讀書認字,所以嫁給茅盾時,孔德沚除了會從一數到十,再不識任何大字,甚至,她連個像樣的名字都沒有。

據茅盾之子韋韜回憶說:「當時,母親連個名字都沒有,‘德沚’是父親給母親起的。」

丈夫是學貫中西、舉世聞名的文學巨匠,妻子卻是一個目不識丁、孤陋寡聞的女子…

這樣的婚姻關系,在任何人看來都極其不般配的;可偏偏不被看好的兩個人,不僅攜手走完了他們漫長的人生旅程,而且感情甚篤。

當然,這漫長的攜手同行中,茅盾也曾有過背棄,以婚內移情的方式,讓本來平靜的婚姻波瀾叢生。

但身為舊式女子的孔德沚,之所以能挽回敗局,讓丈夫主動歸家,這其中離不開婆婆的神助攻。

2

結婚初期,在婆婆的建議下,孔德沚選擇讀書學習,來增加自己的知識量。

在文豪丈夫的幫助下,這個裹著小腳的女子,也擁有了在大城市長見識的機會;結婚沒多久,她與丈夫茅盾來到上海工作,在這個先進開放的陌生城市里,孔德沚由內而外,也發生了積極向上的變化。

這期間,兩人的感情是十分親密的;婚后沒多久,便擁有了一個可愛的孩子。

丈夫家喻戶曉,妻子賢惠上進,孩子活潑聰明…一家三口,怎麼看都是其樂融融。

然而,動蕩不安的局勢,總是風云涌動,天地突變。

1927年,受革命形勢影響,身在上海的茅盾與組織失去了聯系;性命攸關的情況下,他無法出門,只能在家專心創作,用文化作品支持革命運動。

在這段苦悶期,好友陳望道來訪;看著長期無法出門的茅盾,陳望道好心建議:

「天這麼熱,總悶在小樓里,會弄出病來的。何不到日本去一下,換換環境?」

聽到這個建議后,孔德沚認為有道理;于是在陳望道的幫助下,幫助丈夫辦理了一切赴日手續,而自己則留在家里照顧孩子,保管茅盾重要手稿資料。

在妻子苦口婆心的勸導下,茅盾最終同意出國暫避風頭;好友陳望道為了掩人耳目,特地安排了一個叫做秦德君的女學生同行。

但就是這個女學生的出現,徹底打亂了孔德沚原本幸福的婚姻。

不同于孔德沚的傳統賢惠,秦德君是個叛逆的新式女學生。

她上學剪頭髮,輟學練射擊,發傳單、仇日貨、上街游行…這些看似過激的行為,恰恰也顯示出她與尋常女子的不同,那就是果敢獨立的精神,以及「走在歷史前端的勇氣」。

受革命思潮的影響,秦德君早早入了黨,入黨介紹人則是第一批黨員之一的鄧中夏。

之所以被組織安排與茅盾同行,是因為秦德君想要借道日本,轉去蘇聯學習。

可最終,她未能如預想般前往蘇聯,因為陌生的異域,她愛上了那個叫做茅盾的男子。

當初為了安全,好友陳望道特地為兩人安排了夫妻的身份。

就是這個身份,讓兩人的感情不斷升溫;當時茅盾在日本依舊以筆耕不輟,而作為名義上的妻子,程德君自然是不辭辛苦的陪在茅盾身邊。

共同的理想和精神追求,讓兩人在隱晦不明的感情中,逐漸淪陷。

情到濃時,茅盾甚至寫信給秦德君的母親,表示自己一定會與妻子失婚,給秦德君一個完整的名分;這份信給出的承諾,也讓秦德君對茅盾更加ㄙˇ 心塌地。

國內的孔德沚,得知丈夫移情的消息,是1929年的冬季;她與負責茅盾作品出版的葉圣陶交談,從對方隱晦的表達中才知道:遠在日本的丈夫,與一個姓秦的女子相愛并同居了。

這些年,孔德沚與丈夫的感情要好,可身為舊式女子,內心多少有些自卑感的。

此時,丈夫的婚內移情,無疑讓她感受到巨大的危機。

情急之下,孔德沚連忙找到婆婆,讓這個素來開明的老人,幫自己拿個主意。

聽聞兒媳的擔憂后,茅盾母親倒是非常冷靜,她安慰孔德沚:

我自己的兒子我知道,他一定會回心轉意的。

而后,這位開明睿智的老人,更是以三招妙計,徹底斷掉了茅盾的婚外戀情。

3

為了讓兒子回歸家庭,茅盾母親給兒媳出了三個妙招。

首先:拿出當家主母的氣派,控制茅盾的經濟來源。

作為新文化領軍人物,茅盾的稿費向來可觀,物質條件可謂充沛。

而婆婆給孔德沚的建議是,以妻子的身份,去向茅盾合作過的出版社要錢。

就這樣,斷絕了茅盾的經濟來源后,茅盾與秦德君的生活,果然如預想般開始捉襟見肘。

但對于妻子的做法,茅盾始終不敢有怨言;他本就是過錯方,良心上的譴責,讓他恨不得妻子和孩子能擁有足夠的生活費,過得好一些。

斷絕茅盾經濟來源后,婆婆再出奇招。

她給茅盾寫了一封信;信中回憶起有關茅盾的童年往事,意在告訴茅盾:丈夫早逝,她是如何將茅盾含辛茹苦撫養長大的,又是如何教他做人的知識和道理,在信件最后,這個睿智的老人,更是耐心勸說:大丈夫要有擔當,始亂終棄,只會作繭自縛。

