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適讓表妹懷孕,欲和原配失婚,但見妻子掏出菜刀,只好認慫

珮珊 2023/01/25 檢舉 我要評論

1925年,胡適在得知情人曹誠英懷孕后,終于向江冬秀提出了失婚。江冬秀二話沒說,抄起一把裁紙刀就向胡適刺去。被人攔下后,江冬秀索性去廚房拿了一把菜刀,并喊話胡適:「你要失婚可以,我先把兩個兒子殺掉!我同你生的兒子不要了!」

性子溫和的胡適哪兒見過這種陣仗,心頭一緊,連連認錯。大概是江冬秀的這一把菜刀把他嚇得夠嗆,自此,胡適再也不敢提失婚之事。

因為這場充滿硝煙的「婚姻保衛戰」,江冬秀在文人圈內的「悍妻」名頭就此傳開。而胡適的這段舊時婚姻也讓圈內不少拋妻棄子,追求新派的文人看傻了眼。

一個是大字不識,裹著小腳的鄉野村婦,一個是學貫中西的「中國第一新派人物」,這兩個人怎麼看都不大登對,胡適和江冬秀的的結合因此被列為「民國七大奇事」之一。

胡適本人和江冬秀的婚姻本來就是一樁舊時包辦婚姻下的 「盲婚」與「啞嫁」。胡適心中自是抵觸。況且,他在美國求學期間,已和女友韋司蓮愛得難舍難分。為此,胡適曾經寫信回家,提出要解除婚約。

然而,一則母親不允,二則江冬秀以死相挾,胡適只得感嘆造化弄人,含淚揮別了女友,回國和江冬秀完婚。

1917年冬天,胡家張燈結彩,新房門上貼了一副對聯:「三十夜大月亮,二十七老新郎」。這幅對聯出自胡適的手筆,也是他的自我調侃。

因為和江冬秀成婚這一年,胡適已經27歲,是名副其實的老新郎,而比胡適大一歲的江冬秀更是個不能再老的姑娘了。有趣的是,因為這一歲之差,胡適屬兔,江冬秀屬虎,其中大有被她吃定的意味在里頭。

1918年,在結婚的第二年,江冬秀來到北平與胡適共同生活。當時,胡適已經是聞名遐邇的大才子,交際圈內「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而江冬秀卻是個不折不扣的舊式女子,不僅識字不多,而且長得不美,放在胡適的朋友圈里,按理說她該是自卑的。

但是江冬秀偏偏就不在意其他人的眼光,她沒有自卑,也沒有刻意改變自我,還是秉持自己潑辣耿直的性子,和胡適身邊的那些教授打交道的時候,江冬秀也能做到不卑不亢,落落大方。

作為一個鄉下女子,這是江冬秀的厲害之處,但是她的厲害卻遠不僅如此。都說「自古名士愛風流」,胡適作為一個風度翩翩的青年才俊,生活中亦是四處留情,露水情緣不斷。

1923年秋天,胡適前往杭州養病,江冬秀擔心自己不在,胡適照顧不好自己,于是給表妹曹誠英寫了一封錯字連篇的信,委托她照顧一下表哥胡適,可謂良苦用心。

只是江冬秀沒想到,這一照顧,表哥和表妹之間還擦出了感情的火花。在西湖之畔,風花雪月中,這對表兄妹郎情妾意,已經愛得死去活來。

這樁地下戀情的消息像是插上了翅膀一般,很快傳遍了整個文人圈,而江冬秀卻成了最后一個知情者。

原來胡適從杭州回來后一直對曹誠英戀戀不舍,背著江冬秀和她一直保持通信聯系。有一天,曹誠英的來信不知怎的,鬼使神差地落到了江冬秀的手里,上面寫著:

「我們在這個假期中通信,很要留心,你看是嗎?不過我知道你是最謹慎而很會寫信的,大概不會有什麼要緊……糜哥,在這里讓我喊你一聲親愛的,以后我將規矩地說話了。」

江冬秀不識幾個大字,請人來給自己念信,這一聽不得了,肉麻的情話讓江冬秀掉了一地雞皮疙瘩,接下來的反應自然就是麻溜去找胡適算賬了。

在面對丈夫出軌這件事情上,江冬秀不像一般女人一樣被動軟弱,她采取的是主動出擊。丈夫不承認,她就據理力爭;丈夫要失婚,她還沒掉眼淚就先抄起了菜刀。平日里溫文爾雅的胡適自然抵擋不住這種陣仗,光是看著這把刀已經嚇得手腳冰涼,就差下跪了。

江冬秀的這場大鬧,引來了不少左鄰右舍的圍觀,掀起了不小的波瀾。知夫莫若妻,江冬秀深知胡適愛惜自己的聲名和羽翼,她抓住了胡適死要面子的弱點,如此一鬧,一下子擊中了胡適的痛處。胡適從那以后,再也不敢提失婚之事,而這場風波最終也以曹誠英忍痛墮胎告終。

