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葆真:15歲嫁楊虎城,生7子女,陪丈夫被關10年,34歲含恨而歿

珮珊 2022/10/27 檢舉 我要評論

1936年12月西安事變后,1937年,蔣中正給楊虎城安排了一趟遠赴美、英、法、瑞等國家的考察。

1937年11月30日,楊虎城乘坐飛機去南昌面見蔣中正,要求立即奔赴前線。分別之前,楊虎城讓妻子謝葆真和兒子楊拯中盡快回到西安老家。

謝葆真母子剛在西安安頓下來,就聽到了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 楊虎城一到南昌,便被蔣中正安排人秘密關起來。

具體的經過是,楊虎城乘坐的民航飛機中途在長沙加油時,守候在那里的特務頭子戴笠就帶走了楊虎城,帶著楊虎城到了南昌。

作為妻子,謝葆真決定不惜一切代價找到楊虎城,到楊虎城身邊去。有人勸阻謝葆真說 「那可是個老虎窩啊」,謝葆真回復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1913年,謝葆真出生于陜西咸寧,家人原本給她取名謝龍宮,因為這個名字太古怪,所以她后來改了名字,叫謝葆真。在她10歲那年,父母放棄了「無才便是德」的觀念,想著讓她學點知識,就將她送到西安女子模范小學上學。

謝葆真的家境并不寬裕,能得到上學的機會,她非常珍惜。她是一個勤奮刻苦的孩子,想著好好讀書以后多條生路。

但現實是夢想最遙遠的距離,因為家境貧寒,她小學還沒畢業就被迫輟學。

不過,當時社會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當時,窮人被壓迫了幾千年,渴望翻身的愿望已經達到了頂點,越來越多的人愿意走出家門,加入到ㄍ命隊伍中。

1927年,年僅14歲的謝葆真看到社會現狀,毅然選擇退學,并自己剪掉辮子,報名參軍。

謝葆真在劉伯堅部下工作的時候,經常聽劉伯堅有關ㄍ命的講話,這些思想對謝葆真啟發很大。除了劉伯堅,還有一個人對她影響也極大,便是宣俠父。他早年曾留學日本,后來是黃埔軍校第一期學員,不過他沒有畢業,因為對蔣中正之不滿,導致被開除。離校后,宣俠父就一心撲在ㄍ命事業上。在謝葆真進入部隊時,恰好宣俠父當時就是她的直接領導——前線工作團的團長。在劉伯堅和宣俠父的直接影響下,謝葆真也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雖然謝葆真參加的是第二集團軍下轄的文工團,平時除了喊口號貼標語外沒有什麼別的工作,但謝葆真所做的,可不僅限于此。

別看謝葆真才十幾歲,但是干起工作,她絲毫不遜色于成年人,不但有拼勁,還特別勇敢,渾身上下有用不完的力氣。

一方面,謝葆真帶頭成立了安徽省太和縣婦女聯合會,并以主任身份挨家挨戶動員臨近鄉縣的婦女參與其中;

另一方面,當時社會底層的婦女,都沒機會走進學堂讀書,為了解決這個問題,謝葆真就向組織申請,在縣里辦了一所貧民女校,幫助那些窮苦出身的女子認字。

謝葆真自己就是窮苦出身,她知道窮人家的女子想讀書但條件不允許。于是,她就通過自己的努力,幫助更多窮苦子女實現了讀書的夢想。

在大張旗鼓地開展積極引領婦女解放潮流,反對纏足、婚姻自由、讀書識字等活動時,謝葆真還遇到了志同道合的ㄍ命伴侶,他就是楊虎城。

正是因為這些,讓楊虎城對這個年紀不大的女娃由衷地欽佩和喜歡。

早在北伐的時候,楊虎城就認識了謝葆真,后來謝葆真被調到楊虎城軍政治部做宣傳工作,二人有了更多接觸的機會。

在當時的特殊環境下,共產黨這個身為是比較微妙的,當時的楊虎城雖然知道謝葆真的真實政治身份,但他依然向南漢宸、魏野疇同志提出要謝葆真幫他 「讀書學習」。1927年冬,楊虎城出于多方面考慮,提出申請加入中國共產黨,但遺憾的是,中共河南省委認為,「楊軍系土ㄈㄟ和民團湊合而成」。就這樣,楊虎城沒能參加共產黨,成為了一大遺憾,若非如此,要不然極有可能就可以掌握陜西等地。雖然入黨不成,但組織上批準了謝葆真和楊虎城的婚姻。

1928年,謝葆真和楊虎城舉辦婚禮完婚。

在婚禮上,有人問道楊虎城:「你為什麼選擇和謝葆真結為夫妻?」楊虎城回答道:「因為她思想進步,可以在工作中幫助我。」謝葆真則在一旁說道:「我不要你海誓山盟,只要你改革就行了。」

