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清格格」裕容齡:真正的貴族,沒有平白無故的優雅,而是在歷經苦難之后,依舊「講究」

珮珊 2022/09/20 檢舉 我要評論

她,明明是身份高貴的滿清格格,卻偷偷和小太監談起了戀愛;她,一邊備受慈禧太后的萬千寵愛,另一邊卻被狀元郎無情拒婚。她就是充滿傳奇色彩的,中國近代第一位舞蹈家,裕容齡。

她的這一生看似荒誕,卻充滿了不羈,從一開始她就不顧一切地追求自己心中所想。奈何生不逢時,本該如破繭的彩蝶般,在花花世界盡情飛舞的她,最終卻被人、被現實折斷了「雙翼」,令人惋惜不已。

展露舞蹈天賦

1895年,7歲的裕容齡,跟隨出任日本公使的父親前往東瀛。

剛到日本沒幾天,裕容齡就被日本舞蹈給迷住了。一次飯局上,日本藝妓的一小段簡短的表演,激起了小容齡極大的興趣。

學跳日本舞。這是裕容齡獨立做出的,第一個和舞蹈有關的決定。可身為大清貴族的容齡父母,怎麼可能讓自己的掌上明珠和不入流的舞姬一樣,在人前搔首弄姿?

但他們也完全低估了自己女兒的舞蹈天賦,自帶舞蹈屬性的小容齡,很快就把看到的那段舞蹈給琢磨會了。

小容齡覺得,既然學會了技能,那就不能藏著掖著。于是她千挑萬選,找了個父母宴請貴賓的機會,當眾展示了一把自己的自學成果,猝不及防地給了父母一個目瞪口呆得「驚喜」

飽受傳統思想禁錮的裕容齡父母,雖然覺得女兒的行為有辱身份,但他們最終也跟當代的父母親們一樣,發現女兒的舞蹈天賦之后,選擇馬不停蹄的報班培養。從此,裕容齡踏上了系統學習舞蹈的道路。

滿清格格變身巴黎明星

父親在日本的任期結束后,裕容齡又跟隨父母調往法國巴黎。

來到了這個個性解放、自由奔放的國度之后,裕容齡簡直如魚得水。她迫不及待地去到「現代舞之母」鄧肯的舞蹈學校,急切地想要提高舞蹈技藝。令人欣喜的是,鄧肯也在眾多的學生中,一眼看中了這個獨具特點的東方女孩的舞蹈天賦。

在鄧肯的悉心教導下,裕容齡的舞蹈技藝突飛猛進、出類拔萃。很快,她就獲得了登台表演的機會。《希臘舞》、《奧菲利亞》、《水仙女》,演出越來越多。

最終,她被選為《玫瑰與胡蝶》的主角,她扮演的胡蝶一鳴驚人,一夜之間,這位滿清格格變成了巴黎最閃耀的明星。裕容齡也成為中國跳芭蕾舞的第一人,被譽為「東方的舞蹈皇后」。

巴黎舞蹈明星變身慈禧太后的御前女官

1903年,裕容齡隨父親回國,第二年奉詔進宮,被慈禧封為御前女官。慈禧對這個擅長西方舞蹈的小女孩非常喜愛,大力支持她在宮中編舞排練。

而裕容齡也悄悄利用她的舞蹈才能,給慈禧乃至后人,帶來了更大的驚喜。她結合在宮中看到的京劇、書畫、武術、民間舞甚至佛學藝術,創造出諸多具有中國風格的舞蹈作品,比如《劍舞》、《扇子舞》、《菩薩舞》、《荷花仙子舞》、《如意舞》等第一批中國傳統舞蹈。

還編寫出中國第一部民族舞蹈的學術教材——《中國古典舞基礎訓練教材》。

和太監談戀愛

也許是精湛的舞技和過人的才華,也許是與眾不同、奔放爽朗的性格,那個整日里陽光明媚、活潑朝氣的裕容齡,引起了太監小德張的注意。巧合的是,年方二十、長相清秀、體貼溫柔的小德張,也同樣打動了裕容齡的芳心。

同樣正值青春年少的兩個年輕人,就在慈禧的眼皮子底下,心生向往、暗生情愫、悄悄約會、互訴衷腸。這段感情竟然神不知鬼不覺地持續了四年之久。

紙終究是包不住火,即使裕容齡思想超前,不介意小德張的身份,可她的父親,怎會容忍女兒陷入這種難以啟齒的糾纏之中。更別說,宮中女官和太監糾纏不清,一旦被發現,極有可能判處ㄙˇ罪。

女兒的出格行為讓裕父感到無比后怕,一頓大發雷霆之后,裕容齡的父親最終決定,以身體抱病為由,將女兒從慈禧身邊接走。此后,裕容齡和小德張再也未曾見過面,這段感情也無疾而終。

高貴格格被狀元郎無情拒婚

把女兒接回身邊后,裕容齡的父親還是不能徹底放心。為了讓女兒能夠徹底安定下來,他開始馬不停蹄地操心起女兒的婚事。左挑右選,千挑萬選,挑中了當時最后一位狀元——劉春霖。

被棒打鴛鴦的裕容齡,原本非常抵觸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當她了解到劉春霖的才華后,反而對他心生愛慕,于是欣然答應了父親的安排。

讓裕容齡萬萬沒想到的是,這個劉春霖竟然一口拒絕了這門親事。雖然狀元郎拒婚的理由是,覺得自己出身貧寒,配不上格格,但他的這番舉動,還是讓裕容齡在很長一段時間里,成為了他人茶余飯后的笑柄。

幾經波折,終于嫁得如意郎君

錯的人遲早會走散,對的人早晚也會相逢。最終,23歲的裕容齡和有著「中國陸軍留學第一人」之稱的唐寶潮,在法國喜結連理。相似的經歷和契合的三觀,讓兩個人琴瑟和鳴、安穩幸福。

清廷覆滅后,二人選擇回國。在那個動亂的年代,裕容齡傾盡全力義演籌款,和唐寶潮一起參加紅十字會,那個曾經的高貴格格,如今的平凡百姓,為了社會和平,出盡了自己的每一份力。

新中國成立后,裕容齡到文史館工作,和溥儀成為了同事。這期間,她還撰寫了一本,記錄她在清宮內過往經歷的傳記《清宮瑣記》。這本書雖然一炮而紅,一舉成為當時的暢銷書,但是,也給她的晚年生活埋下了巨大的隱患。

美人永不遲暮,沒落仍是貴族

正是因為這本記錄自己在宮里生活的《清宮鎖記》,讓裕容齡在在那個動蕩的年代,成為被打擊的對象。她那些優秀的舞蹈作品,就是她走資派的證據。

都說,「墻倒眾人推,鼓破萬人捶」。昔日里那些看似「友善」的鄰居朋友,紛紛跳出來指責、唾罵,最后竟群情激憤地對這個柔弱的舞蹈家進行毆打。在眾人的圍毆下,裕容齡的雙腿受傷嚴重,最終導致殘障。

可想而知,后面的日子更加苦難,被抄家、關馬廄,樁樁件件都與這位貴族出身門的大家閨秀格格不入。可即使日子再凄苦,裕容齡也堅持優雅地活著。

她的鄰居回憶說,即使到了生命的最后時光,老太太也依舊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凈凈,頭髮一絲不亂。哪怕癱瘓在床,也是那個氣質高貴,眼里有光的真正貴族。

1973年,裕容齡因病在北京離世,她的晚年遭遇似乎在向我們訴說:真正的貴族,沒有平白無故的優雅,而是在歷經苦難之后,依舊對生活講究,對自己講究。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