江冬秀利落地收拾了丈夫,同時也沒放過曹誠英。曹誠英在經過此事后,不敢再招惹胡適,後來重新談了一個男朋友,打算重新開始,但是江冬秀卻不給她這個機會。

偶然一次,江冬秀在牌桌上撞見了曹誠英男友的表姐,她借機將胡適這個曾經的情人痛罵了一通,嚇得這位表姐當即讓讓自家表弟退婚。而曹誠英的第二段姻緣就這樣被江冬秀扼殺在了搖籃里。

江冬秀的這股子強勢作風一下子在胡適的朋友圈里都傳了個遍,各路名媛小姐紛紛不敢再招惹胡適。據說當時的大名媛陸小曼給胡適寫信時都要刻意用英文寫,并把字體寫得又大又粗,以防被江冬秀察覺。

就這樣,江冬秀在北平的教授夫人圈里奠定了泰山北斗的地位,各路太太們但凡在家里受了氣,或者婚姻不順的,全部來找江冬秀拿主意,江冬秀也好為她們打抱不平。

有一次,梁實秋因為喜歡上了一個新派姑娘,提出要和原配程季淑失婚。程季淑哭哭啼啼地找到了江冬秀,倒了一肚子苦水。

因為程季淑也是徽州人,江冬秀見了她,頗有同病相憐的感慨,于是自告奮勇地提出要給這個同鄉小妹做主。她鼓勵程季淑打官司,自己還出庭為她作證。後來,梁實秋敗訴,江冬秀的名氣盛極一時。

人們知道胡適家有悍妻后,紛紛調侃,胡適卻不以為然,他反而不無稱贊地說:「還是我太太有本事,活生生將大學教授打敗了。」

由此可見,胡適雖然最初反感這樁婚事,但是久而久之,這個小腳女人身上的勇氣和果敢也逐漸打動了胡適。朋友們都笑話胡適懼內怕老婆,但是時間久了,胡適在某種程度上卻心甘情愿為江冬秀所管束。

江冬秀雖然外表強悍,但是在婚姻生活中,她的確是個不可多得的賢妻。在胡適離開大陸,流寓紐約的那幾年,家里頭沒有收入來源,日子過得很是艱苦,江冬秀沒有絲毫怨言,她可以和丈夫同甘甜,也能共苦難。

在美國的那段日子里,江冬秀不懂英語,卻主動承擔起了買菜的職責;她貼心地為胡適做家鄉的徽州鍋、豆腐渣,還經常請美國的老鄉來家里吃飯,一天到晚忙個不停。

因為江冬秀文化程度不高,身在異國,難免寂寞,唯一的愛好就是打麻將。神奇的是,麻將桌上,江冬秀總是逢賭必贏。在胡適沒有工資可拿的那段日子里,江冬秀到處趕場打麻將,她的牌桌收入也成了胡家的主要收入來源。

因為趕場打麻將,江冬秀有時候都來不及做飯,索性做一鍋茶葉蛋也胡適吃,胡適卻從不惱她。反而是有時候江冬秀因為找不到「牌搭子」,悶悶不樂,胡適就到處打電話,給她找「牌友」。胡適在台灣任「研究院長」期間,曾經為江冬秀單獨買了一棟房子,專供她打麻將。

其實從中也可以看出,胡適對江冬秀最初的排斥或說畏懼,在時間的沉淀中已經逐漸變成了一種溫馨的認可和體貼。

有的朋友為此說胡適沒出息,但是胡適卻毫不介意。外人只看到了江冬秀剽悍的一面,而胡適卻深知妻子在生活中對自己的深情。

眾所周知,胡適嗜書如命,抗日戰爭期間,他在美國擔任大使,而江冬秀一人在國內帶著三個孩子,冒著戰火硝煙逃離北平。一路上雖然艱辛坎坷,但是江冬秀始終都帶著丈夫的那幾十箱的書。江冬秀不懂這些書,但是她懂自己的丈夫。

抗戰期間,江冬秀和幾個孩子在國內生計艱辛,遠在美國的胡適有一次給她寄了1600元錢,江冬秀收到錢后,先給仆人們發了工資,又把這些錢盡數分給胡適的親友和同鄉們,期間還不忘給學堂捐了200元。

胡適得知后,寫信感激地說:「你在患難中還能記得家中貧苦的人們,還能寄錢給他們,真是難得。我十分感激。你在這種地方,真不愧是你母親的女兒,不愧是我母親的媳婦。」

1940年,胡適收到江冬秀給他寄來的一件棉襖,穿上衣服后,當他把手插進口袋,觸到了一個小包,打開一來,發現里面竟是七副象牙耳挖。如此細致入微的關懷,大概也只有江冬秀能為他做到了。

在胡適的一生中,無論他身居高位還是蒙難受苦,江冬秀都始終不離不棄。愈到中年和晚年,兩人愈發琴瑟和諧。

1962年2月24日,胡適因為突發心臟病離世。江冬秀聞訊趕來,痛不欲生,打了2針鎮靜劑才穩定下來。從那以后,江冬秀一直郁郁寡歡,直到1975年去世。

胡適與江冬秀,一個是民國著名大文人,一個是鄉下粗野女子,他們的婚姻看似不匹配,實際上優勢互補,反而超越了世俗意義上「才子佳人」的婚姻,過得更加充實而幸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