兩人的婚后生活十分甜蜜,雖然雙方的政治背景有所矛盾,但這絲毫不影響他們感情的發展,對于改革,楊虎城是認真的,也十分理解共產黨的宗旨。

此時,謝葆真年方15,而楊虎城已經35歲了,足足相差了20歲。不過,年齡差距并沒有影響他們彼此的感情,謝葆真還成為了楊虎城在工作上的得力助手。

她和楊虎城結婚之后,楊虎城帶著謝葆真離開了部隊前往日本,留在楊虎城部隊中的中共黨員完全顯露,從此,謝葆真和黨組織徹底失去了聯系。

即便是與組織失去了聯絡,可謝葆真依然記得自己的事業。在九一八之后,身為共產黨員的謝葆真豈能坐視蔣中正方面對共產黨員剿ㄕㄚ?當然,楊虎城本身對蔣中正此為也頗為不滿。于是,在謝葆真的影響下,楊虎城多次主動找到蔣中正,就他的政策提出諫言,勸蔣中正停止針對共產黨,應該與其緊密團結,共同對抗外敵,保家衛國。

但是很遺憾,謝葆真丈夫楊虎城的諫言不但沒有讓蔣中正放下成見,反而把懷疑的ㄑㄧㄤ口對準了楊虎城一家。

1933年5月,蔣中正還把他的陜西省主席的職位罷免,派了邵力子接任陜西省主席,接著又調了張學良和東北軍進入西安。這讓楊虎城和謝葆真夫婦十分心寒。但是他們并未因此,就消沉,就放棄護國之信念。

華北事變之后, 為了更好地投入到對抗外敵工作中,減輕家務負擔,她決定將幾個孩子送回老家交給母親撫養,在國家危難之際,小家庭的聚散離合似乎都變得微不足道了。

1935年,華北五省繼東北三省失守后,相繼被日本帝國占下,全國反抗外敵呼聲此起彼伏,蔣某人卻對全國宣稱「攘外必先安內」,這引起了楊虎城等一大批進步愛國人士的憂心和不滿。

1936年,楊虎城聯合東北少帥張學良將軍,發動了震驚中外的「西安事變」,企圖逼迫蔣某人放下昔日對共姿態,齊心聯合全國和中共對抗外敵。

蔣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同意了張楊的要求,決心「停止內斗,聯共抗R」。

1937年10月29日,不顧蔣的反對,攜謝葆真等人從法國啟程回國,后被關起來。

楊虎城入牢后,謝葆真跟張蕙蘭(楊虎城的第二位夫人)商量,由自己去陪丈夫坐牢,張蕙蘭在家里照顧一家老小。楊虎城的6個孩子(有一個孩子早歿),還有一家子大大小小的事,都是張蕙蘭一個人在照料,可想而知有多不容易!其實,誰都知道,這兩條路都充滿了艱辛,但是這兩位偉大的女性,都沒有絲毫的猶豫,勇敢地挑起了這副重擔!

1938年1月,謝葆真帶著最小的兒子楊拯中飛抵漢口,經戴笠安排,于7月到達益陽楊虎城見面,但不料,隨后就被國軍中統關起來。

一直到1938年秋天,楊拯中和媽媽謝葆真才在湖南桃源縣羅坪鄉下的國民黨秘密牢里見到爸爸楊虎城。

在牢中,她堅持讀報和寫字,同時教兒子拯中學習,后來又生下了女兒楊拯貴,身體更是虛弱。

但關她的人卻沒有絲毫的共情可言,不但不管不顧,而且還把她和楊虎城將軍分開關著。

在過程中,謝葆真受到的針對,比起楊虎城「有過之而無不及」,因為其作為共產黨員的前身,讓這些分子們尤其憎惡她。

長達十年的封閉生活,早已讓謝葆真身心受到了極大的傷,加上在牢之中生下的幼女不幸早歿,這對于她的心理狀態簡直就是雪上加霜,于是謝葆真萌生出了求ㄙˇ的想法——寧愿壯烈的ㄙˇ,也不要卑微的活。

謝葆真開始絕食,不吃送來的飯菜,但是這一做法反倒讓她遭受到了更為不好的對待,他們用鐵鉗將她的嘴巴撬開,不念人情的把葡萄糖大口大口的往里狠灌,就是不讓她絕食至ㄙˇ,謝葆真眼看絕食無用,便又采取了第二套做法——吞金。

謝葆真吞下了自己的結婚戒指,但還是被特務發現,繼而又救過來,真可謂是「求生不能,求ㄙˇ不行」,于是謝葆真繼續絕食,她的身體本就在折騰之下早已到達了臨界點。

1947年2月8日,謝葆真突然被敵人來了一針后,之后含恨離去。當楊虎城聞訊趕來時,敵人已經將妻子用白布遮蓋起來了。

1949年9月17日,楊虎城、楊拯中、楊拯貴和「小蘿卜頭」一家都慘被誅。

謝葆真先后養育了7個子女(2兒5女),只可惜有的早歿,有的ㄙˇ在敵人手下,最后只有四個活了下來。


用戶評論