這年是1930年,茅盾與秦德君已經一起回到國內發展,兩人保持著同居狀態。

矛盾看完信之后,淚如雨下,深知愧待對待母親。

而此時,不甘心無名無分同居的秦德君,也不斷逼迫矛盾與孔德沚失婚。

被妻子、情人、母親三個女人來回拉扯的茅盾開始感到無盡的疲倦,甚至產生了歸家的想法。

許是察覺到茅盾的心理變化,秦德君只得鋌而走險,為了阻止茅盾歸家,她想盡各種辦法對付原配孔德沚。

甚至為了扳倒孔德沚,她故意污蔑孔德沚生活作風不檢點,甚至也有情人。

但這些看似證據確鑿的話,最終被茅盾母親一一戳破。

順理成章,茅盾對秦德君愈發失望;但迫于對方曾為自己墮胎的付出,他始終無法狠心離去。

可茅盾的猶豫,卻加重了秦德君患得患失的猜疑,在頻繁的冷戰和爭吵中,兩人的這段婚外情事,再也回不到當初的浪漫和純粹。

更讓茅盾感到煩躁的是,在這場拖沓的情事中,秦德君再次懷孕了!

可得知此事的他,非但沒有任何要做父親的歡喜,反而感受到徹底的筋疲力竭。

此時,作為神助攻的婆婆,再次出招給孔德沚:努力提升自己。

老人說:你的丈夫是個十分上進的青年,如果想留住他的心,不但要學習文化知識,還要像那個女子般,在思想上與對方保持默契,這一招,只能靠你自己了。

聽聞婆婆的話,孔德沚更加努力學習,甚至還特意報名參加了女校的進階考試。毫無疑問,再次見到妻子的茅盾,萬分驚訝于她的變化。

昔日大字不識的這個小腳女子,竟然完全變了模樣,不管是學識還是談吐,都與新時代女子無異,而對文學甚至時代局勢的分析,更讓茅盾刮目相看。

很明顯,這樣的孔德沚讓茅盾再次心動,堅定了回歸家庭的想法。

為了擺脫情人秦德君的糾纏,茅盾想出一招緩兵之計。

他故意對秦德君說:和孔德沚失婚代價巨大,需要支付2000元費用,兩個孩子也要讓他帶,可他手上沒有多少錢,暫時負擔不起。

接著,茅盾又對秦德君建議:「你把孩子打掉吧,不能讓他出生就沒有父親;等我四年,我掙夠了失婚的錢,就回來娶你。」

不知是茅盾是否擅長表演,秦德君竟真聽從了茅盾的話,再次去醫院做了手術,并且放開對茅盾的束縛,眼睜睜看著對方離自己而去。

此時的秦德君,終究是涉世未深的女學生;她哪里想到,自己這場放手,卻是成全了茅盾與孔德沚的攜手白頭。

如愿回到家中的茅盾,徹底將秦德君拋在腦后,而那四年之約的誓言,更是化為泡沫。

許是對妻子的愧疚,重新回歸家庭的茅盾,開始花大量時光陪伴妻子和孩子;而追求進步的孔德沚,時不時還能給予茅盾寫作的建議和靈感,這樣默契的相守相伴里,秦德君這個名字,似乎成為一場虛無縹緲的夢。

甚至到了晚年,茅盾在寫回憶錄時,特意寫下與妻子孔德沚的愛情往事,而對于1928—1930年與秦德君同居的時間,也做了自動忽略。

當垂垂老矣的他,坐在輪椅上口述那些斑駁往事時,執筆的兒子猶豫良久,終究沒有忍住:

「不寫秦德君嗎?」

聽到這個問題,那雙蒼老的手不禁一顫,而后,老人才沙啞道:「不寫了,當她沒來過。」

對于秦德君這個名字,茅盾是極力回避的。

但他卻沒有想到:很多年后,已經90歲的秦德君,在書桌前逐字逐句地寫下了《火鳳凰》;就是這本書,讓世人知道了她與大文豪茅盾,曾有著一段愛恨情仇。

歷經滄桑的老人,回顧生平往事,是難得的從容與平靜;年少時無知無畏、飛蛾補火的愛情,也在時光的靜默中,成為生命的一段過往。

對于為何寫下這段往事,秦德君曾這樣說:

「我雖然微不足道,可有可無,而茅盾是舉世聞名的文學巨匠。我反復忖度,若是把這一段湮沒了,雖然保全了對于欺世盜名者英名的流傳,那就對不起后來人,更對不起研究者。」

而茅盾對秦德君的種種回避,便是問心有愧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