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崇禧之子白先勇:父親尊重自己的特殊性向,與良人攜手36年

草莓醬 2022/11/24 檢舉 我要評論

提起著名的將領白崇禧,很多人都較為熟悉,但鮮為人知的是,白崇禧的兒子白先勇,作為將門之后,竟然是一位作家,更是台灣的文學代表。

白先勇先后寫過很多本文學作品,被譽為是當代中國短篇小說家的奇才。

然而,除卻白先勇的作品,更令世人稱奇的是,他 與同[性.愛]人攜手共同度過了36年的風風雨雨,相伴一生,不僅如此,更是贏得了父親白崇禧的尊重。

究竟對于兒子的感情,白崇禧是如何看待的?而白先勇和愛人又有著怎樣的愛情故事?今天讀者就來帶大家了解一下。

01 偶然相遇,意外結緣

白先勇出生于1937年,其父親是大名鼎鼎的高級將領 白崇禧,但也正是因為如此 ,白先勇的童年過得并不安定。

白先勇在老家桂林生活到七歲,雖然短暫,但是桂林在白先勇心中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代表了他童年的開始。

隨著戰事的影響,此后,他便跟隨父親輾轉多地,先后去到了上海、重慶等地方。

也正是在這年,身體素質本身就較弱的白先勇更是感染上了 肺結核。

在這種情況下,白先勇便無法再去到學校讀書。為了能夠讓白先勇繼續接受良好的教育,白崇禧為兒子安排了家庭老師,每日都會來到家中授課。

也許是因為脫離了同齡人的隊伍 ,白先勇自小便性格安靜,即便是在其他兄弟姐妹歡聚一堂,嬉戲打鬧的時候,白先勇也如同一個局外人一般,只是坐在一旁默默地看書。

但白先勇并不是不諳世事,他會在閑暇之余去到附近的街頭閑逛,在此期間, 白先勇目睹了太多的人們因戰爭侵擾,而變得流離失所的畫面。

這對白先勇也是產生了很深的影響,直到之后白先勇開始習慣用文字表達情感,我們在白先勇的作品中也是能夠讀到他對穩定生活的向往。

1948年,白先勇跟隨父親離開了生存多年的重慶,去到了香港,并在不久之后又移居到了台灣。

正如白先勇自己所說, 在去到台灣之后,白先勇的生活才算是真正地安定了下來,也是在這里,白先勇遇到了自己人生中的知己。

1957年,正值高二的白先勇為了備戰大學聯考,參加了課外輔導班的培訓,一次,在白先勇匆匆忙忙趕去上課的途中,遇見了另外一位和他同樣已經遲到了的同學,

這人名叫王國祥。

也正是這次偶然的相遇,讓兩人從此之后便注意到了彼此,縱使白先勇和王國祥都是男生,但是他們仍然情不自禁地對對方產生了情愫。

值得慶幸的是,他們在知曉自己的性取向與他人不同之后,并沒有退縮,而是勇敢地向對方表述了自己的愛意, 成為了彼此不可或缺的知己

本就成績優越的兩個人,在有了彼此的陪伴之后,學業更是更上一層樓,直到大學聯考結束,兩人都如愿以償地考取了滿意的成績。

02 相互扶持,不離不棄

雖然此時的白先勇遠在台灣,但他一直以來都密切關注著內陸的發展,因此,參與三峽大壩的修建工作便成為了白先勇長久以來的夢想。

于是,在大學報名的時候, 白先勇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台灣立成功大學的水利工程系。

為此,王國祥也陪同白先勇一起去到了台灣立成功大學學習機電,不僅如此,在同一所大學就讀的兩人更是在校外租了一間房子居住。

自此之后,白先勇和王國祥便開始了較為自由的大學生活,然而,經過一年的學習, 白先勇發覺自己始終放心不下文學。

幼年時期礙于肺結核獨處的那段時光, 是一本本文學陪伴白先勇度過了無數孤獨的時光,更是他的精神啟蒙老師。

因此,一年之后,白先勇便放棄了在讀的專業,準備重新報考台灣大學的文學系專業。

對于白先勇的決定 ,其父親白崇禧始終沒有過多干涉,而王國祥更是給予了白先勇很大的支持。

于是,兩人在商議之后,便再次一同參加考試,最終白先勇和王國祥都順利地考入了台灣大學,一個學習文學,一個學習物理。

大學期間,白先勇一直保持著良好的閱讀習慣,并且經常將自己的想法記錄下來,于是,在此期間,白先勇也是先后創作了不少的小說.

漸漸地,仍舊上大學的白先勇已經在文學界有了一定的名氣,與此同時,同樣優秀的王國祥在物理界也開始嶄露頭角。

大學期間,白先勇聯合同學一起創辦了 《現代文學》雜志,前期較為艱難的時刻,為了支持白先勇的文學夢想。

王國祥更是拿出了自己的所有積蓄,幫助白先勇的雜志挺過了難熬的興辦初期,隨著《月夢》《畢業》等多篇優秀小說的發表,白先勇的文學事業也是逐漸有了起色 ,正式開啟了自己的文學創作。

然而,命運的玩笑總是突然而至,在王國祥大三的時候,他被診斷出患上了 再生不良性貧血這種血液病是幾乎難以治療的疾病,并且極為罕見。

白先勇在聽聞之后,很是著急,先后去到了很多醫院打聽治療該疾病的方法,但始終無果。

西醫要求王國祥不斷地進行輸血治療,但終究是 治標不治本,王國祥的病情始終得不到好轉, 整日需要依靠輸血來維持生命。

白先勇很不甘心,便托朋友四處打聽,最終功夫不負有心人,白先勇得知有一種民間療法有著很好的效果。

于是,白先勇便如法炮制地讓王國祥嘗試,不料,沒過多久,王國祥的狀況竟然奇跡般地有了好轉。

半年之后, 王國祥甚至已經不再需要每日進行輸血了,這令兩人很是開心,這次事情之后,白先勇和王國祥也是更為珍惜彼此在一起的時間。

然而,令人沒有想到的是,噩耗接踵而至,畢業之后,白先勇的母親因病離開了人世,母親的逝世對白先勇來說是一個不小的打擊。

早在白先勇幼年的時候,父親白崇禧因為工作原因,幾乎經常在外奔波,常常見不到面, 是母親一直守護在白先勇身邊。

因此,白先勇對母親有著更多的依賴,母親去世之后的很長一段時間,白先勇都很是傷心,好在有王國祥的陪伴,白先勇才慢慢走了出來。

03 家人的認可和支持

后來,白先勇和王國祥也是決定要去到美國繼續深造,臨行之前, 許久未見兒子的白崇禧前來送行。

雖然從小到大,白先勇并不像其他的孩子一樣活潑開朗,擅長討白崇禧開心,但是對于這個兒子,白崇禧還是非常肯定的。

尤其此時的白先勇已經在文學上有了一定的成就,雖然白崇禧對此顯得有些漠不關心, 但是白先勇的所有書籍,白崇禧都讀過。

對于白先勇和王國祥的關系,白崇禧雖沒有過問,但也都大致清楚,很多年后,白先勇在提到自己父親的時候。

表示 ,父親是知道自己的性取向的,但是一直以來, 白崇禧都沒有表示反對,更沒有插手兩人的感情,表示了尊重。

白崇禧的態度讓白先勇內心充滿了感激,即便是放在較為開明的現在, 能夠接受孩子特殊性取向的家長仍然只是占據少數。

更何況是在那個年代,白崇禧還是有著一定社會地位的將領, 能夠接納并且尊重兒子的選擇,無疑是令人敬佩的。

而讓白先勇沒有想到的是 ,臨行前與父親的見面竟然是此生的最后一次見面,1966年白崇禧去世,白先勇在父親的送行典禮上才再次又見到他,而這次, 是白先勇給父親送行。

白先勇和王國祥在去到美國之后,很快就在那里安頓了下來,白先勇去到了加州大學圣巴巴拉分校擔任教師,教授中國語文和文學。

王國祥去到了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繼續進修,開始了博士后的課程,雖然兩人并不在一所學校, 但是卻一如既往的在校外租了房子,住在一起。

不管多忙,只要有空兩人都會抽出時間見面,一起回到家中打掃房子,白先勇和王國祥還在院子里種下了柏樹的幼苗,包含了兩人對未來美好生活的希冀。

此后,兩人在美國也是度過了很幸福的一段時間,在彼此的相互陪伴之下,始終不離不棄,令旁人艷羨。

與此同時,兩人在美國也是經歷了很多,親人的離世,身在異鄉的孤獨和落寞等等,這些也都會成為困擾兩人的因素。

但是白先勇和王國祥都很好地克服了過去,在此期間,白先勇在文學上的創作也是達到了頂峰,先后寫下了《孽子》等著名小說,成為了知名作家。

04 相伴一生,相守余生

然而,1989年的一天,白先勇回到家后,發現院子中的其中一棵柏樹葉子變得焦黃,這讓白先勇很是不安。

這份不安一直存在,直到不久之后, 王國祥被查出再生不良性貧血疾病復發,來勢洶洶的病情,使得之前的中醫療法已經不再奏效。

無奈之下,王國祥只能根據醫生的治療方案,不斷地接受治療, 再次依靠每日輸血來勉強維持生命。

病情之下,白先勇和王國祥感覺生活一下子回到了大學時期, 本打算相伴一生,白頭到老的美好愿望,突然間變得十分渺茫。

1992年,在白先勇的陪同下, 王國祥度過了自己人生中的最后一個生日,緊接著,在不久之后,王國祥的病情不斷加劇。

眼睜睜看著王國祥受盡了病痛的折磨,先前一直請求醫生想盡辦法一定要治好王國祥的白先勇,在這個時候, 卻主動對醫生說道,要放棄治療

病痛不僅對王國祥來說是一種折磨, 對將這一切看在眼里的白先勇來說同樣也是,于是不久之后,王國祥便在病床上安詳地離開了人世。

王國祥的離世對白先勇來說無疑是巨大的打擊,從高中開始,兩人攜手走過了36年的風風雨雨,一路扶持。

正如白先勇所說,他們兩人之間的情感很是復雜,已經不僅僅是摯友、知己那麼簡單, 他們對彼此來說幾乎是一切。

王國祥去世之后,白先勇終究是忍受不了每日睹物思人, 最終選擇離開了兩人在美國的共同居所,回到了台灣。

在此之后,白先勇也是將對王國祥的思念融入到了文字中,寫下了 《樹猶如此》,在該部作品中,白先勇沒有正面描寫兩人的感情。

他一再的講述院子里的樹,周圍發生的一些故事,正如他文中所說: 「樹猶如此,人何以堪?」以此來表達白先勇對王國祥的無盡思念之情。

白先勇更是寫道: 「如果喜馬拉雅山頂上有神醫,我也會攀爬上去乞求。」由此可見, 在白先勇心中,王國祥高于一切。

然而, 兩人的感情抵住了歲月流逝,卻終究沒能抗住病魔的侵襲,最終輸光了所有的精力,留下了一身的傷痛。

但與此同時,我們也不得不承認,白先勇和王國祥是幸福的, 有多少人終其一生也沒有遇見如此契合的伴侶,更是有不少人在生活苦痛面前放棄了彼此。

但是,白先勇和王國祥沒有,從始至終,他們都陪伴在彼此身邊,從未選擇過放棄。

如同張國榮和唐鶴德的感情一般,讓我們知道 愛情真的可抵歲月漫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